Skip to main content

Full text of "好好壞壞資本主義與增長繁榮經濟學Good Capitalism, Bad Capitalism, and the Economics of Growth and Prosperity"

See other formats


好 好壞壞 

資本主 

與增長 繁榮的 經濟學 

譯者 : 馬景文 / 自 學書院 

(開放 共享中 譯本, 2009 年) 
目錄 

譯 者的話 
前言 

(一) 創 業精神 和增長 : 失 踪的一 塊拼圖 
(二) 爲什 麼經濟 增長關 乎重要 
(三) 什麼驅 動經濟 增長? 
(四) 不 同類型 的資本 主義及 其對經 濟增長 的影響 
(五) 在前沿 的增長 
(六) 在 經濟欠 發達經 濟體系 激發創 業精神 
(七) 大企業 富裕經 濟體系 : P 方 止倒返 或停滯 
(八) 照顧和 維護創 業型資 本主義 
附錄 : 數據收 集和計 量問題 
參 考書目 

附錄 : 〈不 要期望 梨樹長 出蘋果 : 墨西 哥的外 國直接 投資與 創新〉 
網上 中文參 考資料 




Good Capitalism, Bad Capitalism, 
and the Economics of Growth and Prosperity 

By William J. Baumol, Robert E. Litan and Carl J. Schramm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7 



譯者嶋 




原著 Good Capitalism, Bad Capitalism, and the Economics of Growth and Prosperity 有兩 個版 
本 。 資助 三位原 作者的 Kauffman 某 金會網 頁 介紹 , 耶魯 大學出 版社於 2007 年發行 印刷版 , 精 

裝 本售三 十美元 , 也 有免費 下載的 開放版 。 

一 書兩制 不多見 , 但也 有先例 。 自從 這世界 有了版 權制度 , 理 論上全 部作品 是受出 版當地 的版權 
法 例保護 , 期限 是作者 在生期 間另加 死後若 干年期 。中、 港、 台 和很多 國家是 五十年 , 美 國是死 
後 七十年 。 沒有 版權的 作品一 般稱爲 「公 共範疇 Public Domain 」 。 近 代作品 即使沒 有標示 「版 
權所有 , 不得 翻印」 , 已自 動受版 權保護 。 只 有極少 數作品 註明放 棄版權 , 歡迎隨 意採用 。 

無疑 版權和 專利制 度有正 面影響 , 但有識 之士也 逐漸認 識到版 權制度 一再延 長年限 ' 只 會拖慢 ' 
甚 至扼殺 人類文 明進歩 。 如牛 頓所言 : 我們是 站在巨 人的的 肩膀上 。 若然只 有在巨 人死後 五十年 
才 可以借 助他的 肩膀登 高望遠 , 文明進 歩就舉 歩維艱 。 現 實世界 的版權 制度壁 壘深嚴 , 人 類的知 
識財產 一方面 受到應 得的法 律保護 , 一方面 未能發 揮豐富 人類文 明的全 面作用 。 

在這 背景下 催生了 「開 放式」 運動 。 先是由 電腦軟 件啓端 , 互聯網 就是開 天闢地 的例子 , 還有許 
多應 用軟件 , 例如這 份譯文 使用的 Open Office 。 電 腦軟件 以外的 Creative Commons 民 間版權 
制度 ' 涵 蓋文字 、 影像 、 圖片 、 音 樂等不 同形式 的作品 。 Creative Commons '中、 港、 台各有 

分部: 「 知 識共享 @ 中國 , 「 香 港創 意共享 ! 和 「 創用 CC | ,招牌 不同, 貨色 一樣, 都是爲 

了推廣 「有限 版權」 的 民間版 權制度 。 爲方 便行文 ' 以下 簡寫爲 CC 。 CC 的詳 細內容 , 請參見 
CC 總店 和 各分店 。 

簡 而言之 ' 版 權包含 四個組 成部份 : 署名 , 衍生 ' 分發 、商 業。 署名' 是保 留原作 者的稱 謂和原 
作出處 。 衍生 , 是容 許利用 原作通 過翻譯 , 改編 , 改作 , 衍 生成另 一作品 。 分發 , 是指衍 生作品 

以原 作者指 定的方 式分發 , 一般是 依循原 作品的 cc 條款 。 商業 , 是 指能否 以商業 運作方 式分發 

或 利用作 品盈利 。 

以本 書原作 的 開放 版 爲例 ' 網 頁標示 BY—NC—SA 。 BY(Attribution) : 標 示原作 者署名 ; 
NC(Non-Commercial) : 不 得作商 業用途 ; SA(Share Alike) : 以 同樣形 式分享 (譯 者免費 取得原 

文 ' 譯 文也必 須免費 發佈) 。 沒 有標示 「禁 止衍生 ND (No Deriative)」 ' 即是可 以翻譯 。 本譯 



文就 是利用 這保留 部份版 權形式 , 無 需另行 徵得作 者同意 就翻譯 , 發 表形式 遵從原 作者的 cc 條 

款 。 

坊間 有簡體 譯本: 《好 的資本 主義, 壞 的資本 主義》 ,譯 者是劉 衛和張 春霖, 中信出 版社在 2008 
年出版 , ISBN: 9787508613314 。 

爲 免誤會 , 本 人特此 聲明譯 文沒有 參考簡 體譯本 , 是根據 下載的 原作 開 放版 自 行翻譯 , 以 
BY-NC-SA 形 式發表 ; 簡 單一句 : 歡迎隨 意下載 ' 轉載 ' 改 寫等等 ' 請 保留譯 者署名 和不得 
作 商業出 版用途 , 包括從 鏡站付 費下載 。 建議 的署名 形式是 《好 好壞 壞資本 主義與 增長繁 榮的經 
濟學》 (開放 共享中 譯版) ,譯者 : 馬景文 (自學 書院) , 2009 年。 

在 專利和 版權社 會推動 和推廣 CC , 有賴各 方參與 。 最起碼 的是向 讀者推 介使用 。 這方面 有賴各 
位輾 轉相傳 。 

譯文 承蒙李 偉才君 義務潤 筆編輯 , 謹 致謝意 。 

馬景文 
自 學書院 
2009 年 12 月 



霍睪 者電垂 P : self.learninacolleae@amail.com 
自學書 院網址 : http://self-learninq-colleqe.org/forum/ 



許 多書籍 建構於 一個核 心思想 , 這 本書建 立在兩 個槪念 。 第一 個槪念 : 資本 主義不 是單一 形式的 
經 濟組織 , 而 是有多 種形式 , 差別 在其對 經濟增 長和消 除貧困 的影響 。 同質 資本主 義的槪 念隱含 
的 假設想 法是所 有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基本上 是相同 , 反映冷 戰期間 一些共 同心態 , 當時代 表兩個 
偉 大意識 形態的 兩個超 級大國 , 極 力爭取 世界各 地人民 的腦袋 和心靈 。 一 方面是 美國這 些國家 , 
經 濟基礎 是私有 財產的 擁有權 , 另 一方面 是共產 主義或 社會主 義社會 , 經濟 基礎正 好相反 。 這種 
區 別似乎 劃分了 兩種經 濟體系 , 沒有太 多考慮 資本主 義還有 更多的 。 

1989 年柏林 牆倒塌 , 似乎 表明資 本主義 (和 民主 形式的 政府) 已 經勝利 , 共產主 義失敗 。 一些 
美國學 者慶祝 這事實 , 甚至有 人暗示 我們已 經到達 「歷 史的 終結」 。 2001 年 9 月 11 日 的恐怖 
襲 擊粉碎 這幻想 , 至少 是粉碎 了對政 府形式 的幻想 。 但是 , 即使 在這悲 慘的一 天之前 , 一 些經濟 
發 展已開 始質疑 只是有 一種形 式的資 本主義 在運作 。 這些發 展最重 要的是 美國在 1990 年代 , 生 
產力 增長和 創新顯 著復甦 , 主要是 由於新 建企業 和創新 型企業 , 而不 是以往 主導美 國經濟 景觀的 
巨頭 。似乎 有一些 新事物 ,作者 之一認 爲這是 足夠重 要和値 得特別 標籤: 「創業 型資本 主義」 : 
創業家 一直提 供滿足 市場考 驗的激 進創意 , 在這類 型的資 本主義 發揮核 心作用 。 這 顯然是 新形式 
的資 本主義 , 不同於 其他國 家的資 本主義 , 尤 其是日 本和歐 洲大陸 ; 這些國 家明顯 缺少激 進的創 
業家 , 其經 濟是由 各國政 府往往 「倡 導」 的大 型企業 和小型 零售或 「老媽 老爹」 小商店 主導。 

我 們利用 這簡單 的見解 , 認識到 其他國 家的資 本主義 採取其 他形式 。 有一些 國家似 乎是在 指揮交 
通 , 因 此我們 稱之爲 「國 家指 導資本 主義」 ; 許多人 認爲一 可能現 在還認 爲一這 是較不 發達國 
家起 動增長 的關鍵 。 在其 他國家 , 國 家也可 能曾發 揮作用 , 但 政府領 導人以 及支持 (或 擔心) 他 
們的 少數精 英份子 對增長 的關注 , 似乎 還不及 他們關 注把經 濟的戰 利品據 爲己有 。 經濟體 系是資 
本主義 , 意思 是允許 擁有私 有財產 , 只不過 這是高 度集中 在少數 人手中 。 這 些經濟 體系似 乎最好 
定性爲 「寡 頭」 。 

本書 的核心 是四種 不同類 型的資 本主義 —— 創業型 , 大企業 , 國 家指導 和寡頭 —— 以及它 們如何 
影響經 濟增長 。 我們 相信這 些區別 是重要 , 不僅是 有描述 的價値 , 而且也 有規範 性含意 。 因此 , 
書名說 明這是 「好」 和 「壞」 資本主 義形式 的參考 。 

我 們顯然 認爲某 些形式 的資本 主義値 得提倡 , 其 他的是 要拒絕 和消除 的體制 。 本書 第八章 的政策 
建議是 針對這 些目的 。 第二個 見解或 主張是 以後章 節論點 的關鍵 。自 1990 年 代以來 , 「創 業型 
資本 主義」 把 美國經 濟推向 更高的 增長率 , 而這似 乎在世 界其他 地方落 地生根 , 如 愛爾蘭 , 以色 
列 , 英國 , 印度 和中國 , 僅 舉幾例 ; 如果 讀者從 不同類 型資本 主義的 簡介很 快總結 第一種 形式的 
資本 主義是 「好 資本 主義」 的唯 一形式 , 這 是可以 原諒的 。 但作 者之一 (Baumol) 在十 多年前 
已闡述 : 經 濟要真 正起動 , 必 須有創 新企業 和成立 已久的 大企業 。 少數創 業家可 能提出 「未 來大 
事物」 , 但幾 乎沒有 人能帶 到市場 ; 除非新 的產品 , 服務 或生產 方法得 以改進 , 能 以市場 價格吸 
弓 I 大量顧 客或企 業購買 。 就是這 關鍵了 解導致 我們得 出結論 : r 好資 本主義 」 的 最佳形 式趨向 r 創 



業型」 和 「大 企業」 資 本主義 , 但確 實的組 合因國 家而異 , 取 決於文 化和歷 史特點 的組合 ; 我們 
希望 在未來 日子其 他人會 澄清這 些特點 。 

沒有其 他資源 的幫助 , 上述 見解不 會變成 一本書 。 在此 , 我 們首先 要點名 和鳴謝 Kauffman 基金 

會 , 該會 領導世 界更多 理解和 鼓勵創 業精神 。 我們三 人有幸 積極參 與管理 基金會 (兩位 是職員 , 
第三位 是特別 顧問) , 獲 益良多 , 並 有機會 和同事 討論本 書的許 多想法 , 這 不僅只 是基金 會的同 
事 (我 們與 他們有 無數有 意思的 對話) , 也 有許多 學術界 的基金 受贈者 。 因 爲我們 很幸運 , 可以 
把基 金會的 一些資 源資助 進一歩 在經濟 學方面 硏究特 別是創 業精神 的性質 , 原因 , 後果和 有關政 
策 , 我們 在過去 三年得 出一些 世界觀 , 單 靠我們 各自進 行是不 可能的 。 

我 們一直 得到多 方激勵 : 基 金會支 持的學 者硏究 , 以 及在相 關領域 的許多 不辭勞 苦的專 業人士 。 
沒 有他們 的貢獻 , 不 可能有 這本書 。 Baumol 的工作 ' 特 別是紐 約大學 Berkley 創 業硏究 中心的 
工作 爲他提 供方便 , 他是中 心的學 術主任 ,該 中心 是得到 Kauffman 基金會 慷慨支 持的學 術組織 。 

在本 書撰寫 過程中 , 我們得 到來自 其他方 面的無 私幫助 , 在此謹 致謝意 。 我 們首屈 一指的 硏究小 
組有 E. J. Reedy, Marisa Porzig, Dane Stangler 和 Mark Dollard , 幫助我 們找到 必要的 資料和 

提出重 要見解 。 特 別感謝 Alyse Freilich 幫忙硏 究工作 ' 還起草 這本書 的附錄 ; 附 錄解釋 了硏究 
創業 精神許 多數據 的困難 ; 還 有基金 會另一 位同事 Lesa Mitchell , 她致力 於開創 性工作 ' 以理 

解和幫 助改變 (變得 更好) 把 以大學 爲基礎 的創新 商業化 , 最終這 些創新 得到應 用的普 遍承認 。 

在 幫忙製 作和編 輯方面 , 我們也 感謝基 金會的 Glory Olson , Sue Ann Batey Blackman ( Baumol 
的多年 同事) 和耶魯 大學出 版社的 曰 iza Childs 。 Michael O'Malley 和 Steve Colca 是出版 社的 

編輯 , 我們 欠他們 太多了 ; 他們只 看過基 本綱要 (回 想起來 , 這 和成品 相似的 不多) , 就 敦促我 
們寫 這本書 。 本書 的漂亮 封面不 是我們 的功勞 , 這要 歸功於 Melody Dellinger 。 最後 , 在 本書逐 
漸成 形時, 我 們感謝 Zoltan Acs, Edmund Phelps, Robert Strom 和 Michael Song 的 意見和 投入。 

我 們在共 同努力 和在發 展以下 章節的 思路時 , 得到很 大的智 力滿足 , 希 望和讀 者分享 。 正 如合作 
撰 寫的人 都知道 , 少 見有兩 位作者 在完成 一本書 後依然 是朋友 。 這本 書是三 位作者 的獨特 夥伴關 
係 , 各自 不同專 業領域 的經驗 , 在這 合作計 劃進行 時成爲 更密切 的朋友 。 我 們彼此 感謝能 夠一起 
實現 這項目 。 



第一章 



倉操 精神 和增長 : 失 踪的一 塊拼圖 

在過去 兩世紀 , 美 國和其 他經濟 體系源 源不斷 的增長 和創新 , 最令人 驚訝的 事情是 我們並 不覺得 

驚 5 牙 。 

人類歷 史大多 數時間 , 預 期壽命 只有現 在的一 半左右 , 甚 或更短 。 我 們以前 無法記 錄聲音 或講話 , 
所以沒 有人知 道莎士 比亞的 聲音或 「非此 即彼」 如 何發音 。 最大 的城市 晚上的 街道漆 黑一片 。 大 

地 上沒人 走得比 疾馳駿 馬更快 。 歐 洲已經 簽署和 平條約 , 但新 奧爾良 戰役依 然爆發 , 因爲 Andrew 
Jackson 將軍無 從知悉 。 在歐洲 , 預 計約十 年有一 次飢荒 , 街 道到處 是屍體 ; 在美 國家庭 ' 每到 

冬天墨 水在瓶 內凍結 。 

今天 , 我們用 筆記本 電腦創 作繪畫 , 把 作品上 傳網頁 , 並很快 收到全 球各地 的評論 。 兩輛 像玩具 
的車 輛在火 星行走 , 分 析地面 材料和 送回清 晰的彩 色影片 。 但是 , 在最 初的敬 畏和熱 情過後 , 這 
種 持續的 星際硏 究只有 報章在 內頁簡 短提及 。 對一 般老百 姓來說 , 最合理 的解釋 這些事 情是魔 
法 , 而 我們已 經認爲 這樣的 科技創 新是理 所當然 。 

經濟增 長是同 樣驚人 。 據估計 , 一 世紀前 一般美 國人的 購買力 只是現 在的十 分之一 。 稍爲 想一下 , 
就可以 意識到 過去幾 代人的 個人經 濟情況 發生了 什麼重 大改變 。假設 你習慣 了你的 的收入 是美國 
人的 平均數 , 突然十 分之九 被沒收 。 我們不 能想像 我們的 生活模 式會變 得怎樣 。 在 近年來 發展十 
分迅速 的其他 國家可 作出類 似計算 : 印度, 中國, 過 去二十 年的許 多東南 亞國家 , 當然還 有第二 
戰結 束後的 西歐和 日本。 

事實是 人類歷 史以前 從未有 過這些 國家公 民有幸 目 睹和 享受這 樣的經 濟進歩 。 當前 這世界 最重要 
的 長期經 濟問題 , 是 最富裕 國家如 何維持 這表現 , 以及 這如何 可以移 植到大 部分人 口生活 在赤貧 
之中 的社會 。 要找到 這問題 的答案 , 有必 要調查 爲何不 同經濟 體系已 經實現 這壯觀 的成功 。 

在過去 幾十年 , 經 過長期 的疏忽 , 聲 稱有一 些答案 的經濟 學家重 新關心 這話題 。 (我 們稍 後表達 
我 們對他 們的一 些硏究 抱有疑 心。 ) 當然 , 對於 導致國 家之間 經濟增 長率隨 著時日 有差異 的原因 , 
我們當 然不會 假裝有 「萬應 靈丹」 的答案 , 但 我們確 信通過 聚焦經 濟體系 (特 別是 資本主 義的經 
濟) 的整 體結構 , 可以 解釋部 分差異 , 也許 是相當 的部分 , 有助 這方面 的硏究 。 我 們尤其 特別注 
意獎勵 創業家 的規則 和體制 , 激勵 他們不 斷創造 , 利 用和傳 播新產 品和生 產技術 。 事實上 , 我們 
認爲這 些鼓勵 措施防 止不同 經濟體 系關鍵 部門的 創業家 吃老本 ,迫使 他們開 始規劃 本身的 未來創 
新 , 即使目 前的創 新還未 有結論 。 

「 創業家 」 究 竟是什 麼意思 ? 這詞 語通常 是指任 何人創 造事業 。 這定 義要計 算自僱 人士和 新辦企 
業 的數目 , 什 麼性質 的企業 都計算 。 這本 書採用 較狹窄 , 也 更重要 的定義 : 任何新 的或現 有的實 



體 , 提供 新產品 或服務 , 或開發 和利用 新方法 以較低 成本生 產或提 供現有 的商品 和服務 。 



正如管 理大師 Peter Drucker 指出 : 「並 不是每 個新的 小企業 是創業 家或代 表創業 。 」 (Drucker, 
1965,21) 他 (以 及我們 ) 喜歡的 定義是 Drucker 歸 因於十 九世紀 法國經 濟學家 Jean-Baptiste 

Say 所指 出企業 r 是 打算作 爲異議 的宣言 和聲明 : 創 業家顛 倒和分 解組織 。 」 熊彼德 Schumpeter 
(二 十世紀 鼓吹創 業家作 用的偉 大經濟 學家) 創造 了著名 的名詞 「創 造性 破壞」 來形 容創業 過程。 
正如 Druckei "解釋 熊彼德 的分析 : 「創 新的創 業家帶 來動態 不平衡 ' 而不 是平衡 和優化 ; 這是健 
康經 濟的' 規範' , 經濟 理論和 經濟實 踐的核 心現實 。 」 (Drucker, 27) 。 Drucker 另外 的說法 更直截 
了當 : 「創業 家創新 。 創 新是創 業家精 神的具 體工具 。 」 (Dmcker, 30) 

我們 集中於 狹義上 可稱爲 「創 新」 的 創業家 , 誠然是 忽略了 更多的 「複 製型」 企業家 , 他 們生產 
或銷 售有其 他來源 的產品 或服務 , 在整個 資本主 義經濟 體系隨 處可見 。 十八 世紀英 國作家 
Richard Cantillon 提到 「羊毛 和玉米 批發商 , 麵包師 , 屠夫 , 各類 製造商 和商人 , 購買國 產加工 ' 
並因應 居民需 求逐歩 轉售」 (Cantillon, 1931, 51) ' 他 當時想 到的是 複製型 企業家 (儘 管他 當時可 

能並不 知道) 。 可 以肯定 在大多 數經濟 體系中 , 複製 型企業 很重要 , 因爲 這是擺 脫貧困 的途徑 , 
是 幾乎沒 有資本 , 教育或 經驗的 人們謀 生之道 。 但如重 點是經 濟增長 , 創新 的創業 家才事 關重要 ; 
因此 , 本書著 眼於這 形式的 創業家 。 換言之 , 創業 精神一 這是我 們使用 的術語 一不 能混淆 「小 
企業」 和甚至 許多新 業務。 

當然 , 我們認 識到沒 有任何 經濟體 系能夠 只靠創 業家就 可以完 全成功 。 許 多這樣 的企業 規模太 
小 , 無法 實現規 模經濟 。 從激 進但有 用的寶 貴創意 , 有很長 的路才 變成消 費者願 意購買 , 可負擔 
和可靠 , 有商 業用途 的產品 。 出於這 個原因 , 最 成功的 經濟體 系混合 了敢於 創新的 創業家 和較大 , 
成 立更久 的企業 (通 常是 創始人 兩代之 後或更 悠久) , 後者改 進和大 規模生 產創新 創業家 (有時 
是 大企業 本身) 推 向市場 的產品 。 書 中提到 「創業 經濟」 就是 指兩類 型企業 的趨同 。 

什麼推 動經濟 增長? 

對一些 不熟悉 經濟文 獻的讀 者來說 , 我 們迄今 討論的 似乎顯 而易見 。 畢竟 , 經濟增 長似乎 是依靠 
新事物 : 新車型 , 新產品 , 新服務 。 但是 , 瀏 覽任何 基本的 經濟學 教科書 , 你會發 現極少 有討論 , 
更不用 說分析 , 構思 和商業 化許多 這些新 事物的 創業家 。 進階 教科書 和文章 有廣泛 討論經 濟增長 
的成因 , 通 常是使 用數學 方程式 , 但也是 少有提 到創業 精神和 伴之而 來大企 業的必 要作用 。 1 諾 
貝爾 獎得主 Ronald Coase 說得好 ' 他指出 : 『經濟 學家分 析決定 , 但作出 決定的 實體不 是硏究 
的主題 , 因而硏 究沒有 任何實 質內容 。 消費者 不是人 , 而是一 套一致 的偏好 。 如 Slater 所言 , 
經濟學 家眼中 的企業 「實際 上是定 義爲^ $: 曲 線和需 求曲線 , 而理 論只是 最優定 價和投 Affl 合 
的簡 單邏輯 。 」 (Slater, 1980, ix) 沒有具 體說明 交易發 生的體 制環境 。 我 們的消 費者沒 有人性 ' 
企業沒 有組織 , 甚至 交易沒 有市場 。 』 (Coase, 1988, 3) 

經濟 學家反 而一般 集中於 增長的 兩個主 要來源 : (1 ) itJn 更 多投入 (資 本和勞 動力) 和 (2) 



作者之 一對這 問題研 究已久 。 感興趣 的讀者 可參閱 Baumol, 2002 。 



創新 , 科 技變革 , 或是技 術性經 濟術語 「總 要素生 產率」 (資 本和 勞動力 一起增 加的生 產力) 。 

爲簡 便起見 , 兩種 不同增 長策略 可稱爲 「 原 力增長 」和「 智 力增長 」 。 麻 省理工 學院的 Robert Solow 
獲頒 諾貝爾 經濟獎 , 因爲他 顯示在 1 950 年 代末期 , 美 國和幾 個工業 化國家 的產出 隨著時 間增加 , 
創新或 「智力 增長」 比 「原力 增長」 (更多 投入) 更重要 (Solow, 1956, 1957) 2 。 其後' 一些學 
者證實 這基本 見解, 並擴 大到世 界許多 國家。 (見 Denison, 1962, 1967 Easterly 與 Levine, 2001 ) 

除 了一些 新事物 ' 創新 是什麼 ? 我們 (和其 他人) 使用 這術語 , 是指 體現於 發明的 新知識 , 以及 
成 功把這 發明推 向市場 。 除非發 明以商 業上可 行的方 法設計 , 銷售 和修改 , 即使最 好的發 明也是 
無用 。 這需要 有人理 解創新 (或甚 至只是 突破看 似很小 部分) 的商機 , 有時 甚至不 是發明 家的本 
意 , 然後 採取一 切必要 歩驟把 這機遇 改變爲 許多消 費者願 意購買 的東西 。 這 些任務 本質上 是創業 
精神 , 也是 本書一 再提到 的見解 。 

因此什 麼確定 創新? 在 Solow 模式 , 創 新是天 上甘露 , 決 策者無 法控制 。 雖然決 策者可 能以政 

府 資助或 鼓勵硏 究和開 發來溫 和地影 響創新 , 但 創新的 歩伐基 本上接 受是既 定事實 。 越來 越多經 
濟 學家不 滿意這 種假設 , 並 在過去 二十年 致力於 更好解 釋創新 在經濟 增長中 的作用 。 硏究 人員利 
用 日益成 熟的統 計方法 , 已提出 影響創 新的一 系列其 它變數 的推論 , 其 中一些 政府可 以控制 (如 
對 外國商 品和投 資開放 , 用 於硏究 與發展 的開支 , ± 音訓更 多科學 家和工 程師) , 一 些政府 無能爲 
力 (如 地理 位置) 。 第三章 討論這 些方面 。 

我 們採取 的立場 , 不是 認爲這 些因素 不重要 , 因爲 許多或 其中大 部分是 重要的 。 相反 , 我 們認爲 
削減 (節約 , 如果你 認同這 說法) 社 會應執 行的建 議清單 , 可能用 處較大 。 這些建 議把社 會視爲 
經濟 的潛在 r 增長 機器」 , 如機器 要有效 促進創 業精神 , 創新 (和 傳播 創新) 和經 濟增長 , 要有 
燃 料運作 , 也要有 一些基 本主要 部件或 組件協 調運作 。 經濟 體系的 「燃 料」 就是正 確的總 體經濟 
政策 : 主要是 穩健的 財政政 策和貨 幣政策 , 能保 持相對 穩定的 低通貨 膨脹率 , 防止經 濟衰返 (或 
更糟 的金融 危機) 破壞增 長的長 期進展 。 我們 認識到 保持總 體經濟 穩定並 不容易 。 事實上 , 這是 
很 多政治 領導人 注重經 濟政策 的重點 , 即使不 是大多 數政治 領導人 。 根 據定義 , 經 濟增長 是長期 
現象 , 所以 更大的 挑戰是 制定和 執行長 遠來會 促進經 濟增長 的政策 。 

我 們認爲 , 爲實現 這目標 , 一 個相對 簡單的 框架對 政策制 定者更 爲有用 。 不 是所謂 「華 盛頓 共識」 
的 十點改 革清單 , 甚至 第三章 所討論 更長的 政策處 方清單 。 長篇 幅清單 的危險 , 是 很容易 被忙碌 
決策 者忽視 , 決策 者面對 競爭利 益集團 的壓力 , 精 力和政 治資本 , 只 能每次 集中於 少數主 要工作 。 
另 一極端 是尋求 增長問 題的獨 歩單方 , 這 也是同 樣危險 。 經濟 系統是 複雜的 , 即使足 本落實 , 沒 
有單 一的政 策處方 足以確 保長期 的迅速 、 可持 續增長 。 

我們 試圖在 這極端 之間求 得平衡 , 集中於 我們認 爲最重 要的四 個因素 或條件 , 最能 促進所 有資本 
主 義經濟 體系長 期增長 , 但 特別是 集中於 「科技 前沿」 ' 今 後的進 展需要 繼續更 多創新 ' 而不是 
純 粹複製 。 第四章 更爲詳 細討論 , 在此先 簡單介 紹讓讀 者留意 。 這些 因素應 理解爲 運作良 好的機 



參見 Solow: 成 長理論 的觀點 (及 續篇) 中譯本 。 



器的粗 疏藍圖 , 是繁忙 決策者 考慮更 詳細的 行動或 項目時 , 可以 記住的 「大 圖畫」 。 

我們把 注意力 還限制 於資本 主義經 濟系促 進增長 的條件 ,或至 少在一 定程度 上容許 私人財 產所有 
權和 獎勵滿 足消費 者需求 的個人 和企業 。 第 五章詳 細討論 不同模 式的資 本主義 , 與從二 戰後至 

1989 年管治 世界許 多地方 (蘇聯 , 東歐和 中國) 的中央 規劃截 然不同 ; 並特 別提升 「創 業資本 

主義」 模式高 於其他 。 歷史已 經表明 , 中央 規劃不 能迅速 提高生 活水平 , 因此 我們不 會討論 (即 
使 世上幾 個陰暗 角落還 存在中 央規劃 , 特別是 古巴和 北韓) 。 

這 個運作 良好的 「成功 創業型 經濟」 經濟增 長機器 , 有 以下四 個要素 : 

也許是 很明顯 , 成功創 業型經 濟首先 必須是 比較容 易成立 新企業 , 沒有昂 貴和費 時的官 僚手續 。 
同樣 , 放 棄失敗 的企業 (即 宣布 破產) 也必 須不會 太困難 , 否 則一些 未來的 創業家 可能不 敢開始 
創業 。 也必須 有合理 運作良 好的金 融體系 , 把存戶 的資金 輸送到 資金的 使用者 , 特別是 創業家 。 
靈活 的勞動 力市場 也是不 容忽視 : 如 創業家 不能吸 引新的 勞動力 , 他 們就不 能增長 ; 如勞 工規則 
過 度限制 (尤 其是規 則限制 企業開 除表現 不佳的 工人或 裁員) , 他們 也不打 算增長 。 

第二 , 對社 會有益 的創業 活動一 旦啓動 , 體制必 須回報 創業家 , 否則 不能指 望個人 會在命 運多舛 
的企業 冒上損 失金錢 和時間 的風險 。 在 這方面 , 法治一 尤其關 乎財產 和合約 一是特 別重要 。 

第三 , 政府 機構必 須阻止 瓜分經 濟蛋糕 的活動 , 而 不是把 蛋糕做 得更大 。 這些非 生產性 (但 在某 
種意義 上可說 是創業 ) 的社 會活動 包括犯 罪行爲 ( 例如非 法販毒 ) , 以及 合法的 「 尋租 」 行爲 ( 即 
是政 治遊說 或是繁 瑣訴訟 旨在把 財富從 一個口 袋轉移 到另一 口袋) 。 

最後 , 在成 功的創 業型經 濟體系 , 政府 體制必 須確保 成功的 創業家 和現有 大企業 (這 是在 較早時 
間由 創業家 建立) 繼續 有動機 去創新 和發展 , 否 則經濟 將陷入 停滯。 我們想 到有效 的反壟 斷法例 , 
但更加 重視開 放貿易 (這 會自 動運作 , 無 需反壟 斷執法 的冗長 時間) 。 

可能 讀者有 各方面 的疑問 。 爲什麼 其他一 些事項 沒有列 入清單 ? 舉 例來說 , 其中一 項挑戰 是哈佛 
大學 David Landes 和有些 人相信 增長主 要歸因 於文化 : 一 些社會 有勤勞 , 進 取的人 , 其 他的沒 
有 。 有勤勞 , 進 取文化 的國家 (美國 , 歐 洲大部 分地區 ,日 本, 大部 分亞洲 地區和 最近的 印度) 
迅 速增長 , 而 沒有這 種文化 的國家 (大部 分非洲 和拉丁 美洲) 增長 較慢或 根本沒 有增長 (Landes, 
1999) 。 

我們認 識到文 化會發 揮作用 , 但 這不是 , 也的 確不可 能解釋 經濟成 功的唯 一因素 。 如果 是這樣 , 
又如 何解釋 有許多 在本國 以外的 印度人 , 俄羅斯 人和其 他僑民 取得經 濟成就 , 而其 他留在 國內的 
同 胞要爲 自己和 家人苦 苦掙紮 ? 這 不僅是 「 自我 選擇」 : 即是 在外國 成功的 僑民因 爲他們 一開始 
就是 最進取 (證據 就是他 們願意 冒險離 開自己 的國家 ) 。 他們離 開的國 家在掙 紮求存 , 是 因爲國 
家體 制阻礙 了進展 (即 使在 印度這 「訊 息科 技外包 革命」 之家 , 依然 有大量 規則阻 礙經濟 的其他 



部份) 



± 也理 的作用 又如何 ? 有槪 念認爲 赤道附 近的一 些國家 天氣熱 , 人們 無法努 力工作 , 又容 易生病 ; 

或是內 陸國家 的運輸 費用高 , 不能 輕易與 世界各 地貿易 。 Jeffrey Sachs 非 常重視 這些因 素確定 
或 抑制經 濟增長 (Sachs, 2005) 。 與文化 論一樣 , 這 論點有 點兒言 之成理 。 但是 有一些 反例子 。 

如赤 道是經 濟的死 亡之吻 , 又如何 解釋新 加坡驚 人的經 濟成功 , 或是 稍遜但 仍令人 印象深 刻的泰 
國 ? 如國 家因爲 處於內 陸而困 於落後 , 又如 何解釋 瑞士的 顯赫經 濟紀錄 ? 瑞士四 面環山 , 又如何 
利 用其獨 特地理 位置在 過去成 爲中立 的象徵 ? 

至 於教育 又如何 ? 經 濟學家 的消毒 標籤是 「人力 資本」 。 這 將在以 後的章 節討論 , 幾乎每 個經濟 
增長理 論模式 和實證 檢驗都 賦予受 過教育 的勞動 力有重 要作用 。我們 不爭議 一定程 度的教 育對增 
長的 重要性 , 但沒 有單挑 這對創 業型社 會或經 濟有獨 特作用 , 原因 很簡單 : 背 景問題 。 在 柏林圍 
牆倒 場之前 (直至 現在) , 許多前 蘇聯國 家和東 歐國家 吹嘘擁 有全球 最成功 的小學 ,中學 ,甚至 
更高層 次的教 育體系 。 但是 , 這 些系統 是嵌入 在極度 反對創 業精神 的政治 和經濟 環境一 社會主 
義或共 產主義 (誠然 , 這些國 家曾經 有創新 , 特別 蘇聯的 軍事技 術和太 空探索 , 但 這些例 外情況 
更足以 證明這 規則) 。 

可以肯 定的是 , 在資 本主義 背景中 如上述 創業條 件齊全 , 受過 教育的 勞動力 可以是 創業精 神的巨 
大 推動力 。 受過高 等教育 的人更 有可能 想出尖 端的創 業生意 , 尤 其是在 這日益 高科技 的世界 。 再 
者 , 國 家有普 及的基 礎教育 , 是創業 家在企 業成長 時可以 提供人 力資本 的關鍵 。 

最後 , 民主 又如何 ? 這是否 增長必 不可少 , 或是 有些人 聲稱首 先要有 一定程 度的專 制才可 以促使 
各國 達成某 種程度 的發展 , 之後 民主或 多或少 成爲不 可避免 ? 這 些是備 受爭議 的問題 ; 雖 然還沒 
有最 終判詞 , 我 們認爲 根據現 有證據 , 民主當 然可以 促進經 濟增長 , 特別是 在創業 型經濟 , 但不 
是必 不可少 的條件 。 東南亞 的增長 「奇 蹟」 和最近 的中國 都證明 了後者 。 與 此同時 , 證據 並不支 
持專制 是增長 必不可 少這樣 的觀點 ; 事實上 , 即使 是發展 中國家 , 民 主國家 的增長 速度是 快於獨 
裁 者統治 的國家 。 

這份 「假 如… 那麼」 的清單 可以繼 續下去 , 我 們不在 〈前 言〉 贅述所 有可能 的排列 。 只是 想指出 
當我們 在第三 章更詳 細檢視 各種增 長理論 和實證 硏究時 , 發 現這些 理論都 有欠缺 , 甚至呼 喚別的 
東西 。 我們 提出這 「別的 東西」 是上文 提到成 功增長 機器的 四個基 本要素 , 稍 後會詳 細說明 。 

本書 其餘部 分的細 

以下 各章是 上述和 其他主 張的詳 細內容 。 第二章 討論啓 端問題 : 爲何 國家或 人民首 要關心 經濟增 
長 ? 這是 一個看 似明顯 , 無 傷大雅 的問題 , 但這 一章提 出近年 來對增 長的一 些批評 , 我們 提出的 
駁斥以 及更多 的其他 。 

第三章 討論關 鍵問題 : 什麼決 定經濟 增長? 我們不 提供所 有答案 , 畢竟這 是本書 其他部 份的內 



容 , 但 我們或 {if 可人 都沒有 理由可 以肯定 這答案 。 第三 章槪述 對經濟 增長過 程感興 趣的經 濟學家 
到 現時爲 止提出 的理論 和測試 。 如上 文指出 , 我們認 爲增長 之謎至 今還沒 有充分 的答案 。 

第四 章提出 r 資本 主義是 什麼」 的一些 非常不 同看法 ' 開始塡 補剩下 的迷團 。 自 柏林圍 牆倒塌 , 
共 產主義 幾乎已 經消失 (除 了少數 國家) 。 可 以理解 有許多 人假設 , 至少在 經濟體 制方面 , 資本 
主義已 贏得意 識形態 「戰 爭」 。 更重 要的是 , 這 樣看法 的前提 是資本 主義鐵 板一塊 ' 有私 人財產 
所有權 和企業 的定義 , 沒有什 麼其他 。 第 四章提 出和較 詳細描 述四種 不同槪 念的資 本主義 : 國家 
指導 , 寡頭 , 大 企業和 創業型 。 這些僵 硬刻板 的原型 很少以 純粹的 形式存 在於任 何國家 。 儘管如 
此 , 社 會的經 濟系統 往往在 任何時 候不是 這個就 是那個 形式較 爲顯著 。 作爲廣 泛槪論 , 發 展中國 
家往 往是國 家指導 或寡頭 。 發達經 濟體系 的特點 往往是 大企業 獨霸天 下的資 本主義 , 或是 混合了 
大企 業和創 業型資 本主義 。 第四 章和以 後各章 的關鍵 , 是當經 濟體系 接近科 技前沿 和富裕 國家的 
生活 水平時 , 要確 保繼續 的唯一 辦法是 採用某 種形式 的大企 業和創 業型資 本主義 。 再者 , 沒有達 
到這 經濟水 平的其 他國家 可以在 邁向更 快經濟 增長的 過渡期 間學習 創業的 特點。 

第 五章介 紹上文 提出的 四個關 鍵要素 , 以建立 和維護 我們認 爲是理 想的混 合形資 本主義 。 這些前 
提條 件有三 項對促 進具生 產力的 創業精 神是非 常重要 ; 第四項 旨在確 保創業 競賽的 優勝者 不斷創 
新 。 我們也 討論剛 提到的 r 假如… 那麼」 主題 : 文化 , ± 也理 , 金融 , 教育 以及民 主等等 ; 並審視 
每一主 題在大 企業或 創業型 (或 理想 的兩者 趨同) 資本主 義中是 否獨一 無二以 及何種 程度。 

目 前 遠離科 技前沿 甚遠的 發展中 國家 , 應採取 那些歩 驟才能 走向我 們主張 的正確 混合資 本主義 ? 
這 是第六 章探索 的問題 。 這不容 易回答 , 因爲 這需要 經濟和 政治適 當結合 。 發展中 世界包 括處於 
不同 發展階 段的許 多國家 , 各有 獨特文 化和歷 史情況 , 答案更 加複雜 。 

第七 章檢視 這世界 兩個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典範 : 日本 和西歐 ; 只在二 十年前 , 看來 人均收 入都會 
超 過美國 。 事實上 , 美國 人爲此 幾乎驚 慌失措 , 但美國 似乎更 擔心與 這兩個 世界地 區的貿 易赤字 。 
事實上 , 這 些赤字 , 就像目 前的貿 易赤字 , 主要是 反映美 國經濟 的基本 總體經 濟失衡 , 基 本上不 
關 乎不同 國家的 相對生 活水平 或是本 書提出 的更重 要問題 : 經濟體 系有多 接近科 技前沿 (人 均收 
入 是計量 接近程 度的一 種計量 方法) 。 

在任何 情況下 , 當日本 和西歐 接近美 國的生 活水平 , 有 些事情 發生了 。 他們的 經濟停 滯不前 ( 日 

本 比歐洲 爲甚) , 而 勞動生 產率增 長在美 國起飛 , 從 1973 至 1975 年按年 計算爲 1 .5% , 急增至 
1995 至 2000 年的 2.5% , 其 後四年 更高速 大幅度 提升至 3.5% 。 最 近期的 勞動生 產率的 快速增 
長 尤其特 別顯著 , 因爲 2001 年經濟 衰返和 9.11 恐 怖主義 襲擊之 後可能 帶來貿 易摩擦 , 阻礙生 

產力 , 以 及公私 營部門 增加保 安支出 。 

美國 經濟歩 伐加快 的爭論 無疑將 會繼續 , 但 歐洲和 日 本 落後原 因之 一肯定 是沒有 健康的 創業精 
神 。 自 2000 年以來 , 西歐 國家領 導人宣 布要採 取措施 促進創 業精神 以克服 這缺陷 。 他們 能否成 
功 , 這是 第七章 其中一 項主題 。 



最後 , 即 使經濟 體系已 經有強 大的創 業部門 , 例 如美國 , 亦 要面臨 繼續保 持如此 的挑戰 。 畢竟 , 
社 會必然 有變化 。 英國 曾經領 導世界 , 但 在二十 世紀大 部分時 間回歸 大企業 和國家 指導的 資本主 
義 , 只是在 過去二 十年左 右從沉 睡中蘇 醒過來 。 美國 在二戰 結束後 , 陷入了 接近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階段 ' 這 情況深 受著名 思想家 John Kenneth Galbraith 甚至創 業經濟 學之父 Joseph 

Schumpete 熊 彼德鼓 掌稱贊 。 但是 , 慶祝 原來是 過早了 。 美 國戰後 的強勁 生產率 增長紀 錄到了 
1973 年至 74 年第 一次石 油危機 急剎車 停下來 , 並且 一如我 們提出 , 生產 力增長 停滯不 前約二 
十年 , 只 在到了 1990 年代中 期反彈 , 而 且比以 往任何 時期都 更強烈 。 

美國面 臨挑戰 的核心 是保持 其生產 力奇蹟 持續。 我們認 爲保持 大企業 和創業 資本主 義的正 確混合 
是迎 接這挑 戰的關 鍵要求 。 然而 ' Mancur Olson (二十 世紀偉 大的經 濟學家 ' 我 們認爲 他到目 
前 還沒有 被公正 認可) 在 幾十年 前警告 , 利益 集團可 以令經 濟僵化 (Olson, 1982) 。 除 了戰爭 , 

破壞 性的科 技變革 可以防 止這情 況發生 。 但是 , 這種 干擾只 可能發 生在鼓 勵冒險 的氛圍 。 第八章 
認定 我們擔 心的一 些趨勢 , 如 趨勢未 能扭轉 則可能 阻礙承 擔風險 。 如果 領先的 社會一 美國 一不 
是 因爲國 外挑戰 ( 目前的 擔心) , 而是國 內問題 而放棄 這角色 , 最 低限度 這將會 是悲劇 。 

總 結思考 

我們要 小心提 出我們 的主張 。 我們 不是提 出增長 的靈丹 理論來 解釋不 同程度 的增長 , 只依 賴唯一 
的一 個因素 , 例如創 業精神 。 因 爲我們 會證明 , 我們認 定的四 種類型 資本主 義有三 種曾導 致增長 , 
以 後將繼 續增長 。 但是 , 我們 認爲經 濟要在 任何部 門或其 中許多 部門推 進前沿 , 最 終必須 接受某 
?重混 合創業 和大企 業的資 本主義 。 

我們的 論據參 考邏輯 , 歷史 , 甚至經 濟理論 (儘 管不 是數學 模式) 。 我們明 確認識 到我們 的聲言 
尙未被 經濟學 家常用 的 實證技 巧測試 , 雖 然最近 有一些 其他硏 究已開 始建立 創業關 乎經濟 增長的 
案例 (可 能很 多吧) (Audretsch 等 ' 2006; Acs and Armington, 2006) 。 標 準的統 計方法 是採用 

某種 形式的 多元回 歸分析 , 硏 究人員 可以把 一些現 象的原 因排序 , 以 查明那 些是重 要和重 要的程 
度 , 以及 那些不 是重要 。 

但是 , 決策者 不能也 不應該 等待更 正規的 數學和 更多的 統計硏 究告訴 他們該 怎麼做 。 我們 認爲已 
經有足 夠的現 有資料 , 可以 幫助指 導忙碌 的決策 者和本 身受影 響的旁 觀公民 。 我們 希望讀 者都同 
意這確 實如此 ° 



第二章 

爲什 麼經濟 增長關 乎重要 

我 們對創 業精神 感興趣 , 是因爲 我們希 望解釋 , 並最 終有助 促進經 濟增長 ; 傳統以 來是以 國家的 

商 品和服 務產出 (經 濟學 家稱爲 「國 內生 產總値 GDP」 ) 來衡 量增長 。 本 書三位 作者接 受經濟 
學 教育時 , 經 濟增長 的重要 性是不 言自明 。 我們 之中有 一位硏 究大蕭 條之後 的增長 , 可以 理解當 
時這 方面的 教學全 面投入 於如何 刺激經 濟增長 。 3 從二戰 後直至 1960 年 代末和 70 年代初 , 另 
外兩 位作者 也硏究 這問題 , 當時仍 普遍認 爲重視 經濟增 長是沒 有爭議 , 甚至 等同理 想的母 親和蘋 
果餡餅 。 經濟體 系中的 商品和 服務增 長較快 , 人人 的收入 就越高 , (儘 管不 可避免 有些人 收入多 
於 別人) 。人們 的收入 多了, 生活上 可以多 購買, 多使用 和多享 受更多 的事物 (和 服務) 。怎麼 
可 能有人 質疑增 長更快 的價値 ? 近年來 , 一 些觀察 家正是 這樣做 , 現在 需要多 解釋經 濟增長 ( 至 
少經濟 學家會 爲此感 到驚訝 ) 。 

大 多數人 —— 失業者 和找工 作的人 , 恐怕 失去工 作的人 , 或是 因爲增 長迅速 希望提 高工資 的窮人 
—— 毫 不懷疑 經濟增 長帶來 的好處 。 但 出於稍 後明確 的理由 , 依然需 要說服 質疑增 長有何 好處的 
人 ; 以 下先討 論他們 的批評 。 

在考慮 他們的 具體批 評之前 , 先要考 慮大局 。 說到底 , 經濟增 長是至 關重要 , 不是 因爲人 類貪婪 
或過 於功利 , 而是他 們想改 善自己 的生活 。 這是 很自然 的願望 , 要有 更多的 經濟產 出人們 才可以 
生活得 更愉快 和滿足 。 當然 , 經 濟增長 不是生 活的唯 一目標 。 經濟學 家首先 指出總 有取捨 : 工作 
更 多即是 留給玩 樂和家 庭的時 間更少 ; 更多產 出往往 同時增 加不受 歡迎的 副作用 , 如污染 。 但說 
到底 , 較 富裕社 會有較 多資源 , 應 付必須 解決縮 短人們 壽命或 降低人 們滿意 度的經 濟增長 副作用 
以及各 種弊端 。 這一章 稍後會 提出額 外原因 , 解 釋持續 增長對 發展中 國家和 發達國 家在本 世紀及 
以後特 別重要 。 

增長 是否有 限制? 

增長懷 疑論有 一派個 人和團 體擔心 隨著世 界人口 增加和 經濟增 長持續 , 社會將 用盡稀 缺資源 , 並 
同時破 壞環境 。在 1970 年 代初期 , 「羅 馬俱 樂部」 表達 了這樣 的憂慮 , 擔 心最終 (而且 很快) 
世界將 耗盡能 源和一 些商品 , 從而 經濟不 tg 以 現有歩 伐增長 。 今天 依然有 人認爲 出於同 樣原因 , 
增長不 應繼續 。 

末日 論者預 計經濟 增長將 陷於停 頓證明 是錯的 。 自 1975 年以來 , 世 界經濟 總產出 增加了 七倍以 
上 。 4 按人 均計算 , 世界產 量高於 三十年 前的五 倍以上 。 產 量增長 , 在二十 世紀中 世界各 地人均 
收入增 加的速 度更快 (近 九倍) , 高 於一千 年以來 任何一 個世紀 (根 據這些 事物可 以計算 的程度 



當其時 , 經濟 學家側 重於提 高貨物 和服務 的需求 ' 而不 一定是 供應的 增長率 。 第三 章進一 歩討論 這區別 。 
基於世 界貨幣 基金的 〈世界 經濟數 據庫〉 數據 。 



而言 ) 。 5 人均 產量繼 續增加 , 是 因爲世 界各地 企業繼 續更多 利用電 腦和訊 息科技 , 使工 人有更 
高 生產力 , 也因 爲科技 本身繼 續進歩 , 使消 費者可 使用新 產品和 新服務 。 有 充分理 由期望 這進程 
能 夠持續 , 但也有 一些潛 在危險 , 包括政 府的愚 蠢行動 。 

但 增長應 否繼續 ? 隨著 生產和 使用越 來越多 的東西 , 能源供 應將在 這進程 中耗盡 , 這如 何是好 ? 
奇 怪的是 , 過著理 性生活 的經濟 學家要 求擔心 論者要 有信心 : 由市場 激勵推 動的持 續科技 進歩將 

緩解這 些問題 。 但是 , 後來發 現經濟 學家的 信念是 有歷史 事實作 爲根源 。在 1800 年 代初期 , 馬 
爾 薩斯發 表著名 的預測 : 因爲 糧食生 產無法 跟上人 口增長 , 世界人 口將最 終餓死 , 或至少 會過著 
最 低水平 的生活 。 自那 時以來 的科技 進歩已 證明他 是錯的 。 通過更 好的農 業技術 , 發明新 的耕作 
設備和 不斷進 歩的農 業科學 (特別 是最近 基因工 程領導 的 r 綠色 革命」 ) ,糧 食生 產增加 速度超 
過了人 口增長 , 以 至食品 價格以 「不 變」 (經通 脹因素 調整) 價 格計算 , 今 天的價 格要低 於二百 
年前 , 或 甚至五 十年前 。 在二十 世紀初 , 農民 佔美國 人口百 分之五 十以上 , 現在 不到百 分之二 , 
並 在同一 時間糧 食增產 。 

科 技進歩 的進程 粉碎了 馬爾薩 斯的可 怕預言 , 也可以 平息擔 心能源 消失的 現代馬 爾薩斯 , 但政府 
要更積 極參與 解決全 球變暖 的問題 。 當 一些能 源枯竭 , 尤 其是化 石燃料 , 價格 將上升 , 啓 動若干 
事 態發展 , 經濟 因而不 會停滯 。 一方面 , 消 費者將 減少對 化石燃 料的直 接需求 (較 少出遊 , 合乘 
汽車 , 甚或遷 居更接 近工作 地點) 或間 接需求 , 購買 更節能 的物品 (汽車 , 房屋 , 設備) 。 這發 
生在 1973 年 第一次 戰後的 「能源 危機」 。 由於價 格較高 , 能 源使用 佔美國 國內生 產總値 的百分 
比已減 少一半 ; 如 石化燃 料價格 (經通 貨膨脹 因素調 整後) 在未 來上升 , 這比例 還會繼 續下跌 ° 
同樣重 要的是 , 如石化 燃料價 格上升 , 替 代形式 的能源 (核能 , 聚變 , 地熱 , 生 物質能 , 太陽能 
及其他 可能的 來源) 的支 持者將 有更強 力的誘 因來完 善科技 , 使 其可隨 時使用 。 6 

至於全 球變暖 , 科學 家的共 識認爲 這問題 是真實 而且不 斷增加 。 實際上 , 一些科 學家把 2005 年 
損 毀墨西 哥灣國 家和佛 羅里達 州部份 地區的 激烈颶 風活動 , 歸因於 全球變 暖令海 水變暖 。 與此同 
時 , 經濟學 家和世 界各地 決策者 逐漸形 成共識 , 遏制導 致全球 氣候變 暖的碳 排放量 , 最好 辦法是 
混合規 則和類 似市場 的獎勵 , 其 中或許 最有希 望的是 設立污 染上限 : 爲生產 活動不 可避免 的排放 
量 定出適 度限制 , 並允許 這些排 放權利 可在市 場交易 。 因此既 可以限 制污染 , 而增 長仍然 可以繼 
續 。 這 適用於 全球的 「總 量管制 和交易 7 」 方法 ,是 1990 年 代末達 成的京 都協議 的關鍵 , 但尙 
未執行 (主 要是由 於美國 反對) 。儘 管政 治和實 際問題 可能抑 制在全 球範圍 內採用 「總量 管制和 
交易」 方法 , 有 兩個理 由可以 在國家 的基礎 上執行 這構思 。 8 

有 人懷疑 如資源 用於減 少污染 , 經濟 能否持 續增長 , 這只需 看看美 國經驗 : 即使大 幅提高 商品生 



相 比之下 , 世 界人均 產出在 十九世 紀增加 248% ' 但從十 一至十 八世紀 只有兩 位數字 的增長 。 見 DeLong, 2000 。 

6 以氫氣 取代石 油和天 然氣的 熱情可 能落空 。 生產氫 氣要消 耗能源 。 雖 然氫可 能是" 清潔" , 但生產 過程一 通過電 力發電 
廠一可 能不是 。 有 關世界 沒有面 臨迫在 眉睫的 能源短 缺問題 ' 參見 Huber 與 Mills, 2005 引 起爭議 但相當 有說服 力的文 

章。 

Cap and Trade 

8 McKibbin 與 Wilc OXen ,2002 以這 些論據 提出更 徹底, 深思 熟慮的 方法。 



產 , 今天的 空氣和 水遠比 三十年 前清潔 。 s 現今 投入於 「零 增長」 或 「增長 極限」 運動的 政治能 
量 , 如果同 樣投入 於說服 世界各 國政府 接受對 社會破 壞較少 的方法 , 包括可 交易的 排放許 可證制 
度 , 有 充分理 由相信 全球變 暖的關 注將大 大減弱 。 

增長和 全球化 

對增 長的第 二線攻 擊源於 反全球 化運動 , 雖然 沒有直 接標示 。 一些人 旨在反 對世界 各國擴 大國家 
之 間經濟 一體化 , 在全 球各地 發起抗 議活動 , 是 因爲他 們認爲 即使這 「全 球化」 進 程提升 整體增 
長 , 這也助 長經濟 不平等 , 甚至陷 入貧困 。 一些 全球化 的批評 者都遵 循這推 論而達 致一些 合乎邏 
輯 的結論 : 倡 導貿易 , 資 本流動 和移民 要有更 高壁壘 , 以扭 轉經濟 一體化 , 從而表 面上在 過程中 
減少 不平等 和貧困 , 不管 這對增 長有什 麼影響 。 



35,000 ■ 



33, MS 



30.000 



24.672 



20.000 



15,000 



10,000 



5.000 



I R$9l GOP p«r Capita 20QQ, in 1996$ 



5,991 5, & 63 



5.360 5,271 



2.460 



402 



USA JPN GER FRA IRN CRI COL DOM GNB ETH BO I TZA CHN IND 

Country 



【圖 1 】 2000 年高' 中' 低收入 國家的 實際人 均國內 總產値 ( 以 1 996 年美元 固定幣 値調整 ) 。 

縮寫 : USA 美國' JPN 日本' GER 德國 ' FRA 法國 ' IRN 伊朗 ' CRI 哥斯 達黎加 ' C0L 哥 倫比亞 ' D0M 多米 尼加共 
和國' GNB 幾內亞 比紹' ETH 埃塞俄 比亞' BDI 布隆迪 ' TZA 坦桑 尼亞' CHN 中國' IND 印度。 
資 料來源 : Alan Heston, Robert Summers 與 Bettina Aten ' 賓 夕法尼 亞大學 國際比 較中心 ' 2002 年 10 月參考 
http://pwt.econ, upenn.edu/php site/pwt61 form.php. 



赤裸 事實證 明令人 擔心的 不平等 , 至少這 見諸各 國之間 。圖 1 顯示 2000 年 三組國 家的人 均實際 

收入 (以 各國的 價格水 平差異 和匯率 調整) :四個 「富 裕」 經 濟體系 (包括 美國) ,四個 「中等 
收入」 國家 , 四個貧 窮國家 。 三組之 間的分 歧巨大 , 富 裕國家 人民的 平均收 入約爲 中等收 入國家 



肯! I 減污染 迄今是 通過法 令指揮 和控制 , 而不是 更多面 向巿場 的辦法 ' 如上限 和交易 。 但是 , 朝著 巿場方 向走原 因之一 
是降 低成本 , 也 就是說 , 人們 利用模 擬巿場 的技術 ' 可 以用較 低成本 達致同 樣的減 少污染 。 



的五倍 , 是 貧窮國 家的二 十五倍 。 



特別令 人不安 的是從 1960 至 2000 年 這四十 年各國 之間人 均收入 差距普 遍擴大 , 意味著 收入不 
平等變 得更糟 。 圖 2 顯示 在此期 間人均 收入的 增長率 。 儘管 各國不 同發展 速度並 非如圖 2 所示 
那 樣清楚 , 但可 察覺有 一個獨 特模式 : 平 均而言 , 富裕 國家的 增長速 度快於 中等收 入國家 , 與貧 
窮國 家相比 , 增 長更快 。 換 句話說 , 收入或 人均產 出水平 漸趨兩 極而不 是趨同 。 請 注意我 們只是 
提 出事實 ' 並 沒有說 明全球 化是否 或是以 何種程 度促成 這趨勢 ' 或 是一如 Martin Wolf 有 說服力 
的 解釋這 實際上 有改善 (Wolf, 2004) 。 




Country 

【圖 2】 1960 至 2000 年高' 中' 低收 入國家 的每年 增長率 ( 以 1 996 年美元 固定幣 値調整 ) 。 

縮寫 : USA 美國' JPN 日本' GER 德國 ' FRA 法國 ' IRN 伊朗 ' CRI 哥斯 達黎加 ' C0L 哥 倫比亞 ' D0M 多米 尼加共 
和國 ' GNB 幾內 亞比紹 ' ETH 埃塞 俄比亞 ' BDI 布隆迪 ' TZA 坦 桑尼亞 ' CHN 中國' IND 印度 。 資 料來源 : Alan Heston, 
Robert Summers 與 Bettina Aten ' 賓 夕法尼 亞大學 國際比 較中心 ' 2002 年 10 月參考 
http://pwt.econ, upenn.edu/php site/pwt61 form.php, 

以後 的章節 討論各 國收入 差距是 否必然 會整合 , 朝 向富裕 國家的 人均收 入水平 。 但必須 要指出 , 

各國 人民平 均福祉 的差距 , 是 不同於 世界各 地全體 AS 收入 的差距 , 無論他 們居住 在何處 。 特別 

是考慮 到佔世 界人口 約百分 之四十 的印度 和中國 , 由 於這兩 個國家 人口密 集地區 的收入 快速增 

長 ' 世界 各地^ 人民的 收入不 平等似 乎隨著 時日已 經收窄 。 (Bhalla, 2002) 。 

再者 , 印度和 中國取 得了長 足增長 , 同時 向世界 其他地 區開放 : 更多 貿易和 更多接 受來自 富裕國 
家 的投資 ; 這 對全球 化的辯 論有很 大關係 ° 開放 貿易和 投資是 促進創 業精神 的關鍵 , 因此 也促進 
經 濟增長 , 在以後 的章節 會討論 ° 暫時要 留意的 是經濟 增長和 減貧齊 頭並進 (Dollar and Kraay, 
2002) 。 事實上 , 很 難想像 有減少 貧困但 沒有經 濟增長 的例子 。 水漲必 然船高 。 尤 其是從 1978 



到 2000 年 , 儘管世 界人口 增加了 十六億 ' 貧窮線 (每 天收 入低於 1 美元) 以下的 人數減 少多於 
三億 (Barro 與 Sala 小 Martin, 2004, 9) 。 

但即 使全球 化加劇 不平等 (在 某些 國家可 能如此 , 特別是 這往往 有利於 教育程 度最高 , 有 技能或 
產 品在全 球市場 銷售的 個體) , 減 緩或扭 轉經濟 一體化 的歩驟 顯然會 降低經 濟增長 , 很可 能導全 
球收入 和平均 生活水 平下降 。 1 ° 一個 簡單的 思維實 驗可說 明原因 。 試想 , 如果美 國五十 州的人 
民只可 以和本 州人民 做生意 。 現在 , 美國人 可以在 「聯合 美國」 內 自由買 賣商品 和服務 , 匯款和 
收款 , 自 由遷居 ; 如 美國是 「不 聯合 美國」 , 總 產出和 收入低 於現在 的美國 , 這是 否有任 何嚴重 
問題? 擴大 個人和 企業可 以做生 意的市 場規模 , 促 進繁榮 , 讓個人 和企業 專門從 事自己 最擅長 
的 , 這 是亞當 • 史密和 李嘉圖 David Ricardo 二百年 前提出 的見解 。 這不僅 在美國 是如此 , 在世 
界各地 其他國 家也是 如此。 11 

經濟增 長鮮福 

對持 續增長 的第三 項批評 , 是 源於老 生常談 的格言 : 「金 錢不 能買到 幸福」 。 當然 這有很 多真理 。 
例如 , 宗 教領袖 不斷提 醒我們 精神健 康比財 富重要 。 世俗一 些說吧 : 儘管一 般美國 家庭財 政上是 
今年 勝往年 , 但 很多人 沒有因 而快樂 。 一個 明顯的 原因是 許多家 庭父母 雙方都 要工作 , 不 斷掙紮 
於做好 工作或 是和孩 子共渡 「有 質量」 (如 果不是 「有 數量」 ) 的時間 , 使 許多美 國人覺 得他們 
是在原 地踏歩 。即 使美國 人有更 高收入 , 他們還 是覺得 不快樂 , 康奈爾 大學經 濟學家 Robert Frank 
指 出另一 個原因 。 雖然 大多數 「消 費品」 —— 住房 , 汽車 , 衣服 —— 可 能使人 暫時感 覺良好 , 這 
是不能 持久的 。 這些 事物的 「新 鮮感」 消返 , 個人 就會認 爲這些 都是理 所當然 。 再者 , 當 人們環 
顧四周 , 發現其 他人有 相同或 更好的 消費品 , 他 們最終 可能比 之前還 不高興 (Frank, 2004) 。 顯然 , 
對幸 福的感 覺而言 , 似乎 相對財 富或收 入比絕 對財富 或收入 重要。 (Graham and Pettinato, 2002) 



不過 , 經濟增 長的重 要性可 能會超 出人們 的認識 。 在 調查中 , 受訪者 告知調 查員的 答案不 一定捕 
捉到 人們可 能認爲 是理所 當然但 客觀上 讓他們 生活過 得更好 的進展 。 例如 , 在過去 幾十年 , 甚至 
在大多 數發展 中國家 , 世界各 地的平 均預期 壽命一 直增加 。 13 這 顯著成 果是因 爲食品 更充足 , 
醫 療照護 更完善 ; 兩者 都是經 濟增長 的產品 。 或是 考慮富 裕國家 如美國 , 過 去幾十 年在控 制污染 
和 加強產 品安全 (特 別是危 險產品 , 如 汽車) 取 得的重 大成果 。 因爲收 入增長 , 導 致人們 需求和 
可以 負擔更 清潔和 更安全 的環境 , 才 會有這 些發展 。 

要求 接受調 查的受 訪者即 時答覆 ' 可 能不完 全知道 所有這 些事實 。 的確 , 正 如記者 Gregg 
Easterbrook 指出, 「繁榮 悖論」 其中一 個是很 多富裕 中人身 在福中 不知福 (Easterbrook, 2003) 。 

與其要 求個人 比較事 物的今 昔來評 估經濟 增長的 好處, 我們認 爲前瞻 性問題 更能多 披露人 們的想 



Chua, 2003 提出令 人信服 的討論 , 說 明在許 多國家 , 民族精 英從全 球化中 得益是 如何不 成比例 。 
11 圍繞" 全球化 "全 部有爭 議問題 的討論 , 最出 色的是 Wolf, 2004 。 

12 更多 「幸 福」 經濟 學的最 近總結 ' 參見 Kahneman and Krueger, 2006, Di Telia and MacCulloch, 2006 。 

13 正如 Martin Wolf 指出' 發展中 世界的 預期壽 命已從 1 950 年富裕 國家的 2/3 水平' 增加至 2000 年的 82%。 (Wolf, 2004, 

164) 



即使受 訪者所 在社區 , 城 市或國 家的他 人也享 有同樣 的增長 (無 論是 以絕對 値或百 分比計 
算) , 他們 會否因 爲未來 收入增 加而覺 得幸福 。 我們 估計如 果以這 樣的方 式提問 , 很多人 不會質 

疑經 濟增長 。 我們尤 其相信 , 發展 中世界 約有二 十億人 每天收 入少於 2 美元 , 他 們會樂 意回答 
他 們將感 覺更好 。 

國 內生産 總値: ^ 是,? 

關於經 濟增長 與幸福 的第四 爭論點 , 是傳 統定義 的產出 增長不 能準確 反映人 類福祉 的增長 。 根據 
定義 , 國內 生產總 値只計 算在市 場交易 的商品 和服務 , 如果 是由政 府提供 , 這需貼 上價格 。 國內 
生產 總値沒 有計量 不在市 場交易 的一系 列活動 , 但有 助或有 損我們 的總體 幸福感 , 包括 : 家庭活 
動 , 人 類健康 , 非營利 性組織 (尤 其是 依賴志 願者的 組織) 的 選定活 動和環 境條件 。 公民 和決策 
者只專 注市場 有什麼 , 對生 活中真 正重要 的事物 有過於 狹隘的 看法。 經 濟合作 與發展 組織的 2006 
年報告 補充說 : 生 產總値 沒有考 慮在經 濟體系 內居民 的分配 (或 收入平 等或不 平等的 程度) , 也 
沒有 計算閒 暇時間 的價値 。 因此 , 取決 於社會 重視收 入平等 和休閒 的價値 , 例如 , 歐洲一 些國家 
經 r 調整」 的人 均收入 實際上 可能高 於美國 (OECD, 2006) 。 

我們同 意國內 生產總 値有其 局限性 , 正 如經濟 學家早 已認識 。 三十 多年前 , 兩名美 國著名 經濟學 
家 , 耶魯 大學的 William Nordhaus 和 JamesTobin (後 者曾 獲諾貝 爾獎) ' 提出替 代算法 ' 包 
含各 種形式 的非市 場活動 , 作爲 更全面 的計量 , 他們 稱之爲 「 經濟福 利量度 j(Nordhaus and Tobin, 
1972) 。 最近 , 美國 國家科 學院小 組建議 聯邦政 府統計 部門制 定一套 「附屬 帳戶」 來計量 這些非 
市 場的不 同活動 , 補充 目前國 內生產 總値計 量傳達 的訊息 (Abraham and Mackie, 2005) 。 

這些都 不應該 貶低一 項事實 , 即 是市場 的國內 生產總 値增長 依然値 得重視 , 原因 有兩個 。 首先 , 
組成 國內生 產總値 的商品 和服務 本身是 有價値 , 對 人們也 有價値 , 因 爲商品 和服務 方便人 們享受 
更 高的生 活水準 。 第二 , 收 入和產 出極有 可能與 目前還 不包括 在國內 生產總 値的一 些非市 場活動 
或 成果是 正相關 。 例如 , 正如我 們指出 , 因爲 經濟更 加富裕 , 人民能 夠負擔 更多醫 療照護 , 以及 
投 資於改 善環境 (以 及事實 上很可 能要求 更多的 非市場 商品) 。 

至 於收入 平等或 不平等 , 各 人重視 其價値 必然是 主觀的 , 因此不 應過分 重視以 收入分 配差異 而「 調 
整」 的 國內生 產總値 。 然而 , 兩種極 端的方 向都是 不可取 。 例如 , 如 社會中 人人收 入均等 , 將沒 
有 誘因刺 激增長 。 反之 , 收 入高度 不平等 的社會 傾向政 治不穩 定和強 烈反應 , 也是不 利增長 。 沒 
有人知 道快樂 的中線 在那裡 , 可能是 「 情 人眼裡 出西施 」 吧 。 醒鍵並 不在於 現在收 入是如 何分配 , 
而是各 人要攀 登更高 的經濟 台階有 多容易 , 從而 賺取更 高收入 。 簡 而言之 , 機會是 最重要 , 既爲 
經 濟增長 也爲社 會和政 治穩定 。 

然而 , 近 年來有 一些辯 論是關 於生產 力增加 , 收益因 而增加 的分配 , 特別 是美國 : 工人是 否整體 
得到 歷史性 的份額 (約 爲產 出增加 的三分 之二) 或是 份額受 到侵蝕 。 生產率 增長速 度似乎 比實際 
工資增 加爲快 , 辯論由 此而起 。 但工資 收入不 是唯一 的福利 , 特別是 大多數 美國工 人的薪 津包括 
醫 療保險 。 考慮到 這一點 , 薪津 總額一 直上升 ' 大致與 生產力 率相同 (Dew-Becker and Gordon, 



2005) 。 當然 , 即使 這事實 也不能 解釋美 國工人 在收入 分配不 同階段 (稅前 ) 收入 越來越 不平等 
的長 期趨勢 。 這趨 勢是眾 所周知 , 足以解 釋教育 回報率 隨著時 日增加 , 反映 僱主對 技術工 人的需 
求 (相 對於 供應) 增加 (Lazear, 2006) 。 

經 濟成長 题零和 遊戲? 

本書 的重要 前提是 經濟增 長不僅 有利富 裕國家 如美國 , 也有 利於所 有國家 , 因爲只 有通過 增長才 
可以 改善人 民的生 活水平 , 無論 他們身 在何處 。 但這 前提似 乎並不 如我們 所希望 的得到 廣泛認 
同 。 近年來 , 我們聽 到美國 一些政 治和輿 論領袖 越來越 多的反 對意見 , 他們 擔心其 他國家 經濟增 
長 , 特別 是欠發 達國家 , 尤其 是中國 和印度 。 

可以肯 定的是 這些擔 憂通常 不是直 接表達 。 相反 , 措 辭往往 是反對 較窮的 國家的 低成本 勞動力 , 
能夠 比富裕 國家如 美國更 便宜提 供產品 和服務 。 爲了 糾正這 種情況 , 提出的 種種建 議總是 富裕國 
家 不要從 較窮國 家購買 那麼多 。 有些人 聽起可 能覺得 「公 正」, 但 在發展 中世界 的眼中 , 這是告 
知 他們不 應如他 們所願 或所能 夠的增 長迅速 。 經 濟增長 某程度 是否真 的是零 和遊戲 , 也 就是說 , 
貧窮國 家每累 積一美 元必然 是來自 我們的 口袋? (Thurow, 1980) 如果 是這樣 , 幫 助其他 國家發 
展是否 武裝我 們的經 濟敵人 , 讓他 們將來 奪去我 們的工 作或減 少我們 的工資 ? 這些 問題的 答案是 
「不」 和 「不」 。 14 

利用 那美國 五十州 的例子 再次說 明情況 。 當 其他各 州的收 入增加 , 紐約市 的市民 也受益 , 因爲其 
他地 方較富 裕的人 民爲紐 約市的 商品和 服務提 供較大 的市場 。 這 同樣適 用於其 他各州 。 同 樣的邏 
輯也適 用於二 戰後美 國推出 的馬歇 爾計劃 , 以重建 歐洲和 向日本 提供廣 泛援助 , 經 濟上重 新站起 
來 。 隨 著這些 國家的 人均收 入增長 , 更多 人買得 起美國 經濟能 夠生產 和交付 的產品 和服務 。 美國 
在戰 後積累 貿易赤 字與這 現象並 不矛盾 , 這只是 表明美 國人收 入增長 , 對外 國商品 的需求 增長快 
於美國 的出口 。 這些 新產品 , 服 務和生 產方法 , 通過不 同渠道 傳到世 界各地 , 有助 提高那 些地方 
的生 活水平 。 簡 而言之 , 正如 經濟學 家所言 , 創 業精神 有跨越 國界的 「有 利外部 因素」 。 

有些 人認爲 , 也許 是很多 人認爲 , 中 國和印 度迅速 崛起帶 來不同 的問題 。 某 國處於 較低的 經濟發 
展階段 , 以其 較低的 勞動力 成本製 造基本 上富裕 國家以 前有製 造的同 一商品 。 但是 , 越來 越多證 
據表明 , 在一 些領域 (訊 息科技 , 生物科 技和在 某些類 型電子 設備) , 中國 , 印度 和他們 較富有 
的東南 亞近鄰 , 已超越 單純生 產或提 供服務 , 進入 價値鏈 最有價 値的硏 究和發 展部分 。 事實上 , 
第八章 討論一 些美國 大企業 表示越 來越大 的興趣 , 支持 這些國 家大學 的硏究 , 而不是 在美國 —— 
不僅是 出於成 本考慮 , 而 是由於 在這些 其他地 區可能 更容易 取得和 使用硏 究成果 。 富 裕國家 , 例 
如美國 , 應否 擔心他 們的一 些硏發 基地會 「輸 給」 其他 國家? 

從 某種意 義上說 , 是的 ; 在 另一意 義上說 , 沒有 。 一方面 , 硏 發工作 遷移美 國之外 , 其他 國家會 
分到一 些利潤 , 這 原來是 屬於以 美國爲 基地的 企業和 他們的 投資者 (雖然 其中一 些可能 是外國 



然而 , 正如最 近表明 , 當 其他國 家的增 長速度 是等於 (或 快於) 本國 ' 從 貿易中 獲益可 能不會 是很多 。 (Baumol and 
Gomory, 2005; Samuelson, 2004) 。 不過 ' 貿易是 可以產 生收益 。 



人) 。再 者, 硏發成 功可能 導致下 游的其 他成功 。 科學家 可能轉 移到有 尖端硏 究人員 的地點 。 再 
者 , 有了 初期發 現的真 知灼見 , 創 新者可 能在下 一波的 相關創 新中佔 著先機 。 所有 這些淨 影響是 
主 持硏發 突破的 東道國 , 增長 速度比 沒有科 硏的快 , 而沒 有這樣 突破的 國家增 長將較 爲緩慢 。 

另 一方面 , 創新 是內在 「滲 漏」 的進程 , 這 在以後 的章節 有強調 。 即使知 識產權 得到良 好執行 , 
創 新的絕 大多數 利潤是 歸於社 會整體 , 而 不是發 明人或 初期的 創業家 。 這是 因爲創 新帶來 新穎的 
和 更便宜 的產品 和服務 , 這有 利於所 有買家 , 提高他 們的生 活水平 。 因此 , 即使 「下 一件 大事」 
是在中 國或印 度發明 , 美國人 和世上 其他國 家的人 民最終 受益。 當美國 人似乎 發明了 所有這 些「 下 
一件 大事」 時 , 世 界是這 樣運作 。 未來的 世界也 會是這 樣運作 , 即使 其中一 些突破 是出現 在美國 
以外。 

爲了 貧困國 家的經 濟利益 , 還有 另一個 原因這 些國家 在未來 歲月要 增長得 較快。 稍 後和最 後一章 
會討論 美國和 其他富 裕經濟 體系在 未來幾 十年將 經歷一 波嬰兒 返休潮 。這些 返休人 士很幸 運地儲 
蓄了 返休金 , 當然指 望其金 融資產 (以及 他們的 住宅和 其他不 動產) 的 價値不 會下跌 , 理 想的話 
甚 至以快 於經濟 增長的 速度繼 續增長 。 但是 , 除 非新興 市場的 投資者 有能力 購入返 休人員 必然要 
出售 的證券 , 這是 不可能 發生的 ; 因爲 較富裕 國家的 年輕一 代不可 能有足 夠收入 , 然 後儲蓄 , 及 
後 購買這 些資產 。 但是 , 除 非美國 以外的 投資者 他們的 經濟繼 續增長 , 否則 他們不 會有這 些資源 。 
出於這 個原因 , 世 界其他 地區的 持續經 濟增長 , 對所有 富裕但 老齢化 經濟體 系的投 資者有 強大的 
經 濟利益 。 

我們的 論點只 談到全 球增長 對經濟 的好處 , 沒有論 及政治 。 很 可能某 些國家 會利用 他們的 新財富 
提高他 們的攻 擊性軍 事能力 , 從而增 加衝突 的機會 。 例如 , 隨 著中國 經濟持 續增長 , 人民 和政府 
可能 不會放 棄大陸 與台灣 圈聚的 夢想。 在 錯誤的 情況下 —— 特別是 台灣的 獨立行 動過火 —— 中國 
可能以 軍事行 動實現 這目標 。 更 富裕的 中國更 有能力 支持軍 事行動 。 這說法 也適用 於較富 裕的印 
度 , 巴 基斯坦 , 或世上 任何其 他國家 ; 對鄰 國不滿 實在太 普遍了 。 

幸 運的是 , 伴隨 著經濟 增長還 有抵消 的力量 , 可以 緩和但 並不一 定消除 軍事行 動的任 何衝動 。 第 
五章會 討論有 令人信 服的證 據表明 , 經濟 越富裕 就越傾 向樹立 民主價 値觀念 和體制 。 進一歩 , 社 
會擁 護民主 的同時 又越來 越富裕 , 比諸 以往是 較少可 能以軍 事行動 來促進 他們的 利益。 如 果這屬 
實 , 那麼 推動經 濟增長 的創業 型資本 主義可 能有助 舒緩世 界不同 地區瀰 漫著的 武裝衝 突傾向 。 15 

經 濟增長 和人口 老齢化 

有 句老話 , 人 生中必 然的只 有死亡 和稅收 。 但其 中一項 —— 死亡 —— 越來 越推後 , 經濟增 長促進 
先 進的醫 學科學 和營養 。 隨 著經濟 體系變 得富裕 , 也啓動 其他人 口趨勢 。 家庭少 生孩子 , 因爲不 
太 需要他 們養家 。 少 生孩子 和平均 壽命較 長只有 一件事 : 隨 著時日 , 人的 平均年 齢增長 。 有一些 
人 口老齢 化的先 進國家 , 其生育 率低於 更替率 , 大 家都知 道一段 時間了 。 但 許多人 可能沒 有意識 



當然 , 民族 主義和 種族和 ( 或 ) 宗教效 忠可能 戰勝經 濟增長 和民主 , 並 導致軍 事行動 。 我們所 聲稱的 是經濟 增長應 
導 致民主 , 也應減 少國家 以軍事 , 而 不是外 交手段 ' 解 決與周 邊國家 爭端的 可能性 。 



到發展 中國家 的平均 年齢也 在增長 。 事實上 , 國際 貨幣基 金和聯 合國報 告全世 界都在 老齢化 , 而 
且對 發展中 世界影 響將會 比富裕 國家更 加顯著 。 鑑 於現在 世上的 老年人 (六 十五歲 以上) 近六成 

生活 在發展 中國家 , 這 比例預 計到了 2050 年 將增加 至百分 之八十 (國 際貨 幣基金 ' 2004 年 ; 
聯合國 , 2004 年) 。 

那麼 , 除 了促成 這一切 , 經濟 增長與 這些有 何關係 ? 簡 短答案 是經濟 增長當 然有助 促進世 界老齡 
化 , 也 迫切需 要經濟 增長以 幫助支 付醫療 照護和 承諾老 人的收 入補貼 。 可以肯 定的是 , 這 問題現 
在主要 限於富 裕國家 , 政府曾 經作出 上述承 諾並且 採取一 些行動 。 但 是許多 發展中 國家也 建立本 
身的類 似系統 , 儘管 不是那 麼慷慨 ; 而 且確實 是受到 世界銀 行鼓勵 。 

融 資問題 , 只是 較富裕 國家面 對的已 是巨大 。 考 慮美國 ; 在發 達經濟 國家中 , 美國 的挑戰 是最不 
嚴重 。 如圖 3 所示, 在 2004 年 , 根據美 國社會 保障和 醫療保 險計劃 支付的 福利金 總額約 爲國內 
生 產總値 5% , 佔所有 聯邦政 府開支 (這佔 國內生 產總値 20%) 約 四分之 一和聯 邦政府 稅收約 
30% 。 到了 2010 年' 嬰兒 潮第一 批將開 始返休 , 這趨 勢會隨 後加速 , 承諾 的收入 和醫療 福利將 

大 幅增加 。 

因此 , 美國政 府的中 立官方 記分員 —— 美國國 會預算 辦公室 , 預計這 兩個項 目連同 醫療補 助制度 
Medicaid (另 一種低 收入個 人和家 庭的醫 療照護 計劃) 的開支 , 到 2025 年會佔 國內生 產總値 
1 3% , 到 2050 年佔 1 9% ( 美國國 會預算 辦公室 ' 2003 年 ) 。 比 對聯邦 政府在 2004 年 的稅收 
佔 國內生 產總値 17% (自 1960 年以 來最低 份額) , 甚 至過去 四分之 一世紀 的平均 20% , 如果 

沒有 重大政 策改革 , 財政 災難似 乎是不 可避免 。 

因此 , 我們 認爲最 終解決 這問題 , 需要 有一些 增加稅 收和削 減預算 (尤 其是福 利項目 ) 的組合 。 
16 無論這 些歩驟 可能有 什麼政 治痛苦 , 比諸以 下的情 景的經 濟痛苦 將是相 差懸殊 : 到了 某個時 
候 , 投 資者擔 心不會 採取政 策改革 , 除非息 率極高 , 否 則拒絕 購買支 付聯邦 政府融 資所需 的債務 , 
這可 能使美 國經濟 (和其 他經濟 體系) 陷 入深度 衰返。 



解決長 期的預 算問題 , Sawhill, 2005 列出 一些可 能措施 的大綱 。 



25 



2000 2010 2020 2030 2040 2050 20(i0 207s: 2075 

【圖 3】 社 會保障 , 醫療照 護和醫 療保險 開支佔 國內總 產値的 百分比 。 
資 料來源 : 美國 國會預 算辦公 室主任 Douglas Holtz-Eakin 就長期 聯邦政 府責任 的經濟 成本發 表證言 ' 2003 年 7 月 24 
曰參閱 http://www.cbo. aov/showdoc.cfm?index=4439&sequence=0 ° 

在任何 情況下 , 所 需財政 調整的 規模以 及決策 者必須 作好準 備以吸 收的政 治疼痛 , 很大程 度上取 
決 於經濟 如何快 速增長 = 美國 國會預 算局的 預測假 設工人 的人均 產出今 後每年 增加約 2% ' 這稍 
高於 1 973 至 1 993 年 黑暗期 間令人 失望的 1 .5% ' 但大 大低於 美國自 此之後 勞動生 產率每 年增長 
的 3% 。 經濟學 家不善 於預測 生產率 的未來 , 因爲 這需要 從最基 本預測 未來的 創新率 , 這 基本上 
是不 可能做 任何準 確預測 。 美國 國會預 算局和 大多數 經濟學 家面臨 需要作 出長期 預測時 , 利用 「 均 
數 復歸」 法 就是這 個原因 。 許 多股市 分析師 有利用 「均 數復歸 17 」 法 ' 這是 說如果 任何變 數的增 
長過 度偏離 歷史平 均水平 ' 最 終還是 會回歸 平均數 ' 也可能 會超越 。自 1900 年代中 期以來 ' 美 
國勞 動生產 率每年 增長約 2% , 因此 「均數 復歸」 意味 著從長 遠來看 , 美國 今後的 勞動生 產率增 
長可信 會是大 槪如此 。 因此 , 這 也是美 國國會 預算局 的預測 。 

但事情 不一定 是這樣 。 如 經濟有 一些基 本變化 , 過去 的歷史 不再是 未來的 好指弓 I , 那 又如何 ? 例 
如 ' 從二戰 結束到 1973 年 第一次 「石油 危機」 發生 ' 生 產力每 年增長 2.5% 。 隨 後二十 年增長 
率只是 暗淡的 1.5% , 直至有 一些事 1 青發生 , 美國勞 動生產 率飆升 , 甚至超 越戰後 二十五 年的快 

速。 

簡短複 述生產 力的這 些事實 , 重點 是經濟 不會停 滞不前 。 事情 會變化 , 當事情 變化時 , 歷 史不可 
能 是未來 的指南 。 增長 就是從 此而來 。 要 是美國 找到持 續增長 的方法 , 甚 至超過 1993 年 後顯赫 
的 3% 生產力 增長率 , 而不是 穩守國 會預算 辦公室 預計的 2.1%? 在今 後的四 十五年 每年近 1 %的 
差異 , 意味 著到了 2050 年人均 產出將 高於國 會預算 辦公室 預測約 60% 。 因 爲作爲 分母的 國內生 



reversion to the mean 



Medicaid 




Social Security 




產總 値擴大 , 社會保 障和醫 療方面 的支出 佔國內 生產總 値的比 例將大 大降低 。 根據現 行法律 , 支 
出下降 的比例 將在一 定程度 上被以 下的事 實抵消 : 社 會保障 援助金 是隨著 實際工 資上升 而上升 ; 
如 生產力 是以這 樣的速 度增長 , 工資將 增加約 1% 。 但 較快的 生產力 增長無 疑使醫 療照護 的支出 
可以負 擔得起 , 因 爲即使 醫護人 員的工 資和薪 金隨著 更高的 生產力 而增加 , 這只佔 整體醫 療費用 
的 一部分 。 如歐洲 和日本 在未來 找到方 法提高 其貧血 的生產 力增長 , 也 會有類 似效果 。 

簡 而言之 , 對老 齢化社 會而言 , 增長事 關重要 , 因 爲政府 較容易 負擔得 起承諾 支持老 人等等 。 反 
過來 , 老齢化 對增長 過程有 兩個非 常不同 的影響 。 從積極 方面看 , 勞 動力老 化在一 定程度 上意味 
著 普通工 人有更 多經驗 。 $ 交有 經驗的 工人又 會提高 生產力 , 因此 , 如其他 條件保 持不變 , 社會老 
齢化應 該表現 出更快 的生產 力增長 。 18 但是, 老齢 化社會 不會是 什麼都 可以保 持不變 。 隨著社 
會 老齢化 , 沒有家 庭或子 女負擔 的年輕 人佔較 低比例 , 因此較 少人願 意頂著 風險去 形成和 助長有 
重要 影響力 的企業 。 可 能到了 某一點 , 老齢 化社會 很可能 會淡化 本書談 及的創 業精神 : 發 展和壯 
大有 高增長 潛力的 企業。 誠然 , 美 國許多 高齢或 接近返 休人士 離開企 業後開 始自己 的諮詢 業務或 
專營店 , 這是日 本社會 返休老 人追求 的傳統 。 但是 , 推 動經濟 增長要 有突破 性技術 和服務 的知識 
和 商業化 ; 在其 他條件 相同的 情況下 , 老 人很難 獲得這 些知識 。 第七 章會討 論日本 和西歐 國家在 
未 來的日 子要爲 返休人 口的收 入和醫 療需求 融資時 , 面臨 的經濟 大山比 美國還 要險峻 , 這 是原因 
之一。 

經濟增 長和國 內文化 

最後 , 經濟增 長是社 會緊張 局勢的 潤滑劑 , 讓人們 有希望 。 社 會人均 收入停 滯不前 , 甚 至下降 , 
從定 義上來 說是無 法說服 年輕人 他們的 經濟命 運會隨 著時日 將提高 。 沒 有希望 , 就 幾乎沒 有或完 
全 沒有創 業精神 力求改 變現有 秩序或 改善自 己的生 活水準 , 更遑 論他人 , 城 市或整 個國家 的生活 
水平 。 總之 , 沒有增 長本身 可以成 爲障礙 , 阻礙經 濟進歩 , 甚至 更糟糕 。 

正 如哈佛 大學經 濟學家 Ben Friedman 極具 說服力 指出' 增長 緩慢' 特別是 加上不 平等不 斷擴大 , 
可 以提供 適合環 境滋生 不信任 , 以及 往往帶 著仇恨 (Friedman, 2005) 。 他指出 , 美 國內戰 後對非 
裔美 國人和 移民最 不能容 忍的一 些最嚴 重時期 (1800 年 代末期 , 1930 年代 , 1970 年代和 1980 

年 代初) , 都是發 生在增 長緩慢 或負增 長時期 , 這不 是意外 。 最惡劣 的例子 當然是 第一次 世界大 
戰之後 納粹主 義在德 國崛起 , 當 時該國 同時陷 入惡性 通貨膨 脹和增 長停滯 (並最 終經濟 蕭條) 。 
又例 如歐洲 大陸在 過去數 十年增 長緩慢 和失業 率高企 , 再次見 到反猶 太主義 的苗頭 , 同時 反移民 
情緒變 得激烈 。 

如經濟 在增長 , 情況 可能完 全相反 。 這些走 運的國 家能夠 利用良 性循環 , 因 爲年輕 人假設 只要努 
力 , 可以指 望明天 會更好 。 例如 , 到 過印度 、 中國 、 愛 爾蘭或 以色列 的遊客 , 感受 到充滿 活力和 
激情 , 這在 世界收 入分配 高端的 西歐和 低端的 大部分 拉丁美 洲或非 洲是聞 所未聞 。 經濟增 長開闢 
了機遇 , 這反 過來又 不僅帶 來希望 , 也 釋放工 作熱情 , 有助令 機會變 成現實 。 美國 部份地 方也有 



例如 , 已故的 Edward Denison 對美國 經濟增 長的一 項開創 性研究 中計算 ' 更 有經驗 的勞動 階層在 1 909 至 1957 年 
之間 ' 把 勞動生 產力的 年增長 率提升 0.13% 。 參見 Denison, 1962, 148 。 



同樣 的精力 和樂觀 態度一 高科技 集中的 幾個地 方和的 一些美 國城市 的部分 地區。 面臨的 挑戰是 
當美 國也開 始要處 理嬰兒 潮一代 返休的 種種問 題時, 如 何在今 後幾十 年保持 這樣的 精力和 希望的 

i 士^ 。 
^口口 



對經濟 增長的 批評是 有一定 的道理 , 但 基本上 是錯誤 。 經濟 增長是 重要的 , 以 後也是 重要的 ; 事 
實上 , 如 個人和 社會關 心要改 善世界 各地人 民的生 活水平 , 這在道 德上是 必要的 。 《商業 周刊》 

首席經 濟學家 Michael Mandel 曾撰 文討論 科技驅 動的經 濟增長 ' 和 我們試 圖在這 一章傳 達的訊 

息幾 乎一樣 : 



「我 認爲這 種由科 技驅動 的經濟 增長至 關重要 , 如 果我們 不要被 我們自 己的問 題淹沒 。 … 
沒有醫 學科學 的突破 , 就 不可能 爲老齢 的一代 美國人 提供醫 療服務 , 而不致 讓年輕 的一代 
破產 。 沒有能 源生產 和分配 的突破 , 就不 可能實 現第三 世界經 濟體系 趕上工 業化生 活水平 , 
而不嚴 重破壞 環境和 耗盡世 界的自 然資源 。 沒有 新科技 驅動的 快速經 濟增長 , 就不 可能減 
少貧窮 或確保 下一代 比我們 有更好 的生活 。 」 (Mandel, 2004, xi-xii) 

只是引 用對望 今後科 技進歩 的希望 , 是在 迴避這 一問題 : 誰 拿出這 些科技 , 以及同 樣重要 的是如 
何 納入經 濟體系 ? 至 於第一 個問題 , 經濟 學家普 遍認爲 科技發 展至少 是與投 資有鬆 散聯繫 , 這些 
投資 是用於 發明新 科技或 是硏究 與發展 。 但我 們認爲 另一有 趣問題 迄今還 沒有很 好硏究 , 這涉及 
到 在何種 條件下 經濟體 系接納 和採用 新科技 。 這謎團 的答案 是視乎 經濟體 系是如 何組織 。 第三章 
縱覽經 濟學家 迄今調 查得出 的結論 :什麼 推動經 濟增長 和爲什 麼還要 努力分 析和硏 究以進 一歩改 
進。 之後' 第 四章會 深入討 論這關 鍵問題 。 



第三章 



什麼 驅動經 濟增長 ? 

現代 經濟學 成爲單 獨學科 , 始 於亞當 • 斯密的 《國 富論》 , 書中關 注的問 題是如 何使經 濟富裕 。 
斯密 的最重 要見解 : 經濟 增長的 關鍵是 國境內 外的專 業化以 及貿易 。 他推論 如果每 個人專 注各自 
做得 最好的 , 買東 西只買 其他人 做得更 便宜的 , 大家各 有好處 。 斯 密的看 法是即 使你是 多面手 , 
專注於 你做得 最好的 一兩件 事將會 是優勢 , 因爲 總會有 人做其 他事情 比你做 得更好 。 因此 , 與其 
種 植自己 的糧食 , 建 造自己 的房子 , 或縫 製自己 的衣服 , 倒 不如專 注於一 項活動 , 或爲從 事這項 
活 動的老 闆打工 , 然後向 他人購 入你需 要的其 他東西 。 斯密 對未來 的經濟 前景感 到樂觀 , 只要個 
體和企 業可以 在盡可 能廣泛 的地理 區域內 彼此自 由貿易 (只 要運輸 費用不 會抵消 遠方貿 易的好 

處) 。 

只是幾 十年後 , 馬 爾薩斯 盡力扭 轉這樂 觀看法 。 當然 , 馬爾薩 斯爲世 所知的 是他聲 名狼藉 預測人 
口 增長會 快於糧 食供應 的增加 , 從而導 致大規 模飢荒 和死亡 。 馬爾薩 斯這項 預測大 大鞏固 經濟學 
被稱爲 「鬱 悶的 科學」 。 

正如 第一章 開始時 的一些 統計數 字顯示 , 馬爾薩 斯錯了 。 第二 章又討 論到馬 爾薩斯 沒有考 慮持續 
的糧食 生產科 技進歩 , 人們 以同樣 的土地 (或 甚至 更少) , 更少人 從事糧 食生產 , 也可以 養活更 

多人。 然而, 世上約 二十億 人每天 賺不到 2 美元 , 他 們同意 馬爾薩 斯那麼 悲觀是 正確的 , 這是 
値 得同情 。 只是 出於這 個原因 , 人們可 能會認 爲經濟 學家一 直感興 趣的是 : 爲什麼 有些國 家的增 
長速度 快於其 他國家 , 以及 爲什麼 個別國 家在不 同時期 增長或 快或慢 。 但在 馬爾薩 斯之後 , 經濟 
學家 對經濟 增長主 題的興 趣減返 , 直至大 蕭條時 期才重 新注意 , 當時 世界各 地的經 濟不僅 沒有增 
長 , 實際 上是以 史上未 見的速 率收縮 。 

著名的 英國經 濟學家 凱恩斯 提出解 決當時 問題的 辦法。 凱恩 斯認爲 傳統的 補救辦 法一等 待處於 
高位和 不斷上 升的失 業率把 工資推 低至一 定水平 , 讓商 營企業 認爲再 次開始 僱用工 人是有 利可圖 
—是行 不通的 , 或是 需時甚 長以至 幾乎毫 無用處 。 一方面 , 工 資有抗 拒下調 的剛性 ; 在 職工人 
抵制僱 主爲了 創造新 就業機 會而降 低工資 。 同 樣嚴重 , 如 果不是 更嚴重 , 是 如企業 沒有信 心實際 
上消費 者或其 他企業 會購買 他們生 產或交 付的任 何商品 和服務 , 對僱 用更多 工人興 趣不大 或是根 
本沒 有興趣 , 即 使是工 資較低 。 簡 而言之 , 凱恩斯 對大蕭 條的診 斷是商 品和服 務的需 求不足 , 不 
可能 等待工 資和價 格下降 來治愈 。 

這 基本見 解催生 了一門 重要的 經濟硏 究領域 : 總體 經濟學 ; 與此相 關的是 一套簡 單的經 濟處方 。 
如私營 部門產 生的需 求太少 , 政府 必需插 手救援 , 或是削 減稅收 或是增 加支出 , 或 是兩者 兼而有 
之 。 換言之 , 當經 濟疲弱 , 政府 赤字可 以幫助 啓動經 濟增長 , 但是 , 再一次 是從經 濟的需 求方面 
入手 。 相反的 , 如私 營部門 的需求 增長過 於強勁 , 強烈 到把經 濟體系 生產商 品和服 務的有 限能力 
推 至極限 , 從而 導致價 格和工 資上升 , 那 麼適當 的政策 回應會 是更嚴 謹的財 政政策 , 較高 稅收和 



(或) 咸政 府開支 。 直到 第二次 世界大 戰結束 後多年 , 美國才 經歷後 來的通 貨膨脹 率問題 , 但 
凱恩斯 思想有 預計到 他的處 方治理 經濟走 出衰返 或蕭條 (這實 質上是 長期而 嚴重的 衰返) , 這是 
必然 的結果 。 

凱恩 斯強調 政府管 理經濟 的責任 —— 當私營 部門的 需求疲 軟時扶 一把, 當私 營部門 需求太 強烈時 
壓下去 —— 他的思 維一直 存活。 雖 然此後 有些經 濟學家 曾質疑 政府試 圖理頃 經濟波 動影響 的能力 
或智慧 , 但事 實仍然 是在幾 乎所有 的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 總體經 濟政策 管理仍 然是政 府的核 心工 
作 。 因此 , 可以理 解一般 投資者 ( 乃至老 百姓) 以 爲經濟 增長很 大程度 上只是 需求方 的現象 , 由 
私 營部門 和政府 對商品 和服務 需求的 增長所 推動。 

需求固 然重要 , 特 別是在 短期內 , 但是需 求不能 解釋長 期的經 濟增長 。 經濟 一如任 何機器 , 在任 
何特 定時間 點有一 定的最 大能力 。 從長 遠來看 , 經 濟增長 是關於 這能力 的增長 , 或 是經濟 學家通 
常 稱之爲 「潛 在產出 19 」 : 若然 經濟體 系的所 有資源 , 人力 和設備 得到充 分利用 , 可能產 出商品 

和服務 的數量 。在 1980 年代 , 「供 應方」 經 濟學相 當流行 , 集 中於潛 在產出 , 討 論在刺 激經濟 
能力 增長時 , 減稅對 鼓勵個 人努力 工作和 更多儲 蓄方面 發揮或 據稱發 揮作用 。 (譯註 : 潛 在產出 , 
更嚇 唬人的 術語是 r 邊界生 產函數 28 」 ) 。 

我們不 會走入 一直延 續至今 的爭論 : 在這 過程中 稅項有 多重要 。 就我 們的宗 旨而言 , 重點 是供應 
方經濟 學不是 新事物 。 在過去 幾十年 , 一 些經濟 學家爲 確定潛 在產出 的決定 因素提 出理論 。 這一 
章會 簡略檢 視他們 的見解 , 然後 談談最 近對增 長的實 證硏究 , 最終總 結我們 認爲這 些尋求 理解經 
濟增 長進程 的硏究 所忽略 的重點 。 

解釋經 濟增長 : 理論 

從 某種意 義上說 , 了解 經濟增 長就像 是了解 如何製 作蛋糕 : 必須 找到簡 單配方 。 製 作蛋糕 的配方 
包括 一些基 本成份 (糖' 麵粉' 酵 母等) , 一 些勞工 (以 分鐘 或小時 計算) 以及一 些設備 (攪拌 
器和 烤箱) 。 經濟 體系的 產品和 服務各 有配方 , 但 通常全 都基本 上要求 三個相 同要素 : 原材料 , 
勞動力 和機器 (也稱 爲有形 資本) 。 

事實上 , 蛋 糕和經 濟體系 有第四 個因素 : 科 技變革 。 正 如今天 的攪拌 器和烤 箱比去 年的更 有效率 
和烤煽 更均勻 , 整個 經濟體 系中的 科技進 歩帶來 新產品 和服務 , 比那些 已上市 的更好 , 以 及更有 
效 生產和 付運所 有產品 和服務 , 不論 是現有 或新的 。 

第一 章把經 濟增長 的配方 歸結爲 兩大類 : 我們 標籤爲 「原力 增長」 和 「智力 增長」 。 「原 力」 的 
意 思是更 多投入 (更多 勞動力 和更多 資本) 將 導致更 多產出 , 雖然只 是更多 資本足 以大大 提高工 
人的人 均產出 。 然而經 濟學的 一項基 本原則 是增加 任何一 個生產 要素會 導致收 益遞減 。 例如 , 勞 
動 力不變 , 投入 越多機 器產出 會越多 , 但生 產率穩 歩下降 。 因此 , 經 濟體系 把產出 投入到 儲蓄和 



potential output 

frontier production function 



投 資的份 額提升 , 以提 供更多 的廠房 及機器 , 可以 在一段 時期內 帶來更 高增長 , 但 長遠來 看不能 
維持 。 換 句話說 , 從長 期來看 , 更多投 資可提 高總產 出水平 , 但不能 提升增 長速度 。 這是 現代增 

長 理論創 始者美 國麻省 理工學 院教授 Robert Solow (1956) 的真知 灼見, 也是 Trevor Swan (1956) 

同一 時間發 表的另 一個增 長模式 的見解 。 

第 二類的 「智力 增長」 就是科 技進歩 , 挽 救經濟 免於收 益遞減 。 持續 提供更 好的機 器或設 備來裝 
備任 何特定 勞動力 , 如以 個人電 腦代替 打字機 , 可 以提高 產出水 平和增 長速度 。 事實上 , Solow 
對增 長理論 早期硏 究的核 心貢獻 (他 最終 因此得 到諾貝 爾獎) , 是 認定科 技進歩 (或 總要 素生產 
力 21 增加) 是增長 最重要 的來源 。 Solow 利 用美國 1950 年 代的經 濟數據 , 估算出 聯繫產 出與資 
本 和勞動 力措施 的方程 , 得 出美國 這方面 的結論 (Solow, 1957) 。 22 由於估 算方程 只能解 釋產出 
變化的 12.5% , Solow 把 剩餘的 差額歸 因於科 技變革 。 已故的 Edward Denison 隨 後爲美 國經濟 

發 展委員 會和美 國布魯 金斯學 會進行 的硏究 , 通過 不同程 )?~增 長會計 23 —— 得出類 似結論 : 增 

長是 歸因於 多個可 能成因 (Denison, 1962 和 1974) 。 其 他經濟 學家也 得出類 似結論 : 即 科技變 
革是增 長的重 要動力 (Easterly and Levine, 2001) 。 

Solow , Swan 和 其他人 建構的 增長理 論模式 , 是 以數學 速記方 式表達 某些投 入變數 —— 勞動力 , 

資 本和科 技進歩 —— 與商品 和服務 產出增 長彼此 的關係 。 這些 模式雖 然抽象 , 但可 以提供 有用的 
見解 。 例如 , 這些模 式有一 個數學 形式意 味著產 出回應 勞動力 或資本 的變化 (經 濟學家 稱爲彈 
性) , 是等於 勞動力 和資本 各佔整 體產出 的份額 。 因此一 般來說 , 由 於在大 多數資 本主義 經濟體 
系 中工人 收入通 常佔產 出約三 分之二 , 在這個 模式中 勞動力 每增加 1% (源 自人 口增長 , 移民 , 
提 升個人 參與率 的某種 組合) 將 導致產 出增加 0.67% 。 24 

但 即使最 好的數 學模式 也有其 局限性 , 這 些戰後 的增長 模式也 不例外 。 例如 , Solow-Swan 的基 

本模式 認爲科 技變革 是外因 —— 某 些偶發 重要事 件和政 策結合 , 才會 促進科 技變革 (例如 , 政府 
用 於基礎 硏究的 開支或 法律保 護知識 產權) 。 以下 討論的 經濟增 長統計 硏究已 進行約 二十年 , 基 
本上 是試圖 揭開科 技變革 的神秘 , 許多經 濟學家 稱之爲 r Solow 剩餘 2 5 」 。 爲何在 某些時 期或一 
些社會 , 倉膀 斤的歩 伐加快 ? 爲 何在某 些時期 或一些 社會這 會放慢 ? 要回答 這些基 本問題 , «問 
底 是要解 釋什麼 原因可 以加速 或延緩 經濟增 長本身 。 

在過去 幾十年 , 越來越 多經濟 學家掙 紮於這 些問題 。 大多數 遵循由 Solow 啓端的 模式建 構和測 

試傳統 , 這都 在下一 節討論 。 但是有 其他一 些人採 取完全 不同和 非數學 的路徑 , 強 調體制 的重要 
性 , 也就 是法治 和非正 規規範 確保具 生產力 的經濟 行爲得 到獎勵 。 領 導增長 理論的 體制學 派是另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22 Solow 建基於 Roy Harrod 與 Evsey Domar ' 以及 Nicholas Kaldor 先前 開發的 經濟增 長模式 ' 這強調 經濟體 系有困 
難維持 長期增 長潛力 的道路 。 Hairod-Domar 模 式尤其 暗示經 濟體系 經常處 於增長 和崩潰 的刀刃 ,而 Solow 和其 他人其 
後認 爲是不 切實際 。 Solow, 1994 調查了 1950 年 代及以 後的增 長模式 。 
growth accounting 

24 有 這個特 點的一 個模式 是所謂 Cobb-Douglas 生 產函數 ' 命名 來自經 濟學家 Charles W. Cobb 和 Paul H. Douglas (後 

者在傑 出的學 術生涯 後從政 , 當選 爲美國 伊利諾 伊州參 議員) 。 
Solow residual 



一位 諾貝爾 獎得主 Douglass North ' 儘管其 他人也 有貢獻 。 26 

強調體 制重要 的經濟 學家通 常指執 行產權 (包括 有形和 智力) , 合約 和投資 者在企 業的有 限責任 
是其中 最重要 的規則 。 體 制要用 很長時 間開發 , 但是一 般不能 從似乎 運作良 好的社 會整體 複製或 
移植到 亟需這 些體制 的社會 。 相反 , 體制要 運作得 最有效 , 就需 要是土 生土長 。 決 策者可 能覺得 
沮喪 , 他們的 時間跨 度通常 是以下 屆選舉 來衡量 , 而不 是數以 十年計 —— 這 也許可 以解釋 爲何有 
些執意 實現經 濟改革 的專制 領導人 (最 顯著 的是韓 國和新 加坡) 一直非 常成功 。 發 展體制 有固有 
的長時 間滯後 , 阻礙經 濟學家 以實證 測試其 重要性 , 由於 缺乏可 用數據 。 但是 , 僅 僅因爲 這些體 
制 的貢獻 不能輕 易利用 標準統 計測試 來驗證 , 並不 意味著 這些是 不重要 。 相反 , 經 濟學家 和決策 
者忽 視體制 對經濟 增長的 重要性 , 可能 犯下諺 語的燈 柱錯誤 : 在燈 柱下尋 找失物 , 因爲燈 柱下有 
光線 , 但 不一定 是在那 裡掉失 東西的 。 

讀者會 在隨後 章節了 解到我 們對經 濟增長 的思考 , 是受到 經濟增 長的體 制派強 烈影響 。 這 也說明 
我們 的辯解 模式是 相當倚 重歷史 , 邏輯 , 甚 至軼事 , 而不 是統計 。 我們承 認我們 的硏究 有局限 , 
可以 描述爲 「知情 猜測」 。一些 潛在的 批評者 (如果 有的話 ! ) 可能 強調我 們的硏 究猜測 這方面 , 
但我 們希望 大多數 讀者會 認識到 我們的 分析是 基於知 情大量 事實。 

解釋經 濟增長 : 實 證分析 

從亞當 • 斯密到 Solow 與 Denison 的 貢獻這 二百年 ' 經濟 增長的 議題主 要是抽 象理論 的東西 。 

在過去 二十年 , 所有這 一切都 改變了 , 原因 很簡單 : 經濟學 家運行 標準統 計測試 需要歷 史數據 , 
幾 位經濟 學家率 先在這 領域進 行沉悶 , 但非 常重要 的硏究 , 得出 重要歷 史數據 。 因此 , 在 近年一 
些經 濟學家 得以詳 細闡述 經濟增 長理論 , 又 利用廣 泛的統 計測試 ; 以下檢 視他們 的要點 。 

不過 , 我 們會爭 辯這些 數據有 局限性 ; 即使 有最好 的數據 , 經 濟學家 和其他 社會科 學家面 臨的障 
礙是物 理科學 (例 如物理 , 化 學和生 物學) 沒有的 。 物 理科學 家一般 能夠執 行實驗 以測試 本身的 
理論 或假設 , 他們 可以測 試已經 受到一 定干預 (如 藥物或 程序) 的群體 , 與對照 組相比 , 看看干 
預 是否導 致該理 論聲稱 的差異 。 這些試 驗往往 很快產 生結果 , 只要 幾天或 幾個月 。 物理學 家利用 
高 度複雜 的粒子 加速器 , 一瞬 間就得 出結論 (雖 然可能 需要很 多時間 來分析 原子以 光速速 度粉碎 
的結果 ) 。 天 體物理 學家可 以利用 日 益強 大的望 遠鏡或 發射到 太空的 探測器 , 向後 回望幾 百萬年 , 
利用光 的速度 找出某 些物體 數百萬 年前看 上去是 怎樣或 是如何 表現。 

經 濟學家 沒有這 些方便 , 有 以下幾 個原因 。 首先 , 經濟 學家無 法在整 體經濟 中運行 受控制 的實驗 , 
只 能在極 度延誤 後才可 以觀察 到結果 ; 儘管 在某些 罕見的 情況下 , 社 會科學 家可以 在選定 的適合 
群體中 進行較 爲適度 的實驗 (例如 , 爲不 同群體 的某些 類型行 爲設置 各種經 濟誘因 或獎勵 , 或不 
同 學生群 體有不 同的課 程或其 他教育 干預) 。 27 但沒 有政府 會因爲 硏究什 麼鼓勵 或抑制 經濟增 
長而容 許國家 成爲對 照組或 白老鼠 , 尤其 是考慮 到經濟 學家爲 得出明 確結論 而收集 和分析 足夠的 



參見 例如 North, 1981, 1990, and 2005; North 與 Thomas, 1973 ; 以及 Baumol, 1952 。 

進 行這種 實驗有 道德和 其他技 術問題 。 Rivlin, 1971 是這主 題的早 期指引 。 



數據 會有很 長的時 間滯後 。 如 果某些 政策至 少有合 理機會 提高經 濟增長 , 各 國政府 和人民 將會應 
該 要求立 即執行 , 而不是 等待多 年才知 道這是 否可行 (以經 濟增長 爲導向 的政策 , 無可避 免會造 
成破壞 , 社 會的利 益集團 可能因 而受損 , 可能 成功抵 制採用 政策) 。 

因此 , 經 濟學家 幾乎總 是在努 力發展 未來政 策時向 後回望 。 他們 把統計 技術應 用於歷 史數據 , 以 
清 理出一 個或多 個變數 , 其模 式或許 可以解 釋增長 。 如 果經濟 學家有 一些理 由對得 出的結 果有信 
心 , 他們可 以爲政 府領導 人處方 , 至少有 一些希 望這些 在過去 行得通 的方法 , 在未 來也有 合理的 
機會是 行得通 。 

例如 , 關於經 濟增長 的情況 , 經 濟學家 試圖找 出一些 「自變 if 8 」 一^ (也們 認爲可 能有助 於科技 

變革 的變數 , 如資本 , 勞動力 以及其 他因素 _ 有 那些會 推動經 濟增長 (這 些是 「因 變數 29 」 , 
通常以 人均國 內生產 總値或 設計某 些因素 來直接 計量創 新或科 技變革 ) 。 一 旦經濟 學家知 道或認 
爲他們 知道那 些因素 在過去 促進創 新是最 重要的 (理 想的是 政府直 接控制 的因素 , 例如 硏發支 
出 , 收 入或銷 售稅率 , 或對外 國貿易 和投資 開放) , 那 麼他們 就有一 定基礎 向政治 領導人 提出建 
議 , 建 議有一 些事實 的基礎 , 不只 是簡單 的理論 , 或者更 糟糕的 只是政 治或個 人偏見 。 

然而 , 即使在 這方面 , 經 濟分析 是有其 局限性 。 在訂明 一些在 過去行 得通的 政策時 , 經濟 學家和 
願意聆 他們的 政治家 面對的 問題, 是他們 隱含著 假設執 行這些 政策的 經濟體 系今後 的表現 和操作 
基本就 像過去 的一樣 , 或至 少是大 致相同 。 這 等於說 , 組成經 濟體系 的個體 和企業 今後的 行動是 
一 如既往 。 雖然這 是合理 的假設 , 實際情 況會在 方方面 面打亂 , 這種 可能性 至少對 這種假 設提出 
質疑 。 當 一些重 大事件 •—— 例 如戰爭 , 重 大蕭條 , 政治 或經濟 體制急 劇改變 (例如 前蘇聯 和東歐 
國 家突然 從社會 主義過 渡到某 種形式 的資本 主義) ^ # 誌著 兩個歷 史時期 的斷裂 , 這尤 其言之 
成理 。 在這種 情況下 ,人 民, 企業, 甚至政 府在斷 裂之後 的行爲 可能大 大不同 於以往 。 

第 二個限 制是經 濟學家 通常使 用的統 計技術 (如多 元回歸 分析) 有本身 的缺點 。 原 因之一 是這些 
技術產 生的結 果只是 對應用 這些技 術的數 據有用 , 下一 節會多 討論這 些限制 。 另 一方面 , 統計方 
法往往 不能產 生一致 , 甚 至明確 的答案 , 我 們認爲 這限制 尤其嚴 重影響 經濟增 長的統 計硏究 。 始 
終存在 的問題 是忽略 一些關 乎重要 的變數 或影響 , 而這 些沒有 列入統 計測試 , 有時 是無意 或更經 
常是因 爲計量 這些影 響的數 據不存 在或極 不完善 。 

然 後有一 個惱人 的問題 是如何 解讀統 計結果 。 嚴 格地說 , 回 歸分析 —— 其目 的是找 到一些 獨立變 
數行 爲最爲 「吻 合」 另一 變數的 最好數 學公式 —— 通常 最好只 會產生 經濟學 家或統 計人員 稱之爲 
「相關 M 」 。 如某 一變數 與另一 變數以 大致相 同方向 移動, 彼此是 有 「 相關」 。例 如, 降雨模 
式通 常與農 業產量 「相 關」 , 或 是太陽 黑子的 頻率可 能與跌 宕起伏 的股市 「相 關」 。 但 「相 關」 
不是因 果關係 。 事實上 , 兩個高 度相關 的變數 並不一 定意味 一個是 「 因」, 另 一個是 「 果」。 例 
如太 陽黑子 假設應 該證明 這一點 。 



independent variables 
dependent variable 
correlation 



在社 會科學 , 尤其是 經濟學 , 「相 關性」 和 「因果 關係」 之間的 區別至 關重要 , 因 爲政治 領導人 
採納經 濟學家 建議的 政策, 通常認 爲如果 他們採 取這歩 驟就會 獲得期 望的積 極成果 一81 衲某項 
政策會 導致理 想結果 , 例如 經濟增 長加快 。 但政 策建議 建基的 回歸法 結果可 能不能 證明這 種因果 
關係 的推論 。 或者 , 即使可 以證明 , 當採納 政策時 , 其 他力量 —— 經濟體 系內外 的力量 (例 如天 
氣) —— 可能干 擾實驗 。 經 濟學家 , 政治家 和空談 家將在 其後幾 年辯論 什麼的 「因」 真正 造成什 
麼的 「果」 。美國 持續不 斷辯論 政府預 算赤字 的影響 是爭論 多年來 得不到 解決的 例子。 

連 同這許 多警告 , 以下簡 要介紹 經濟學 家爲解 開增長 之謎而 採用的 各種統 計測試 。 正如 上文指 
出 , 這些 測試是 基於可 用的統 計數據 : 在 不同國 家可能 有助經 濟增長 的產出 水平和 其他變 數的數 
據 。 爲何要 有不同 的國家 ? 這 是因爲 統計測 試的可 靠性或 「信 心」 是 隨著分 析數據 的數量 增加而 
改善 , 特別 是如果 要在同 一時間 測試許 多變數 的存在 、 規模 和影響 。 統 計人員 喜歡說 , 相 對於被 
測 試變數 的數量 , 如果他 們有更 多數據 , 他們有 更大的 「自 由度」 。 當統計 測試只 是限於 一個國 

家的統 計數據 , 只有該 國在一 段時期 內收集 到的一 些有關 的變數 。 在美國 , 這可 能是自 1950 年 
以來 的數據 , 我 們感興 趣的數 據是每 年公佈 , 數據庫 最多可 以覆蓋 約五十 五年或 數據點 。 其他國 
家的時 間序列 31 —— 現 有的統 計數據 —— 可能 會更短 。 但是 , 當不同 國家的 時間序 列數據 集中在 
一起 , 觀察 値的數 量倍增 , 統 計測試 的力量 也培增 , 至少 原則上 是如此 。 

這些統 計測試 的細節 , 對後 Solow 的第 一代的 經濟增 長統計 測試不 是問題 , 當時 使用的 有關產 
出 , 每工 人產出 ( 或每人 / 時產出 ) ' 以及人 均產出 的數據 都是由 Angus Maddison (1 982) 編撰 , 
他是收 集跨國 家數據 這高度 專業領 域的領 軍人物 , 還有 Matthews, Feinstein 與 Odling-Smee 

(1982) 。 測試 提出看 似簡單 的問題 : 經 由不同 國家的 生產力 (每 工作 小時的 產出) 或人均 產出在 
所計 量的生 活水平 , 是否有 隨著時 間趨同 ? 換言之 , 通 過從領 先國家 向追隨 國家輸 出貨物 , 資本 
和思想 , 領先國 家的進 歩是否 有蔓延 到下一 層的追 隨國家 ? 這 蔓延和 追隨國 家模仿 的過程 , 發生 
的情況 是否追 隨國家 在一段 時間內 增長速 度較快 , 以 追上領 先國家 (也 許是 更多投 資和儲 蓄佔產 
出的更 大份額 , 又 同時採 用領先 國家的 科技) ? 

對不同 國家組 合的一 些早期 硏究證 實這的 確如此 。 Matthews 和 他的同 事發現 , 七個在 1970 年 
代初 期已經 工業化 的國家 ,在 1870 至 1973 年 期間的 情況確 是如此 (Matthews et al.,1982) 。 本 

書其中 一位作 者利用 Maddison 的數據 ' 硏 究較大 的十六 國組合 ' 時期 也較長 ' 從 1870 至 1979 
年 , 得 出類似 的結論 (Baumol, 1986) ' 但 發現由 Summers 與 Heston (1991) 提供 這較大 國家組 

合的相 關數據 , 指出 沒有發 生趨同 。 也 就是說 , 要解釋 這些趨 同國家 在稍爲 多於一 世紀時 段的生 
產力 增長率 , 幾 乎只需 要知道 一件事 : 那就是 1870 年的最 初生產 力水平 。 如果某 國在開 始時遠 
遠落後 生產力 領導國 (在 1870 年' 這是 澳洲) , 比 諸生產 力水平 已經達 到或接 近前端 ' 該國的 
增長 速度會 快很多 。 這 個簡單 的命題 , 即是在 1870 年某 國越落 後於領 先國家 , 該 國後期 的增長 
速度 就越快 ; 這解釋 了日本 , 瑞典 , 法國和 德國在 這漫長 時期非 常迅速 的增長 , 相 對於英 國和領 
導的 澳洲增 長較慢 ° 



time series 



然而 , 即使 這些硏 究報告 的作者 也警告 不應該 過度閱 讀這項 有關趨 同的表 面結論 , 指出 1870 年 
的生 產力水 平有相 當的測 量誤差 , 以及 Maddison 是利 用向後 推論的 方法來 建立這 些數據 , 有趨 
向趨同 的偏見 (Baumol, 1986, 1076) 。 Baumol 可以多 說一些 : 這一 百年的 的數據 系列包 括兩次 

世 界大戰 , 並且在 二戰後 , 數據集 中的一 個國家 (美國 ) 向歐 洲和日 本提供 充分的 財政和 技術援 
助 , 這應 有助在 戰後趕 上美國 的生產 力水平 。 

因此 , 更 有趣的 問題是 自第二 次世界 大戰結 束以來 , 一個 較大組 合的國 家曾經 有趨同 , 包 括許多 
曾經或 仍然是 欠發達 的國家 。 Baumol (1 986) 使用 美國賓 夕法尼 亞大學 Robert Summers 和 Alan 

Heston 教授 彙編一 個較大 國家組 合的人 均收入 (粗 略近似 生產力 數據) 數據集 , 更大的 國家集 
團 (這 些統計 數字已 成爲頗 多硏究 人員選 用的數 據集) 。 32 不同於 當時由 世界銀 行彙編 的另一 
套類似 的統計 , Summers 和 Heston 的各 國產出 數據有 依據貨 幣相對 購買力 的差異 而調整 , 不 

只 是依據 各國之 間的匯 率差異 而調整 。 這區 分是非 常重要 , 因爲相 同商品 或服務 的價格 , 可能在 
各國 之間非 常不同 。 計 量產出 , 但沒 有考慮 購買力 的差異 , 是 沒有捕 捉到各 國生活 水平真 正的差 
距。 

Baumol 分析七 十二個 國家在 1950 至 1980 年 期間的 Summers-Heston 數據 , 比 對較少 數目的 

工 業化國 家但時 間更長 的硏究 , 發現非 常不同 的結果 : 整個組 合內的 國家基 本上沒 有趨同 。 誠然 , 
國家 生產力 的初始 水平與 以後的 增長是 有輕微 的正相 關關係 : 即是一 開始已 是富裕 的國家 , 往往 
增長 速度是 稍微高 於其他 國家。 但是, Baumol 在 這些國 家組合 中找到 一些子 群體在 1 950 至 1 980 
年 間似乎 有趨同 (但 沒有 跨越子 群體) ; 這 些子群 體計有 (當 時的) 中央 規劃經 濟國家 (蘇聯 , 
中國和 東歐) 和工業 化國家 。 整 體而言 , 發展 中的經 濟體系 似乎沒 有這種 趨同的 子群體 , 儘管從 
後來 的經驗 得知發 展中國 家至少 有一個 子群體 顯示他 們彼此 之間和 相對於 世界領 先國家 是有快 
速趨同 , 這 就是那 些東南 亞國家 。 



Summers 和 Heston 的 數據專 題源於 他們和 已故的 Irving Kravis ( 也是賓 州大學 ) 在 1 970 年 代開始 的研究 '在 1 980 
年 代擴大 ' 自 此以後 被稱爲 〈賓 大世界 列表〉 Penn World Tables (見 Heston, Summers and Aten, 2002 ) 



^ ■( 1 1 1 1 1 1 1 

D 2000 4000 6000 fiOOO 1DO0O 120OO 14000 

Initial GDP Par Capita {Purchasing Power Parily Converted Dollars) 

直軸 : 平 均增長 率(%) 

橫軸 : 人 均初始 國內生 產總値 (以 購買 力平價 調整爲 美元) 

圖 4 : 1980 至 2000 年 間跨國 人均初 始國內 生產總 値與平 均增長 率相比 ° 

資 料來源 : Alan Heston, Robert Summers 與 Bettina Aten ,賓 夕法尼 亞大學 國際比 較中心 ,賓大 世界表 格版本 6.1 -2002 
年 1 。 月 (106 個觀 察値: 有 完整數 據集的 國家) 。參 IP, http:〃pwt.econ. upenn.edu/php site/pwt61 form.php 

Baumol 總結自 戰後至 1980 年整 體沒有 趨同, 這說 法依然 有效。 圖 4 顯 示最近 版本的 Summers- 
Heston 數據集 (合 著者 Bettina Aten) 1980-2000 年期間 的人均 收入的 增長率 ' 以及 106 個國 

家的 初始人 均收入 。 圖表明 顯不支 持趨同 的猜想 (初始 時較窮 的國家 其增長 速度超 過初始 時收入 
較高 的國家 , 因爲 要趕上 趨同就 要有這 趨勢) 。 事實上 ' 如果有 任何發 現的話 , 簡單 檢視圖 4 
指 出初始 富裕國 家的增 長速度 可能比 初始貧 窮的國 家爲快 , 這 結論符 合第二 章的圖 1 。 

如果 國家的 生活水 平沒有 趨同, 那麼又 如何解 釋國家 之間持 續的經 濟差距 ? 經濟學 專業催 生了另 
外一 個行業 ' 試 圖回答 這簡單 但重要 的問題 。 當然 , 沒有 Summers-Heston-Aten 數據 ' 不可能 

進行這 些硏究 : 數據只 包含需 要解釋 的變數 的訊息 : 產出 水平和 產出增 長速率 (人 均或每 工人或 
每工作 小時) 。 之後出 現了有 關可能 「作出 解釋」 的 變數的 各種各 樣的數 據資源 , 例如由 世界銀 
行 , 聯合 國這些 組織和 個人硏 究者提 供的有 形和人 力資本 (勞 動人口 和教育 水平) 計量 , 體制變 
數 (例如 法治和 腐敗) , 國 際貿易 , 金 融指標 , 政 府和私 人的研 究和開 發投資 , 氣 候和地 理的計 

量等。 




一些最 傑出的 經濟學 家參與 尋找增 長之謎 的答案 —— 以及 特別是 Solow 剩餘 (科 技進 步率) 一 



一 其中包 括兩位 諾貝爾 獎得主 ( 斯坦 福大學 Kenneth Arrow 和芝加 哥大學 Robert Lucas ) , 以 
及 許多專 業先進 (如 哈佛 大學的 Robert Barro, Greg Mankiw, Andrei Shleifer 和 Edward 
Glaeser ; 哥 倫比亞 大學的 Jeffrey Sachs 和 Xavier Sala 小 Martin ; 史坦福 大學的 Paul Romer ; 
Brookings 學院的 Barry Bosworth 和 Susan Collins ; 耶魯 大學的 William Nordhaus ; 明 尼蘇達 
大學的 Ross Levine ; 威 斯康星 大學的 Steven Durlauf ; 哈佛大 學和特 拉維夫 大學的 曰 hanan 
Helpman ; 紐約 大學的 William Easterly 和其 他人) 。 很難在 短短篇 幅總結 所有這 些硏究 (如果 
不是 不可能 的話) , 但 可以槪 括總結 。 (讀 者希望 對這項 硏究有 更徹底 的指導 , 甚 至是經 濟學的 
一 般演變 , 請參閱 Helpman, 2004 和 Warsh, 2006 ) 。 

首先 , 許多 進行這 些硏究 的經濟 學家現 在認爲 , 若 然可以 確認正 確的增 長模式 , 這 會表明 有基本 
動 態趨向 有條件 的趨同 。 也 就是說 , 如果 可以控 制正確 的變數 , 那麼 初始生 產力水 平較低 的國家 
其生 產力和 經濟產 出的增 長是快 於較富 裕國家 。 當然 , 這 有條件 的趨同 過程可 慢可快 , 取 決於人 
的耐心 和期望 。 一 些跨國 統計測 試表明 , 世界 各地平 均而言 , 最富和 最窮國 家之前 的差距 每年以 
2% 的 速率逐 漸收窄 。 33 [6] 按照 這速度 , 大 約需要 一代人 (三十 六年) , 落 後經濟 體系的 人均收 
入與領 先經濟 體系的 差距可 以減半 。 那些在 短期內 尋找神 奇逆轉 的人們 會對這 數字感 到失望 。 但 
對 於其他 人來說 , 收 入差距 可以在 短短一 代人縮 減如此 之多可 能是相 當驕人 。 

其次 , 儘管 過去二 十年已 經進行 了大量 有關經 濟增長 的的統 計調查 , 相信統 計工作 有助解 開增長 
謎 團的經 濟學家 (稍 後會注 意到這 包含大 多數從 事這工 作的經 濟學家 , 但不是 全部) 仍然 大致分 
爲兩組 。 有 一組的 意見密 切依據 初歩的 Solow- Swan 增 長模式 : 主要 決定科 技進歩 的力量 , 如 
氣候 (影響 疾病的 速率) , ±也 理位置 (決定 交通運 輸成本 , 因而 貿易的 傾向) 和體制 (這 是人爲 
的 , 但 改變可 能需要 幾十年 , 如果不 是幾個 世紀) , 是 經濟體 系以外 的力量 , 決策 者很少 或不能 
直 接控制 (見 Bosworth and Collins, 2003 ; Frankel, 2003) 。 這份 清單還 要添加 「文 化」 '這 
是難 以納入 正式統 計測試 , 但一些 經濟學 者認爲 是增長 的主要 推動力 ; 第五 章將進 一歩探 討這主 
題。 

另一陣 營的經 濟學家 認爲統 計硏究 支持積 極政策 干預的 觀點, 這在 短期和 中期可 以加快 經濟增 
長 : 勞動 生產力 (人均 產出或 每小時 工作的 產出) 或科 技進歩 (如 勞動力 和資本 投資保 持不變 , 
以 增加的 產量來 計算) ; 或是 兩者一 同增長 。 促 進增長 的政策 可以包 括政府 決定開 放經濟 , 吸弓 I 
更多貿 易和外 國投資 , 支 持更多 的硏究 和開發 (通 過直 接支出 或稅務 獎勵) , 擴充 小學和 中學教 
育以 增加人 力資本 , 執行 合理的 總體經 濟政策 (避 免持 續和龐 大的預 算赤字 或導致 通貨膨 脹的貨 
幣 政策) 。 第二 陣營的 經濟學 家骨子 裡是較 爲樂觀 , 認 爲政府 有能力 鼓勵改 善生活 水平快 於自然 
改善 的速度 。 

用上經 濟學家 經常使 用的技 術語言 , 第二陣 營的經 濟學家 意指科 技進歩 是內源 'ft 34 , 也就 是由經 
濟體制 內部因 素決定 , 不是外 在因素 , 例 如氣候 和地理 。 這經 濟增長 槪念的 知識動 力來自 1980 



Barro and Sala-i-Martin, 2004, 14 槪述這 些研究 。 
endogenous 



年代 當時在 芝加哥 大學的 Paul Romer (現在 史坦福 大學) 的硏究 (Romer, 1986) 。 35 Romer (和 
其他追 隨者, 包括 Robert Lucas 和 William Nordhaus) 是 建基於 Kenneth Arrow (1962) 和 Eytan 
Sheshinski (1967) 早先 的見解 ' 他 們認爲 支撐科 技進歩 是投資 於新設 備的無 心之得 , 外溢 而惠及 

經濟 體系其 它領域 。 如 此這般 , 更 多投資 將導致 更多科 技進歩 , 說明 後者某 程度上 是取決 於前者 。 

投資產 生有利 的外溢 效應這 觀點的 無形政 策含義 , 是 政府確 實有可 能發揮 重要作 用以刺 激增長 。 
如果 各國政 府要刺 激投資 , 尤其可 以通過 稅務鼓 勵措施 , 以 及鼓勵 更多國 內儲蓄 , 這應可 擴大可 
用於資 助投資 (從 而降 低投資 成本) 的資金 , 政府 就可以 加強長 期增長 的前景 。 這 含義大 幅偏離 
Solow-Swan 增長模 式對投 資的悲 觀態度 , 這 模式意 味著投 資增加 不會推 進增長 , 因爲收 益遞減 
的緣故 。 但如果 投資能 夠真正 加強科 技進歩 , 這種 悲觀情 緒可能 會落空 。 

Romer 模 式多走 了一歩 , 留意到 科技進 歩往往 不僅是 副產品 , 而是 經濟活 動本身 的目標 ^ f 固 

體 和企業 蓄意投 資時間 和金錢 , 設法改 善現存 的產品 , 並 最終把 任何成 功的結 果實現 商業化 。 從 
這 個意義 上來說 , 企 業投資 於創造 知識是 類似投 資於新 設備以 改善員 工效率 。 投資 新機器 或多或 
少 可預見 有提高 生產力 的後果 , 投 資於發 現知識 (以及 如果成 功的話 , 以 後的商 業化) 是 充滿不 
確定性 。 因此 , 利用 統計硏 究試圖 解釋科 技進歩 的來源 , 卻是得 出不同 的答案 , 這是不 足爲奇 ; 
對某 些變數 (如 開放 外貿) 的一些 爭論仍 然碟嚷 不休。 

但是 , Romer 的 硏究另 一個突 出的政 策含義 : 科 技進歩 並不是 必然的 , 至 少站在 前端的 領先經 

濟會 是如此 , 因爲 沒有模 仿這樣 的選擇 , 除非 願意投 入科技 硏究的 能夠有 保證會 得到一 些收獲 。 
因此 要提到 不完全 競爭或 完全競 爭理想 以外的 重要性 ; 在完全 競爭中 , 許 多企業 製造相 同的產 
品 , 任何超 額利潤 都消耗 於競爭 。 如果 個人或 企業不 能利用 某些額 外利潤 , 跳入未 知的未 來爲開 
發 和商業 化新東 西而承 擔風險 , 那 麼就不 會有科 技進歩 。 這就 是經濟 學家通 常保衛 有效知 識產權 
重要性 的原因 , 這 授予創 新者在 一段有 限時期 內有壟 斷地位 ; 或 是至少 在短期 至中期 , 有 活力行 
業的市 場結構 不應該 是完全 競爭的 。 然而 , 持續 的科技 進歩會 通過競 爭消耗 任何短 期利潤 , 長遠 
來看更 會消失 。 36 以 下各章 會借助 這些關 鍵見解 來討論 什麼是 創業型 資本主 義必不 可少的 。 

第三 , 兩個 陣營的 經濟學 家似乎 對體制 有助增 長有一 些粗糙 的共識 : 例如知 識產權 執行得 力和沒 
有腐敗 。 但是 西方社 會或所 謂民事 法典的 法律體 制是否 更有效 推動經 濟增長 , 辯論仍 在繼續 。 37 
體 制方面 的主要 挑戰是 如何最 好地創 建體制 。 國家 是否必 須等待 幾十年 , 甚至 數百年 , 讓 體制自 
然 演變? 一個沒 有定案 的問題 : 正 確的體 制能否 在短期 內製造 或移植 。 

第四 , 「體 制關乎 重要」 這 樣的觀 點含蓄 表達粗 糙共識 , 認 爲體制 之一是 人力資 本發展 , 即是逐 
歩改善 勞動力 的技能 。 經 濟學家 在實證 硏究中 通常以 受教育 年期來 衡量人 力資本 , 但他們 承認這 
不是技 能的完 美代用 計算。 一些基 於統計 的經濟 增長硏 究找到 以這樣 方法衡 量的人 力資本 與經濟 



Romer 先 在博士 論文提 出他的 內生增 長理論 ' 其 後在在 若干方 面完善 。 Romer, 1 994 評 論這篇 大作以 及其他 同路人 

的作品 。 

35 更正 規分析 「跨 期價格 歧視」 ' 參見 Baumol, 2006 
37 徹底評 述各方 的辯論 , 參見 Dam, 2006 。 



增長 之間是 有強烈 的聯繫 。 38 這 種聯繫 可以通 過兩方 面產生 。 多受教 育的勞 動力更 有效率 , 因 
熟練勞 工一小 時的工 作是多 於非熟 練勞工 一小時 的工作 。 再者 , 社會的 勞動力 變得更 有教育 , 就 
越 有可能 有一些 成員某 種程度 上可以 幫助科 技進歩 : 或是發 明或是 把發明 商品化 , 或是在 這些方 
面協 助他人 。 但這弓 I 起一 個扭轉 因果關 係的關 鍵問題 : 事情是 否可能 倒過來 ? 經濟 增長提 供擴大 
教 育的必 要資源 , 因而 是經濟 增長刺 激教育 , 而不是 倒過來 ?答 案是不 能肯定 。 

最後 , 辯論中 最有爭 議的也 許是外 國援助 的作用 : 這是否 增強經 濟增長 , 或是沒 有影響 , 甚至可 
能損害 。 第六 章將詳 盡討論 這問題 。 

以統計 分析經 濟增長 的局限 

外行 人和政 治領導 人奇怪 爲何聰 明的經 濟學家 分析看 來是同 一套的 數據, 但 對政府 政策的 作用提 
出 非常不 同結論 , 例如外 國援助 (以及 其他) ; 這 是可以 理解的 。 這 些統計 測試是 否重申 老人眼 
中 只有三 種謊言 : 謊言 , 該死 的謊言 和統計 數字? 39 

一個 答案是 爭論援 助的作 用的經 濟學家 不是禾 lj 用 同一套 數據, 不是禾 lj 用相 同的模 式來分 析或測 
試 。 另一個 原因是 分析師 的統計 測試是 關於不 同時期 , 硏究不 同的國 家組合 。 事實上 , 硏究 「跨 
國 回歸」 的經 濟學小 型工業 , 已 經因爲 新人加 入而日 漸擴大 , 尋找或 建造新 數據系 列添加 到原有 
數據。 

槪 而論之 , 主 要硏究 已報告 統計測 試的廣 泛成果 。 本質上 , 人 們幾乎 可以找 到想要 找到的 任何結 
果 , 這 取決於 你認爲 「 回歸」 應 包括那 些變數 , 國家 和時段 。 決策者 和行外 人對此 不會感 到安心 。 
但這 是現實 , 並在一 定程度 上是意 料之中 。 畢竟 , 許多 建立的 數據系 列包含 一些認 爲會影 響經濟 
增長的 較爲定 量變數 —— 如 「法 治」 , 腐敗 , 開放 貿易以 及其他 —— 是硏 究人員 本身或 某些對 
這主題 感興趣 的組織 或機構 (如 透明國 際組織 4(5 , 計量腐 敗貧污 的民間 組織) 編制的 指數。 因此 , 
這些 數據系 列有主 觀因素 , 其他較 客觀的 變數不 是這樣 , 例如 投資開 支和工 作時間 (但即 使這些 
標 準變數 也有本 身的計 量問題 , 尤其是 發展中 國家用 於收集 經濟數 據的資 源比不 上富裕 國家) 。 

那麼 , 當一些 曾進行 統計測 試的經 濟學家 質疑測 試的有 用性和 可靠性 , 這並 不奇怪 。 Ross Levine 
和 David Renelt 是早 期的懷 疑論者 ( 見 Levine and Renelt, 1992) 。最 近, Easterly 建 議即使 

包括 諸如設 備投資 這些理 論核心 條件, 沒有 {if 可 標準變 數是與 經濟增 長一貫 和可靠 的有掛 鉤關係 
(Easterly, 2001) 。 但 Easterly and Levine 只 是這領 域的少 數派經 濟學家 。 其他硏 究增長 的經濟 

學家多 數相信 統計測 試或多 或少有 助確定 那些變 數有助 增長, 但他們 也承認 各變數 的作用 在相對 
和絕對 程度上 仍然是 不確定 。 例如 , 很 難相信 投資於 實物資 本和人 力資本 對提高 產量沒 有作用 。 
同樣 , 我們知 道在最 高的抽 象層次 , 獎勵 和誘因 對經濟 增長極 爲重要 , 正如 Easterly 指出 。 一 
些國家 容許個 人和企 業擁有 自己的 財產和 獲得他 們努力 的回報 , 比那 些不容 許個人 和企業 享有這 
些權利 的中央 規劃經 濟體系 更爲繁 榮富裕 , 這 決不是 偶然的 。 經 濟學家 , 決 策者和 世界各 地人民 



得 出這結 論的 最突出 研究 ' 是 Barro and Sala-i-Martin, 2004 。 又見 Bosworth and Collins, 2003 。 
這句 話通常 是歸因 於英國 政治家 Benjamin Disraeli ' 在美 國得到 馬克吐 溫推廣 而流行 。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面臨 的挑戰 , 是看看 能是否 更明確 聲明經 濟增長 有那些 最重要 的因素 。 第 四至八 章迎接 這挑戰 。 



表 1 : 爲 發 展中國 家經濟 增長而 處方的 華盛頓 共識纖 ^ 

■ 財 政紀律 

■ 政府資 金再分 配是基 於需求 , 不 是政治 
■ 拓寬 稅基, 降低邊 際稅率 

■ 金融 市場自 由化 ( 機 構進入 沒有限 制和價 格管制 , 外國企 業的國 民待遇 , 沒有資 

本 管制) 
■ 有 競爭力 的匯率 
■ 以關稅 取代貿 易配額 
■ 消除 產品市 場競爭 的障礙 
■ 國 有企業 私有化 
■ 廢止 外國直 接投資 的障礙 

■ 強力 和有效 執行知 識產權 

資 料來源 : Williamson, 2004 



經濟 增長和 r 華盛 頓共識 」 

1989 年之前 , 少有實 證測試 經濟增 長的決 定因素 , John Williamson (任職 於世界 銀行和 國際經 

濟硏究 所的經 濟學家 ) 試圖 以另類 方法解 決這增 長謎題 。 他請 教在美 國華盛 頓市的 經濟學 家和政 
策專家 (包 括在 智囊團 , 美 國政府 和國際 金融機 構任職 的人士 , 以 及他認 是經濟 增長的 專家) , 
他 們認爲 什麼政 策最有 助於經 濟增長 , 尤 其是拉 丁美洲 (Williamson, 1994) 。 表 1 列出十 大答案 , 

自 此之後 被稱爲 r 華盛 頓共識 41 」 的政策 處方。 

到了 1990 年代 , 「華 盛頓 共識」 成 爲不僅 是一位 經濟學 家編寫 的清單 。 主 要是無 心之得 , 這演 
變成 經濟增 長和金 融穩定 的配方 ; 世界 的主要 國際金 融機構 , 尤其 是國際 貨幣基 金組織 ,在 1 990 
年代強 加諸一 些發展 中國家 , 這些 國家需 要過渡 融資以 抵抗金 融危機 (如 匯率突 然下降 , 國內貨 
幣儲 備短缺 ' 以及 金融體 系搖搖 欲墜) 。 可 以假設 官員認 爲這些 條件是 增長和 穩定所 必須的 ; 這 
至 少有兩 個原因 。 

首先 , 華盛頓 共識包 含的許 多政策 一財 政紀律 , 市 場開放 , 有 競爭力 的匯率 , 私 有化等 等一基 
本 上發達 經濟體 系全有 。 如果 這些政 策有利 於富人 , 那麼 含義上 也必然 是有利 於窮人 。 再者 , 
Williamson 調 查的一 些參與 者列出 的政策 , 是 他們認 爲外國 投資者 在落實 向發展 中國家 投資時 

最 感興趣 的政策 。 

無論 是發達 國家或 和發展 中國家 的經濟 學家和 決策者 , 華盛頓 共識清 單已成 爲許多 討論和 爭議的 
話題 。 雖然一 些著名 學者和 決策者 一般都 支持清 單的政 策處方 (見 Fischer, 2003) ' 其 他人認 
爲在清 單彙編 後十五 年來的 經驗沒 有證實 處方的 有效性 (Rodrik, 2003) 。 正如 Williamson 本人指 



Washington Consensus 



出 , 世界 各地最 花氣力 去穩定 , 開放 , 和把 本國經 濟與世 界經濟 接融合 , 莫 過於拉 丁美洲 , 以及 

東 歐和前 蘇聯的 轉型經 濟體系 (Williamson, 2004) 。 然而 , 拉丁 美洲自 1990 年代初 以來的 增長記 

錄 , 即 使是最 好時勢 也是相 對較差 , 轉 型經濟 體系的 經濟增 長也是 不平均 。 

在另一 個極端 , 在過去 二十年 增長最 快的經 濟體系 是中國 , 誠 然中國 已邁向 共識清 單建議 的親市 
場方向 , 但只是 漸進式 。 然而 , 哈佛 大學的 Dani Rodrik 批 評清單 , 提 出挑釁 性問題 : 若然在 
1970 年 代後期 調查最 好的經 濟頭腦 , 中 國應採 取什麼 政策以 刺激經 濟增長 , 幾乎 肯定會 得出一 
些 「 大爆炸 」 的變體 , 即是同 時採用 華盛頓 共識清 單的所 有改革 。 然而 , 正 如第六 章更詳 細討論 , 
中國 採取非 常不同 的道路 , 成 就非凡 , 保 留國有 企業但 鼓勵逐 漸縮小 , 同時在 「邊 緣」 把 中國經 
濟 私有化 : 逐歩 允許個 人擁有 自留地 , 鄕 鎭擁有 和經營 新企業 。 第七 章將提 出類似 的漸進 策略以 
促進歐 洲的創 業精神 。 

對華盛 頓共識 的一項 不公平 的批評 , 但已廣 泛宣揚 , 是 阿根廷 的案例 。 阿根 廷被認 爲是華 盛頓共 
識政策 處方成 功的光 輝榜樣 , 但在 2001 年遭 受比世 上任何 國家更 最嚴重 的金融 危機。 但 這批評 
是不 適當的 。 正如 Williamson (2004) 和其他 人指出 ' 阿根廷 可能遵 循清單 上的一 些處方 一値得 

注 意的是 私有化 , 對外國 直接投 資開放 (直 到最近 , 阿 根廷的 外資銀 行份額 高於任 何拉丁 美洲國 
家) 和保 護產權 ~{旦 忽視了 清單上 兩個關 鍵項目 : 財 政紀律 和有競 爭力的 貨幣。 

儘 管如此 , 阿根廷 和中國 以及其 他國家 的經驗 , 突顯 華盛頓 共識清 單的核 心問題 。 這份清 單沒有 
指導 清單上 各處方 的相對 重要性 或是時 間先後 或序列 。 公 平地講 , 這從 來不是 Williamson 研究 

的原意 , 他 本人之 後也表 示驚訝 (和 遺憾) 這清 單在頗 大程度 上成爲 世界各 地辯論 經濟政 策的核 
心 。 再者 , 雖然 這不是 Williamson 的意圖 , 國際 貨幣基 金組織 和其他 人混淆 了清單 的目的 。 隨 

著時日 , 政策處 方被看 作是對 維持金 融穩定 (當 然其 中一些 處方確 實如此 , 如財政 紀律和 具競爭 
性的 匯率) 的 作用比 維持持 續經濟 增長的 作用更 爲重要 。 

因此 , 任何有 關經濟 增長正 確政策 處方的 共識已 經崩潰 。 事實上 , 分 析家此 後分成 兩個相 反方向 。 
Williamson 連同 秘魯經 濟學家 Pedro-Pablo Kuczynski (2003) 建議 大刀闊 斧把清 單縮減 爲四個 

關 鍵因素 : 

1 ■ 旨在 避免金 融危機 的政策 , 特別是 避免固 定匯率 , 這 顯然會 使得國 家在很 長時期 脫離長 
期增長 的道路 ; 

2. 國 內市場 自由化 , 不 僅是產 品市場 (通過 降低貿 易保護 措施如 關稅) , 也 包括勞 動力市 
場 ; 這 阻礙新 興產業 和企業 的增長 , 拖延 沒有競 爭力行 業和企 業的必 要收縮 ; 

3. 加強 促進增 長的國 內體制 ; 這兩 位經濟 學家斷 言這是 1990 年代發 展經濟 學家思 維的最 
重 要變化 ; 和 

4. 認 識到當 國家努 力促進 經濟增 長之時 , 不能 忽視經 濟回報 的分配 ; 收入分 配高度 不平等 
可以 帶來政 治壓力 , 抑制或 抵消經 濟增長 (在 這方面 , 兩位學 者較爲 著重於 保證普 及教育 , 
而不 是重新 分配的 稅務收 政策) ° 



Rodrik 是原 版華盛 頓共識 的著名 評論者 , 他 建議要 邁向非 常不同 的方向 : 擴大 Williamson 的初 
版清單 ' 補上他 認爲經 濟增長 至關重 要的十 個因素 。 表 2 列出 Rodrik 的 十項額 外的政 策處方 。 



― 表 2 : Rodrik 教授 擬議增 補華盛 頓共識 難處 方清單 

□ 法律 / 政治 改革 

□ 有 效的監 管體制 

□ 有效 的反腐 敗法律 和執法 

□ 勞動 市場的 靈活性 

□ 遵守 世貿組 織的貿 易協定 

□ 執行和 實施有 效的財 政法規 和標準 
口 「審 慎」 開放資 本賬戶 

□ 與金融 穩定相 符的匯 率體制 
口 有效 的社會 安全網 

□ 有 效的減 貧計劃 
資料 來源: Rodrik, 2003 



我 們同意 Rodrik 清 單的許 多附加 項目是 可取的 , 如果不 是全部 , 不僅是 爲了經 濟增長 , 也是爲 

了金融 穩定和 公平分 配收入 。 但是 , 這類清 單帶來 的問題 是沒有 讓讀者 , 更 不用說 決策者 , 知道 
有什 麼比重 。 問題是 領導人 和人民 的注意 力有限 , 又有 許多相 互競爭 的壓力 和目標 ' 決策 者應首 
先實施 原版和 增補清 單上那 些項目 ?清單 沒有回 答這重 要問題 。 

事實上 , 第一章 已指出 , 可 行的政 策處方 清單可 能有很 多問題 , 尤其 是沒有 提出某 種程度 的優先 
次序 。 面對 十項或 二十項 r 必做」 的艱 鉅任務 ' 決策 者很容 易感受 訊息或 責任超 載之苦 。 政治領 
導 人和顧 問覺得 他們必 須在多 方面取 得進展 , 如 果不是 全部處 方項目 ; 他 們會很 容易仰 天長嘆 : 
「這 是不 可能的 ! 」 ,繼而 完 全放棄 清單。 一如要 求學生 記憶一 大堆沒 有結構 或背景 的各類 事實, 
這 些政策 清單的 消費者 可能只 是看看 , 或許 短期內 記得這 些項目 ; 他們 每天面 對挑戰 , 要 讓政府 
運行 , 又 可滿足 人民的 不斷和 經常相 互衝突 的要求 , 很快 就忘記 清單這 回事了 。 

總之 , 雖然有 可能以 前對最 有利經 濟增長 的有關 政策曾 有共識 , 至少 身在華 盛頓的 決策者 和經濟 
學 家曾有 此共識 , 但 這種共 識已不 復存在 。 這 明顯見 諸發表 經濟增 長文章 的政策 分析家 (如 
Williamson , Rodrik 和其 他人) ' 以及越 來越蓬 勃的統 計硏究 ' 試圖 解釋各 國增長 模式有 很大差 

別 ' 但 往往得 出不同 和有時 不一致 的結果 。 

參 考資料 : 

Joseph E. Stiglitz : Post Washington Consensus Consensus - 後華盛 頓共識 的共識 (蘇 創譯 、 崔之元 

校) 



資本 主義的 四面觀 : 新方法 觀看經 濟增長 

我們認 爲現在 時機已 經成熟 , 對經濟 增長這 主題提 出一些 新思維 。 對 這個至 關重要 的問題 是否可 
以有不 同的思 維方式 , 讓各 國的決 策者實 際上可 以利用 來加速 改善人 民的生 活水平 ? 我們 認爲答 
案是 肯定的 , 這 就是本 書其餘 部分所 提出的 。 

我 們的基 本主張 : 經 濟是複 雜系統 , 不能濃 縮爲一 項或兩 項核心 驅動力 , 要 扭轉也 不能依 靠採用 
發展 經濟學 家或學 院在過 去曾經 提出的 一項或 幾項政 策處方 。 回到 第一章 的比喻 : 經濟是 不可思 
議的增 長機器 , 經濟 機器有 相互關 聯和一 起運作 的零件 。 同樣 , 如 經濟能 以最可 能的速 度增長 , 
就必須 至少具 備四個 基本特 徵的一 些要素 , 這在 第一章 有槪述 , 第五章 將進一 歩闡述 。 

我們說 「至少 有一些 要素」 , 因 爲適當 的具體 政策在 不同國 家會因 時而異 。 背景 , 文化 , 歷史都 
關 乎重要 。 不能 把單一 的詳細 藍圖強 加諸每 一國家 。 事實上 , 許多取 得長足 增長的 國家有 不同的 
體 制結構 , 正 好說明 這事實 。 然而 , 在討論 這不可 思議增 長機器 的四個 主要特 點之前 , 我 們認爲 
通 過不同 鏡頭審 查經濟 增長是 有好處 。 具 體來說 , 我們認 爲目前 世上有 四大類 型的資 本主義 , 大 
家只 要記住 這一點 就可以 理解經 濟如何 可以維 持持續 增長。 

這些資 本主義 原型誠 然是非 常粗略 的槪括 , 而且 只有少 數經濟 體系是 只吻合 {if 可一 類原型 。 更常 
見的是 經濟體 系在任 何時候 都具有 這些原 型的不 同要素 , 而 且這些 要素的 組成隨 著時日 而變化 。 
更重 要的是 這些原 型不是 由一些 至高權 威指派 , 儘 管每一 原型背 後是有 一些文 化慣性 。然而 ,歷 
史說明 通過蓄 意行動 (有時 有意想 不到的 後果) , 經濟 可以從 一個原 型轉到 另一個 , 過程 比許多 
人普 遍認爲 的要快 。 

記住 這些原 型作爲 參考點 。 我們稍 後討論 各國通 過他們 的領導 人事實 上如何 可以選 擇不同 的的發 
展路徑 , 這些 參考點 很有用 。 然而 , 歸 根結底 , 我們認 爲有一 條路徑 一實 際上是 正確結 合兩個 
原型一 最有 希望成 爲最快 速和持 續增長 的道路 。 



第四章 



不 同類型 的資本 主義及 其對經 濟增長 的影響 

對於我 們許多 人來說 , 1989 年 11 月 9 日當日 柏林圍 牆倒場 , 標誌 著共產 主義和 資本主 義之間 

結束可 怕的冷 戰鬥爭 。 資本主 義勝利 , 共產 主義縮 減爲歷 史的一 些奇聞 。 這樣看 「資本 主義」 似 
乎是 指一種 簡單和 有一致 特點形 式的經 濟組織 , 即使 我們沒 有正式 的定義 , 只要 看到就 可以認 
識 。 但這 種資本 主義的 觀點是 嚴重誤 導的過 度簡化 。 這一章 會強調 , 我們都 認爲是 「資本 主義」 
的國家 , 各 自的經 濟組織 , 政 府的經 濟作用 以及其 他各種 不同屬 性是極 爲不同 。 一 些資本 主義經 
濟極 接近社 會主義 , 而另 一些監 管較多 。 再者 , 某國採 用的資 本主義 形式對 其增長 表現有 深刻影 
響 ; 這 就是我 們不把 所有形 式的資 本主義 放在單 一類別 的原因 , 而是 把資本 主義國 家的不 同經濟 
體系分 爲四類 : 

■ 國家指 導的資 本主義 : 政府 試圖指 導市場 , 通常是 通過支 持預計 會成爲 「 贏家 」 的特 

定 行業; 

■ 寡頭資 本主義 : 大部 分權力 和財富 是由一 小群個 人和家 庭把持 ; 

■ 大 企業資 本主義 : 最 重要的 經濟活 動是由 已成立 的大企 業進行 ; 以及 

■ 創 業型資 本主義 : 小規模 , 創新 的企業 發揮重 要作用 。 42 

這些 系統的 唯一共 同特點 是承認 擁有私 有財產 的權利 ; 除 此之外 , 彼此各 有不同 , 尤其是 這一類 
經 濟體系 的增長 記錄往 往非常 不同於 另一類 , 這是 因爲各 自的增 長機制 , 創 新和創 業精神 有很大 
差異 。 我們會 堅持要 促進現 時資本 主義的 緩慢經 濟增長 , 最有希 望的方 法是通 過改革 , 將 其轉移 
爲有 更強大 增長弓 I 擎的另 一類資 本主義 。 出於同 樣原因 , 已經 是快速 增長的 資本主 義必須 高度警 
覺 , 留 意可能 破壞他 們在這 一組別 成員資 格的事 態發展 。 

在各經 濟體系 之內或 跨越體 系和隨 著時間 的轉移 , 沒 有任何 形式的 資本主 義有主 導地位 。 經濟體 
系的 不同歷 史階段 , 可以有 (也確 實有) 不 同類型 的組合 。 甚至 有一些 「前 資本 主義」 的 經濟體 
系 剛好符 合四個 原型其 中一個 。 前 資本主 義經濟 體系通 常是非 常貧窮 ( 每年人 均收入 1 ,000 美元 

或 更少) , 很 少有與 任何形 式資本 主義相 關的任 何體制 , 特 別是受 國家保 護的產 權權利 。 在非洲 
部 分地區 , 中美 洲和亞 洲西部 (如 阿富汗 或巴基 斯坦) , 有一 些前資 本主義 經濟體 系的政 府都非 
常薄弱 ; 前資 本主義 反而主 要是由 確定規 則的部 族或部 落組成 。 在某些 情況下 , 這 些部族 可能禁 
止私 有財產 , 而其 他部落 可能會 非正式 承認財 產權利 。 但在這 些經濟 體系與 資本主 義相關 的政府 
體 制是如 此原始 , 把他們 納入我 們的分 類是毫 無意義 。 儘 管如此 , 也 必須考 慮到這 些前資 本主義 
經 濟體系 , 因爲 有數以 千萬計 的人民 , 如果 不是以 億計算 , 生 活在僅 堪糊口 的困境 , 値得 世人注 
意 ; 這 不僅是 出於道 德原因 , 而 是他們 不會成 爲我們 產品的 好客戶 , 至少對 我們這 些活在 其他社 
會的 人而言 , 更重 要的是 他們會 成爲疾 病和恐 怖份子 的溫床 , 威脅較 發達社 會人們 的生活 。 幸運 



我們 不是唯 一的作 者認識 到資本 主義體 制有不 同品種 。 Hall and Soskice, 2001 提出不 同的分 類辦法 來介紹 ' 討論和 

分析 (區分 「協 調巿場 經濟」 和 「自 由巿場 經濟」 )。 



的是我 們認爲 , 我們 向符合 我們分 類的發 展中國 家提出 的同一 套建議 , 只要適 當調整 , 同 樣也適 
用於 前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 

在敘述 四個資 本主義 原型時 , 我們 繪畫的 圖畫更 多是描 繪成果 , 而不 是要實 現這些 成果所 需的投 
入 。 ±旦 率地說 , 想像成 果是比 較容易 , 因爲 在許多 情況下 , 成果 就是擺 在眼前 。 要 確定什 麼歩驟 
以實現 甚至有 助於這 些成果 , 是較 爲艱巨 的工作 。 我們 在以後 的章節 會嘗試 。 

我 們在本 書的附 錄討論 另一重 要話題 : 如何計 量經濟 體系在 何種程 度上融 入這些 範式其 中的一 
個 ? 我們 將提出 一些原 則上的 建議, 但充 分的答 案還有 待進一 歩硏究 以及最 重要的 是花時 間收集 

數據。 

在描述 我們這 四個資 本主義 原型變 體之前 , 應 該先明 確意義 。 一 般來說 , 被 認爲是 資本主 義的經 
濟體系 , 其生 產要素 (農場 , 工廠 , 複雜 機械) 大 多數或 至少是 相當大 的比例 是在私 人手中 , 而 
不 是由政 府擁有 和經營 。 沒有一 個經濟 體系完 全是資 本主義 。 例如 在美國 , 有一些 發電企 業是由 
市 政府和 聯邦政 府負責 。 在共 產主義 體制下 , 一些小 規模生 產設備 , 如 縫紉機 , 是屬 於個人 。 我 
們的 描述四 種資本 主義時 , 會遇 上我們 稱之爲 「國 家社會 主義」 的案例 。 但 這些社 會往往 擁有頗 
多資 本主義 的屬性 , 我們首 要關注 的是這 些功能 。 

國家指 導的資 本主義 

這個標 籤顯示 國家指 導的資 本主義 就是由 政府決 定那個 行業應 當增長 , 甚至個 別企業 , 而 不是由 
私 人投資 者決定 。 然後政 府的經 濟政策 是針對 執行這 些決定 , 利 用各種 政策手 段幫助 選中的 「贏 
家」 。 總 體經濟 體制仍 然是資 本主義 , 因爲 除了稍 後討論 的例外 , 國 家承認 和強制 執行產 權和合 
同 , 市 場指導 商品和 服務的 價格以 及工人 的工資 , 至少有 一些小 規模的 活動仍 然在私 人手中 。 

爲 什麼政 府試圖 指揮經 濟交通 ? 在某 程度上 , 這可 能是因 爲政治 領導人 想利用 權力向 「贏 家」 行 
業 和企業 搾取財 富和其 他利益 。 這 種國家 指導的 資本主 義形式 與下一 節討論 的寡頭 資本主 義相差 
無幾 。 寡 頭經濟 體系領 導人的 主要目 標是恩 賜庇護 , 不是經 濟增長 。 相 比之下 , 國 家指導 的資本 
主義 政府通 常採取 的立場 , 是經 濟體系 依循中 央規劃 方向或 影響來 分配資 源分配 , 是爭取 最大限 
度提高 經濟增 長的最 好方式 。 

政府要 指導經 濟增長 , 有 一些可 用措施 。 也許最 重要的 是或明 或暗擁 有銀行 ; 幾 乎在所 有國家 , 
銀行是 把資源 從儲蓄 者轉移 到投資 者的主 要渠道 。 至 少到目 前爲止 , 只有美 國是主 要利用 有組織 
的資 本市場 (如 股票 和債券 市場) 把 資源從 儲蓄者 轉移到 投資者 , 而不 是銀行 。 確 實在過 去幾年 
世 界各地 曾有公 營企業 私有化 的浪潮 , 推動力 是政府 需要出 售這些 資產取 得收入 , 以幫助 解決預 
算赤字 , 也是 要提高 效率和 降低原 國有企 業所提 供服務 的價格 。 然而 , 在發 展中經 濟體系 以及在 

一些發 達國家 ( 如德國 ) , 政府 仍擁有 銀行體 系的很 大份額 ( 見 Hanson, 2004 ) 。 在印度 , 國家 
擁有全 部銀行 資產的 75% (見 Patel, 2004) 。 中國的 四大國 有銀行 主導該 國的金 融體系 ; 在中 
國 的指揮 和控制 傳統下 , 這是毫 不奇怪 ; 根據中 國加入 世界貿 易組織 的協議 , 這些銀 行到了 2007 



年 要全部 私有化 。 



即 使沒有 直接的 所有權 , 政 府還可 以直接 或強烈 「說 服」 銀 行依指 令行事 。 韓國就 是前者 很好的 
例子 , 日本的 「行政 指導」 是後者 的例子 。 政 府可以 , 也確 實在其 他方面 指導資 本主義 , 例如以 
稅 務優惠 偏袒某 些企業 或部門 , 獨 家授權 ( 合 法壟斷 ) 或 批出政 府合同 。 受惠的 企業因 此成爲 r 全 
國 冠軍」 , 成功 是得到 政府政 策保證 。 政府還 可以通 過保護 措施支 持行業 , 如關稅 , 以保 護國內 
企業 免受外 國競爭 。 再者 , 政 府可以 指導外 國投資 者或合 作夥伴 的活動 , 只 容許他 們進入 某些部 
門和在 某些條 件之下 (通 常是該 外國夥 伴要與 當地的 合作夥 伴共享 , 並最終 轉讓科 技和知 識)。 
中 國與美 國製造 商的合 資企業 , 日本 與美國 航空航 天企業 的安排 是這指 引類型 的例子 。 

國家指 導的資 本主義 可以在 一定程 度上與 大企業 資本主 義重疊 , 但 這兩個 系統有 著根本 的不同 。 
例如 , 當 國家冠 軍企業 得到國 家青睞 , 兩者 是重疊 。 這些 企業通 常有大 量員工 , 以 高度結 構化的 
方 式管理 。 即使 有創新 , 這是 有組織 、 有單獨 編列預 算和密 切管理 。 國家指 導系統 罕見有 超過幾 
個全 國冠軍 , 可能只 是因爲 國內市 場規模 不允許 超過一 定數量 。 與 此同時 , 其他大 企業可 以蓬勃 
發展 , 也 許是通 過與政 府大做 生意或 是利用 國內和 (或) 國外 市場讓 企業可 以增長 。 經濟 體系然 
後會 被大企 業主導 , 但 不一定 是朝向 政府政 策指導 的成果 。 

把國家 主導資 本主義 等同中 央規劃 是很有 誘惑力 , 但 這兩個 系統也 有很大 的不同 。 在中央 規劃經 
濟 , 國家 不僅挑 選贏家 , 也 擁有生 產手段 , 訂出所 有價格 和工資 , 往 往很少 關心消 費者想 要什麼 , 

因此 基本上 沒有漏 以有 利於個 AI 噺 。 相反 , 在作 爲中央 規劃典 範的前 蘇聯集 團國家 ' 管理大 

「企 業」 的官 僚得到 的薪酬 是根據 他們工 廠生產 的數量 , 無需 顧及質 量或是 消費者 是否真 的需要 

這 些產出 。 就其本 質而言 , 中央規 劃是不 利於採 用突破 性科技 :在 1958 年 發射第 一顆人 造衛星 
的蘇聯 太空計 劃也許 是唯一 的例外 。 但是 , 這種 事情正 是國家 社會主 義做得 最好的 : 爲了 一個具 
體 , 甚 至有限 的目的 , 投入 大量指 揮和控 制活動 。 這對 普及的 長期經 濟利益 沒有什 麼好處 。 

事實上 , 前蘇聯 集圈的 進展是 依據五 年計劃 ; 用 電腦術 語來說 , 在那 裡創業 得不到 操作系 統的支 
持 ; 已經在 工業化 資本主 義世界 推進經 濟增長 的高科 技產業 , 特別是 在美國 , 從 來沒有 開歩走 。 
蘇聯體 制能夠 生產高 度訓練 有素的 科學家 , 但 實際上 無法利 用他們 的工作 。 像電影 《綠野 仙踪》 
的結局 , 當窗簾 拉開揭 示是一 位普通 人在控 制一切 , 當柏林 圍牆倒 下來時 , 全世界 發現蘇 聯集團 
經濟體 系的悲 慘失敗 ; 許多西 方專家 (包 括美國 中央情 報局) 大 爲驚訝 , 他 們一直 認爲尤 其是蘇 
聯 是不容 忽視的 強大經 濟體系 。 

重 要的是 要指出 , 即使 沒有採 取我們 定義的 「國家 指導」 , 政府仍 然可以 發揮重 要作用 , 提供惠 
及 全民的 公共財 和服務 , 而不 需指令 應發展 那些特 定部門 或行業 。 例如 , 政 府慣常 提供基 本基礎 
設施 (道路 , 供 水和衛 生系統 , 教育 , 警察 和司法 系統) 和資助 基礎科 學硏究 。 政 府開展 這些活 
動 , 只是 提供平 台讓所 有經濟 參與者 可以開 展本身 的活動 。 提供 個人或 企業可 以獨霸 好處的 「公 
共財」 , 是政 府的基 本工作 (連同 國防) 。 這樣並 不意味 各國政 府是在 「指 導」 經濟 。 在任 何形式 
的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 提供公 共財是 正常的 , 不是只 限於國 家指導 的體系 ° 



國 家指導 的資本 主義有 什麼突 出例子 ? 馬上想 到大多 數東南 亞國家 政府利 用上文 提到的 一個或 
多個指 導措施 偏重某 些部門 , 主 要是爲 了出口 。 幾 十年來 , 許多 拉美國 家遵循 「進口 替代」 的政 
策 , 這 是旨在 保護被 選定獲 得這種 支持的 某些部 門和個 別企業 , 免 受進口 〔競爭 衝撃〕 , 以促進 
增長 。 法國 , 德國 和美國 也有國 家規劃 或方向 的元素 , 這說明 沒有單 一和純 粹的資 本主義 形式可 
以 排除其 他元素 而主導 任何經 濟體系 , 對 經濟增 長最重 要的是 混合不 同系統 。 更具 體地說 , 雖然 
美國 聯邦政 府主要 是限於 提供政 府應該 供應的 公共財 , 政府也 有進行 有限形 式的國 家指導 : 直接 
補貼農 業部門 , 關 稅或配 額和現 金補貼 (如 歐洲和 日本) ; 能源部 門有稅 務優惠 ; 住宅產 業有減 

稅和有 補貼的 第二按 揭市場 (兩個 由政府 贊助的 大企業 : 房利美 Fannie Mae 和 房地美 Freddie 
Mac 主 控市場 。 ) 

國家 指導資 本主義 的優勢 

國家 指導的 亞洲經 濟體系 經濟增 長顯著 , 證明 這種形 式的資 本主義 可以非 常成功 和長時 期維持 
( 雖然東 南亞經 濟體系 的經濟 增長在 1 997 至 1 998 年被金 融危機 嚴重干 擾)。 不難 理解這 些成功 
的源頭 。 在科 技前沿 遠遠落 後的經 濟體系 , 只需 要找到 某種方 式獲得 先進或 是相當 接近的 外國技 
術 , 然 後結合 成本較 低的勞 動力製 成產品 (以 及越 來越多 的服務 , 例如電 話諮詢 中心) , 可以在 
國際 市場賣 得很好 ° 外國科 技可以 通過弓 I 進外國 直接投 資輸入 。 可以 派遣國 民往國 外大學 學習知 
識 (最 常見的 是美國 ) 。 更果敢 的策略 是鼓勵 , 或者至 少是沒 有限制 , 本國 公民移 居到技 術領先 
的國家 如美國 , 希望 他們成 功後返 回本國 或是在 國外促 成開辦 和新的 本土企 業增長 。 印度 首先實 
踐這 「反 向人才 外流」 策略 , 幾 十年前 這可能 看起來 像賭博 , 但 現在似 乎已經 得到可 觀回報 , 成 
功的印 度創業 家從美 國返回 家園或 投資印 度企業 (Saxenian, 1999)。 

有些國 家採用 「出 口帶動 增長」 的策略 ' 主要是 在國家 指導的 推動下 ; 但無 論是以 什麼方 法達成 
這目標 , 策略 成功取 決於出 口貨品 有銷路 , 主要 是美國 ; 對於亞 洲出口 國而言 , 最 近是輸 往亞洲 
其 他國家 ; 亞洲國 家通過 出口賺 取增長 的收入 , 各 國政府 有外匯 支付進 口商品 。 如 果世界 各地市 
± 葛沒有 通過歷 屆多邊 關稅和 其他邊 境限制 自由化 而開放 , 先由關 稅及貿 易總協 定貿易 43 啓動 , 再 
由 繼任的 世界貿 易組織 44 總其成 , 由國 家指導 和出口 主導的 經濟增 長也不 會成功 。 

國家 指導資 本主義 的陷阱 

國家 指導資 本主義 有缺點 , 甚 至危險 。 事實上 , 由於我 們傾向 其他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讀者 可能不 
會驚 訝我們 看到的 缺點多 於優點 , 特 別是一 旦這些 國家指 導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成功後 , 人 均收入 
水平 接近較 少國家 指導的 富裕經 濟體系 。 

相信 國家指 導永遠 行得通 。 政府 成功指 導經濟 ' 取得一 些成就 ' 可能 誤解歷 史教訓 。 有些 國家在 
國家 指導下 經濟迅 速發展 —— 許多 人特別 會想到 亞洲經 濟體系 —— 很容 易得出 這樣的 結論: 無限 
期延續 同樣的 做法將 產生增 長效益 。 但是 , 世界 在變化 。 採摘掛 得低的 果子後 , 收 穫的困 難就越 



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 , GATT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來越大 。 國家 指導曾 在一些 國家發 揮作用 , 情況確 是如此 。 



過 度投資 。 什麼 會出錯 ? 1990 年代 末的韓 國是很 好例子 。 韓 國政府 長期習 慣於指 示其銀 行向較 
大 的韓國 大企業 (財閥 45 ) 提 供貸款 , 誘 導太多 銀行過 度投資 於擴大 半導體 , 鋼 鐵和化 學工業 。 
1997 年夏天 , 在東南 亞地區 開始的 金融危 機蔓延 到韓國 , 該 國的銀 行以及 更重要 的是憑 著借貸 
而 擴充的 企業是 如此尾 大不掉 , 韓國 經濟陷 於崩潰 。 最 後由美 國政府 主導國 際合作 , 通過 延長存 
款的 期限來 支撐該 國的金 融體制 (Blustein, 2001 ) 。 後 來韓國 政府才 強迫一 些財閥 重組和 誘導銀 
行以 商業標 準來處 理該國 的貸款 ' 而 不是政 府主導 。 

韓國 不是孤 立事件 。 中國有 龐大的 銀行金 融問題 , 源 自數十 年的中 央規劃 ; 在 此期間 ' 國 有商業 
銀行 基本上 是政府 部門向 國有企 業融資 的工具 。 隨著中 國擺脫 中央規 劃經濟 , 走向 自己獨 特版本 
的資 本主義 , 許多國 有企業 已無力 償還國 家銀行 , 由政府 承擔巨 額損失 。 第六章 會討論 這過程 。 
第七章 討論自 1980 年 代末日 本的股 市和房 地產泡 沬爆破 , 一直困 擾日本 經濟的 類似銀 行困境 。 
雖然日 本沒有 採用中 央規劃 , 該國對 銀行的 「行政 指導」 最 終導致 企業借 貸人過 度投資 , 無法償 
還債務 。 政府針 對這問 題的躊 躇和延 遲反應 , 導致日 本經濟 在整個 1990 年 代和現 今十年 停滯不 



選 擇錯誤 的贏家 和輸家 。 過 度投資 不是國 家指導 資本主 義的唯 一缺點 。 隨著 這些國 家接近 科技前 
沿 , 他們 不再只 是選擇 一個部 門或一 個行業 和盤算 : 「我 們會 了解這 業界的 企業如 何運作 , 然後 
超 越他們 。 」 相反' 一 旦國家 站在前 沿邊界 , 就如 諺語所 言來到 岔路口 。 應選 擇哪個 方向? 這是 
先 進經濟 體系企 業每天 要面對 的問題 : 不確定 消費者 是否需 要這些 新產品 和服務 , 也不知 道無論 
計 劃是如 何周詳 , 硏發工 作最終 會有什 麼成果 。 

在 迅速創 新的經 濟體系 , 往往 同時並 行的個 別企業 , 搶 先成爲 「先 行者」 , 並盡量 利用這 市場地 
位 。 他們 的努力 得到資 金贊助 , 猶如賭 注押在 最有可 能贏得 比賽的 那匹馬 。 達爾文 式的物 競天擇 
市場選 擇過程 最終產 生冠軍 或贏家 ' 贏出比 賽的馬 匹可能 不是有 最尖端 的科技 , 但是有 最有效 
率 的生產 , 營 銷和分 配計劃 ' 又 廣泛迎 合許多 消費者 。 美 國的例 子包括 福特的 T 型汽車 (當時 
不是最 先進的 汽車) , 微 軟開發 的個人 電腦操 作系統 Windows (安 全程度 不及最 新的競 爭對手 : 
Linux 開源 系統) , 或甚至 個人電 腦本身 , 戴爾領 導群雄 是依靠 銷售相 當於福 特品牌 的電腦 , 而 
不是凱 迪拉克 ( Sun 和其它 公司的 高級貨 ) 。 

不受 官僚管 制的資 本主義 , 特 點是看 似混亂 , 全 無計劃 , 亂 七八糟 ; 國家指 導經濟 體系的 各國政 
府 感覺很 不舒服 。 相反 , 他們 親眼看 到他們 基於出 口前景 挑選的 行業初 歩成功 (隨 後有國 內銷售 
後續) , 這些 國家的 政府很 容易認 爲同樣 的指導 過程會 繼續產 生未來 的贏家 。 但是 , 一旦 經濟處 
於前沿 , 成功不 再是那 麼容易 —— 因爲 沒有明 確的領 先者可 以複製 或追隨 —— 很容易 就犯錯 。馬 
來西亞 因此在 1990 年代 建設世 上最大 的高科 技園區 , 這個 價値數 十億美 元的項 目似乎 未見成 
效 。 新加坡 也是因 此{頃 盡全力 , 企圖 把該國 打造成 領先的 生物科 技中心 , 以 優厚工 資和額 外條件 



chaebols 



吸弓 I 世界 各地的 領先硏 究人員 多花點 時間在 新加坡 。 賭博可 能收效 , 但新加 坡不是 唯一國 家認爲 
可 以成爲 下一個 生物科 技矽谷 。 韓國 在生物 科技領 域已經 取得重 大進展 , 部 分原因 是因爲 政府沒 
有像美 國一樣 有嚴格 法律禁 止複製 (克隆 )。 與 此同時 , 美國 有許多 州份和 地區各 下賭注 , 聲稱 
自己是 生物科 技革命 的中心 。 在這生 物科技 比賽中 , 有些人 會成功 , 但不 是全部 。 

易 感染腐 敗貪污 。 在商 業企業 成功取 決於是 否得到 政府優 惠的經 濟體系 , 總是有 腐敗貪 污的危 
險 。 企業總 會發現 隱蔽或 不是怎 樣隱蔽 的方法 獲得這 些優惠 。 腐敗 是中國 體制眾 所周知 的特點 , 
這 是很好 的例子 = 我們稍 後建議 : 雖然 中國發 展迅速 , 如沒 有腐敗 , 中國 可以增 長更快 。 

難在 「拔 插頭」 和 調整政 府資源 。 國家 指導資 本主義 最後一 個危險 : 一旦國 家承擔 在某些 企業或 

部門投 入資源 和威望 , 即使清 楚看到 需要重 大改組 或是其 他國家 的競爭 對手正 在超越 , 也很難 「 拔 
插頭」 。 要麼政 府不想 掉臉子 , 或 者更常 見的是 政治強 大的利 益集團 妨礙善 意的各 國政府 放棄干 
預 。 這個問 題的最 好例子 , 是 幾乎所 有富裕 國家政 府都延 長了農 業補貼 , 儘 管農業 職位一 直減少 , 

到 了現在 只佔極 小份額 (美國 是少於 3%) 。 再者 , 儘 管在以 往的關 貿總協 定和現 在的世 界貿易 
組織 規則下 談判開 放貿易 , 但是 富裕國 家仍然 試圖保 護某些 製造行 業免進 口競爭 , 無論是 通過世 
界貿易 組織協 議的例 外條款 批準的 r 臨時」 保 護授權 , 或是 較長期 的品種 : 反傾 銷稅和 平衡稅 , 
以 抵消外 國補貼 (儘 管絕大 多數經 濟學家 尤其譴 責反傾 銷補救 措施) 。 事實上 , 諷 刺的是 政治壓 
力往往 迫使各 國政府 支持夕 陽工業 , 而不 是有未 來前景 的行業 , 主要 是夕陽 工業及 其僱員 爲爭取 
政府 援助而 叫喊得 最響亮 。 

總 而言之 , 國 家有明 確界定 的目標 爲目標 , 往 往可以 成功指 導經濟 。 但是 , 隨著經 濟趕上 科技前 
沿 , 掛得較 低的果 子已挑 摘一空 。 到了 這一歩 , 或許在 這之前 國家指 導資本 主義的 缺點更 加明顯 : 
過 度投資 , 無法拿 出激進 的創新 , 易 感染腐 敗貪污 , 以 及不願 把資源 從低收 益的活 動轉移 到可能 
有更 多回報 的途徑 ; 以 上已成 爲常規 。 

寡頭資 本主義 

如 上所述 , 我們 稱之爲 「寡 頭」 資本 主義很 容易混 淆國家 指導資 本主義 , 因爲 「寡 頭」 資 本主義 
國家 也容易 大規模 參與指 導經濟 。 寡頭資 本主義 , 只是 經濟體 制名義 上是資 本主義 , 產權 體制是 
保護那 些擁有 大量財 產的人 , 政府 政策的 目 的主要 或完全 是爲了 促進一 小撮人 的利益 ( 通 常是非 
常富 裕的) , 而 更糟糕 的是保 護執政 黨獨裁 者和他 (她) 的朋友 和家人 的利益 (在 這情況 , 這體 
制應該 定性爲 「竊盜 統治」 46 ) 。 不幸的 是這種 形式的 資本主 義遍及 世界許 多地方 , 可能 禍及十 
億人口 , 多見 於許多 拉丁美 洲國家 , 許 多前蘇 聯國家 , 大多數 阿拉伯 中東國 家和非 洲大部 分地區 。 

在這 些社會 , 經 濟增長 不是政 府的中 心目標 , 其 主要目 標是維 持和加 強已經 擁有該 國大部 分資源 
的 少數寡 頭的經 濟地位 (包括 政府領 導人本 身)。 這一 事實區 分寡頭 資本主 義和其 他專制 或較少 
民主 的社會 ; 在後一 類社會 , 經濟 增長顯 然是中 心目標 , 但資 本主義 被國家 壓迫性 「指 導」 。 當 
然 ' 即 使是在 寡頭經 濟體系 ' 政府 和統治 精英階 層可能 在一定 程度上 有興趣 促進經 濟增長 ' 但只 



kleptocracy 



是作 爲邊緣 目標或 「限 制」 : 以 實現足 夠的增 長壓抑 「土 人」 奮起反 抗推翻 當權者 , 以及 讓統治 
精 英積累 更多國 家財富 , 中 飽私囊 。 就是這 種情況 , 連同 這些政 府的高 壓權力 , 使 我們很 不情願 
在第六 章總結 : 革命 可能是 最有效 (也 許是 唯一) 的方式 來消除 寡頭資 本主義 , 轉 向政府 以整體 
經濟增 長爲首 要目標 的體系 。 

不平 等和增 長停滯 

寡頭 資本主 義經濟 一般有 幾個共 同特點 。 首先 , 也 許是最 明顯的 , 是 收入分 配極爲 不平均 (財富 

分佈往 往更不 平均) 。 我們可 以利用 計量不 平等的 所謂堅 尼系數 來說明 這一點 。 47 表 3 報告 
1998 , 1999 或 2000 年 拉丁美 洲的堅 尼系數 , 我 們認爲 這地區 可廣義 定義爲 寡頭資 本主義 。 堅 
尼系數 計分從 到 1 00 , 分 數越高 , 收入 ( 或財富 ) 分配越 不平等 。 爲 了對比 , 表 4 顯 示經濟 
合作 與發展 組織國 家的堅 尼系數 , 其 中包括 世界上 的富國 (有少 數例外 如墨西 哥和土 耳其) 差距 
相 當驚人 。 拉丁美 洲的堅 尼系數 大約是 50 至 60 , 指出收 入高度 不平等 。 與 此相反 , 經合 組織國 
家的 堅尼系 數是在 25 至 40 之間 ( 美 國在這 範圍的 上方) 。 



表 3 : 一 些拉丁 美洲國 家的堅 尼系數 


國家 


堅 尼系數 


年份 


2007/08 年度 《人 類發展 報告》 


玻 利維亞 


44.7 


1999 


60.1 


智利 


57.1 


2000 


54.9 


哥 倫比亞 


57.6 


1999 


58.6 


哥斯 達尼加 


46.5 


2000 


49.8 


多 明尼加 共和國 


47.4 


1998 


51.6 


厄 瓜多爾 


43.7 


1998 


53.6 


薩 爾瓦多 


53.2 


2000 


52.4 


危 地馬拉 


59.9 


2000 


55.1 


洪 都拉斯 


55.0 


1999 


53.8 


墨西哥 


54.6 


2000 


46.1 


巴拿馬 


56.4 


2000 


56.1 


祕魯 


49.8 


2000 


52.0 


烏拉圭 


44.6 


2000 


44.9 


委 內瑞拉 


49.1 


1998 


48.2 


中 




2007/08 


46.9 


港 (a) 






53.4 


台 (b) 




2000 


32.6 


資 料來源 : 《世 界銀行 : 2004 年世 界發展 指標》 (國際 復興開 發銀行 / 世 界銀行 , 2004 年) 



Gini coefficient 堅 尼系數 是計算 兩條曲 線之間 的面積 。 第一條 曲線稱 爲洛倫 茲曲線 Lorenz curve ' 這描 繪人口 的實際 

收 入分配 : 以 收入劃 分人口 , 也 就是說 , 收入最 低的百 分之十 , 第二低 百分之 十等等 。 然後 每組配 上所佔 總收入 的份額 
( 例如 , 最 低的百 分之十 的人口 只獲得 總收入 4% ) 。 第二 條曲線 顯示假 設案例 中有完 善的平 等分配 , 使每 個百分 之十的 
人 口獲得 總收入 10% 。 兩條 曲線之 間的面 積越大 , 即是 實際不 平的程 度越大 。 堅尼 系數只 是計量 這面積 的大小 。 



註 : 這 份資料 沒有其 他拉丁 美洲國 家的堅 尼系數 。 

譯註 : 爲 方便讀 者參考 ' 並列 2007/08 年度 《人 類發展 報告》 的更 新數據 以及兩 岸三地 的系數 - 

(a) 香港 的堅尼 系數眾 說紛転 : 香 港政府 統計部 門向立 法會議 呈報的 數據是 : 45.1(1981), 45.3(1986), 
47.6(1991), 51.8(1996), 52.5(2001), 另有 53.4 (美 國中央 情報局 CIA Factbook ) , 

(b) 台灣新 聞處官 方網頁 。 2009 年 5 月 20 日參閱 。 



表 4 : 經 m 作與 發展, 國家 的堅 尼系數 


國家 


堅 K 系數 


年份 


2007/08 年度 《人類 發展# 告》 


澳 #11 


35.2 


1994 


35.2 


奥地利 


30.0 


1997 


29.1 


布 1 」 H 寸 


25.0 


1 996 


33.0 


加掌大 


33.1 


1998 


32.6 


紘古 
提克 


25.4 


1996 


25.4 




24.7 


1997 


24.7 


分闌 


26.9 


2000 


26.9 


/ 云國 


32.7 


1 995 


32.7 


惊國 


28.3 


2000 


28.3 


希 M 


35.4 


1998 


34.3 


W 才利 


26.9 


2002 


26.9 


変爾闌 


35.9 


1996 


34.3 


我穴利 


36.0 


2000 


36.0 


口 

y 不 


24.9 


1 993 


24.9 


韓國 


31 .6 


1 998 


31 .6 


Sffl 可 


54.6 


2000 


46. 1 


何闌 


30.9 


1 999 


30.9 


卓 CTTFi 萌 

m\sm 




1 yy / 




挪威 


25.8 


2000 


25.8 


波蘭 


34.1 


2002 


34.5 


葡萄牙 


38.5 


1997 


38.5 


斯 洛伐克 共和國 


25.8 


1996 


25.8 


西班牙 


32.5 


1991 


34.7 


瑞典 


25.0 


2000 


25.0 


瑞士 


33.1 


1992 


33.7 


土耳其 


40.0 


2001 


43.6 


英國 


36.0 


1999 


36.0 


美國 


40.8 


2000 


40.8 



資 料來源 : 堅尼系 數錄自 《世 界銀行 : 2004 年世 界發展 指標》 (國際 復興開 發銀行 / 世 界銀行 , 2004 

年 ) ; 經 合組織 國家的 堅尼系 數參見 經合組 織網頁 。 
註 : 冰 島和盧 森堡沒 有資料 - 

譯註 : 爲 方便讀 者參考 ' 並列 2007/08 年度 《人 類發展 報告》 的更 新數據 。 



可以肯 定的是 , 一些拉 丁美洲 國家在 1980 年代及 以後似 乎試圖 提高經 濟增長 , 摒 棄阿根 廷經濟 
學家 Raoul Prebisch 在 1950 年推 動的進 口替代 策略, 這策略 在其後 二十年 在許多 拉丁美 洲國家 

實施 。 當時 提出這 策略的 理由是 這保護 當地的 「新生 產業」 免受國 外競爭 , 使他們 有時間 成長和 
面對任 何來源 的競爭 。 但是這 些新生 產業往 往是由 強大和 富裕的 當地家 庭擁有 , 暗 地說明 進口保 
護是連 貫上文 描述的 寡頭資 本主義 。 一些 拉丁美 洲國家 放棄這 種做法 , 採取 猶豫歩 驟開放 經濟接 
受外 國競爭 , 似 乎表明 寡頭資 本主義 模式略 有削弱 , 因而 增長較 爲快速 。 

迄 今爲止 , 結果並 不符合 這觀點 。 表 5 比較 拉丁美 洲主要 經濟體 系在兩 段時間 ( 1960 至 80 年 
代和 1980 至 2000 年代 ) 的 增長率 。 第 一階段 大致吻 合當時 主導整 個拉丁 美洲的 進口替 代經濟 
政策 ; 後期大 致包括 「市場 改革」 年代 。 然而 , 如表 5 所示 ' 除智利 (在 拉丁美 洲有最 低的堅 
尼 系數) , 1980-2000 年期 間的經 濟增長 沒有重 大差異 , 而且 在許多 情況下 實際上 是低於 1960 
至 1980 年。 48 



表 5 : 拉丁美 洲國家 人均國 內生產 總値的 平均增 長和堅 尼系數 


國家 


進口取 代時代 1960-80 


自由市 場時代 1980-2000 


堅 尼系數 


阿根庭 


1.94 


0.42 


52.2 a 


玻 利維亞 


1.40 


-0.53 


44.7" 


巴西 


5.12 


0.66 


59.3 a 


智利 


1.87 


3.20 


57.1 c 


哥 倫比亞 


2.72 


1.13 


57.6 b 


哥斯 達尼加 


2.28 


0.48 


46.5。 


多 明尼加 共和國 


2.89 


3.07 


47.4 d 


厄 瓜多爾 


3.91 


-0.94 


43.7 d 


薩 爾瓦多 


1.23 


0.38 


53.2 C 


危 地馬拉 


2.80 


-0.16 


59.9。 


洪 都拉斯 


1.56 


-0.48 


55 b 


墨西哥 


3.35 


0.75 


54.6 C 


尼 加拉瓜 


0.54 


-2.53 


43. 1 a 


巴拿馬 


4.32 


0.73 


56.4 C 


巴拉圭 


3.18 


0.28 


57.8 a 



當然 , 除了一 些例外 , 拉美 國家在 1980 年至 2000 年 遭遇艱 難時期 , 因此即 使他們 盡力也 無法快 速增長 。 有 幾個國 
家 (阿 根廷 , 巴 西和墨 西哥) 借入太 多外幣 , 有 一些國 家有過 高的國 內債務 , 無 法償還 ; 這 是因爲 國內增 長緩慢 , 加上 
出口 商品在 世界巿 場上價 格持平 或下降 。 



秘魯 


2.17 


-0.07 


49.8° 


烏拉圭 


1.62 


1.08 


44.6。 


委 內瑞拉 


0.18 


-1.01 


49. 1 d 


資 料來源 








國內生 產總額 : Alan Heston, Robert Summers and BettinaAten ' 賓 夕法尼 亞大學 國際比 較中心 ' 2002 年 10 月參考 


http://Dwt.econ.upenn.edu/Dhp site/owt61 form. oho 。 






堅 尼系數 : 《世 界銀行 : 2004 年世 界發展 指標》 (國際 復興開 發銀行 / 世 界銀行 ' 2004 年) 


3 2001 年堅 尼系數 








'1999 年堅 尼系數 








2000 年堅 尼系數 








d 1998 年堅 尼系數 









在 2006 年 , 世 界銀行 的年度 《世 界發 展報告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專門討 論平等 和經濟 

發 展之間 的關係 , 世界各 地決策 者和發 展專家 都密切 留意這 份報告 。 雖然一 般都認 爲發達 經濟體 
系在兩 者之間 是有權 衡取捨 (Okun, 1976) ' 世 界銀行 提出令 人信服 的理由 , 至少 以發展 中國家 
作爲整 體而言 ' 收 入和財 富不平 等在兩 方面會 阻礙經 濟增長 。 那些掌 控權力 和財富 的人可 以和確 
實 容易扭 曲全部 社會群 體的資 本成本 , 從而 導致浪 費和低 效率分 配資源 , 因而堵 塞受害 者的機 
會 。 有權 勢的少 數精英 也往往 建立和 維持只 是有利 於本身 的體制 和規則 , 犧 牲了廣 泛大眾 。 這兩 
種趨 勢是顯 而易見 , 而 且確實 準確地 描述寡 頭資本 主義主 導的經 濟體系 。 

網上參 考資料 : 

中 國評論 通訊社 : 中 國基尼 系數已 升至歷 史新高 : 敲響社 會警號 (2008-02-22) 
明報 : 香港貧 富懸殊 全亞洲 最嚴重 (2008 年 10 月 24 日) 

" 香 港貧 富懸殊 越見嚴 重 " 

香 港扶貧 委員會 : 香 港的入 息差距 

mm 

發展 中國家 的經濟 體系中 , 困擾拉 丁美洲 經濟體 系的還 有第二 個特點 , 這特點 與許多 (如 果不是 
大 多數) 寡 頭經濟 有關連 : 高 比例的 r 非正規 活動」 。 經濟學 家認識 這非正 規現象 已經有 一段時 

間 ( 見 Tanzi, 2000 ) , 秘魯經 濟學家 Hernando de Soto 兩本 暢銷書 籍讓大 眾更深 入理解 ( 見 De 
Soto, 1989, 2000) 。 

De Soto 引用 「非 正規」 這術語 的意思 , 是個 人和企 業進行 本質上 是建設 性的經 濟活動 一如房 
屋建設 , 銷售商 品和服 務等等 ~ [旦 技術上 是非法 , 因爲 沒有必 要的正 式批准 和執照 , 或 是土地 
沒 有業權 。 這樣定 義的非 正規活 動有別 於犯罪 , 這 也是違 法活動 , 但 受到社 會譴責 , 因爲 破壞社 
會結構 (通 過盜竊 , 毆打 , 綁架 , 謀殺這 些活動 ; 許多 國家還 包括使 用和銷 售某些 毒品和 隨之而 
來的洗 錢)。 



非正規 活動具 建設性 , 並有 助於經 濟增長 , 但下一 章提出 在非正 規活動 極爲普 遍的經 濟體系 , 如 
非正 規商業 可以從 地下走 上地面 , 公開 做生意 , 可以 取得有 利於更 迅速擴 張的正 規信貸 和網絡 , 
經濟增 長會更 爲快速 。 這 方面討 論關鍵 的一點 , 在 寡頭資 本主義 中非正 規往往 是廣泛 和持久 , 我 
們不 相信這 是意外 。 這 樣的社 會的執 政家庭 爲了本 身的狹 隘的經 濟利益 , 不 考慮讓 整體人 口享有 
正 規權益 。 他們 不希望 有競爭 來自進 入經濟 體系的 新的正 規成員 。 寡 頭政治 精英支 持的政 府似乎 
用盡方 ffif 吏非正 規企業 和個人 難以正 規運作 。 

現在人 們認識 r 非正規 」 這問題 不是只 限於拉 丁美洲 ; De Soto 首先在 1 980 年代 研究拉 丁美洲 ; 
「非 正規」 經濟 在非洲 , 亞洲 ' 印度和 中國也 很普遍 。 事實上 , 即使 俄羅斯 總統普 京也承 認在俄 
羅 斯成立 新企業 的困難 , 令人 失望的 是這個 國家變 得有利 於寡頭 。 因此 , 普京表 示遺憾 : 「(俄 羅 
斯) 政 府和地 區當局 未能創 造條件 , 讓 中小型 企業蓬 勃發展 。 每一位 開創新 業務和 登記企 業應給 
予個人 (勇敢 ) »。 」 (引自 Arvelund,2005) 49 

網上參 考資料 : 

楊忠川 、 成忠一 : 網際網 路中非 正式經 濟活動 之初探 : 以 TANet BBS 站中 電腦設 備二手 市場爲 

m 

劳动世 界的格 局改变 : 非正 规经济 的成长 《2006 年 国际劳 工组织 报告》 

黄宗智 : 中国 被忽视 的非正 规经济 : 现实 与理论 

胡鞍钢 / 赵黎 : 我国转 型期城 镇非正 规就业 与非正 规经济 (1990-2004) 

苏振兴 : 关 于拉丁 美洲非 正规经 济的几 个问题 

林家裕 : 第三 義大利 的小規 模工業 化發展 : 以 Emilia-Romagna 爲例 

寡 頭經濟 通常是 腐敗的 , 甚至超 過國家 指導資 本主義 , 但任 何經濟 體系都 會有腐 敗貪污 。 政府爲 
難人民 不容易 獲得許 可證或 批准書 —— 這是導 致非正 規的先 決條件 ——" & 創造機 會讓低 層官員 

受賄 。 事實上 , 行賄 的企業 面對政 府官員 侵擾更 多於守 法企業 (見 Kauffman and Wei, 1999 卜 

再者 ' 雖然在 寡頭統 治的國 家一些 主控企 業和家 庭能是 「寶座 背後的 權力」 , 最終 權力仍 然在政 
府官員 的手上 ,他們 可以爲 難或方 便寡頭 。其 結果是 這些企 業和家 庭可能 要向負 責領導 人支付 「方 
便 錢」。 

腐 敗貪污 在多方 面阻礙 經濟長 。 一方面 , 這把 企業能 源從生 產活動 , 如制 定和採 用創新 , 轉移到 
對社會 的浪費 。 失去 這些潛 在創新 者的生 產服務 , 其 「機會 成本」 也 許是腐 敗的最 大成本 。 再者 , 
通過 增加營 商成本 , 腐敗阻 礙國內 和國外 的投資 。 非 洲和世 上其他 貧困國 家的經 濟苦難 , 傳聞但 
極具說 服力的 解釋把 這個問 題歸咎 於腐敗 (見 Baker, 2005; Nairn, 2005b) 。 有一 些更正 規的統 
計證 據證實 腐敗是 昂貴的 , 證明 這特別 防礙外 國投資 。 " 例如 , 魏尙 進教授 (布 魯金斯 學會和 
國 際貨幣 基金) 估計 , 腐敗 行爲可 以對外 商投資 多加達 50% 稅率 , 這無 疑阻礙 外國資 金流入 (見 



Arvelund (2005) 還指出 , 中 小企業 僅佔俄 羅斯國 內生產 總値約 15% , 而相 比之下 , 美 國的數 字約爲 50% 。 
50 但是 ' 增長和 腐敗之 間的負 面統計 關係並 不普遍 。 Jakob Svensson 調查 這主題 ' 在跨國 統計測 試中沒 有發現 任何聯 
繫 , 但他警 告這些 回歸數 據可能 無法計 量腐敗 。 (Svensson, 2006) 



Wei, 2000) 。 51 有人 可能認 爲中國 是例外 ; 儘 管中國 的腐敗 現象極 爲普遍 , 但吸 引外國 投資一 
直非 常成功 。 然而 , 魏 教授認 爲如中 國能減 少腐敗 , 將 可吸引 更多國 外投資 , 因此 增長會 更加迅 
速 (Wei, 2001 )° 52 

白然資 源豐富 的危險 

最後 , 有 一些寡 頭國家 擁有豐 富的自 然資源 , 尤其 是石油 , 幫 助鞏固 這形式 的資本 主義難 以撼動 。 
紐約 時報專 欄作家 Thomas Friedman 提出更 爲廣泛 的假說 , 他 稱之爲 「石油 政治第 一律」 , 聲 
稱 在石油 資源豐 富的經 濟體系 , 「石 油價 格和自 由歩伐 總是朝 著相反 的方向 」 。 ( Friedman, 2006, 
31 ) 這槪念 就是當 石油資 源豐富 的經濟 體系的 石油價 格上升 , 執政 的寡頭 有必要 的資金 「收 買」 
政權 的對手 , 也 有持無 恐無需 理會其 他國家 如何看 待他們 。 就我 們的目 的而言 , Friedman 假設 
最相關 的方面 , 是 高油價 政權沒 有多少 誘因或 需要去 培養創 業精神 。 

這些 主張的 典型例 子或許 是沙特 阿拉伯 , 一 個家族 (沙 烏特 家族) 數代 以來一 直執政 , 也 擁有國 
家 石油壟 斷企業 Aramco 。 這家族 有了豐 富的石 油收入 , 不僅夠 控制石 油業務 , 也 利用收 入購置 
或建立 許多其 他企業 。 沙烏特 家族也 利政府 的石油 收入來 支持其 他行業 , 如石 化工業 , 從 而表現 
出國家 指導資 本主義 的特點 。 中 東其他 地方的 情況也 是類似 , 但 在阿曼 , 巴林 , 迪拜 , 阿 拉伯聯 
合 酋長國 和科威 特這些 石油資 源豐富 的國家 , 掌 權家族 在擴闊 經濟增 長的基 礎方面 , 似乎 較爲成 
功 。 我們 印象中 的一個 原因是 , 儘管 在沙特 阿拉伯 開業表 面上並 不困難 ( 根據世 界銀行 的年度 《經 
商 Doing Business) 排名 , 下一章 討論) , 國家 又有計 晝瞧用 該國大 量增加 的石油 收入以 開發龐 
大的 製造業 集團和 石油化 工設施 , 但 該國在 文化和 經濟依 然是極 爲封閉 , 其 他更成 功的石 油資源 
豐富 經濟體 系對外 國商品 , 創意和 資本更 爲開放 。 53 

例如 , 迪拜雖 然必須 克服重 大障礙 , 但正在 盡最大 努力成 爲中東 地區的 銀行和 證券交 易中心 
(Spindle and 曰 -Rashidi, 2006) 。 迪拜 領導人 認識到 ' 沒 有主要 的外資 金融機 構在當 地落戶 ' 

這 努力不 會成功 ; 迄 今已有 一些在 該國開 業或擴 大營業 。 迪拜也 在建設 「網 絡城」 ; 至 2006 年 
中 已吸引 許多美 國的領 先高技 術品牌 (微軟 , 惠普 , 思科) 在 此建立 中東的 主要業 務設施 。 阿曼 
和巴 林的領 導人也 以不同 方式開 放經濟 , 爭取 吸引該 區內外 的遊客 。 54 

儘 管所有 酋長國 家有最 新進展 , 中東 (除以 色列) 的經 濟進歩 還是非 常糟糕 , 儘管 大多數 這些國 
家石 油豐富 。 一 項硏究 報告說 : 「自 1975 年以來 ' 中 東的人 均國內 生產總 値增長 一直不 如世上 
其他 任何地 區 。 」 ( Askari and Takhavi, 2006, 83) 



魏尙進 (Wei, 2000) 也認 爲腐敗 把資本 流入從 外國直 接投資 轉移爲 外國銀 行貸款 。 如果這 是事實 , 這 增加了 貨幣危 
機 的風險 , 因爲 銀行可 以不滾 動貸款 , 就此 「離 開」 借款國 , 而 外國直 接投資 往往是 「粘 性」 (很 不容易 卸下企 業的控 
制股權 )。 

" 魏 尙進的 統計研 究和其 他人在 這方面 的研究 ' 是採用 調查所 得的腐 敗計量 , 因此受 到上一 章提及 對增長 的統計 研究的 
限制 。 儘 管如此 , 腐敗現 象和外 國投資 之間的 負面關 係是符 合常理 , 因此是 可信的 ' 至少我 們相信 。 
53 徹底 分析沙 特阿拉 伯的經 濟狀況 ' 參見" Long Walk," 2006 。 

54 在 2006 年 ' 迪拜 的最重 要企業 ' 迪拜港 口企業 Dubai Ports ' 尋求 收購鐵 行航運 Peninsular & Oriental Stream 

Navigation Company ' 這 間英國 港口企 業經營 一些美 國港口 。 提案 引起美 國兩黨 的眾議 員和參 議員猛 烈批評 ; 根 據調查 

數據 , 收購 也不受 美國公 眾歡迎 。 迪 拜港口 最終取 消協議 , 後來 同意放 棄一些 其他美 國港口 的生意 。 事件 傷害了 美國和 
迪 拜之間 的關係 , 迪拜當 時是美 國的重 要盟友 ; 還損害 美國與 阿拉伯 世界其 他國家 的關係 , 但這種 影響會 持久多 久還是 
不 能確定 。 



總 而言之 , 寡頭資 本主義 管治的 經濟體 系不是 以增長 來驅動 , 而在最 壞的情 況下這 是腐敗 領導的 
± 也盤 , 即 使是較 好情況 也只會 維護極 少數特 權份子 的收入 和財富 。 事實上 , 收入高 度不平 等是寡 
頭資 本主義 的定義 性特徵 , 其他特 徵包括 廣泛的 非正規 經濟活 動網絡 , 普 遍腐敗 (如 經濟 在很大 
程度上 依賴單 一的自 然資源 , 這可 能放大 ) 。 

大 企業資 本主義 

哈佛 大學經 濟學家 熊彼德 Joseph Schumpeter 55 , 是唯 一經濟 學家承 認創業 家在資 本主義 經濟的 
核 心作用 , 諷刺的 是他在 老年時 (1940 年代 末期和 1950 年代 初期) , 對創 新在美 國的未 來感到 
悲觀 。 熊彼 德擔心 創業 活動傾 向於已 成立的 大企業 , 這 些企業 不僅有 資源來 資助創 新活動 , 而且 
還享有 足夠龐 大的市 場陣地 可以賺 取値得 投資發 展創新 的利潤 。熊彼 德還關 切到美 國大企 業內部 
越來越 官僚化 , 特別是 在二戰 後的大 規模生 產可能 扼殺未 來的創 新( Schumpeter, 1 942, 81-86 )。 

另一位 較爲大 眾熟悉 的哈佛 大學經 濟學家 John Kenneth Galbraith , 撰寫文 章關於 戰後初 期成立 

的企業 權力越 來越大 。 但 與熊彼 德相反 , Galbraith 並 不擔心 「美國 企業」 會 用光商 業創意 。 他 
反而 擔心大 型企業 變得非 常強大 , 社會需 要有工 會和政 府這些 r 抗衡 權力」 , 監察 企業的 過火行 
爲 : 廣告 的浪費 , 豪華 的待遇 , 過份 的利潤 (Galbraith, 1967, 388- 99)° 56 

熊 彼德和 Galbraith 都關心 我們稱 之爲大 企業資 本主義 , 換言之 , 大型 企業主 導的經 濟體制 , 原 

來的 企業創 始人已 離場或 不再有 效控制 企業。 這類企 業的所 有權分 散在許 多股東 , 往往包 括一些 
大 型機構 投資者 (保 險業 , 養 老基金 , 大學 , 基金會 等)。 職業管 理人員 是這些 「委 托人」 的 「代 
理人」 , 因 而產生 有名的 r 委託一 代理」 問題 , 這是 如何確 保管理 層管理 企業時 , 是持續 爲企業 
所 有者的 最佳利 益服務 。 57 

在 本章和 第七章 , 我 們認定 大企業 資本主 義主要 是在歐 洲大陸 ,日 本, 韓國 和其他 經濟體 系的部 
份地區 , 包 括美國 。 這 並不是 說上述 的前一 組經濟 體系完 全是由 大型企 業主導 , 因 爲事實 上各國 
還是有 許多小 創業家 。 但是大 企業經 濟體系 很少有 我們所 定義的 創新型 創業家 。 相反 , 大 企業經 
濟 體系的 創業家 是生活 在邊緣 , 未能爲 大企業 提供經 濟燃料 , 一 如在美 國和越 來越多 的國家 , 創 
業 形資本 主義是 經濟體 系的重 要特徵 。 大 企業經 濟體系 還傾向 於由某 些國家 冠軍企 業驅動 , 這些 
企 業是由 各國政 府挑選 或促成 , 可能是 出於民 族自豪 感和源 於以下 的信念 : 只有這 些企業 可以實 
現規 模經濟 , 可以 挑戰其 他國家 (通 常是 美國) 的強 大全球 競爭者 。 

大 企業和 麵壟隨 本主義 的缺點 

通常 , 大 企業資 本主義 也是寡 頭壟斷 , 但 並非總 是如此 。 這是 說這體 系的特 點是大 型企業 運作的 



或譯 「熊 彼特」 。 

56 總結 Galbraith 許多著 作和職 業生涯 , 以及爲 什麼他 認爲理 想的經 濟現在 看來有 些過時 , 不 符合當 前現實 ' 參 見頗爲 
刺激的 DeLong, 2005 。 

57 Adolphe Berle 與 Gardiner Means 在 1 930 年已認 爲當所 有權與 控制權 分開時 ' 必然會 有這問 題( 見 Berle and Means, 
1932) 。 近幾 十年來 , 經濟學 家重新 標籤爲 「委 託一 代理」 問題 。 



市場規 模有限 , 只 能支持 少數競 爭者可 以實現 既有科 技提供 的任何 重大規 模經濟 。 或是這 些市場 
因爲 「網絡 效應」 可 能有一 個或幾 個企業 ; 「網絡 效應」 是指 在商品 或服務 的價値 取決於 有多少 
用家 , 例如通 訊網絡 , 股 票市場 以及各 種高科 技產品 , 特 別是電 腦軟件 。 這 些市場 往往是 高度集 
中 , 有 時甚至 是壟斷 , 因爲成 功取得 大量顧 客的企 業可以 在競爭 中取勝 可能的 參賽者 。 

然而 許多經 濟學家 和決策 者並不 滿意寡 頭壟斷 , 因 爲這偏 離競爭 的理想 : 許 多小企 業各自 努力取 
勝 。 在這些 「原 子化」 市場 , 沒有 任何一 家企業 控制足 夠市場 , 可以設 定價格 , 價 格反而 是由許 
多消 費者和 企業通 過非人 化的相 互作用 而確定 ; 一如 經濟學 入門書 教授的 供給和 需求曲 線互交 。 
與 此相反 , 人們不 信任寡 頭壟斷 , 是因 爲在一 些只有 少數競 爭對手 的行業 , 各企業 可能對 價格設 
置 有一些 控制權 , 尤 其是他 們的產 品和服 務可以 與市場 內的對 手區分 (經 濟學家 稱之爲 壟断, 
爭 58 ) 。 有 定價能 力的企 業通過 高於有 競爭力 的價格 , 因 此贏得 「超 常」 禾 1J 潤 (超 出純粹 競爭性 
市 場中企 業能夠 賺取的 利潤) , 從 而損害 消費者 。 

再者 , 寡 頭壟斷 企業可 以懶惰 , 只是靠 本身的 現金流 量而沒 有創新 , 充分利 用他們 在一個 市場的 
權力 進入其 他市場 , 從而 阻礙新 科技增 長和妨 礙可以 商業化 生產的 創業家 。 寡頭壟 斷企業 有時向 

政府 「 尋租 59 」 ' 要求 法院或 監管機 構保護 , 免受 國內外 競爭者 的威脅 。 美 國汽車 和鋼鐵 工業是 
寡頭 壟斷市 場大企 業的典 型例子 , 這 些企業 已經失 去競爭 的熱情 , 然後 尋求並 獲得貿 易保護 , 以 
減輕 (但不 能完全 阻止) 國 外更有 效的競 爭對手 。 在國內 , 對應貿 易保護 是反壟 斷訴訟 , 目的是 
讓某些 大企業 競爭對 手受益 , 而不 是惠及 整個經 濟體系 ; 這些 訴訟越 來越多 是由有 進取心 的原告 

律師 , 國家總 檢察長 , 並偶爾 由聯邦 政府反 壟斷當 局提出 (Baumol, 2002) 。 
大 企業和 讓壟隨 本主義 的優勢 

但是 , 寡 頭確實 有優勢 。 如 果市場 的成本 結構或 網絡效 應只能 支持少 數企業 , 對消費 者而言 , 寡 
頭 可能是 最有效 的結果 , 即 使價格 反映更 高利潤 的標價 。 事實上 , 由於企 業有超 常利潤 , 寡頭壟 
斷企 業的現 金流量 可以資 助發展 科技逐 歩改善 ; 這是大 型企業 的特點 。 本田 和豐田 這兩家 日本企 
業 是最佳 大企業 的例子 , 企 業不僅 持續改 良他們 的汽車 , 也 有急劇 的創新 ( 最近的 例子是 混合動 
力汽車 , 結合汽 油和充 電電池 兩個動 力源) 。 幾個 韓國有 製造商 (現代 和三星 企業) 也有 創新的 
熱情 。 最 近幾年 , 西歐經 濟體系 在汽車 , 資本貨 品和消 費者用 品等領 域也出 現了一 些成功 的創新 
型大 企業。 

事實上 , 任 何經濟 體系的 運作不 可缺少 大企業 ; 如果 沒有其 他原因 , 就只 因爲創 立這些 有活力 , 
新 企業的 創業家 最終必 須把執 掌權力 交給沒 有參與 創始的 管理層 。 在 這一點 , 企 業面對 分岔路 
口 : 一條路 徑是成 功擴大 , 最 理想的 是有幾 輪創新 ; 另一 路徑是 停滯和 企業可 能消亡 。 如 果初始 
企業 是激進 的創新 , 企 業的第 二代和 第三代 管理層 不太可 能會重 複第一 次的成 功規模 , 較 大的第 
二代 企業通 常有較 爲一致 , 層疊同 歩的薪 津體制 , 不 能獎勵 企業內 的個人 或小組 有突破 性發明 , 



monopolistic competition 

59 Rent seeking. 譯註 : 租 Rent 是經濟 學槪念 , 涵義不 是日常 用語的 「租」 ' 而是泛 指因爲 生產要 素稀缺 帶來的 超額收 

入 。 稀 缺不一 定是巿 場的自 然行爲 , 政 府政策 干預和 行政管 制都會 造成人 爲稀缺 ' 從 而形成 讓有關 人士有 機可乘 , 取得 
超 額收入 。 白 話一句 : 佔便宜 。 



程度 上及不 上市場 獎勵唯 一的發 明人或 創業家 。 再者 , 突破性 科技可 以快速 地使現 有產品 和服務 
變 得過時 , 因此大 型組織 可能會 強烈反 對創新 ° 



這些因 素有助 解釋一 些看似 猜不透 的難題 : 爲何 大企業 的硏發 預算只 有一小 部分是 專門投 放於激 

進 的硏究 (Branscomb, 2004) ; 爲何小 企業的 硏究和 專利申 請中的 「高 影響」 專利 , 至 少是大 
企業 的兩倍 (見 CHI, 2003, and Council on Competitiveness, 2004) ; 爲 什麼美 國大企 業如寶 

潔 , 英特爾 和大型 製藥企 業等大 型企業 , 似乎 越來越 多把大 量研發 「外 包」 給較 小企業 ; 這些小 

企 業推出 新產品 , 然後賣 給那些 大企業 (其中 一些大 企業可 能已經 有股權 投資) 6 ° ; 或爲 何日本 
的 索尼似 乎已迷 失方向 ; 索 尼曾是 最成功 的創新 大企業 , 發明 晶體管 收音機 , 隨身聽 , 以 及特麗 
瓏電視 。 正如一 位評論 家所言 , 索尼 已成爲 「不是 在這裡 發明」 綜合症 的典型 受害者 (至 少在本 

書寫作 的時候 , 因 爲它的 新總裁 正盡力 扭轉企 業劣勢 ) , 拒絕模 仿或與 其他企 業合作 ( Surowiekci, 
2005) 。 

但是 , 大企業 通常在 大量市 場調硏 了解消 費者的 喜惡後 , 不斷 改進現 有產品 和服務 , 有時 發展新 
的 , 仍然 可以茁 壯成長 。 創新過 程成爲 例行和 可預測 , 美式 足球的 術語是 「每 次前進 三碼」 , 而 
不 是衝出 重圍觸 地得分 。 在 {if 可經 濟體系 , 這種 恆常的 改善是 必要的 , 儘管 已是例 行公事 。 

事實上 , 激進創 業家無 法以具 成本效 益的方 式自行 製造一 些創新 ; 要批 量生產 , 大 企業也 很重要 。 
很多津 津樂道 的例子 : 福特 汽車大 批量生 產汽車 , 在這 以前已 經有很 多汽車 發明家 6 ' ; 波音 、 洛 
克、 希德 • 麥道 和空中 客車企 業的飛 機是萊 特兄弟 發明的 ; 旧 M 的電 腦主機 是由賓 夕法尼 亞大學 
開發 ; 戴爾的 個人電 腦由蘋 果製造 ; 微軟的 個人電 腦操作 系統顯 然是由 Gary Kildall 開發 ; 大型 

製藥企 業有資 源爲大 學和小 企業突 破性的 發明進 行昂貴 和耗時 的臨床 試驗。 

在這 些和許 多其他 情況下 (包 括以 下討論 的激進 創新) , 早 期的創 新通常 是在原 始狀態 , 能力有 
限 , 經常發 生故障 。 最終要 有較大 企業的 長期和 訓練有 素的硏 究人員 完善創 新並轉 化爲消 費者可 
以承擔 的產品 。 可以理 解的是 在這種 環境下 , 這些 企業的 硏究部 門優先 考慮產 品改進 , 進 一歩提 
高可 靠性和 易用性 , 而不 是富於 想像力 的突破 。 然而 , 這些遞 增調整 是必不 可少的 。 如果 沒有大 
企 業這些 「常 規」 硏 究和開 發活動 , 發達 經濟體 系國家 (和 發展中 國家) 的 生產力 會較差 , 許多 
創 新性的 產品的 可靠性 , 實 用性和 方便用 戶的程 度將受 到限制 。 

在 極少數 情況下 , 大企業 甚至可 以創業 。 一個 例子是 通用電 氣企業 ' 在總裁 Jack Welch 任內像 
是 個別創 業企業 的組合 , 而不是 大企業 。 事實上 , Welch 精簡 通用電 氣企業 的中央 辦公室 , 把權 
力 下放到 企業的 個別業 務部門 。 眾 所周知 3M 企業 鼓勵員 工提出 新想法 , 然 後一如 開始新 業務那 
樣支 持他們 。在 日本, 業務 遍及全 球的豐 田和本 田已經 表明大 型汽車 企業都 可以持 續逐歩 改善本 
來已是 高品質 的車輛 , 也可 以創新 : 新的 混合動 力汽車 比市場 上任何 其他產 品大幅 度提升 燃油效 



參見 Cheesebrough, 2003 。 

61 亨 利福特 實在有 發明自 我驅動 的車輛 , 但 在他之 面也有 其他人 (包括 Carl Benz, Charles Edgar, J. Frank Duryea, 
Elwood Haynes, Hiram Percy Maxim, Charles Brady King, George Selden 等等) ; 福特的 天才是 運用裝 酉己' 線生產 , 大 

規模 生產廉 價汽車 。 



率。 



也有 一些個 案是成 立已久 , 以前開 發和營 銷新發 明的創 業企業 , 因其 他業務 而損失 財富而 被迫到 
牆角 。 芬蘭移 動電話 企業諾 基亞的 轉變是 這類型 例子的 世界領 先示例 。 最近 在美國 , 蘋果 公司因 

爲 iTune 播 放器和 在線音 樂和視 頻商店 而復活 , 這些激 進科術 挽救了 企業不 再只是 長期作 爲個人 

電腦 生產商 。 

又有 大型企 業只是 從較小 , 更具創 業精神 的企業 購入激 進創新 。 《經濟 學人》 2006 年的調 查指出 : 
「這些 日子, 藥 品業界 的大多 數創新 是來自 小規模 新企業 。 大 型製藥 企業的 硏發活 動現在 集中於 
查明 和與小 規模創 新企業 做生意 , 力 度不下 於試圖 自 己發 明重量 級藥物 ° 」( 〈 新組織 〉 , 2006, 9 ) 。 
多 個規模 較大的 訊息科 技企業 , 如思科 , 英特爾 和微軟 , 情況也 是如此 。 

大型 企業更 爲常見 的典型 是大企 業資本 主義本 身的致 命弱點 : 不 要創新 的趨勢 。 如 果主導 市場的 
大企業 通過本 身的行 爲或爭 取政府 庇護免 受競爭 而成功 挫敗競 爭對手 , 安於 現狀的 誘惑是 特別強 
烈 。 無 論是哪 種方式 , 持續改 進的推 動力可 能減弱 。 或是 大企業 只是變 得官僚 , 無 法認識 激進思 
想 或即使 看到也 無法採 取行動 。 哥 倫比亞 大學商 學院的 Amar Bhide 是創 業專家 , 他指出 這種傾 
向可能 是大型 企業的 風土病 (Bhide, 2006) 。 

大企業 僵化威 脅到整 個經濟 的增長 , 這不 僅是因 爲錯過 了機會 , 而是 因爲這 會感染 企業員 工的態 
度 。 勞動 力市場 對應停 滯的產 品市場 , 是員工 以保住 職位爲 最優先 , 而不是 個人成 長和對 企業福 
祉 有貢獻 。 在 大企業 資本主 義的領 先典範 , 歐洲大 陸和日 本的勞 動力市 場僵化 , 長 期就業 被視爲 
是理 所當然 , 罕 見有開 除員工 ; 這不是 意外的 。 當然 , 諷刺的 是大企 業經濟 體系未 能爲工 人提供 
他們 熱切要 求的就 業保障 。 西 歐經濟 體系在 1950 至 70 年代 , 失 業率低 於美國 , 但在過 去幾十 
年遭遇 結構性 失業率 , 大大超 過美國 。 勞 動規則 限制企 業很難 開除或 解僱冗 餘員工 , 也不 敢僱用 
新員工 。 更大問 題是創 業家害 怕只能 守著後 來不能 改動的 勞動力 , 一開 始就不 敢創業 , 或 是開始 
後只 僱用不 會觸發 就業保 護門檻 的人手 。 然而 , 歐洲 和日本 現在用 盡辦法 打造創 業文化 , 以創造 
現有大 企業不 能提供 的新就 業機會 。 歐洲和 日本會 否成功 ? 這 是第七 章的主 要議題 。 

總之 , 大企 業資本 主義最 好的方 面是產 生夠大 的現金 流以資 助持續 , 逐歩改 善產品 和服務 , 這是 
任何現 代經濟 所必需 。 在 最壞的 情況下 , 大企 業資本 主義可 以僵化 , 不 願創新 , 抗 拒改變 。 

創輕資 本主義 

最 後是第 四類型 : 創 業型資 本主義 , 在 這體系 的大量 經濟行 爲者不 僅永不 停止推 動和鼓 勵創新 , 
而 且還進 行和商 品化一 些激進 或突破 性創新 。 這些 創新比 大企業 資本主 義的逐 歩創新 更大膽 。 這 
些 創新經 由創業 家本人 或其他 現有企 業改進 和完善 , 改 善了我 們的生 活水平 , 超出 我們的 祖先能 
夠想象 。 例子包 括汽車 和飛機 ; 電報以 及其後 的電話 , 最終是 互聯網 ; 電力 改變了 我們的 工作和 
生 活方式 ; 空調方 便人類 從較寒 冷氣候 大規模 遷徙到 較暖和 的氣候 ; 這不僅 在美國 , 也在 世界各 
± 也發生 , 並 一直不 容小覷 的增加 工人的 生產力 。 



這只 是激進 創新的 小樣本 , 改 變了我 們的生 活和在 周邊催 生了整 個行業 。 激 進創新 或許成 爲其他 
產 品或科 技建立 於上的 「平 台」 (例如 電力或 個人電 腦操作 系統) , 或是 幫助創 造和支 持許多 「輻 
條」 的 「樞 紐」 (例 如汽車 業及其 供應商 行業) 。 由 激進創 新催生 的行業 反過來 又提高 生產率 , 從 

而在國 內和新 企業形 成特別 強勁的 區域內 促進經 濟增長 (Acsan and Plummer, 2005; Acs and 
Armington, 2004) 。 62 或是如 馬克斯 普朗克 硏究所 63 的 David Audretsch 和 他的同 事認爲 : 「創業 

精 神爲經 濟增長 作出重 要貢獻 , 提供知 識伸延 的渠道 , 否則 這些知 識可能 仍然未 能發揮 商業作 
用 。 j (Audretsch et al. 2006, 5) 

新企 業和創 新突破 

這 些激進 , 突 破性的 創新從 何而來 ? 答案 : 如果 沒有創 業家把 握機會 出售一 些以前 沒有的 東西或 
服務 , 毅然採 取行動 , 就沒 有轉化 性科技 , 也 沒有創 業型資 本主義 。 激進的 突破往 往是不 成比例 
的由 個人或 單一新 企業開 發和推 向市場 , 雖然 突破背 後的創 意往往 , 但不 是一般 , 是來自 大企業 
(或 大學) , 由 於後者 的官僚 體制往 往沒有 被利用 (Moore and Davis, 2004, 32) 。 正如 
Jean-Baptiste Say 在十 九世紀 初指出 : 沒有 創業家 , 「[科 學] 知識可 能只是 休眠在 一兩個 人的記 
憶 , 或泯沒 在文獻 。 」 (Say, 1834, 81 ) 。 雖然 這說法 現在有 些過時 ' 一項 徹底的 統計硏 究發現 
較 小規模 , 年輕 企業的 每名僱 員比較 大規模 , 成 立更久 的企業 產生更 多創新 ( Acs and Audretsch, 
1990) 。 

除 了極少 數例外 , 真 正創新 的創業 家只能 在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中找到 ; 在這 體系中 , 嘗試 新事物 
的風險 —— 以及花 費時間 和金錢 來做到 —— 可以得 到豐厚 回報和 安全地 保留這 些獎勵 (這 是創業 
型資本 主義的 關鍵先 決條件 , 第 五章有 討論) 。 鑑 於創新 的重要 ' 有自 由市場 , 機 會最大 化的經 
濟體 系的好 處是能 夠利用 各方面 的天才 。 這樣 的經濟 是不斷 集思廣 益和試 驗開放 , 從中得 到回報 
是 因爲數 目龐大 , 各 有不同 技能和 知識的 一般人 , 比任 何規劃 師或專 家小組 更容易 拿出好 的想法 
和落實 。 因此 , 自由 市場經 濟極爲 「沒有 規劃」 , 看來 是巨大 的弱點 ' 原來 是巨大 的力量 。 

我們中 的一員 (Baumol) 提 出多種 原因解 釋激進 創新似 乎來自 創業家 而不是 大企業 (同 時要仔 

細留意 大多數 創業家 是複製 , 而不是 激進) 。 64 首先, 如果由 創業家 進行成 功的激 進創新 , 可以 
帶來 「超級 獎品」 : 數 以億計 的財富 , 如 果不是 數十億 。 大企業 的激進 創新沒 有可比 的獎勵 , 大 
不 了是獲 得特別 表彰獎 和一次 性獎金 。 

除 此之外 , 奇怪 的是硏 究發現 (至少 美國是 這樣) 典型 的創業 家掙錢 比不上 受僱的 創業家 。 那麼 
爲什麼 這麼多 創業家 願意從 事有內 在風險 的活動 ? 這是 由於額 外的精 神獎勵 —— 自己當 老闆, 爲 
自我成 就而自 豪等等 ^ f 吏 創業家 認爲値 得努力 , 即使得 不到超 級大獎 。 這 反過來 有助解 釋爲何 
在試圖 發現和 商業化 突破性 創新時 , 創業家 比大企 業有相 對優勢 。 因爲 創業家 活動的 「收 入」 不 



最近有 兩份研 究全面 分析創 業精神 與美國 以及其 他地方 經濟增 長之間 的聯繫 , 參見 Acs and Armington, 2006 和 
Audretsch, Keilbach and Lehmann, 2006 。 這 些研究 在許多 方面與 我們的 意見是 互補的 。 
63 Max Planck Institute 
64 參見 Baumol, 2006 。 



少部 分是來 自心理 , 創業 家是重 大創新 的低價 供應商 。 因此 在通常 情況下 , 大企業 等待創 業家開 
發激 進創新 , 然後買 入是更 爲花算 。 



大量業 和創新 的蔓延 

那麼爲 什麼獨 立創新 者一創 業家這 種低工 資的競 爭優勢 ,不會 伸延到 大型企 業專業 累積漸 進改善 

那些 不是那 樣激進 的創新 ? 部 分答案 在於漸 進改善 是更爲 複雜和 資本成 本較高 。 一 架波音 777 
飛機 顯然比 萊特兄 弟開發 的原始 飛機複 雜得多 。 波 音企業 用了一 個世紀 來不斷 完善原 有飛機 , 成 
爲 複雜和 相當驚 人的現 代飛機 。 波音企 業完成 這壯舉 , 是通 過集結 工程師 和設計 師團隊 , 花費數 
十億美 元資金 , 萊 特兄弟 沒有這 些資金 。 這也並 非偶然 。 由於 其本身 的性質 , 在這 被稱爲 革命性 
發明 的飛機 的前後 , 經過 多次修 改和完 善已變 得越來 越複雜 。 在 這方面 , 籌 措經費 以逐歩 改善和 
製造現 代飛機 , 獨 立的創 新者一 創業家 明顯處 於劣勢 。 

這一 切不是 暗示大 型企業 無法激 進創新 , 或者說 從來沒 有實現 這目標 。 事實上 , 即使 在美國 , 創 
業 家還沒 有壟斷 所有激 進創新 , 必須有 大規模 的第二 代企業 以確保 激進創 新紮根 。 例如 , 貝爾實 
驗 室也許 是任何 重大企 業最成 功的硏 究機構 (當 時屬於 AT&T) , 近 幾十年 來兩個 較重要 的大企 
業激 進創新 : 晶體管 和半導 體就是 出自這 實驗室 。 

這些 的確是 開創性 的突破 , 但同樣 値得注 意的是 這幫助 啓發一 系列新 成立創 新企業 的創新 。 1 958 
年 , 當美 國科學 家爭先 恐後要 趕上蘇 聯成功 發射第 一顆人 造衛星 Sputnik , 德 州儀器 企業的 Jack 
Kilby 擴 大貝爾 實驗室 , 設想 由矽芯 片包含 的晶體 管和其 他電路 元件組 成的集 成電路 。 其 他人利 
用 這兩項 創新科 技爲市 場帶來 一系列 的消費 和企業 新貨品 , 從 晶體管 收音機 到袖珍 計算器 , 並最 
終 發明個 人電腦 ; 個人電 腦是在 1970 年代由 創業家 開發和 商業化 , 當時的 企業還 沒有預 見個人 
電腦 的價値 (個 人電腦 行業是 由另一 位創業 家發起 : 蘋 果企業 創始人 Steve Jobs) 。 

創 新並不 止於此 。 個人電 腦產業 進而大 力推動 巨大的 新興軟 件產業 , 這也是 由多個 獨立創 業家圈 
隊啓動 。 甚至有 微軟的 神話式 啓動和 增長成 爲世上 最大的 和最有 利可圖 的企業 , 個 人電腦 操作系 
統先驅 , 其後爲 其他電 腦應用 軟件提 供市場 。 電腦 應用的 改進又 促進生 物科技 的進歩 , 由 試驗重 
組 DNA 的大學 硏究人 員開發 新領域 , 經 創業家 和風險 資本家 發展成 爲產業 。 電腦 應用和 生物科 
技在 納米技 術方面 (不大 於分子 的微型 設備) 發 揮工具 性作用 , 可能 爲醫學 和其他 領域帶 來目前 
無 法想像 的革命 性改變 。 

沒有 人可以 規劃這 些事件 。 甚至沒 有人可 以預料 。 然而 , 這些創 新導致 了全新 的行業 , 僱 用數以 
百萬 計員工 , 受益 人數多 達數億 (如果 不是數 十億) 。 

其他國 家目睹 這些顯 著事態 的發展 , 並從 中學習 。 以後 的章節 會討論 到一些 國家如 愛爾蘭 , 以色 
列和 英國已 經消減 國家在 經濟體 系的指 導地位 , 並把賭 注押在 創業家 , 有越 來越多 顯著的 成功例 
子 。 印 度長期 以來是 國家指 導的資 本主義 , 該國 的一個 增長中 的小角 落現在 擁護創 業精神 , 更多 
是無心 之得而 不是精 心策劃 : 電話諮 詢中心 和軟件 設計。 中國 曾經是 世上最 大的中 央規劃 經濟體 



系 , 開 發了一 種新形 式的半 國家指 導的創 業精神 , 有助 該國在 過去十 年成爲 世上經 濟增長 最快的 
國家 。 第六章 詳細討 論印度 和中國 擁抱創 業精神 。 

美國 和美麗 新世界 

目 前我們 只是指 出美國 人必須 學會接 受現實 : 美 國人不 再壟斷 美國獨 有的創 業型和 大企業 資本主 
義 。 如 果這刺 激美國 保持對 激進創 新和漸 進改善 的努力 , 這 是好事 。 然而 ' 如果這 引發美 國決策 
者害 怕競爭 , 採 取更具 防禦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隨 著時日 這會阻 礙一直 以來是 美國經 濟特點 的創新 
可 觀增長 , 這將 是不幸 。 

我們 談到的 恐懼是 任何創 業型經 濟所必 須和不 可避免 的後果 , 熊彼德 稱之爲 「創 造性破 壞」。 創 
業型 和繼承 型企業 往往帶 來創意 和破壞 , 企 業爭取 商業化 , 以新 科技取 代舊的 : 汽車取 代馬匹 , 
電 力取代 蒸汽機 , 半 導體取 代陰極 射線管 , 以及 電腦硬 件和軟 件消除 (並 將繼續 消除) 許 多人手 
工作 , 還有 許多其 他例子 。 



熊 彼德論 「創 造性 破壞」 

Joseph A. Schumpeter"Creative Destruction" 

From Capitalism, Socialism and Democracy (New York: Harper, 1975) [orig. pub. 1 942], pp. 82-85: 

那麼 , 資 本主義 本質上 是經濟 變化方 法的一 個形式 , 不 是固定 , 永遠不 是固定 。 而這資 本主義 
過 程的演 化特色 , 不僅是 因爲事 實上經 濟生命 是存活 在會改 變的社 會和自 然環境 , 其變 化因而 
改變經 濟行動 的數據 , 這 事實是 重要的 ; 而這 些變化 (戰爭 , 革 命等) 往往 影響工 業改變 , 但 
不是工 業改變 的主要 推動者 。 這 演化的 特徵也 不是因 爲人口 和資本 近乎自 動增長 或貨幣 體系反 
覆無常 ; 演化的 特徵對 這些事 物同樣 是正確 ° 設 置和保 持資本 主義引 擎動作 的最根 本衝動 , 是 
來自資 本主義 企業創 造的新 消費者 , 產品 , 新的生 產或運 輸方法 , 新 的市場 , 新 的產業 組織形 
式。 

正如上 文提到 , 勞動者 的預算 , 例如 1760 至 1940 年' 其 內容並 不是沿 著不變 的路線 簡單地 

增長 , 而 是經歷 了質變 的過程 。 同樣 , 典型 農場生 產設備 的歷史 , 從輪作 、 耕作 和育肥 合理化 
的開始 , 到 今天的 機械化 —— 與電 梯和鐵 路聯繫 ^ ^革命 的歷史 。 鋼鐵 工業生 產設備 的歷史 
也 是如此 : 從木炭 爐到我 們的熔 爐類型 ; 或是 電力生 產設備 的歷史 , 從上 射式水 輪到現 代電廠 ; 
或 是運輸 的歷史 , 從郵 政驛車 到飛機 。 開闢 國內外 新市場 , 工藝店 和工廠 組織發 展成爲 像美國 
鋼鐵 公司這 些企業 , 說 明了工 業突變 (如 果我 可以使 用生物 術語) 的同 樣過程 , 不斷在 內部革 
命性改 變了經 濟結構 , 並 不斷破 壞舊的 , 不斷創 造新的 。 這 「創 造性 破壞」 的過 程是資 本主義 
的基 本事實 。 這是資 本主義 的內容 , 是每 一資本 主義企 業賴以 生存… 。 

每項 業務策 略的真 正意義 , 是 來自這 過程的 背景和 在這過 程創建 的情景 。 要 了解真 正意義 , 必 
須 置於創 造性破 壞的永 恆風暴 ; 不 是這樣 , 或 是假設 有永恆 的平靜 , 就不能 理解… 。 



首 先要放 棄競爭 運作模 式的傳 統觀念 。 經 濟學家 終於走 出眼中 只有價 格競爭 的階段 。 只 要質量 
競 爭和銷 售工作 進入理 論的神 聖專區 , 價格變 量被趕 出其壟 斷位置 。 然而 , 競爭 依然只 是在僵 
化 的格局 : 條 件不變 , 尤 其是生 產方法 和產業 組織形 式不變 , 這幾乎 是全部 的關注 。 但 是在與 
教科書 有別的 資本主 義現實 , 這 種競爭 不重要 ; 來自 新產品 , 新技術 , 新供 應來源 ' 新 組織形 
式 (比 如最 大規模 的控制 單位) 的 競爭才 是重要 —— 這 種競爭 有決定 性的成 本或質 量優勢 , 不 
是攻擊 現有企 業的邊 際利潤 和產出 , 而是這 些企業 的基礎 和命脈 。 相比於 強行打 開大門 ' 這種 
競爭 作爲爆 破手段 是比其 他方法 更有效 ; 因爲 這種競 爭是如 此重要 , 使得 一般意 義的競 爭是否 
或 多或少 迅速發 揮功能 變得相 對的沒 有意義 ; 不 管怎樣 , 長 期能擴 大產量 和降低 價格的 強大槓 

桿是用 另類物 M 造的 。 

幾 乎沒有 必要指 出我們 現在想 到的這 種競爭 , 不僅是 在出現 時才有 所行動 , 只要 這是永 遠存在 
的威脅 已經發 揮作用 , 在 發動攻 擊前已 迫使遵 守紀律 。 即使商 人在本 身的領 域是獨 一無二 , 或 
即使 不是獨 佔市場 , 但政 府的調 查專家 看不到 他與在 這市場 或相關 市場的 任何企 業存在 有效的 
競爭 , 商 人也會 感覺本 身是身 處競爭 的情景 ; 因此在 仔細審 查下會 總結他 煞有其 事談到 對競爭 
的憂慮 , 只 是想當 然而已 。 在許多 情況下 , 雖然不 是全部 , 這將長 期會迫 出類似 完全競 爭格局 
的行爲 。 

(譯註 : 熊 彼得的 「破 壞性 創造」 啓發 近代經 濟學家 留意到 創造和 創新是 經濟增 長動力 。 選譯 
這一 段經常 被引用 的文字 供讀者 參考。 ) 



成功 的創業 型經濟 體系接 受和普 遍鼓勵 變革, 不 會設置 障礙防 止資金 和人力 從緩慢 移動或 垂死的 
部門 轉移到 有動力 的產業 ; 不會爲 現有生 產者建 立圍牆 把外國 更有效 率的生 產者拒 之門外 ; 千方 
百計尋 找更好 的創意 , 甚 至國外 (第五 章更多 討論仿 製的重 要性) 。 

激 進創新 及其催 生的改 變有一 浪接一 浪到來 的傾向 , 隨之 而來的 一段較 長時間 的紛亂 , 有 許多輸 
家和幾 個贏家 。 例如 , 在同 一時間 , 十九 世紀末 和二十 世紀初 有幾千 間企業 或個體 戶製造 和試圖 

出 售汽車 ; 只有少 數存活 。 一個 類似的 故事是 電話行 業以及 最近在 1990 年 代許多 網絡企 業速生 
速死 。 這 些科技 革命伴 隨著金 融泡沬 , 投 資者把 賭注押 在眾多 競爭者 , 把股 價推高 , 然後 當大部 
分企業 失敗時 , 眼巴巴 看著股 價格下 降爲零 。 金融市 場的繁 榮與蕭 條循環 , 是 {if 可 催生激 進或範 
式轉移 創新的 經濟體 系的固 有本質 (見 Perez, 2002 ) 。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的經 濟體系 , 從另一 意義來 說是具 有活力 : 在所有 企業的 排序中 不斷湧 現企業 , 
比 對之下 , 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企業 排名特 點是更 加穩定 。 例如 , 美 國和歐 洲的鮮 明對比 。 1998 
年美國 最大的 二十五 間最大 的企業 '在 1960 年有 八間並 不存在 或是規 模很小 。 在歐洲 ' 1998 
年二 十五間 最大的 企業在 1960 年已經 很強大 。 再者 , 美 國的變 化速度 似乎已 經加快 。 1960 年 
的 《財 富》 五百 強企業 , 二十年 後有三 分之一 被取代 ; 到了 1998 年, 同樣 的情況 只是四 年光景 
(歐洲 共同體 委員會 , 2003)。 65 



進一 歩證明 美國企 業之間 的攪和 , 參 見附錄 。 



因爲 激進變 革是如 此混亂 , 創業型 經濟能 夠受益 於適當 建造的 安全網 , 以保 護一些 變革的 受害者 
免 受其惡 劣影響 ( 不會同 時摧毀 他們重 新站起 來的意 願)。 這看 起來似 乎很矛 盾或違 反直覺 。 以 
色列 的前任 首席科 學家曾 對本書 兩位作 者談到 , 她認 爲以色 列具創 業精神 , 原因之 一是人 民高度 
感覺 不安全 , 主要 是外來 威脅他 們的人 身安全 。 在人 人滿足 於安逸 的社會 一^ f 列如 許多西 歐國家 

—— 人 們可能 會不願 意承擔 {if 可 創業奮 鬥的固 有風險 。 事 實上在 2004 年 , 一位法 國政府 僱員寫 
的一本 暢銷書 《懶惰 ' 你好 Bonjour Paresse) , 讚 美不努 力工作 的美德 。 這種 「迴避 工作」 的 

倫理現 在是西 歐的嚴 重文化 問題, 這表現 於主要 歐洲國 家受僱 員工的 每年平 均工作 時間明 顯下降 
(見 第七章 )° 

但背 景會產 生很大 的差別 。 在歐洲 , 有 工作的 人有工 作保障 , 有作 者讚頌 懶惰並 不奇怪 。 在其他 
的社會 情況並 非如此 (例如 美國) , 人們失 去工作 就有很 多損失 , 任 何方面 的變革 可能令 人極爲 
不安 。 當變革 落在自 己頭上 , 很 容易把 變革配 上外國 的面具 : 指 責貿易 , 外包 , 或 美國企 業在國 
外直 接投資 , 而不 是承認 大多數 變革是 在國內 推動持 續提高 生產率 , 使企 業以較 少工人 做到更 
多 , 無論是 否有外 國競爭 或外包 。 那麼 , 在這樣 的環境 , 變革 的實際 和潛在 的輸家 就有很 強的誘 
因試 圖擾亂 來源非 常明顯 的變革 , 如貿易 , 外 包等等 。 

因此 , 雖然 這可能 似乎違 反直覺 , 建設 性的安 全網保 護掉下 來的人 , 而又沒 有摧毀 他們重 新站起 
來 的誘因 , 在高收 入的創 業型經 濟體系 , 其重 要性是 高於平 均生活 水平較 低的經 濟體系 。 這是因 
爲 在高收 入國家 , 因變革 的潛在 輸家損 失更多 , 有更 大的動 機來阻 止或減 緩變革 。 

總 而言之 , 創業型 資本主 義是我 們認爲 是最有 利於激 進創新 的體制 。 但是 , 沒有先 進的經 濟體系 
只是依 靠創業 家就可 以生存 (正如 人無法 只吃一 種類型 的食物 就能生 存)。 大企業 仍然是 必不可 
少 , 以 完善和 大規模 生產創 業家有 更大傾 向去發 展或弓 I 入的激 進創新 。 未來 硏究的 一個領 域是創 
業型 和大企 業的最 佳組合 。 但是 , 爲迎接 這挑戰 需要比 現有的 更好的 數據集 。(需 要那些 數據以 
測試本 書提出 的假設 是重要 的議題 但往往 被忽視 。 感興 趣的讀 者請參 見附錄 。 ) 

未來 的挑戰 

我們已 經介紹 四種類 型的資 本主義 , 有 一些明 顯的問 題要求 有答案 , 尤其是 政府如 何能夠 開始著 
手 建立或 加速創 業精神 的增長 ? 假設他 們可以 , 政府 如何能 夠確保 所建立 的成功 大企業 持斷創 
新? 或者政 府基本 上是束 手無策 , 只能在 後座旁 觀社會 的非正 規規範 和慣例 —— 社會的 「文 化」 
—— 而這可 能需要 幾十年 ,甚至 數百年 來改變 ? 第五章 討論要 了解和 促進經 濟增長 的這些 至關重 
要和 其他有 關問題 。 



第五章 



在前沿 的增長 

增長 不會回 應任何 (標準 總體經 濟學) 公式 , 因 爲公式 沒有留 意經濟 學的基 本原則 : 人們 回應誘 

因 ° 

—William Easterly 《在 增長 的迷霧 中求索 T?7e £/us/Ve Qtvesf for Grawf/?》 143 頁 

(簡體 譯本) 《在 增長的 迷霧中 求索》 姜 世明譯 , 中信 出版社 , 2005 年 

在有 記錄的 歷史和 幾乎所 有社會 , 積累財 富一直 是有進 取心個 人的首 要目標 。 用美 國讀者 熟悉的 
方 言來說 , 個人 追隨兩 條主要 道路之 一以獲 取財富 : 加 大餡餅 並從增 加的部 份拿走 自己的 公平份 
額 , 或 僅僅是 多拿餡 餅而不 論是否 有增長 。 直至工 業革命 , 極大 多數是 追隨第 二選項 : 重 新分配 
既 有財富 。 這事 實最終 解釋爲 何在過 去兩百 年工業 化國家 取得的 經濟增 長是史 無前例 。 

有直接 的原因 可以解 釋人類 歷史上 積累財 富的首 選方法 是偏重 重新分 配而不 是增長 。 或許 最明顯 
的是 從弱者 手中拿 走財富 看起來 更容易 。 事實上 , 當 四面楚 歌之際 , 暴力被 視爲男 子氣槪 , 英雄 
所爲 是可以 理解的 。 更重 要的是 在這樣 的環境 , 不 能保證 其他致 富之道 —— 對生產 和經濟 增長有 
貢獻 —— 的成 果回報 (或成 果的大 部份) 是優 先歸於 努力作 出貢獻 的個人 。 

既然掠 奪財富 比其他 增加社 會總財 富的活 動有如 此明顯 的優勢 ,很不 容易去 解釋是 什麼導 致現代 
自 由市場 經濟走 向後者 。 顯而 易見的 答案是 出現了 新體制 , 遏 制掠奪 財富的 方法和 限制從 中得到 
的好處 , 同時對 爲經濟 增長作 出貢獻 , 有進 取心的 個體提 供更多 獎勵和 報酬的 確定性 。 換 上這種 
說法 , 顯 然誘因 結構有 了革命 性變革 , 有這 樣變革 的社會 必然走 了好運 ; 事實上 , 這近 乎奇蹟 。 
本 章描述 體制和 相關誘 因的這 些變革 。 

我們贊 頌的大 企業資 本主義 和創業 型資本 主義混 合體, 可能 不適用 於在任 何時期 的所有 經濟體 
系 。 也 許經濟 體系在 初期階 段多多 少少需 要或受 益於國 家指導 , 或 是一些 人是如 此爭辯 。 我們不 
在 此辯論 。 但是 , 我們更 爲確定 一旦經 濟體系 接近胃 前沿 ~ & 就是說 , 生活水 平置身 全球最 
高一要 保持麵 或 站鎌沿 就必須 摒棄國 家指導 和採取 一些創 觀和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混合 

體 。 這 混合體 的本質 以及尤 其是創 業型資 本主義 的特點 將會因 國而異 , 取決 於歷史 條件和 文化差 
異 。 簡 而言之 , 所 有經濟 體系都 需要一 定程度 的創業 精神以 產生激 進創新 , 但亦需 要有效 的大企 
業 以完善 創新和 大規模 商業化 ° 

本章討 論的經 濟體系 , 已準 備好混 合創業 型和大 企業資 本主義 , 但 想知道 實現和 維護的 關鍵因 
素 。 我們這 樣說並 不意味 著要過 度規範 , 因爲 沒有單 一的增 長靈方 , 即使經 濟是接 近或站 在前沿 。 
一 些確切 的規則 和體制 , 可能 適用於 一個國 家或一 國之內 , 但可能 , 甚至很 可能不 適用於 其他地 
方。 但是, 不 論其具 體形式 , 我們 認爲這 體制必 須滿足 四個關 鍵條件 ; 我們 認爲這 是我們 所描述 
的創 業型和 大企業 資本主 義混合 體獨有 。 我 們也認 識到其 他因素 —— 不是這 種形式 的資本 主義獨 



有的 ——• &會促 進增長 。 我們 在本章 的總結 檢視這 些因素 。 



嫌 沿爭取 最大增 長的四 個條件 

創業 型經濟 必須有 創業家 , 不僅 是任何 創業家 , 而 是敢於 創新的 創業家 。 我 們提出 培育創 業家的 
三個先 決條件 。但同 樣重要 的是創 業型經 濟必須 有辦法 確保成 功的創 業家成 長爲大 企業時 保持警 
覺 。 否則的 話會一 如第八 章指出 , 大企 業資本 主義可 以僵化 。 第四個 條件是 爲了解 決這特 別危機 。 

要 鼓勵建 立創新 的創業 型企業 , 各 國政府 應降低 「依章 辦事」 的成本 (業 務及財 產登記 , 方便僱 
用 和解僱 工人) ; 應有可 行的破 產體制 ; 應方 便正規 金融部 門形立 和增長 , 金融部 門把資 源轉移 
到敢於 創新的 創業家 。 第 一個條 件不會 令人感 到意外 。 如創 業精神 是關乎 開始和 助長營 商企業 
(爲此 我們忽 略所謂 的社會 創業家 , 他們可 能考慮 到其他 目標) , 那麼 r 依章 辦事」 必須 是簡單 
和 不花錢 。 換言之 , 許 可證的 要求應 該不多 ( 除非企 業需要 某種形 式的專 門知識 , 如醫療 照護設 
施) , 塡 寫必要 的申請 所需時 間和費 用應保 持在最 低限度 , 批 准時間 也如是 。 相同 的元素 也適用 
於登 記財產 和抵押 (以 保證 貸款) ; 這些 歩驟應 該是易 於管理 。 

在這 個越來 越受互 聯網主 導時代 , 許 多或所 有這些 活動可 以在網 上進行 ; 在一些 發達經 濟體系 , 
這確 實如此 。 發展 中國家 遙遠地 點缺少 高速互 聯網通 訊的基 礎設施 , 在有關 登記處 設置低 成本的 
電子資 訊服務 站或類 似設備 , 可以 加快申 請過程 。 

商業登 1 己 。 對於 這些登 記要求 , 我 們強調 「正 規」 這詞語 ' 因 爲我們 在上一 章提到 在許多 發展中 
經 濟體系 , 創業精 神還活 得不錯 , 但 是活得 「不 正規」 一一" & 就是說 沒有必 需的正 式批准 。 這是 
因 爲正規 程序非 常耗時 和昂貴 。 

Hernando de Soto 在 他的第 一本書 《另一 條道路 The Other Path) 記載這 問題在 1980 年代中 

期的秘 魯是如 何重要 ( De Soto, 1989) 。 他 和他在 利馬硏 究所的 同事開 辦業務 , 試 圖獲得 必要的 
批准 , 卻 發現花 了將近 三百天 才拿到 , 這還要 一路賄 賂官員 。 在這 本書出 版之前 和之後 , De Soto 

和 他的同 事應邀 到了其 他發展 中國家 , 發現類 似或更 長的等 待時間 (還有 腐敗貪 污)。 

De Soto 認爲 , 由於 「正 規化」 的成 本和拖 延是如 此巨大 , 個 別業主 和創業 家選擇 「非 正規」 不 

申請 許可就 做生意 , 這是合 符理性 。 雖然 個人選 擇非正 規可以 是合理 , 有 龐大數 目返出 「正 規」, 
經濟作 爲整體 就受損 。 

具 體來說 , 非 正規企 業必須 小規模 經營規 , 以 逃避當 局偵查 (特別 是他們 通常不 交稅) 。 因爲非 
正規的 創業家 不合法 , 他 們可能 控制的 「財 產」 沒有正 式註冊 , 不能 獲得銀 行的正 式信貸 , 因爲 
沒有法 律認可 的財產 抵押作 爲擔保 。 因此 , 他們如 要擴大 , 只能 通過產 生收入 和儲蓄 , 得 到朋友 
和家 人支持 (通 常是微 薄支持 , 因 爲他們 可能也 是非正 規和沒 有什麼 辦法) , 或是 如果可 以的話 , 
向 收取高 額利息 的非正 規貸款 人借貸 ( 一些國 家稱之 爲 「± 易外 市場」 ) 。 爲 了強調 這一點 , De Soto 



在 他的第 二本書 《資本 的神秘 The Mystery of Capital) (2000) 估計 ' 由於 非正規 「擁 有」 的財 

產 (通 常是建 築物) 沒有業 權登記 ,在 2000 年世界 各地的 「死 資本」 超過九 兆美元 , 這 些都是 
不能 用來資 助投資 和增長 的財產 。 受大規 模非正 規經濟 部門困 擾的社 會就像 運行差 勁的弓 I 擎 , 效 
率遠 低於全 部潛力 , 有太多 浪費和 低效率 。 

有 人質疑 De Soto 的硏 究和統 計方法 。 其 他爭議 是關於 「非 正規」 對經濟 的代價 是否如 De Soto 
提 出的如 此高昂 。 其他 人反對 De Soto 硏究隱 含的靈 丹妙藥 , 即是 如果營 商和財 產可以 正當註 

冊 , 窮國突 然會發 展得更 加迅速 。 

即 使誇大 , De Soto 的 論點切 中要害 , 實際 上已有 點兒成 爲國際 政策圏 子的傳 統智慧 (這 永遠是 
危險 的立場 ) 。 聯合 國爲了 在發展 中世界 促進創 業精神 , 在 2004 年成立 委員會 , 並委任 De Soto 
參加 , 無疑是 承認他 的硏究 。 66 更重 要的是 , 至少 作爲未 來的經 濟硏究 , 世界銀 行開始 了一項 
重 大項目 , 彙編 De Soto 聲稱他 找到有 關商業 和財產 登記耗 費時間 和費用 的數據 。 世銀 的清單 

還包 括其他 的變數 , 特 別是僱 用和解 僱員工 的成本 , 因 爲運作 完善的 勞動力 市場中 在所有 經濟體 
系都 是重要 。 

表 6 至 9 是世 銀第二 份報告 《營商 2006 年 Doing Business in 2006} 的一 些說明 性資料 : 商業 

登記費 , 財 產登記 , 方便僱 用工人 , 方 便解僱 工人這 些活動 的成本 , 列出十 個最佳 和十個 最差的 
國家 (World Bank, 2006) 。 資料 包括僱 用和解 僱工人 的成本 , 不全 是因爲 這影響 成立營 商成立 

(儘管 有可能 影響) , 而是這 (大槪 ) 會影 響成立 後的增 長速度 。 



表 6 至 9 是和 2004 年初 的數據 , 是基於 深入分 析當地 的法律 和法規 , 加上 在不同 國家調 查超過 

三千 位熟悉 登記的 當地政 府官員 , 律師 , 顧問和 其他專 業人士 。 閱讀列 表的整 套數據 , 發 達經濟 
體系表 現最好 , 發展中 國家表 現最差 ' 結果並 不意外 ' 但也 有例外 。 67 



表 6 : 創 辦營商 的成本 (人均 J{fcA 的。 /。 ' 以美 元計) 


最少 


% 


最多 


% 


丹麥 


0.0 


西岸 及加沙 


275 


新西蘭 


0.2 


柬埔寨 


276 


美國 


0.5 


盧安達 


280 


瑞典 


0.7 


剛果共 和國 


288 


英國 


0.7 


查德 


360 


加拿大 


0.9 


尼日 


465 


波 多黎各 


1.0 


剛 果民主 共和國 


503 



委員會 的最後 報告是 (聯 合國 , 2004) , 在眾多 建議中 , 報告建 議發展 中國家 改進其 商業和 財產登 記制度 。 
67 舉 例來說 , 至 少我們 感到驚 訝的是 在沙特 阿拉伯 財產登 記的費 用是零 , 在白 俄羅斯 , 蒙古 , 亞塞拜 然和愛 沙尼亞 , 費 
用 非常低 ; 僱用新 工人成 本最低 的國家 包括一 些阿拉 伯國家 ' 俄 羅斯和 哈薩克 (我 們認爲 基本上 是寡頭 ) ; 沙特 阿拉伯 
也 是較容 易辭退 僱員國 家之一 。 



新加坡 


1.1 


安哥拉 


642 


芬蘭 


1.2 


獅子山 


835 


法國 


1.2 


辛巴威 


1442 


資 料來源 : World Bank, 2006. 



表 7 : 物 業登記 的成本 (物 業價 値的%) 


最少 


% 


最多 


% 


沙地 阿拉伯 


0.0 


中非 共和國 


17.3 


斯 洛伐克 


0.1 


塞 內加爾 


18 


新西蘭 


0.1 


蒲隆地 


18.9 


白 俄羅斯 


0.1 


喀麥隆 


19 


瑞士 


0.4 


馬利 


20 


亞 塞拜然 


0.4 


查德 


21.3 


俄羅斯 


0.4 


剛果 共和國 


22.1 


美國 


0.5 


辛巴威 


22.6 


愛 沙尼亞 


0.5 


奈 及利亞 


27.1 


亞 美尼亞 


0.5 


敘利亞 


30.4 


資 料來源 : World Bank, 2006. 



兩 者合計 , 表明 一般在 窮國創 辦和發 展營商 比富國 更困難 和昂貴 。 例如 , 世 界銀行 總結在 最貧窮 

的國 家開辦 公司平 均需要 59 天和人 均收入 122% , 但在 經合組 織國家 只需要 27 天和 8% (World 
Bank 2005, 18) 。 

但是要 小心解 讀列表 的結果 , 不能 自動推 斷由於 發達經 濟體系 的登記 , 僱用 和解僱 的費用 往往最 
低 , 這些較 低成本 是更高 層次經 濟發展 的原因 (或 原因 之一) 。 正如 經濟學 家所言 , 因果 關係可 
以 是另一 個方向 。 情況可 能是發 達經濟 體系的 創業家 有足夠 的政治 影響力 , 確 保登記 費用低 ; 與 
此相反 , 在 發展中 國家創 業家沒 有這種 影響力 , 登記 成本高 。 

世銀 聲稱發 現成本 與增長 的因果 關係是 正確的 , 特別 引用控 制因果 關係問 題的統 計硏究 (誠 然受 
到第三 章強調 的限制 ) , 估計 如開辦 公司的 費用可 以從第 75 百分 位数降 低至第 25 百 分位数 (成 
本越低 越好) , 貧 窮國家 的年度 國內生 產總値 增長率 可以從 0.25% 增至 0.50%(Klapper, Laeven 
and Rajan, 2004) 。 這些份 數聽起 來不是 大數目 , 但 將其應 用於一 些基數 , 例如所 有發展 中國家 
的 國內生 產總値 , 世 界銀行 報告說 經濟增 長率只 要提升 0.25% , 發 展中國 家的國 內生產 總値將 
每 年增加 140 億元 , 相當 於每年 發展援 助的四 分之一 (World Bank, 2005, 24) , 大約相 等於美 
國的 對外援 助預算 。 

商 業登記 的費用 (包括 直接和 間接) 不僅對 國內企 業重要 , 對外商 也重要 。 國家可 以從外 國投資 



「創 業」 或 收購現 有企業 (外 國直接 投資) 獲 益良多 。 這是因 爲外國 投資者 往往是 主要的 外國企 
業 , 除了投 資金錢 , 還 把知識 、 技術和 經驗帶 到投資 的國家 。 但是許 多國家 , 包括 發達國 家和發 
展 中國家 , 限制外 國投資 , 不論 是全面 (民 粹主義 原因) 或特 定部門 (在美 國和其 他國家 , 通訊 
和國 防工業 受限是 因爲文 化和國 家安全 的原因 ) 。 上一章 有談到 , 外 國投資 者似乎 對腐敗 也是高 
度敏感 , 這可以 像稅項 , 不僅只 是註冊 , 也 影響開 展業務 。 



表 8: 僱用的 困難度 




取夕 


澳洲 


伊朗 


喬治亞 


布吉 納法索 


中 國香港 


莫 三比克 


以色列 


中非 共和國 


馬 來西亞 


剛果 共和國 


模 里西斯 


獅子山 


納 米比亞 


剛 果民主 共和國 


俄羅斯 


茅利 塔尼亞 


瑞士 


摩洛哥 


美國 


尼日 


資 料來源 •' World Bank, 2006. 



《營商 Doing Business in 2006} ( 英 語版 ) 
《2008 中国营 商环境 报告》 ( 簡 體版 ) 



破 產保護 。 這似乎 看起來 很矛盾 , 但 影響創 業另一 個重要 但間接 的因素 是離場 或失敗 的費用 。 在 
大多數 社會和 在整個 歷史中 , 破產 是恥辱 的標記 , 如 果不算 是破產 人要坐 牢的犯 罪行爲 。 美國和 
其他一 些國家 對債務 人不能 依期償 還債務 (破 產定義 之一) 已經 採取更 爲開明 的態度 : 取 決於引 
用 的法律 ,「宣 告」 破產債 務人可 免除部 分債務 , 條件 是他們 同意在 一定期 限內重 新安排 償還餘 
額 。 68 促進創 業精神 , 有效的 破產保 護是至 關重要 ' 因爲沒 有保護 ' 許多 未來的 創業家 將不願 
承 擔創業 的風險 , 知道如 果失敗 , 除了 面臨宣 佈破產 帶來的 嚴重社 會恥辱 , 他們還 可能會 失去一 
切 。 實際上 , 可 以合理 猜測在 任何特 定社會 , 這 種恥辱 的強度 與針對 創業精 神的態 度是有 強烈的 
負面相 關關係 : 社會 越是懲 罰失敗 , 創 業精神 就越少 。 (這 主張 類似勞 工保護 : 越難解 僱工人 , 
企業就 更不願 意僱用 。 ) 有些社 會科學 家把各 國的創 業率的 差異歸 因於文 化觀念 (本 書稍 後談討 
這 主題) ' 他們從 而可能 錯過一 個影響 文化的 重要基 本政策 , 這就 是破產 的政策 。 



美國最 近通過 破產法 修正案 , 規定個 別債務 人有更 大的還 款責任 。 雖然一 般來說 , 這是有 建設性 的行動 , 因爲 這要求 
個人 承擔更 多責任 ' 法律 可能無 意中阻 礙營商 失敗的 創業家 ' 他們欠 下信用 卡債務 ' 宣布個 人破產 。 第八 章討論 這個問 

題。 



獲 得資金 。 成 立公司 第三個 重要因 素是取 得資本 。 丄 R. Hicks 是 偉大的 英國經 濟學家 , 他留意 
到十八 世紀英 國資本 市場的 流動性 有助點 燃工業 革命的 創新, 使得本 來是不 流動的 資本設 備長期 
投資得 到融資 (Hicks, 1969, 143-45) 。 熊彼德 在他的 傑出職 業生涯 早期強 調銀行 資金融 資創業 
家 和開設 公司的 重要性 ' 推動科 技創新 ' 因 此經濟 有增長 (Schumpeter, 1911 ) 。 近年來 , 經濟 
學 家更爲 重視經 濟增長 的源頭 , 人們 日 益一 5j (認 爲經濟 增長至 少在某 程度上 是取決 於經濟 體系的 
成熟和 穩健金 融體系 (Levine, 2004) 。 畢竟 ' 金融體 系的核 心作用 ^ ^融 中介 和資本 市場一 
一 是把儲 蓄者的 過剩資 金輸送 給可能 爲這些 資金取 得最高 回報的 投資者 。 隨 著銀行 , 其他 金融中 
介機構 (保 險業 , 養老 基金) 和資 本市場 (股票 和債券 市場) 規模 和複雜 程度都 有增長 , 更能有 
效履 行這重 要職能 。 中介 機構越 是有效 , 儲蓄者 越可能 承擔資 金更大 的風險 , 應會 促進更 多投資 
和創業 精神。 正如哥 倫比亞 大學經 濟學家 Massimiliano Amarante 和 Edmund Phelps 簡 潔指出 : 
r 金融家 是創新 可以從 單純的 想法轉 變爲經 濟增長 源頭的 渠道。 j( Amarante and Phelps, 2005) 



表 9: 解僱 的難度 


最少 


最多 


哥斯 達尼加 


安哥拉 


中 國香港 


喀麥隆 


冰島 


埃及 


日本 


寮國 


科威特 


斯 理蘭卡 


阿曼 


多哥 


沙地 阿拉伯 


烏克蘭 


新加坡 


印度 


泰國 


尼泊爾 


烏拉圭 


突 尼西亞 


資 料來源 : World Bank, 2006. 



創業型 經濟的 金融體 系之所 以獨特 , 在於 相對於 其他形 式資本 主義特 點的經 濟體系 , 他們 更有可 
能資 助風險 較高的 企業。 第四章 提到各 國政府 指導經 濟其中 一個主 要手段 , 是擁有 國家銀 行或至 
少可 以夠影 響他們 的貸款 業務。 這些做 法必然 有利於 大型國 有企業 , 損害即 使有創 新有希 望的規 
模較小 新企業 。 官 僚資本 主義社 會的銀 行行爲 不會有 所不同 。 第七章 會討論 大企業 資本主 義可能 
是落實 得最好 的日本 和西歐 , 當地 銀行通 過所有 權或董 事職位 (或是 兩者) , 與企 業借款 人保持 
密 切關係 。 事實上 , 有 很長一 段時間 , 即使 是現在 ,「主 要」 銀行 是許多 日本領 先企業 的股東 。 
這種借 貸行爲 , 再加上 「行政 指導」 資 金應投 向何處 , 會損害 任何創 業部門 。 

與 此相反 , 美國的 金融體 系一直 是分散 和更爲 「民 主」。 在立 國最初 幾十年 , 美國 曾經有 一段短 
時期 由聯邦 政府擁 有銀行 , 隨後放 棄了國 有銀行 的槪念 , 而是 走往相 反方向 , 容許 許多小 規模銀 
行蔓延 , 在十九 和二十 世紀大 部份時 間是不 容許跨 越州界 。 美 國股票 交易所 在立國 之後不 久逐歩 
發展 , 在第二 次世界 大戰結 束後重 要性突 然飆升 , 以至 到了今 天美國 的股市 和債券 市場是 新舊企 



業新資 本的主 要來源 , 同時作 爲比銀 行更重 要的金 融資產 存放處 (所 有其他 國家的 銀行依 然持有 
最多的 私人金 融財富 )。 



事實上 , 美 國的金 融體系 發展的 方式繼 續強調 Hicks 的關於 金融爲 創新提 供資金 的重要 性的格 

言 。 長 期以來 , 銀 行是新 企業的 主要資 金來源 , 但 只作爲 貸款人 。 新企 業在達 到一定 規模後 , 可 

以在美 國股票 市場發 行本身 的股票 (稱 之爲 「首 次公 開發行 69 」 ) , 但股市 不能提 供所謂 「早 期階 

段 資金」 以幫 助新企 業始創 。 創業家 需要事 先積累 一些財 富或向 家人和 朋友取 得資金 , 這 仍然是 
大多數 複製型 創業家 和創新 型企業 在早期 階段的 情況。 

美 國金融 體系有 利於創 新性創 業精神 , 是 因爲已 經開發 融資創 新型企 業成長 的體制 。 對於 大多數 

讀 者來說 , 最 有名的 機制是 風險資 本基金 , 在第二 次世界 大戰之 後制定 , 直至 1970 年代 中期蓬 
勃起來 , 當時 美國國 會允許 養老基 金和各 個非營 利組織 (包 括大 學和基 金會) 把資 產的有 限部分 
(不 超過 5%) 投 資在這 些資金 。 風險 投資基 金集合 這些機 構投資 者和富 裕人士 的資金 , 爲在早 
期階段 的公司 提供股 權融資 。 雖然 只有極 少數美 國公司 得到風 險投資 的融資 , 但風 險投資 基金對 
啓動 許多美 國高科 技企業 , 例如 英特爾 , 昇陽 , 亞馬遜 , 思 科和谷 歌等等 , 發揮了 非常重 要的作 
用 ° 

但是 , 沒 有活躍 的股市 , 不 可能有 風險投 資基金 , 因爲 風險資 本家一 般是通 過首次 公開招 股把原 
有 投資轉 變爲流 動資產 , 從而回 報投資 者投資 於創新 型公司 的大幅 度風險 。 其他國 家也開 始複製 
美國的 風險資 本模式 , 但他們 發覺很 不容易 , 因 爲投資 者必須 對風險 有胃口 , 對法 律體制 能保護 
他們 的投資 有信心 , 並且 股票市 場活躍 , 可隨 時首次 公開發 行股票 。 

由於 互聯網 股市泡 沬爆破 (不只 在美國 , 也在 其他發 達國家 市場) , 風險資 本行業 和投資 者已變 
得更 加避險 , 甚至 官僚化 , 只專 注於新 公司的 「第 二」 或 「 第三」 輪融資 。 鬆 散來說 , 一 個新的 
金融 「行 業」 似乎 接手向 創新型 創業家 提供啓 動資本 : 「天使 投資者 "」 , 或 是由富 裕人士 或小組 
提 供股本 , 以 及家人 和朋友 的資助 , 幫助 啓動美 國希望 是未來 的創新 型企業 。 

美國的 風險和 天使投 資經驗 蔓延到 世界其 他地區 , 其他 國家的 創新型 公司的 數目和 增長應 有所增 
加 , 美 國成爲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的領 先例子 。 事實上 , 美國的 風險投 資在資 助初創 企業的 範圍內 , 
越 來越多 尋找國 外的創 業機會 , 而不是 在美國 。 這 無需令 人憂慮 , 而 是另一 次演示 「科 技」 
這 一次是 「金融 科技」 一一 最終 擴散跨 越國界 。 

生產翻 業活動 的獎勵 

粗略閱 讀歷史 , 指出幾 乎每個 社會至 少有一 些人追 求財富 (也 有例外 , 如中世 紀農奴 , 寺 廟的僧 
侶等 , 但這 些例外 更證明 常規) 。 本 章開始 時指出 , 獲得 財富有 兩個根 本途徑 : 通 過在任 何社會 
開展 擴大總 產出生 產規模 的活動 , 或 無視這 目標改 而尋求 無論是 什麼產 生的更 大份額 。說 白了, 



IPO, 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angel investors 



選擇就 是弄大 餡餅或 拿更大 的一片 。 



顯然 , 經濟 增長需 要第一 類活動 —— 弄 大餡餅 或總產 tti 我們稱 之爲生 產型創 業精神 。 我們先 
前已 經確定 兩種類 型的生 產型創 業精神 : 創新 和複製 。 在創業 型社會 , 我們感 興趣的 是前者 , 因 
爲只 有通過 新產品 和服務 商業化 , 或 採用新 的和更 好方法 製作或 提供現 有物品 , 經 濟才會 邁向前 

沿。 

創業型 經濟只 是方便 創業家 開辦業 務是不 足夠的 。這 些個人 和他們 建立的 公司成 功必須 得到獎 
勵 。 在 這方面 , 有一些 體制是 重要的 : 法治 (有效 執行) ' 知識產 權保護 (但不 太多) , 稅 收不是 
過 於苛刻 , 有獎 勵和在 某些環 境方便 利模仿 的機制 。 

法治 , 財 產和合 同權利 。 創新 型創業 是冒險 的事業 , 承擔 這些風 險的個 人必須 得到適 當補償 。 71 

這就是 創業家 必須要 有他們 努力所 得財產 的權利 : 金錢 、 土地 、 物資 , 或三 者全有 。 再者 , 創業 
家 (和 所有 企業) 必須有 信心他 們與其 他各方 簽訂的 合同必 會遵守 (如 有需要 , 由 獨立的 司法系 

統 執行) 。 正如 Kenneth Dam 教授提 醒我們 , 有 紙上法 規或條 例保護 合同和 財產是 不夠的 ; 兩 
者 都必須 得到有 效執行 。 除 了中國 是例外 , 這些主 張是基 礎穩固 。 然而 , Dam 認 爲即使 在中國 , 
隨著經 濟增長 , 法律保 護也有 所改善 ( Dam, 2006) 。 

避 免繁瑣 的稅項 。 知 識產權 是鼓勵 有生產 力創業 精神的 強力積 極誘因 , 但同 樣重要 的潛在 誘因是 
盡量減 少阻礙 這些活 動的不 利因素 。 抑制有 生產力 創業精 神或是 任何活 動的明 顯障礙 是稅項 。 顯 
然 , 沒 有人喜 歡納稅 , 創 業家也 是這樣 ; 他 們把成 功歸因 於自己 , 深 感憤慨 政府要 拿走他 們認爲 
有權 完全擁 有的任 何收入 。 當然 , 現實 是任何 自由社 會少不 了稅項 。 必須有 一些強 制手段 以提供 
基本的 公共財 —— 公共 財的利 益不能 充份分 配給任 何個人 或團體 , 而是在 社會廣 泛分傳 。 例子包 
括國防 , 警察 , 有 效的法 律體制 , 道路 , 衛生 設施以 及教育 (教 育的 好處只 歸個人 , 但社 會也從 
中受益 , 因爲 公民學 習共同 價値觀 和知識 , 有 了教育 , 社會才 得益於 知識的 進歩) 。 

創 業家以 及社會 每個人 受益於 公共財 和服務 ; 我們 假定在 任何經 濟體制 , 尤 其是我 們提出 的不同 
資本主 義類型 , 這 些公共 財的存 在是先 決條件 。 因此 , 任 何社會 的最佳 稅務水 平顯然 不是零 —— 
不論是 否針對 創業家 。 創 業型社 會的關 鍵挑戰 是資助 公共財 的水平 和方法 是最少 懲罰創 業成功 。 

有 些令人 驚訝的 是這問 題幾乎 沒有實 證硏究 。 72 常識 表明創 業成功 越是直 接掛上 高稅項 ' 可以 
預期較 少創業 。 因此 , 其他條 件相同 , 如 任何稅 制是以 促進創 業和發 展爲唯 一目標 , 銷售 稅或財 
產稅 比所得 稅更好 , 收 入所得 或許是 最直接 衡量創 業成功 。 銷售稅 或增値 稅有一 個額外 的理由 : 
這些 稅項不 鼓勵消 費和獎 勵節約 , 這 也是增 長必不 可少的 (雖然 根據實 證硏究 , 這 不及創 新重要 , 

創新通 過創業 家和既 有大企 業在整 個經濟 體系傳 播)。 



新 企業失 敗率的 原始數 字有點 誇大創 業風險 。 許多 創業家 失敗僅 僅是因 爲他們 不知道 他們在 做什麼 。 

72 一個 例外是 Gentry and Hubbard (2004) 。 這兩位 分析家 研究所 得稅制 度最不 可能懲 罰創業 的特點 。 簡 而言之 , 他們 

總結 : 越是平 坦稅制 , 越不 可能阻 礙創業 。 



我們當 然認識 到沒有 多少社 會取消 所得稅 , 改用 消費稅 。 更常 見的是 各國政 府兩樣 都徵稅 , 一爲 
公平 , 二是歷 史原因 。 然而 , 如果 需要額 外資金 —— 第 八章指 出所有 發達經 濟體系 都需要 額外資 
金 , 因 爲人口 老齢化 —— 決 策者在 提高所 得稅稅 率之前 , 應該 認真考 慮向消 費徵稅 , 如果 他們想 
避 免不當 懲罰創 業精神 , 從而懲 罰增長 。 73 

適 當管制 (或 撤銷 mil) 。 管制 (或 撤銷 管制) 也可以 是強大 力量影 響創業 的誘因 。 例如 , 美國 

直到 最近還 管制長 途電訊 , 貨 運和客 運交通 的價格 , 某些 形式的 能源也 有管制 , 通 過設定 投資回 
報率來 限制利 潤上限 , 以防止 壟斷企 業盈利 。 很 難想像 還有其 他制度 更能鼓 勵低效 率和浪 費以及 
把 創新的 誘因減 到最少 。 企 業不僅 不會因 爲浪費 的開支 而受罰 , 這 些開支 還會得 到回報 , 因爲利 
潤上限 通常的 形式是 成本再 加某一 百份比 。 隨著 美國解 開這些 形式的 「反 壟斷 法規」 最終認 
識這些 行業沒 有壟斷 —— 新 的競爭 者加入 , 既有的 低效率 企業被 迫返出 或縮小 , 而 且以提 高生產 
率作 爲衡量 , 這些部 門的整 體效率 已經有 所改善 ° 74 再者, 撒消對 運輸行 業的管 制尤其 鼓勵重 
要 的創新 , 例如 「及 時」 貨運 (學 習日本 ) 。 在以前 高度管 制的運 輸系統 , 航空 , 貨車和 鐵路不 

會有 靈活性 以適應 迅速變 化的運 輸需求 (Barone, 2005, 79) 。 

獎勵 新創意 。 已經 確定成 功的創 業家行 爲要有 獎勵的 重要性 , 需要解 答下一 個明顯 的問題 : 創業 
家 從何得 到他們 的創意 ? 根 據定義 , 複製型 創業家 很容易 得出未 來的企 業理念 : 他 們只需 抄襲一 
些其 他人的 做法。 他 們的唯 一挑戰 是從市 場的無 數生意 或商業 模式選 擇他們 認爲最 適合本 身的才 
智 , 經驗 和利益 。 

更有趣 的問題 是創新 創業家 從何得 到他們 的創意 , 獎勵 是否關 乎重要 ? 要 回答這 些問題 , 最好先 
消除 「創 新就是 全新」 這槪念 。 當然 , 創新 的產品 和服務 是新的 , 但 必然包 含許多 其他已 有的組 
件 或意念 。 正 如著名 科學家 牛頓曾 經說過 : 「如 果我比 別人看 得更遠 , 那是 因爲我 站在巨 人的肩 
膀上 。 」 敢於創 新的創 業家或 任何發 明家都 是一樣 : 當市 場上已 有的相 關意念 或產品 , 以 新方式 
組 合起來 , 就 有了科 技突破 (Hargadon, 2003) 。 成功的 創新創 業家辨 識和實 組合 提供的 
商 業機會 。 

事實上 , 幾乎每 種售出 的產品 都包含 一些以 前開發 的特點 , 現 在以新 方法重 新組合 產生不 同的東 
西 。 幾個最 近的例 子說明 這想法 : 飛機 (活塞 , 然 後噴氣 發動機 ; 機身 ; 螺母 , 螺 栓和許 製造飛 
機 的零件 ; 雷 達和無 線通訊 形式) ; 汽車 (發 動機 ; 齒輪 ; 鋼和 鋁鑄件 , 橡膝 , 和 越來越 多的半 
導體) 和 互聯網 (電腦 ; 網 絡科技 ; 通 訊協議 ; 光纖 ; 網絡 服務器 ; 還有其 他組成 部分) 。 我們 
有信 心讀者 只要画 辦公室 或家裡 就發現 無數其 他例子 。 75 

那麼 , 這與 政府政 策有什 麼關係 ? 答案是 : 很多 。 一如 {if 可其 他活動 , 雖然 出於個 人擅長 或喜好 , 



第 八章亦 會討論 如何修 改所得 稅制度 , 比 現在的 情況能 夠爲經 濟增長 提供更 大誘因 。 

74 參見 Clifford Winston 的著作 , 記錄 「經 濟」 放寬 限制的 好處。 (Winston, 1993) 

75 愛迪 生被廣 泛視爲 美國最 偉大的 發明家 ' 他的 情況也 是如此 。 一如 Hargadon (2005, 120) 解釋 : 「股票 行情機 —— [愛 

迪生】 第 一件有 盈利的 產品一 結合電 報系統 和早期 粗糙的 打字機 。 電燈 泡是在 四十多 年發明 。 愛 迪生精 彩之處 , 是結合 
光學和 發電機 的進歩 , 電報 業的電 線工程 以及天 然氣行 業的商 業模式 , 建 立第一 個可用 於家庭 和辦公 室的電 燈體制 '■' 」 



發明 者會擺 弄擺弄 , 但要有 積極鼓 勵和獎 賞才會 得到更 多創新 。 早在 1300 年歐洲 君主已 認識這 
一點 , 向發 明者發 出臨時 獨佔權 , 我 們今天 所稱的 「壟斷 利潤」 。 幾 百年後 , 這槪 念在英 格蘭落 
地生根 , 美國的 開國元 勳正式 納入美 國憲法 ( Jaffee and Lerner, 2004) 。 國會執 行憲法 的保障 : 

最初提 供十七 年的壟 斷保護 , 其後 延長至 二十年 , 都 是從專 利局考 慮這是 否改造 「在先 技術」 後 
頒 發專利 的日期 起計算 。 及 後其他 國家弓 I 入 本身的 專利保 護形式 ; 除美 國之外 , 常 見的專 利保護 
是發給 r 最先申 請人」 , 日期也 是從遞 交申請 的日期 起計算 。 

然而 , 即使專 利給予 創新者 暫時壟 斷利潤 , 創新 最大份 額的好 處仍然 蔓延到 社會其 他階層 。 只要 
專利 持有人 得到足 夠補償 , 這 是好事 , 因爲 社會從 創新迅 速擴散 得到最 大益處 。 例如 , 一 項受注 
意的硏 究調查 一百間 美國企 業發現 : 「平 均而言 , 有關 開發決 策的訊 息不出 一年到 一年半 就被對 
手掌握 , 新產品 或程序 運作的 詳細資 料一般 在一年 內外洩 。 」( Mansfield, Schwartz and Wagner, 
1981,911) = William Nordhaus 估計 ' 發明 家得到 的利益 ' 只 是他們 的發明 帶來整 體社會 效益的 
3% ( Nordhaus, 2004 ) 。 

不過 , 即 使有這 種規模 的溢出 , 擁 有專利 仍然是 珍貴的 佔有品 , 因此 必須繼 續作爲 刺激創 新的強 
大力量 。 事實上 , 如 這力量 過於強 大可能 有危險 。 如果太 容易取 得專利 —— 不是真 正新穎 , 只是 
r 顯而 易見」 , 因 而不値 得法律 保護的 硏發也 取得臨 時壟斷 —— 那 麼社會 將刺激 太多的 「臨 時」 
壟斷 。 不公 正授予 專利將 阻礙創 業精神 , 因 爲這將 阻止有 真正新 穎創意 , 値 得申請 專利保 護本身 
權利 (至 少可 以獨處 ' 而不 必擔心 訴訟) 的其 他人進 入市場 , 與那 些不値 得的專 利競爭 。 第八章 
會討論 這個在 美國日 益嚴重 的問題 。 76 

政府 支持研 究發展 。 政府對 刺激創 業家最 終可以 商業化 的想法 , 可以 發揮另 一個重 要但更 爲間接 
的推 動作用 : 資助 基礎科 學硏究 。 雖然 基礎科 學硏究 很少進 入市場 , 基本的 科學理 解是隨 後應用 
硏究 的基礎 , 最終 導致商 業產品 。 例如 , 沒 有原子 , 分子結 構等基 本知識 , 不可 能發明 半導體 。 
同樣 , 不 理解光 纖如何 傳送光 和訊息 , 不可 能組成 互聯網 。 眾 多延長 或挽救 生命的 製藥奇 蹟情況 
也 是一樣 。 

富 裕國家 , 如美國 , 能夠 負擔得 起資源 投入基 礎硏究 , $交 窮國家 不能負 擔這樣 的水平 和方式 。 由 
政府資 助民間 (非 軍事) 硏究和 發展的 開支佔 國內生 產總値 的份額 , 有一段 時期美 國確實 曾領先 
世界 。 儘管其 他國家 可能趕 上美國 , 這不 應是許 多美國 人認爲 是要爲 此擔心 。 這 是愚蠢 的想法 , 
以爲 其他國 家的創 業家和 創新者 發展新 事物時 , 會把 創新據 爲己有 。 與 此相反 , 他 們有強 烈動機 
向世界 各地買 家出售 其創新 的成品 。 如果可 能的話 , 誰不 想成爲 「世界 第一」 ? 

當然 , 成爲 世上第 一或全 球領導 者有不 容忽視 的好處 , 但不 應誇大 。 一方面 , 創新 者從可 能暫時 
保護本 身發明 的知識 產權獲 得利潤 , 但 正如我 們提到 , 從創新 經濟溢 出效應 大大高 於利潤 。 歷史 
上 , 創新的 更重要 好處是 創新催 生的當 地網絡 。 同 一行業 的公司 往往集 中在某 些地點 。 在美國 , 



事實上 , 有一位 作者令 人信服 地辯解 ' 微軟 壟斷個 人電腦 操作系 統所造 成的核 心問題 ' 不是該 公司濫 用權力 (這 是美 

國政府 反壟斷 訴訟的 核心) , 而是 圍繞操 作系統 的廣泛 , 多層次 系統的 知識產 權保護 (Abramson, 2005)。 



高科 技集中 在矽谷 , 汽車在 底特律 , 家具在 北卡羅 來納州 , 娛樂在 洛杉磯 , 證券和 銀行企 業在紐 
約 , 保險企 業在哈 特福德 。 在 世界其 他地方 : $ 欠件 編程在 印度班 加羅爾 , 消 費電子 產品在 台灣和 
日本 ; 時裝在 意大利 , 僅 舉幾例 。 這 些地點 發展出 充滿活 力的經 濟活動 和創新 , 很 大程度 上是無 
心之得 , 但一旦 某行業 (或 產業) 有一 兩個企 業成功 , 他們 吸引勞 動力和 創業家 , 以及其 他服務 
和 供應商 , 建 設越來 越深厚 的網絡 , 這反 過來又 有助其 他新企 業滋生 。 有些 人擔心 印度和 中國的 
科技進 歩崛起 , 他們 的邏輯 有意無 意地是 基於發 展的良 性循環 : 如果兩 國之一 或兩者 (或 其他經 
濟 體系) 在現 有或新 的部門 「領 先」, 美 國的增 長速度 據稱將 會受損 。 

這種 擔心不 能排除 , 但 我們認 爲至少 有兩個 原因這 是誇大 。 第一個 考慮是 在互聯 網時代 , 地點位 
置的 優勢在 未來不 如過去 的重要 。 事實上 , 印度當 前和今 後可能 的高科 技成功 , 得 助於高 速衛星 
通訊 「消除 距離」 : 當客 戶國家 的員工 睡覺時 , 印 度這方 面處理 和編程 , 然 後印度 員工在 下班前 
把這些 打包送 回客戶 , 正好 客戶的 員工剛 剛起床 。 有了 互聯網 , 網 絡日益 不受地 理限制 , 創新也 
應 該如是 。 

第 二個紆 緩因素 , 是無 論印度 , 中國或 其他一 些國家 在一個 或多個 特定部 門領先 , 美國或 任何國 
家人 民生活 水平是 一如以 往取決 於提升 國內的 生產力 。 美國 (和所 有其他 國家) 應 利用其 他地方 
發展 的創新 , 然後開 發一些 新事物 或使其 適應當 地市場 , 正 如幾十 年來其 他國家 利用我 們的創 
新 。 創 新是皆 大歡喜 ' 不是零 和遊戲 。 

大 學發明 商業化 。 政 府資助 基礎硏 究和專 利獎勵 , 還 有不應 忽視的 重要互 動關係 。 特別是 在美國 , 

政府支 持的許 多硏發 工作是 投向大 學的硏 究人員 。 直到 1980 年 , 還 沒有弄 清楚這 些大學 或硏究 
人員本 身有什 麼權利 把這些 硏究的 成果取 得專利 。 有些說 法認爲 權利屬 於政府 , 因 爲畢竟 是由政 
府提 供資金 。 

但這 是短視 的觀點 。 政府 硏究的 最終目 的是造 福社會 , 要做到 這一點 , 實驗 室的發 現必須 找到方 
法進 入市場 , 最好 是盡快 。 1980 年' 美國國 會通過 Bayh- Dole 法案 , 認爲 最好的 辦法是 確保大 
學有 權爲以 聯邦政 府資金 開發的 創新申 請專利 (大 學通 常與想 出創新 的教授 分享收 到專利 授權使 
用費的 部分) 。 Bayh- Dole 法案 是美國 的創新 政策一 個重要 分水嶺 ' 有人認 爲這鼓 勵更多 以大學 

爲 基礎的 發明迅 速傳播 。 然而 , 第八 章會討 論法案 未能盡 量發揮 。 因 爲現代 科技日 益複雜 , 以及 
未來 的高增 長企業 將是基 於科技 ' 這 一點特 別重要 。 

獎 勵模仿 。 並非 所有創 新企業 的創意 必然是 嶄新的 , 只需要 是對特 定環境 和地點 是嶄新 。 國家在 

經濟 發展早 期階段 , 實際 上不能 預期增 長是源 於構思 新產品 , 更容易 和更便 宜的把 在其他 設置已 
經使用 的技術 和產品 , 修改 後在國 內使用 。 事實上 , 根據聯 合國在 1999 年公佈 的數據 (這 些數 
據的最 近年份 ) , 只是 美國和 日 本 這兩個 國家已 取得全 球專利 50% 以上 ( United Nations, 2003 ) 。 

如果世 界各地 避免絕 望地落 於人後 , 必 須找到 方法盡 量利用 這些知 識產權 。 



有幾種 方法可 以做到 這一點 : 進 口體現 先進外 國科技 的產品 , 吸弓 I 外 國投資 , 派送 國民出 國培訓 , 



希望 他們日 後回國 , 或竊 取科技 。 我 們不談 論最後 的選擇 , 但 想指出 知識產 權盜版 是眾所 周知的 
問題 (似乎 尤其是 在中國 ) , 富裕國 家嘗試 制止而 議題持 續是貿 易的優 先議程 。 

許 多亞洲 國家已 採取第 一方案 : 主要 是進口 體現科 技的資 本設備 , 以 當地低 成本勞 動力使 用這些 
設備 生產商 品出口 到第三 國市場 。 當然 , 由 出口帶 動的增 長是可 行方案 , 主 要是因 爲美國 一直以 
來 , 至 少到目 前爲止 , 願意成 爲世上 最後的 消費者 。 再者 , 連 續八個 「回 合」 的國 際貿易 談判把 
關 稅稅率 下降到 個位數 , 使到較 窮國家 通過出 口能夠 趕上其 他大多 數國家 。 

可以肯 定的是 , 出口帶 動的增 長不一 定是創 業策略 。 大多數 成功的 亞洲國 家是得 到國家 大力指 
導 。 印度 是例外 。 印度政 府企圖 微觀調 控經濟 已是臭 名昭著 , 除了軟 件開發 和電話 諮詢中 心運營 
這 些領域 , 政府沒 有理會 創業家 使用第 一世界 的通訊 技術和 訓練有 素的本 地人才 , 成爲服 務出口 

的全球 領先者 (Srinivasan, 2005) 。 實際上 ' 這 些部門 很幸運 ' 得益 於善意 的忽視 。 下一 章會討 

論 印度其 他地方 也可以 受益於 類似的 「忽 視」 。 

主 要是出 於民族 自豪感 , 許多 發展中 國家曾 經抗拒 採用第 二項進 口想法 的策略 : 歡 迎外國 直接投 
資 。 中國 是明顯 的例外 。 國 家和省 級政府 互相競 爭吸弓 I 外國公 司投資 , 往 往涉及 轉^^ 國科技 。 
2002 年, 中國成 爲全球 外國直 接投資 的第一 目的地 , 超 越美國 。 愛 爾蘭是 另一個 外國直 接投資 
的成 功故事 。 愛爾蘭 以前是 歐洲的 窮表弟 '在 1980 年代把 企業稅 率大幅 度降至 12.5% , 然後看 
著外 國跨國 企業將 資金投 入該國 , 成爲發 送貨物 和服務 到歐盟 的跳板 。 到了 2004 年 , 愛 爾蘭的 
人 均收入 只是低 於美國 10% 。 以色 列也曾 大大受 益於外 國直接 投資以 及經由 「人的 體現」 帶來 
的科技 : 近 二百萬 俄羅斯 人移居 以色列 , 大多數 受過良 好教育 。 

一些 國家曾 嘗試和 仍在使 用第三 個策略 : 允許 , 甚 至鼓勵 , 國 民到國 外在發 達經濟 體系的 大學接 
受培訓 , 把第一 世界的 技能帶 回國家 。 日本和 韓國使 用這種 方法非 常成功 , 印度和 中國隨 而效法 。 
印 度僑民 尤爲不 同尋常 , 許 多人仍 然留在 國外建 立高科 技企業 或工作 , 尤其是 在美國 。 事實上 , 
1980 至 2000 年間 , 印度和 中國移 民佔美 國加州 成功初 創企業 的驚人 30% 。 77 第 四章已 提到印 
度的 「人 力資本 賭注」 已 見成效 , 現在許 多印度 人重返 家園參 與該國 的高科 技熱潮 , 無論 是部份 
或全 部時間 。 

因爲 2001 年 911 恐怖襲 擊事件 , 美國已 收緊移 民政策 , 但這 沒有阻 止發展 中國家 派遣最 優秀的 

人 才出國 , 只 是目的 地不同 : 澳洲 和歐洲 大學已 塡補美 國減少 接收外 國學生 的空缺 。 第八 章建議 
美 國的移 民政策 可以放 心逆轉 , 應 該積極 歡迎外 國學生 一^ ^ 設他們 仍然想 來美國 ° 

抑制 非生產 性活動 

創業 精神的 邪惡雙 胞胎是 非生産 性活動 , 削弱 , 甚至 消減經 濟體系 的收入 和財富 。 非生產 性活動 , 
我 們大致 的意思 包括以 非法和 合法手 段重新 分配經 濟餡餅 , 而不是 幫忙做 大餡餅 。 前者的 例子當 
然 是盜竊 或行賄 (或其 他形式 的腐敗 行爲) , 明確 對社會 和經濟 有破壞 性影響 , 幾 乎所有 社會都 



數 據來自 http://www.ppic.orq/content/pubs/R 502ASR.pdf 第 1 2 頁。 



會譴 責和刑 事制裁 。 合 法的再 分配或 「尋 租」 是 通過遊 說政府 要求特 別好處 幫助狹 隘的利 益集麗 
而 不是整 個社會 ; 或通過 訴訟把 資源從 一個口 袋轉移 到另一 個口袋 , 而不 是有效 遏制不 良行爲 。 
這種 活動的 一種特 別嚴重 形式涉 及濫用 反壟 斷法律 以破壞 競爭而 不是原 先打算 的維護 。 這 發生在 
企 業發現 其偽劣 產品或 低下效 率註定 要失敗 , 把競爭 戰場從 市場帶 入法庭 , 抱怨 (虛 假或 提出可 
疑的 證據) 競爭對 手參與 「掠 奪」 行爲 。 在美國 , 遊 說和訴 訟不僅 是合法 , 也受到 憲法或 具體法 
規保護 。 

無論 再分配 活動是 否合法 , 必然 的效果 總是經 濟餡餅 不僅沒 有改變 , 實際上 是縮減 。 如造 成的負 
面影 響很小 , 這可 能是因 爲重新 分配的 稅收制 度還不 算是過 於繁重 , 如社 會認爲 公平得 到改善 , 
那麼 這對總 體增長 產生的 負面影 響還可 以容忍 。 78 事實上 , 如收入 和財富 分佈過 度不均 , 經濟 
會處 於危機 : 或是寡 頭統治 精英主 導政策 , 或是 民粹主 義反彈 , 都是不 利於經 濟增長 。 

但是 , 當創業 活動的 目標是 狹義的 再分配 —— 只爲 創業家 的好處 , 而不是 社會的 大部份 那麼 
就沒有 什麼値 得保衛 。 事實上 , 如果任 由發展 , 尋求這 樣的再 分配在 最壞的 情況下 可以縮 減經濟 
餡餅 的大小 , 結果 可能是 折磨人 的貧困 。 一直 困擾許 多非洲 國家經 濟體系 的腐敗 足以表 明這一 
點 。 在較 早時候 , 軍事手 段被利 用影響 再分配 —— 戰 利品歸 於獲獎 的軍隊 —— 結果 是爭奪 份額的 
戰 爭導致 土地蹂 躪的和 龐大人 命損失 。 不 幸的是 , 世 界歷史 有太多 這種再 分配形 式和結 果的例 
子 : 當 羅馬和 希臘統 治世界 , 在整個 文藝復 興運動 , 以及 二十世 紀大部 份時間 。 

不 幸的是 , 盡量減 少非生 產性創 業精神 , 除了有 效取締 本應被 制止的 明確破 壞性犯 罪行爲 , 沒有 
靈 丹妙藥 。 在 盜竊不 被懲罰 的社會 , 很快 不再是 「社 會」, 而是 彼此害 怕的零 散個體 , 一 個真正 
的 「霍布 斯式」 原 始狀態 79 。 至於合 法尋租 ' 民 主社會 沒有辦 法制止 , 但某 些措施 可能抑 制這些 
活 動增加 。 

爲 免讀者 看過這 討論後 太多悲 觀情緒 , 重要 的是不 要忽視 好消息 : 儘 管依然 有合法 的再分 配活動 
發生 , 在 世上較 富裕的 國家已 不如往 昔流行 。 在中世 紀和文 藝復興 時期以 及二十 世紀初 的中國 , 
軍 閥強橫 , 基 本上是 強盜大 亨令社 會動盪 , 常常毀 掉產出 , 破 壞作物 和社區 , 大肆 謀殺和 故意傷 
人以索 取贖金 , 搶 掠財產 , 千方 百計取 得他人 的財富 。 儘管軍 閥可能 在一些 地方仍 然佔據 主導地 
位 , 如阿 富汗部 分地區 , 世界 許多地 區已有 效遏制 這種不 法活動 。 同樣 , 以前國 王以壟 斷專利 , 

土地 , 甚 至迫婚 富裕寡 婦來獎 勵愛臣 , 但在 《大 憲章》 8 ° 至 1623 年的 《壟 斷法》 81 這 段期間 , 
英國大 致上消 除了這 些做法 , 其 他現在 的富裕 社會很 快效仿 。 



通過稅 收制度 再分配 , 基本 的槪念 是隨著 個人收 入增加 , 每額 外美元 或收入 單位的 「效 用」 或帶來 的滿意 度下降 。 如 
稅制的 目標是 以評稅 方式均 衡失去 邊緣收 入一美 元或一 個收入 單位的 「疼 痛」, 那麼 下降的 「收 入邊際 效用」 意 味著稅 
率應 該隨著 收入逐 歩提高 。 否 則的話 - 劃一 所得稅 稅率對 低收入 人士帶 來的邊 緣疼痛 或滿意 感受損 , 將大 於高收 入人士 。 

79 譯註 : 霍布斯 Hobbes 在 《利 維坦 Leviathan)) 描 述的原 始狀態 , 是指 在社會 形成之 前的無 政府權 威時期 或原始 政治情 

境 , 人被 自身情 慾支配 , 彼 此對等 ; 由於各 有所需 , 而世上 資源總 是不足 ' 社會又 沒有公 共權威 ' 人們互 相爭奪 ' 處於 
彼此對 立的戰 爭狀態 。 

gQ 

Magna Carta 
Statute of Monopolies 



可 以合理 地推斷 再分配 型創業 精神縮 小範圍 , 在過 去二百 年催生 了創新 型社會 發揮重 要作用 。 隨 
著取 得財富 的非生 產大門 (部份 ) 關閉 , 有進 取的人 被迫踏 上更具 生產力 的途徑 。 一如我 們在下 
幾 節討論 , 如果 這說法 是正確 , 社會 越富裕 , 提 高財富 的制度 更強大 , 那麼 就有希 望這良 f 生進程 
會在迅 速增長 的經濟 中持續 。 

優勝者 保賺易 : 紅 feMJg 的遊戲 

創 業型經 濟要保 持增長 , 只是誘 導創新 型創業 家組成 公司是 不夠的 。 一 旦創業 家成功 , 至 關重要 
的 是他們 , 或 者更可 能的是 接替他 們的管 理人員 , 有 誘因不 斷創新 , 而不 是轉向 「尋 租」 來保護 
自己免 受競爭 , 尤其 是能夠 迅速並 根本上 改變競 爭格局 的顛覆 性科技 (如電 力或互 聯網) 。 

這是在 尖端時 代增長 的第四 個條件 。 用上 Lewis Carroll 的恰 當短語 , 我們 的目標 應當是 確保競 

爭激 烈比賽 的獲獎 者盡快 的跑才 可以原 地站立 。 或是 如一位 經濟學 家所言 , 創業型 經濟必 須確保 
企業不 斷參與 「紅 皇后 遊戲」 : 每 位參與 者的成 功與否 取決於 他或她 能否比 得上或 超越競 爭對手 
目前 的努力 或支出 , 因此 彼此都 被迫出 價更高 (Khalil, 1997) 。 如果沒 有這樣 的競爭 , 獲 獎者很 
可能 會滿足 於他們 的成就 。 若 然如此 , 創新會 放慢甚 至停止 , 增長 本身也 會如此 。 

比 喻軍備 競賽有 啓發性 。 中世 紀時期 , 每位國 王似乎 是被迫 參加軍 備競賽 , 賭注不 斷提高 , 創新 
不斷提 高成本 。 石 造城堡 替代木 造城堡 , 不僅 建造更 爲昂貴 , 但 圍攻更 加昂貴 。 十四世 紀中期 , 
火藥和 火砲增 加佈防 的成本 。 社 會政治 創新使 國王較 少依賴 諸侯充 實軍隊 , 迫使他 們支付 往往純 
粹是 僱傭軍 的部隊 , 這大大 增加皇 家費用 。 這種紅 皇后軍 事比賽 可預見 的後果 , 是 國王幾 乎總是 
嚴重短 缺資金 。 每當他 們勉強 守羅足 夠軍費 進行軍 事活動 , 不愁財 政困難 , 這只把 軍備競 賽提升 
一級 ;這 「遊 戲」 的 {if 可 內有本 質就是 今天似 乎足夠 的數額 , 到了明 天已遠 遠不夠 。 

因此 君主發 現自己 永遠不 夠錢用 , 欠債 壘壘和 無法找 到人願 意貸款 , 被迫採 用令人 反感的 權宜之 
計 , 是 這邊乞 求一些 , 那邊哄 騙或勒 索一些 。 事實上 , 中世紀 歷史大 部份是 戰役的 故事一 不是 
武裝 部隊光 榮之戰 , 而是國 王和子 民之間 的戰役 , 君主希 望從子 民中搾 取金錢 。 正 如一些 歷史學 
家所說 ,他 們是 「乞 丐國 王」。 

幸 運的是 , 軍事 紅皇后 遊戲的 (真實 ) 寓 言有一 個幸福 與和平 的結局 。 國王急 需資金 , 不 斷追逐 
金 錢的後 果之一 是被迫 承認個 人權利 。 這一進 程始於 英格蘭 和蔓延 到美國 , 並最終 傳到歐 洲大部 
分地區 。 可 以確定 的是這 進程是 漸進的 。 首先是 大官得 到授權 ( 國會 誕生時 , 英格 蘭只有 不多於 
十 位伯爵 和少於 一百位 男爵) , 然 後輪到 城鎭和 普通人 (上中 產階級 , 騎士 , ± 也主 與富有 的城鎭 
居民 ) 。 再者, 一 些國王 認爲要 向商業 打主意 , 而不 是以稅 收和戰 利品來 融資金 。 這使到 商業活 
動 一一 實際 上是創 業活動 ——^ 得到英 國貴族 的尊敬 。 

所有 這一切 都有助 爲未來 的自由 市場經 濟及其 非凡生 產力和 增長紀 錄奠定 基礎。 事實上 , 法治的 
演變 —— 這 早於民 選代表 的演變 —— 無疑是 創業型 資本主 義誕生 的最重 要的單 一貢獻 。 但 是法治 



本身並 不保證 「紅 皇后」 遊 戲場景 將在現 代經濟 體系繼 續發揮 , 特 別是如 這要發 揮功能 , 必須有 
大規 模的現 有企業 , 以 及更可 能成爲 真正經 濟變革 媒介的 新創業 公司一 起運作 。 

那麼 競爭比 賽的贏 家如何 才能有 動機不 斷創新 , 無 論是漸 進或徹 底激進 ? 或者 , 至 少社會 如何才 
能防 止上一 $# 經濟競 爭的贏 家不會 妨礙威 脅要推 翻以前 贏家的 下一代 創業家 ? 我 們考慮 有兩個 
體制 在這方 面似乎 是必不 可少的 : 反壟 斷法律 和執法 ; 對 國際貿 易和投 資開放 。 第 八章會 討論上 
文提 到的第 三個重 要體制 : 有關 新科技 走出大 學實驗 室和進 入市場 的法律 和慣例 , 我們稍 後展望 
資 本主義 經濟有 什麼辦 法讓贏 家保持 警惕。 

Kii 斷法 。 請 教許多 個體經 濟學家 (和許 多原告 律師) : 如 市場只 剩下幾 個贏家 , 社會如 何能最 
好保證 「紅 皇后」 式市 場競爭 比賽得 以持續 , 他 們會說 : 「執 行反 壟斷法 。 」 我們 不在此 離題討 
論這 些法律 , 這 在所有 發達國 家和許 多發展 中國家 (儘 管執 法程度 不一) 有非 常詳細 的立法 。 我 
們的 宗旨是 充分突 出貫穿 這些法 律的三 大主題 : 競爭對 手之間 不能協 商價格 (除 在極少 數情況 
下 , 爲了 產品或 服務存 在而必 須有聯 合行動 , 例如 爲版權 作品繳 付共同 版稅) ; 不 容許在 集中市 
場中已 處於優 勢的企 業合倂 ; 具 「市場 力量」 (有 能力獨 立定價 , 不是聽 從市場 的非人 判決) 的 
企業 不可濫 用權力 , 通 過獨家 安排和 沒有任 何合法 商業目 的其他 行爲以 鞏固本 身的市 場地位 。 82 

這些 目標是 重要的 , 但我 們的經 驗告誡 要小心 : 過於相 信反壟 斷法可 以確保 「紅 皇后」 創 新比賽 
持 續進行 , 會是國 家政府 和領導 經濟的 決策者 的錯誤 。 83 可以肯 定的是 反壟斷 法仍然 是重要 , 
以防止 競爭者 之間赤 裸裸操 縱價格 , 以及 制止導 致某些 過度集 中市場 的合倂 。 但是 , 依靠 反壟斷 
法 來維持 真正的 「贏家 」 —— 取 得市場 主導或 甚至壟 斷地位 —— 參 與競爭 性比賽 , 成效不 會很大 。 

當然 , 理 論上反 壟斷法 的反壟 斷規定 (美國 Sherman 反壟斷 法案第 2 節) 是爲 了確保 這成果 , 

防止目 前的壟 斷者濫 用其市 場力量 , 或 即將上 場的壟 斷者通 過沒有 效率理 由的行 爲試圖 壟斷市 
場 。 如 果這些 規定行 之有效 , 壟斷者 不能扼 殺在萌 芽狀態 的競爭 , 但 法律不 能強迫 壟斷者 將其額 
外利潤 投入創 新活動 。 事實上 , 如 壟斷者 享有市 場力量 是因爲 經濟規 模或網 絡經濟 把市場 推向單 
一 競爭者 —— 例如 , 固定 電話服 務似乎 長期有 這情況 —— 壟斷者 可以享 受多年 「快樂 無憂」 的生 
活 。 但最 終科技 會改變 或消費 者口味 會改變 , 壟 斷者必 須創新 或死亡 。 這就 是無線 電話服 務對本 
地 固定電 話服務 供應商 所做成 的改變 , 目前還 在進行 。 如 果還沒 有國內 的科技 , 可 能需要 外國科 
技以改 變壟斷 者的懶 惰習慣 。 

暫 時來說 , 反壟 斷執法 能否做 得更好 ? 根據美 國過去 幾十年 這方面 的經驗 , 我們 對此表 示懷疑 。 
在 此期間 , 美國司 法部曾 展開四 大反壟 斷案件 : AT&T 和 旧 M 各一 , 微軟 有兩宗 。 旧 M 案件經 
歷了十 三年的 調查和 訴訟然 後撒消 。 政府與 AT&T 和微軟 第一宗 案件庭 外和解 , 第 二宗微 軟案件 

爲 適當補 救措施 經過幾 年訴訟 , 政 府獲得 「勝 訴」 。 



對反 壟斷法 及執法 感興趣 的讀者 , 可參 考這主 題的多 種經濟 或法律 教科書 。 

3 我們中 的一位 (Litan) 從直 接經驗 不情願 地得出 這結論 , 他在 1990 年代 任職美 國司法 部反壟 斷部門 。 另一 位作者 
(Baumol) 是反 壟斷和 監管問 題的專 家證人 ' 他憑著 豐富經 驗得出 這結論 。 



這 些案件 的價値 , 學界和 決策者 可能辯 論多年 。 我 們對這 些案件 各有各 的意見 , 也 不打算 在此細 

說分明 。 我 們只提 出簡單 的一點 : 即使 政府勝 訴或庭 外和解 , 案件訴 訟多年 —— AT&T 案八年 , 
微 軟第一 案五年 和第二 案六年 —— 這些 都不是 短時間 。 在每 一案件 , 政府 和領導 檢察官 有變動 , 
因 而處理 案件的 手法也 有變動 , 科技改 進比任 何法律 行動更 容易消 除壟斷 的目標 。 例如 , AT&T 
壟斷 長途電 話通訊 , 最終 被無線 電話服 務削弱 。 個人電 腦市場 中的微 軟操作 系統的 壟斷地 位維持 
不變 , 但被 服務器 「開 源」 技 術消減 。 

反壟斷 曾否加 快改變 ?也 許是的 , 但反 壟斷也 有代價 , 而不 僅僅是 時間和 精力或 是雙方 的律師 
費 。 在每 種情況 , 被控 企業管 理層高 度專注 於訴訟 , 幾 乎可以 肯定在 此期間 未能全 心全意 打理業 
務 。 旧 M 企業管 理層爲 訴訟耗 盡心力 , 直 至案件 撒消時 , 企業 似乎嚴 重脫軌 。 (也 許不 是巧合 , 
在 此期間 旧 M 並未 獲得個 人電腦 操作系 統的獨 家授權 , 當時 這系統 是由名 不經傳 的初創 公司一 
一微軟 —— 出售 。 ) 所有 這些只 是說明 , 決策者 指望單 靠反壟 斷執法 就可以 確保壟 斷者被 迫參與 
「紅 皇后」 遊戲 將會是 錯誤。 84 

歡 迎貿易 和投資 。 若 然富裕 國家有 豐富資 源和專 門知識 , 大規模 市場足 以限制 「 自然 壟斷」 的作 
用 (由於 規模經 濟或網 絡效應 , 最有效 的行業 結構是 壟斷) , 但反 壟斷立 法和執 法依然 有局限 , 
那麼要 激勵不 太富裕 , $交 小國家 的贏家 , 反壟斷 工作可 能較爲 不重要 。 幸運 的是我 們相信 有替代 , 
最終 更有效 的政策 , 這 不僅適 用於較 小的欠 發達經 濟體系 , 也適 用於富 裕大國 : 開 放貿易 和投資 。 

來自 進口貨 品的競 爭可以 刺激國 內企業 , 這些 企業變 得懶惰 , 沒有 積極參 與類似 「紅 皇后」 的創 
新 。 要證明 , 只 要看看 美國汽 車行業 。 第 二次世 界大戰 結束後 , 這行 業主要 由三間 大企業 (和一 
間小的 ) 主控 。 在過去 , 如消費 者的汽 車能夠 用上三 年已經 很走運 , 因爲汽 車不是 爲耐用 而製造 , 
也 不是爲 了要節 省燃料 。 1973-74 年 , 第一 次石油 危機震 撼世界 , 美 國消費 者非常 願意接 受以前 
看 不上眼 的日本 進口車 , 這 些進口 車燃油 效率較 高和許 多其他 方面更 爲優越 。 日本 進口車 喚醒了 
美 國製造 商開始 提高汽 車的質 量和燃 油效率 。 

但 美國汽 車企業 也參與 了歷史 悠久的 「尋 租」 做法 , 針對 日本人 的威脅 , 說 服美國 決策者 (正好 
是 信奉自 由市場 的雷根 政府) ;在 1980 年 代日本 進口要 「 自願 限制」 。 如果 汽車製 造商認 爲這會 
減輕競 爭壓力 , 他們非 常失望 。 面 對限制 , 日 本汽車 企業在 美國建 立自己 的工廠 。 感 謝上天 , 美 
國決策 者並沒 有停止 外國直 接投資 , 這對國 內生產 商保持 壓力要 繼續改 進本身 的產品 。 

歡迎 外國直 接投資 還有其 他效應 。 當 日本製 造商來 到美國 , 帶來 了現在 著名的 「適 時」 85 生產體 
制 , 減少供 應庫存 , 並在 過程中 減少生 產汽車 的成本 。 日本人 也帶來 他們的 「品 質圏」 86 ' 鼓勵 
前 線工人 , 不僅 只是管 理人員 , 提出提 高生產 力的改 善建議 。 整個美 國經濟 的企業 , 不只 是汽車 



最近 一本著 作認爲 反壟斷 , 或更確 切地說 是一系 列鼓勵 國內國 外競爭 的政策 , 對經 濟欠發 達經濟 體系的 重要性 , 不及 
對接近 科技前 沿的經 濟體系 , 對 前者甚 至可能 有害處 (Aghion and Griffith, 2005) 。 這是因 爲在全 球市場 , 發展 中經濟 
體系的 企業不 太可能 與富裕 國家的 企業有 效競爭 。 然而 ' 作者的 觀點認 爲富裕 經濟體 系要保 護這些 企業免 受競爭 會是錯 
誤 , 因爲這 消減鼓 勵創新 的誘因 。 第七章 討論歐 洲大陸 經濟面 臨的經 濟困難 時會再 次提及 這分析 。 

Just in time ( JIT) 
86 Quality Circles 



企業 , 把 教訓銘 記在心 。 例如 , 戴爾電 腦最終 成爲美 國的領 先電腦 製造商 , 主要是 倚靠適 時生產 
系統 。 通 用電氣 著名的 「六西 格瑪」 87 質 量活動 , 自 此被其 他企業 和管理 顧問不 斷推廣 ' 基本上 

是借 鑒日本 對質量 的強調 , 諷 刺的這 是取經 自美國 「質量 導師」 Edward Deming (這位 先知長 

久以來 沒有在 本國得 到承認 ) 。 

換句 話說, 美國 經驗表 明即使 在所謂 科技前 沿的經 濟體系 也可以 大大受 益於開 放邊界 _ 對貨 
物 , 思想 和人員 的開放 。 如 發展中 世界需 要類似 的同路 人例子 , 香港近 在眼前 。 香 港以前 是貧窮 
城市 , 沒有 任何自 然資源 , 現 在以人 均計算 已成爲 世界經 濟龍頭 (即 使在 1997 年 回歸中 國大陸 
之後) 。 香港 的成功 , 是 依靠吸 引外國 直接投 資於金 融部門 , 並在這 過程中 成爲東 南亞的 金融中 
心 。 愛爾蘭 採取類 似策略 , 不僅成 爲通往 歐洲大 陸的金 融大門 , 而且 也是一 些美國 領先高 科技企 
業的硏 究和製 造據點 。 依 靠外國 直接投 資建設 的國家 , 未來面 臨的挑 戰是採 取下一 歩措施 和發展 
本土 創業家 。 

然而 , 作爲政 策工具 , 「開 放」 也有其 局限性 。 正如反 壟斷執 法工作 的潛在 輸家往 往會盡 一切能 
力 去抵制 , 利用法 律書籍 每一個 把戲來 推遲結 果和與 檢察官 鬥耐性 (微 軟基 本上是 這樣) , 開放 
貿易 和投資 政策的 「輸 家」 也不會 靜靜的 坐下來 。 第八 章會討 論他們 的努力 可能麻 痺外國 帶來的 
競 爭力量 , 未 能刺激 未來的 「紅 皇后」 遊戲 。 無論工 人因爲 什麼原 因失業 , 爲他們 提供有 效安全 
網的 政策是 重要的 , 如果不 是關鍵 。 這 是上一 章預覽 的另一 個主題 , 並在 最後一 章進一 歩討論 。 

其他因 素一或 「那 麼如 何?」 

除了 以上審 視的四 大要素 , 其 他四個 因素已 經或可 斷言是 前沿經 濟成功 所必不 可少的 : 文化, 教 
育 ' 總體經 濟穩定 和民主 。 這些 因素每 一個都 可以促 進增長 ' 我們沒 有爭議 ' 但有兩 個原因 (其 
一 或兩者 皆是) 沒有 包括在 我們的 基本因 素清單 。 首先 , 所有 這些補 充性的 「那麼 如何」 不是實 
施四個 基本要 素必不 可少的 。 事實上 , 其 中一些 —— 如文化 和民主 —— 可能 是四個 基本體 制的成 
果 , 不是先 決條件 。 第二 , 這四個 「那麼 如何」 不是 大企業 資本主 義或創 業型資 本主義 , 或是揉 
合兩者 的理想 所獨有 。 

文化 

David Landes 是世 界領先 的經濟 史學家 , 他能 幹地調 查世界 各地和 歷史中 有助經 濟增長 的所有 
因素 , 最 終得出 令人放 心的簡 單結論 : 「如 果我們 從經濟 發展史 學到任 何東西 , 那 就是文 化會使 
一切截 然不同 。(關 於這一 點韋伯 Max Weber 是 正確的 。 )」 換 句話說 , 一 些國家 的增長 速度超 
過其他 , 因爲他 們的文 化更有 利於經 濟增長 。 這 說法的 暗示必 須意味 著文化 是創業 型成功 的決定 
性特點 。 正如 Landes 繼續說 : 「看 看少 數外來 民族的 進取心 —— 東亞 和東南 亞的少 數華人 , 東 
非的 印度人 [Landes 可 以加入 美國] , 西 非的黎 巴嫩人 , 整個歐 洲大部 分的猶 太人和 加爾文 教派。 」 
( Landes, 1999, 526) 。 [耶 魯大 學法學 教授] 蔡美兒 在她深 思熟慮 ' 相 關主題 (全 球化) 的著作 
補充 , 在美國 的韓國 僑民以 及在美 、 俄的 猶太人 作爲額 外例子 , 說 明文化 如何關 乎重要 。 ( Chua, 
2003 ) 。 



Six Sigma 



決 策者對 「文 化是 一切」 這 觀點深 感悲觀 , 因 爲這基 本上意 味他們 在相對 較短的 任期內 , 沒有什 
麼可以 影響長 期增長 。 國家 的人民 要麼努 力工作 , 要 麼不會 。 或許他 們有能 力創新 和發明 , 有進 
取心 , 或 是沒有 。 而基 本上政 府沒有 什麼可 以做到 , 如果 有的話 。 

幸 運的是 , 我們相 信歷史 並不符 合這政 策的悲 觀情緒 。 有太多 的例子 是國家 在相對 短的時 間內扭 
轉經濟 , 在一代 人之內 或更少 , 肯定是 少於文 化觀點 所暗示 : 過去 二十年 的中國 和印度 (大 多數 
人 , 必須承 認不是 全部人 口); 愛爾 蘭在大 致相同 的時間 ; 東南 亞大部 份國家 用上較 長時間 。 這 
些成就 不能以 「文 化是 一切」 的觀點 來解釋 。 事實上 , 在不同 時間點 , 據說 有助增 長的同 一文化 
被認 爲是中 國經濟 表現令 人失望 的原因 (儒 家據 說是不 符合創 業精神 和辛勤 工作) , 或在 最近促 

成 1997-98 年的東 南亞金 融危機 (顯然 「亞 洲價 値觀」 到 那時爲 止是相 當成功 , 也導致 一些觀 

察家 認爲危 機由此 而起的 「裙 帶資本 主義」 88 )。 

事實上 , Landes 和蔡教 授指出 某些種 族群體 在本國 之外取 得成功 , 正好無 意中表 明文化 不是一 
切 ' 關 乎重要 的是體 制環境 。 直 至最近 , 印 度人和 中國人 沒有在 本身的 國家取 得成功 , 因 爲政府 
沒有獎 勵創業 型成功 ; 相 反的是 他們扼 殺創業 。 猶太人 一有機 會就離 開他們 受壓迫 的國家 , 遷移 
到爲 他們提 供邁向 經濟成 功道路 的國家 。 阿 拉伯裔 美國人 的成就 大大超 過母國 的兄弟 。 的確 , 正 
如 Moises Nairn 報導 ' 阿拉伯 裔美國 人比一 般美國 人接受 更好教 育和較 爲富裕 ( Nairn, 2005a) 。 

這並 不是說 文化是 不重要 , 很清楚 文化是 重要的 。 然而 , 我們 沒有把 文化加 入確定 創業型 經濟特 
點 的清單 , 因爲文 化特點 顯然對 提高國 家指導 經濟體 系的增 長發揮 了作用 , 如 東南亞 或中國 。 即 
使 在這些 國家由 官方支 持的企 業也是 由創業 型的個 人管理 , 他們 可能更 注重複 製而不 是創新 , 但 
顯 然有強 烈的職 業道德 和熱衷 於學習 其他經 濟體系 。 同樣 , 日 本和歐 洲大企 業都受 益於看 來是文 
化上 對質量 和工藝 的承擔 , 使他們 的貨物 在世界 各地深 受歡迎 。 

但是 , 偏 重工藝 或複製 的文化 不等於 獎勵承 擔風險 的文化 , 所以 「創 業型 文化」 在 創業型 經濟中 
發 揮獨特 作用這 說法可 能依然 是正確 。 哥 倫比亞 大學經 濟學家 Edmund Phelps 特 別認爲 西歐經 
濟 過去幾 十年表 現呆滯 , 原 因之一 是西歐 文化不 足以助 長冒險 。 至於 歐洲第 二次世 界大戰 結束後 
的成功 , Phelps 歸 功於美 國科技 的轉讓 , 並指出 當這進 程或多 或少已 經完成 , 歐 洲經濟 增長就 
放慢 , 也未 能恢復 。 說到底 , Phelps 懷疑反 創業文 化是否 如此深 深植根 於西歐 , 足以抵 制任何 
體制改 革帶來 的轉變 。 89 

Phelps 對西 歐的看 法可能 是正確 , 但假 設未來 的政策 變化成 效不大 , 這 可能是 不成熟 。 畢竟 , 

世界 其他地 區有證 據表明 , 文 化會被 體制嚴 重影響 , 也確實 有這樣 的影響 (或 是經 濟學家 稱之爲 
「文化 是內源 性」) 。尤 其是一 向被認 爲是懶 惰和不 適合創 業奮鬥 的人民 , 突 然會變 得勤勞 和有創 
造力 , 只要 有激勵 獎賞這 些美德 。 看看 東歐好 轉或是 東南亞 經濟體 系的戰 後歷史 , 或是考 慮俄羅 



crony capitalism 

基於與 Phelps 的 對話和 他提供 的未發 表材料 。 



斯頗 爲顯著 轉向創 業精神 , 這國 家經過 七十多 年的共 產統治 , 被認 爲已經 扼殺了 進取心 。 2003 
至 2004 年期 間有一 項調查 , 隨機抽 樣調查 俄羅斯 的創業 家和非 創業家 , 學 者發現 俄羅斯 創業家 
任用 家人經 營企業 (在 40-50% 的 範圍) 是其 他俄羅 斯人兩 倍以上 (Djankov et al., 2005) 。 我 

們認 爲這清 楚表明 ' 在一 個直至 1986 年才 允許正 式創業 的社會 ' 不到二 十年創 業活動 已紮根 ' 

通過 的渠道 —— 家 庭背景 _ 是一 如高度 創業性 的社會 , 例 如美國 。 

簡 而言之 , 我們歷 史得出 的教訓 不同於 Landes 。 政 策和體 制是關 乎重要 , 在少於 一代人 的時期 
內 可以對 「文 化」 有強力 的影響 。 有 了正確 的機制 , 不 同生活 和背景 的各方 人士會 有反應 , 儘管 
也許因 爲歷史 (Phelps 和其他 人大槪 會如此 辯解) ' 各人反 應不一 。 

教育 

隨 著社會 變得更 有教育 , 或更準 確的說 , 隨 著勞動 力變得 更熟練 , 增長應 該更快 ; 這似乎 是最明 
顯不過 , 尤其是 「非 經濟學 家」。 例如 ,在 Solow 的增 長模式 , 社會 有更多 勞動力 是暗喻 更多技 
能 。 例如 , 一 位訓練 有素的 技工可 能會相 當於兩 個未受 訓練的 勞動者 = 因此 , 隨著 工人懂 得更多 
技能 ' 經濟增 長會更 加迅速 。 90 

對教育 在經濟 中發揮 的作用 ,早期 經濟硏 究量化 個人用 更多時 間在學 校學習 可以實 現的財 政回報 
率 。 從本 質上說 ,「教 育」 被 定義爲 「投 入」, 即是 在學校 度過多 少年頭 ' 而不 是作爲 「產 出」, 
即是 工人實 際上知 道多少 。 無 論如何 , 這些硏 究總體 上表明 , 至少 在美國 , 上 學時間 (特 別是上 
大學) 的回 報率在 1960 和 70 年 代是相 當低的 。 但是 , 從 1980 年 代開始 , 受高 中和大 學教育 
的工 人之間 的收入 差距開 始擴大 , 因此明 顯有更 多人重 回大學 。 這現 象的傳 統解釋 , 是科 技進歩 
推 動對技 術工人 的需求 , 快於他 們產出 的速度 。 91 其 他經濟 學家已 經指出 教育的 好處不 限於個 
人 自己' 社會也 有得益 。 更 多人受 過教育 ' 不僅 是多了 更明智 的公民 ' 從而改 善民主 的運作 ; 更 
多人受 過教育 , 社 會應會 產生更 多創新 , 從而 提高經 濟增長 。 

不是 只有美 國經濟 學家贊 頌教育 的美德 。 不 同的多 邊組織 —— 聯合 國教科 文組織 , 聯合國 兒童基 
金會 ' 聯合 國和世 界銀行 —— 都 指出教 育在減 貧和促 進穩定 , 寬容社 會的重 要作用 。 事實上 , 這 
些 組織在 1990 年召開 「世界 教育會 議」, 把 普及小 學教育 訂爲各 國要在 2000 年達成 的目標 (許 
多國 家未能 達標) ( Easterly, 2001 , 71-72 ) 。 

強調 教育作 爲不同 國家不 同增長 率的重 要原因 , 這是有 問題的 。 當不 同經濟 學家試 圖找出 各國教 
育和經 濟增長 的統計 量相, 性 ( 控制 其他影 響增長 的因素 ) , 他們 找不到 ( Easterly, 2001 , 73-84; 
Bosworth and Collins, 2003) 。 可以 肯定的 是其他 經濟學 家有不 同結論 ( Mankiw, 1995) ' 特別 
是以教 育質量 , 例如考 試成績 ' 作爲技 能的代 表數據 (Barro and Sala 小 Martin 2004, 537) 。 儘 

管如此 , 我 們整體 解讀這 些硏究 , 教育對 經濟增 長的貢 獻依然 是沒有 統計學 的判決 。 



另外 , 如果工 人有多 種技能 , 即使失 去現時 的職位 , 他們 更容易 找到其 他工作 ; 他們失 去職位 , 可能不 是他們 本身的 
過錯 , 例如 企業的 產品需 求下降 , 管 理層別 無選擇 , 只 能減少 勞動力 。 

91 芝加哥 大學的 Gary Becker 獲得諾 貝爾獎 , 部 分原因 是因爲 這項教 育的經 濟回報 的研究 。 另 一位芝 加哥經 濟學家 
Theodore Schultz 開展類 似研究 。 見 Becker, 1 976 和 Schultz, 1 961 。 



有一個 老說法 , 定義經 濟學家 是試圖 證明一 些實踐 中可行 , 在理 論中也 是可行 的事物 。 也 許教育 
與 增長的 關係就 是例子 。 事實上 , 由 於我們 在第三 章對跨 國回歸 〔分 析〕 的批評 , 那麼試 圖辨別 
教育和 增長之 間聯繫 的統計 硏究是 如此參 差不齊 , 可能 不會令 人吃驚 。 統計 硏究找 不到似 乎是顯 
而易見 的關係 : 教育 對增長 很重要 , 就 是這樣 。 

但這 陰暗圖 畫可能 有很好 的理由 。 有太多 的例子 是人民 受過良 好教育 , 國家 經濟表 現一直 慘不忍 
睹 。 前蘇 聯和東 歐國家 大部分 人口有 出色的 小學和 中學教 育程度 , 但自柏 林圍牆 倒場後 , 世界都 
知道這 些經濟 體系的 經濟狀 況比許 多西方 分析家 原來以 爲的壞 得多。 這些國 家相等 於爲有 致命缺 
陷的 經濟弓 I 擎 生產優 良組件 。 沒有合 同和財 產權利 , 就 不會有 創業家 。 最後 , 社會 主義經 濟基本 
上是 浪費了 投入教 育人民 的資源 ( 除 了蘇聯 有世界 級的太 空飛行 和某些 軍事上 的進歩 科學應 
用) 。 

William Easterly 深入 硏究經 濟增長 ' 指出 另一異 常現象 。 他在 2000 年完 成分析 , 指出 雖然貧 

困 國家在 1960 至 2000 年期間 大幅度 擴大教 育投資 , 在此期 間這些 國家經 濟增長 速率的 中位數 
穩 歩下降 (Easterly, 2001, 74) 。 許多 這些國 家可能 改善了 識字率 , 但腐敗 和軍事 暴力以 及其他 

因素 可以抵 消教育 促進增 長的任 何影響 。 

我 們不想 被誤解 。 我 們不是 主張教 育與經 濟增長 或改善 國家社 會的運 作無關 (不 管是否 民主管 
理) 。 過 去在一 些國家 , 教育確 實可能 有助經 濟增長 , 但這 只能證 明教育 是必要 ' 但不是 經濟進 
步 的充分 M 牛 。 教 育要發 揮魔法 , 機 制必須 是正確 ; 正如沒 有適當 的營養 和訓練 ' 最精靈 的嬰兒 
也不 會長大 成爲最 有成就 的成人 。 再者 , 如在世 上某些 地方教 育曾促 進增長 , 這並 不表示 這是創 
業型或 大企業 資本主 義的獨 特特徵 。曾經 由國家 指導的 經濟體 系也大 大受益 於擁有 受過良 好教育 
的 勞動力 。 

對這 個問題 我們有 兩個其 他意見 。 假設 在正確 的體制 條件下 , 教育是 經濟增 長的重 要因素 , 一個 
沒 有答案 的問題 : 經濟 體系把 教育投 資集中 於精英 , 其 整體回 報是否 大於較 爲普及 的教育 。 印度 
遵 循前者 , 東南 亞大多 數其他 國家奉 行後者 。 印 度的做 法帶來 與訊息 科技相 關企業 的龐大 和日益 
增長 的成功 , 但這 部門僅 佔全國 產出和 勞動力 2% , 儘管有 人預測 這到了 2008 年會 上升至 7% 
( Srinivasan, 2005 ) 。 數以 億計的 印度人 仍然教 育不足 。 相 比之下 , 東南 亞國家 , 如韓國 和台灣 , 
在相同 的經濟 發展階 段時更 加重視 普及初 等教育 。這策 略爲更 多勞動 力配備 在勞動 力密集 的設施 
工作 ; 這些設 施在幾 十年後 不僅技 術先進 , 也 是創新 的源頭 。 顯然 , 普及教 育的策 略是比 印度的 
有 針對性 辦法更 加公平 。 究竟有 針對性 辦法是 否爲國 民收入 產生更 大收益 , 這在一 段時間 內依然 
是沒 有答案 的問題 。 92 

我們的 第二點 : 不管人 們認爲 在任何 資本主 義體制 , 教 育對經 濟增長 到目前 爲止有 何貢獻 , 教育 
對未 來的增 長很可 能是更 爲重要 的因素 , 特別 是在前 沿的經 濟體系 。 直至 1970 年代 , 沒 有高等 



這問題 的討論 , 參見 Kmeger, 2005 。 



教育的 聞名發 明者在 車庫中 可以拿 出有商 業價値 的創新 , 有 些是相 當激進 。 美國最 偉大的 發明家 

愛迪生 沒有完 成高中 。 即 使到了 1 970 年代 ' 兩 個高中 畢業生 ' Steven Jobs 和 Steven Wozniak , 

還可 能毫不 誇張地 在車庫 做出個 人電腦 。 

但是 , 有理由 相信那 些日子 已一去 不復返 。 一些 領先的 互聯網 企業的 創始人 —— 亞馬遜 ' 易趣 ' 
谷歌 和雅虎 —— 都 是大學 畢業生 ; 有些 有碩士 後培訓 。 展 望未來 , 認爲高 中畢業 , 以車庫 爲基地 
的發 明者可 以在生 物科技 , 納米 技術或 訊息科 技方面 開發有 商業價 値的應 用產品 , 似乎是 痴人說 
夢 。 與 此相反 , 在這 些和其 他部門 的創新 , 很可能 是在大 學或由 有高等 大學教 育的個 人開發 。 由 
於已 經解釋 的理由 , 比 諸由政 府指導 或大型 企業管 理的經 濟體系 , 創 業型經 濟體系 更可能 產生激 
進創新 , 催生 未來生 活水平 大躍進 ; 因此 , 未來 的創新 型創業 家以及 成功創 業型企 業最終 建立的 
大企業 管理人 員會是 受過高 等教育 。 因此 , 在未 來教育 對經濟 成功的 作用很 可能比 以往任 何時候 
都 重要。 

總觀 濟穩定 

正 如第一 章暗示 , 在許多 國家收 到如何 運行經 濟的所 有建議 , r 華盛頓 共識」 的補 救辦法 是最爲 
弓 I 人注目 ° 然而大 多數共 識建議 是先涉 及穩定 , 然後 是增長 。 這槪念 是如果 各國能 做好總 體經濟 
政策 , 就較 爲不容 易有定 期的金 融危機 ° 沒 有危機 , 增長就 有更大 的機會 ° 

我們不 爭論這 些基本 主張一 事實上 , 這是必 要的一 但這不 是任何 具體形 式的資 本主義 獨有的 。 
任 何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 無 論是如 何結構 , 最想 是穩定 , 而確 保穩定 的最好 辦法是 通過結 合預算 
紀律 (如 赤字 只佔國 內生產 總値小 部份) , 無通 脹的貨 幣政策 ' 以及 自亞洲 金融危 機以來 , 一定 
程 度的匯 率彈性 (或 是如果 做不到 這一點 , 建 立外匯 儲備) 。 

但總 體經濟 政策得 到高分 , 不 保證經 濟長期 能以最 高增長 率增加 。 爲此 , 我 們提出 的四個 條件更 
爲重要 。 使用許 多經濟 學家經 常使用 的區分 , 要保 持總需 求接近 或等於 社會的 最大潛 在產出 , 總 
體經濟 穩定至 關重要 , 而要 決定潛 在產出 如何增 長得快 , 這四 個先決 條件會 發揮更 大作用 。 

民主 

長 期以來 , 美國的 兩黨傳 統是偏 愛民主 —— 自 由選舉 和法治 _ 是最 好的政 府形式 。 在二 十世紀 
初期 ' 威爾遜 總統希 望世界 「因 民主而 安全」 。 肯尼 迪總統 敦促國 家爲追 求民主 (和 打擊 專制共 
產 主義這 宿敵) 要 「付 出任 何代價 , 承 受任何 責任」 。 布什總 統解釋 伊拉克 戰爭的 部份理 由是在 
中東 地區建 立民主 。 對民主 的追求 , 美國一 直不是 孤單的 。 歐 盟要求 新成員 在經濟 融合之 前先要 
有運 作的民 主制度 。 

然而 , 民 主是否 前沿經 濟增長 四個關 鍵因素 的的必 要條件 ? 不容否 認民主 對經濟 增長是 很重要 。 
政治 自 由有 可能提 高經濟 自 由 , 尤其是 保護創 業精神 , 免受 專制領 導人心 血來潮 , 隨時 改變他 ( 她 ) 
認爲 什麼是 最佳經 濟體系 的想法 。 93 再者, 運作良 好的民 主國家 有可能 ?巨絕 寡頭資 本主義 , 因 



'一項 研究支 持相關 的結論 : 民主 促進經 濟增長 , 因爲減 少軍事 政變的 可能性 , 這可 以破壞 國內外 企業在 決定投 資時依 



爲如餡 餅萎縮 , 寡頭社 會領導 人即使 拿走更 大的份 額也無 法生存 。 相反 , 民 主國家 的推動 力是來 
自希 望繼續 掌權的 領導人 , 他 們要做 大餡餅 , 即是 促進經 濟增長 。 



但是 , 這些規 則是否 一定要 有民主 ? 經驗 表明並 非如此 。 中國的 顯著經 濟增長 證明一 個事實 , 即 
是獨 裁統治 之下也 可以有 創業精 神和蓬 勃發展 。 民主 的中國 , 經濟 增長會 否更快 ? 也 許是的 。 事 
實上 , 最 近的一 項硏究 提出有 說服力 的說法 : 平 均而言 , 民主法 治國家 , 即 使是那 些欠發 達國家 , 

增長速 度往往 超過專 制國家 (Halper et al. 2005) 。 不過 , 即 使這項 硏究沒 有表明 民主是 經濟增 

長必不 可少的 (儘 管這 有效駁 斥相反 的意見 ; 一 些分析 家認爲 到某一 點爲止 , 專制 是經濟 發展的 
先決 條件) 。 

現在用 其他方 式發問 : 經 濟增長 是否導 致民主 ? 韓國的 經驗確 實支持 這觀點 : 二戰 結束後 幾十年 
來 , 韓國 基本上 是仁慈 的專制 , 但最終 成爲民 主形式 的政府 (Glaeser et al. , 2004) 。 隨 著收入 

增加 , 國家的 中產階 級崛起 , 更可 能和有 能力要 求政治 自由。 相反 , 有充分 證據表 明如經 濟表現 
不佳 , 國家 的民主 可能從 這種形 式的政 府倒返 。 例如 , 自 1977 年 以來的 民主政 體崩潰 ' 有四分 
之三之 前是增 長停滯 ; 這是相 當驚人 。 94 

不過 , 依然 有人懷 疑經濟 強勁增 長之後 , 民 主是不 可避免 。 中 國已成 爲閃點 。 有些 人認爲 中國持 
續增長 只會加 強國家 的勢力 , 更 容易不 放行政 治自由 ( Bueno de Mesquita and Downs, 2005 ) 。 

或是隨 著中國 經濟實 力增強 , 可以 有更多 資源來 追求擴 張性軍 事目標 。 當然 , 在對 中國的 觀感方 
面 , 是不可 能知道 究竟樂 觀或悲 觀的看 法最終 被證明 是正確 。 我們的 看法是 樂觀主 義稍佔 上風一 
一即 是經濟 增長最 終將有 助中國 民主化 , 一如其 他國家 ^ (旦不 能保證 這結果 。 

樂觀 的原因 之一是 看看美 國的早 期歷史 , 特別是 許多立 國先賢 的經驗 , 這說 明商業 技能可 以磨練 
實現 和維持 自我管 治所需 的人才 。 富蘭 克林是 《獨立 宣言》 作 者之一 , 他留 下大量 著作說 明他在 
建立 印刷生 意時如 何開發 他的外 交技巧 。 Paul Revere 是銀匠 ' 建立 完善網 路和利 用業務 聯繫來 
協調革 命工作 。 Alexander Hamilton 十多 歲時管 理文書 辦公室 ' 後 來應用 這些技 能來組 織財政 
部 。 傑 斐遜是 Hamilton 的對手 , 主張美 國應保 持是農 民國家 ' 他也 不是典 型的持 犁農夫 。 他管 
理 大莊園 , 並尋求 更爲科 學的種 植方法 。 總之 , 他挺 像美國 最好的 創業家 : 一個奮 鬥者和 學習者 , 
時 常充滿 自我和 非常規 的意見 , 但同時 又有公 民意識 , 並 最終是 一位有 遠見的 慈善家 。 總之 , 經 
濟 自 由 的經驗 似乎培 養政治 自 由 的技能 和傾向 。 

中國 的商界 領袖可 能無法 以同樣 方式帶 領自己 的國家 。 但這種 可能性 並不意 味著其 他國家 , 特別 
是美國 , 應盡 最大努 力阻止 中國經 濟增長 (或在 同樣情 況之下 , 阻止 其他獨 裁統治 的國家 ) 。 我 
們認爲 , 這途徑 會走向 更危險 的世界 。 被 富裕國 家規避 的獨裁 者因此 爲國家 經濟表 現不佳 找到代 
罪羔羊 。 政治上 「 指責 外國人 」 有 悠長和 ( 不幸的 ) 成功 的歷史 。 爲 什麼讓 獨裁者 容易取 得彈藥 ? 



賴的 規貝 1 J ( Persson and Tabellini, 2006) 

94 Halperin et al., 2005, 72-74 。 作者報 告謂任 何一年 有一個 民主國 家走回 頭路的 機率是 2.5% 。 如 前三年 的人均 收入增 
長不到 1% ' 這機率 上升到 4.3% 。 



T .亡 
第八草 



雄濟 欠發遍 至灘系 激發創 業精神 

本書 的讀者 肯定在 電視上 見到非 洲飢荒 和疾病 的可怕 描繪, 也 很可能 知道儘 管世界 許多地 區的經 

濟 增長記 錄驚人 , 世上依 然有超 過二十 億人每 天生活 費低於 2 美元 。 這些 國家的 政府以 及努力 
幫 助他的 們國際 機構全 都失敗 , 我 們困擾 於應如 何糾正 , 也提醒 我們要 設法做 得更好 。 

然而 , 假設 希望國 家經濟 增長的 發展中 國家領 導人向 你請教 。 有什麼 你是可 以帶著 任何程 度的信 
念 告訴他 ? 從本 質上說 , 本章 的目的 是解答 這問題 , 但帶 著適度 的謙卑 。 我 們學習 那些從 來沒有 
停 止增長 的國家 ; 或許 只是無 意之得 : 這 些國家 的成功 , 至少 在某些 情況下 , 不 是因爲 有規劃 , 
很少 中央方 向或根 本沒有 , 只是 歷史偶 然之事 , 通 過非人 化市場 運作提 供的強 大誘因 。 雖 然這些 
經驗 教訓誠 然並非 完全明 確和毫 不含糊 , 但似乎 至少告 訴我們 , 成功 必不可 少的組 成部分 是創業 
精神和 鼓勵創 業活動 的環境 , 提 供安全 和獎勵 , 並 盡量減 少創業 的障礙 。 簡 而言之 , 這一 章側重 
於 提出一 些歩驟 , 希望把 會阻礙 甚至排 斥具生 產力創 業者的 現行安 排和遊 戲規則 , 改造成 爲扭轉 
這些 因素的 新體制 。 

在羅列 我們的 論點後 , 與其他 以增長 爲主題 的規範 性書籍 不一樣 , 我 們的重 點沒有 試圖制 定一套 
全面 的歩驟 , 讓 尋找加 速經濟 進展良 方的明 智和負 責任政 府追隨 。 相反 , 我 們主要 是討論 廣泛的 
辦法 達致可 以依靠 的體制 , 把事 情轉移 到心中 的方向 。 我們特 別留意 由政府 中央部 門或強 大寡頭 
指導的 經濟體 系如何 過渡到 經濟發 展動力 , 主要是 市場力 量和具 生產力 創業家 活動的 新體制 。 

在鑽硏 細節之 前先槪 覽我們 的論點 。 首先 , 不論 經濟發 展的現 況如何 , 所有 不發達 國家可 以受益 
於 促進創 業精神 , 我們 提到有 兩類型 : 複製 , 意義 就是向 國外借 入科技 , 通 常是通 過接受 外國直 
接投資 ; 創新 , 通過所 謂自下 而上的 金字塔 底層產 品和服 務創新 , 適 應個別 發展中 經濟體 系的獨 
特情況 (在 發展後 期階段 的國家 , 改造 目前專 爲富裕 國家市 場企業 和消費 者的尖 端產品 和服務 ) 。 

第二 , 期望較 爲成功 的國家 指導發 展中經 濟體系 , 包括 依靠國 家指導 達致工 業化世 界生活 水平的 
前發展 中國家 , 突 然擁抱 上一章 槪述的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的所 有原則 , 這是不 現實的 。然而 ,這些 
經 濟體系 有機會 利用以 下討論 的方法 , 在邊緣 , 或 是漸進 引入這 些政策 。 

第三 , 寡頭經 濟最難 實現經 濟增長 , 這 類型的 經濟體 系有一 些是非 常貧窮 , 有一些 平均來 說是比 
較富裕 , 但收 入分配 是極度 不平均 ; 這在 第四章 已討論 。 原因 很簡單 。 國家 要增長 , 領導 人必須 
是希望 有這樣 的結果 , 並爲此 而爭取 。 因爲 , 以我們 的定義 (很 有可 能他們 也是) 寡頭不 會最優 
先 考慮經 濟增長 ; 現 實的看 , 這 些國家 只有兩 個選擇 : 內部 革命或 其他國 家的外 部壓力 , 促使建 
設 性變化 , 這無 異於鼓 勵革命 。 事 實證明 , 最近 幾十年 來有幾 個和平 , 甚 至半民 主革命 的例子 。 
一些導 致有創 業型特 點的經 濟體系 , 其他的 把國家 轉變爲 某種形 式的國 家指導 。 諷 刺的是 , 最近 
拉丁 美洲的 「民粹 主義」 革命 , 種子 是源於 反對美 國的外 交和經 濟政策 。 但是 , 我 們並不 認爲這 



些發展 是斷然 不可取 , 因爲以 前的寡 頭國家 可能必 須要通 過某種 形式的 國家指 導作爲 中轉站 , 才 
能 走向創 業型資 本主義 。 要 下判斷 , 爲 時尙早 。 

第四 , 儘管 有良好 的理論 性原因 解釋外 國援助 可以提 高經濟 增長率 , 特別 是世上 最貧窮 的國家 , 
令人遺 憾的是 常見飢 餓和疾 病交迫 ; 但在 實踐中 , 這主張 的證據 還是喜 憂參半 。 如 果外國 援助投 
資於 公共財 (這是 很大的 問號) 如衛 生系統 , 公 共衛生 , 道路和 通訊基 礎設施 —— 交 付的方 
式可以 實際上 促進這 些目標 , 那麼這 可以發 揮建設 性作用 。 但即 使如此 , 援 助只能 視爲短 期的發 
展策略 。 最終 , 發展 中國家 , 即使是 最貧窮 的國家 , 必須 設法自 我增長 。 這 將需要 上一章 提到的 
各 種制度 ; 越是發 展迅速 , 就能 夠越快 減輕人 類苦難 , 善意 呼籲更 多外國 援助以 啓動經 濟增長 。 

最後 , 近 數十年 來所謂 「小 額信 貸金融 機構」 在發展 中世界 的增長 (甚 至在 發達世 界一些 地區) 
是重要 的現象 , 其重 要性不 容忽視 , 而這表 明這些 有效措 施可以 促進發 展進程 。 小 額信貸 促成許 
多本 來不會 成立的 小企業 , 特別 是那些 由婦女 擁有的 。 但是 , 讀者 從以上 幾章清 楚得知 , 這些小 
企業 絕大部 分是複 製而不 是創新 。 國家 扶持以 千計的 小企業 , 如果 不是以 百萬計 , 會發現 這是減 
貧的有 用策略 , 迅速 啓動增 長過程 。 但是 , 由小 額信貸 支持的 企業不 太可能 是持續 經濟增 長的主 
要引擎 , 尤其 是如果 發放小 額貸款 繼續是 主要由 政府或 非營利 組的資 金補貼 。 由小 額貸款 建立的 
小企業 定義上 就是小 , 未 能實現 無論是 本土或 外國規 模較大 的企業 可以實 現的規 模經濟 。 發展中 
國家面 臨的最 終挑戰 , 是 鼓勵規 模較大 , 更成熟 的金融 機構貸 款給有 機會成 長爲大 型企業 的貸款 
人 , 換言之 , 超 越貸款 和企業 形成的 「微 觀」 階段 。 

在 槪述每 一廣泛 結論背 後的邏 輯之前 ' 先界定 術語是 有啓發 : 「發 展中 國家」 是什麼 意思? 下一 
歩解釋 發展中 國家如 要實現 經濟持 續增長 和以最 快速度 縮小與 較富裕 國家生 活水平 的差距 , 爲何 
創業 精神的 穩定強 劑量是 必要的 。 然 後我們 硏究發 展中國 家可以 追求的 一些不 同模式 。 這 一章最 
後 提出幾 個論點 , 指出 外國援 助和國 家經濟 發展硏 究小圏 子提出 的靈丹 : 小 額信貸 , 如何 可以有 
助 這追趕 的過程 , 或是毫 無作用 。 

什麼是 發展中 國家? 

一些 國家是 「發達 國家」 , 而其他 的不是 ; 這 槪念由 來已久 , 至 少自第 二次世 界大戰 結束後 。 二 
戰後 , 許多國 家成立 一個專 門實體 : 世 界銀行 , 具體 任務是 促進後 一類大 多數國 家的經 濟發展 。 
多年來 , 有不 少用語 (至少 英語是 這樣) 用來描 述窮國 , 人民 平均生 活水平 遠遠低 於富裕 國家如 
美國 。 這些 用語有 「發 展中」 或 「欠 發達」 ' 或是 簡單的 「低 收入」 或 「貧 窮」 。 

過 去六十 年有許 多變化 。 許多 以前是 「貧 窮」 或 「發 展中」 的國家 已非吳 下阿蒙 , 已 經爬上 「經 
濟 發展的 階梯」 。 熟悉的 例子當 然是一 些東南 亞國家 , 特 別是在 二戰後 經濟陷 於崩潰 的日本 。 西 

歐當 年的情 況好不 了多少 , 但今天 的生活 水平接 近美國 , 2005 年家 庭收入 的中位 數約爲 四萬五 
千美元 。 今天的 經濟學 家還談 到許多 「中等 收入」 或 「新興 市場」 國家 : 人 均收入 在四千 至一萬 
五千美 元之間 。 這包 括東歐 , 土耳其 和智利 的許多 「轉型 經濟體 系」。 一些 分析家 把中等 和低收 
入 國家一 起列爲 「發 展中 國家」 (世 界銀行 ' 1993 年) ' 而 其他人 依然分 爲兩類 , 特別注 意到最 



貧窮 的低收 入國家 : 平均購 買力少 於每天 2 美元 (Sachs, 2005) 。 



表 10 : 國 民人均 (以 2003 年購買 力調整 , 美元 計算) 


國家 


人 均收入 (2003 年 美元) 


高收入 


澳洲 


28,780 


比利時 


28,929 


加拿大 


30,040 


芬蘭 


27,460 


法國 


27,640 


德國 


27,610 


日本 


28,450 


瑞士 


32,220 


英國 


27,690 


美國 


37,750 


中高 默 


希臘 


19,900 


以色列 


19,440 


南韓 


18,000 


科威特 


19,480 


新西蘭 


21,350 


葡萄牙 


17,710 


斯洛 維尼亞 


19,100 


中等 JKA 


中 國大陸 


4,980 


哥斯 達尼加 


9,140 


加蓬 


5,500 


墨西哥 


8,980 


祕魯 


5,080 


菲律賓 


4,640 


波蘭 


11,210 


蘇聯 


8,950 


沙烏地 阿拉伯 


13,230 


泰國 


7,450 


阿根庭 


11,410 


低收入 



孟加拉 


1,870 


柬埔寨 


2,000 


喀麥隆 


1,990 


印度 


2,880 


資 料來源 Z 


《2005 年世 界發展 指數》 世 界銀行 



無 論是什 麼用語 , 評價 各國在 經濟發 展梯子 的位置 , 傳統指 標是人 均收入 。 考 慮到不 同貨幣 , 計 
量收 入通常 轉化美 元等値 , 以官方 或市場 匯率調 整各國 不同的 購買力 (所 謂購 買力平 價計算 95 , 

或是 以匯率 計算的 購買力 平價) 。 表 10 是樣本 , 說明 以匯率 計算的 購買力 平價定 出經濟 發展階 

梯不 同位置 的國家 。 

雖然我 們承認 人均收 入水平 是經濟 進歩的 重要計 量方法 , 但 這不是 唯一的 。 一方面 , 人均 收入沒 
有考 慮影響 生活但 沒在市 場交易 的因素 , 如環 境質量 , 穩 定家庭 , 人 身安全 或健康 。 再者 , 根據 
定義 , 人均 收入是 平均値 , 不會透 露任何 有關收 入或財 富分配 是如何 均勻或 不均勻 。 

然而 , 對 我們來 說最重 要的是 現在不 站於經 濟前沿 的國家 , 有途徑 可以快 f 夬趕 上來 。 本章 集中於 
墮 後最遠 的國家 : 那些 「發 展中」 或 「欠 發達」 國家 。 這包 括那些 處於極 端貧困 : 例如許 多非洲 
國家 , 以及 迅速增 長的經 濟體系 如中國 和印度 , 那 裡依然 有成千 上萬的 居民生 活在極 端貧困 。 一 
些 國家以 前曾在 這類別 , 但已 經邁入 中等收 入地位 或更高 ; 我們會 借鑒這 些國家 的經濟 。 

經濟 發展進 多的是 (TO 沒有) 

美國 人或許 多歐洲 人若然 在十八 或十九 世紀閱 讀本書 (假設 當時已 付梓) , 可能難 以理解 我們的 
資本主 義類型 , 儘管 他們可 能會理 解我們 所說的 「創 業家 精神」 (或 至少理 解當時 的用語 , 例如 
「探 險家」 ) 。 當時大 多數經 濟活動 是農業 , 往往 是耕者 有其田 ( 除了美 國的奴 f 隶和 歐洲的 農奴) ; 
創業 家也是 傳統的 複製型 生意人 。 在鬧市 的的零 售店和 製造企 業的擁 有人也 是如此 , 沒有 在今天 
經 濟景觀 突出的 大企業 。 雖然 政府發 放許可 證或專 利憲章 , 但 沒有我 們經濟 意識的 「指 導」, 即 
是政府 青睞某 些行業 和企業 , 明確 是爲了 推動經 濟增長 。 

總之 , 直至二 十世紀 , 在美 國和歐 洲大部 分地區 的創業 型資本 主義盛 極一時 , 不是 因爲任 {可 政府 
的設計 , 而 是或多 或少意 外之得 。 創業 型資本 主義從 零開始 , 因爲我 們現時 標示爲 「國家 指導」 
或 「大 企業」 資本 主義尙 未出現 。(雖 然 有些承 認產權 的國家 , 財富高 度集中 , 也 是由精 英統治 , 
因此其 經濟可 以定性 爲寡頭 資本主 義的早 期例子 。 ) 其他今 天的富 裕或近 乎富裕 , 可以稱 之爲以 
創業精 神打拼 的國家 , 包 括加拿 大和澳 大利亞 , 都 是英國 的分支 (如美 國), 這 恐怕不 是巧合 。 
但是 , 不 像美國 和西歐 ' 兩 國在經 濟大蕭 條之前 和二大 結束後 曾經是 站在或 接近經 濟前沿 。 

就我 們的目 的而言 , 也 許最重 要的是 這些富 裕國家 的模式 是創業 精神從 無到有 , 逐 漸和循 序漸進 
形 成必要 的機制 : 可強制 執行合 同和產 權以確 保創業 家能享 受努力 的成果 , 也要承 擔風險 ; 有法 



purchasing power parity 



律 和其他 制度抑 制腐敗 , 以 及開發 人力和 有形基 礎設施 ( 尤 其是教 育和公 眾道路 > 沒 有一些 「 大 
爆炸」 事件 在同一 時間制 定所有 這些先 決條件 , 創業家 也沒有 突然拿 出生產 的技術 和方法 。 相反 , 
正如牛 頓所言 : 每 一代科 學家都 是站在 巨人的 肩膀上 ; 科技前 沿是逐 步邁出 , 在不 同年份 以不同 
速 度寸進 , 但 累計的 速度足 以在每 二十五 或三十 年使生 活水平 翻一番 。 

第 二次世 界大戰 是可怕 的戰爭 , 結束後 , 事情發 生了根 本變化 , 人命損 失嚴重 , 世 界許多 地方摧 
毀 , 除 了美國 。 戰爭 結束後 , 世 界分爲 「鐵 幕」 兩 邊的意 識形態 , 一 邊實行 某種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另 一邊是 中央規 劃經濟 。 巧 合的是 , 並 非所有 資本主 義經濟 都是民 主國家 (有 些是專 制政權 , 稍 
後才 發展民 主形式 的政府 ) , 而 中央規 劃經濟 國家全 是獨裁 , 由共 產黨一 黨專政 。 讀者當 然知道 , 
戰 後大部 分時間 , 兩大 陣營的 領導人 —— 美國 和蘇聯 —— 都在爭 取盟友 , 希 望說服 尙未致 力於一 
種政 府形式 和經濟 體制的 國家採 用本身 的模式 。 讀者也 都知道 , 資本 主義和 民主幾 乎全勝 。 (說 
「幾 乎」, 因 爲今天 還有兩 個碩果 僅存的 共產主 義國家 : 古巴 和北韓 ; 中東 地區仍 然有一 些專制 
但 有資本 主義某 些形式 的國家 ; 以及其 他近乎 沒有效 政府的 「失敗 國家」 , 其經濟 秩序只 能說是 
「前 資本主 義」。 

我們 感興趣 的是二 戰後一 些國家 沒有追 隨或被 迫接受 蘇聯和 中國的 中央規 劃模式 ,各 自採 納不同 

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一 般來說 可分爲 四大類 , 在第 四章已 有提及 : 
* 選 擇某種 形式國 家指導 的國家 , 主要 是亞洲 「四 小龍」 和印度 ; 
* 表 現出某 種形式 寡頭資 本主義 : 許 多非洲 , 拉丁美 洲和中 東國家 ; 
* 罕見的 如台灣 鼓勵創 業形資 本主義 , 或 如美國 避免國 家指導 , 除了 廣泛促 進工業 或發展 
擴 大出口 的部門 ; 

* 西 歐和日 本經濟 體系最 初在戰 後擁抱 創業和 歡迎外 國投資 , 但最終 容忍甚 至培育 大企業 
增 長及其 後的主 導地位 。 

再者 , 在 柏林牆 倒塌後 , 東歐 的中央 規劃經 濟體系 , 前 蘇聯和 中國以 不同速 度轉向 不同類 型的資 
本主義 。 一切 似乎都 在進行 : 國 家指導 (主要 是國有 銀行) , 國家 (或 中央 政府屬 下的省 級或地 
方 政府) 青 睞的大 型企業 , 外 國跨國 企業和 國內創 業家等 , 各有不 同組合 。 

國家指 導的錯 位誘惑 

檢視 所有這 些模式 , 主 要基於 亞洲四 小龍的 優越增 長記錄 , 以及 最近中 國的顯 著增長 , 很 容易得 
出結論 , 認爲發 展中國 家要經 濟增長 (寡 頭經濟 是重要 的例外 , 稍後 討論) , 要迅 速趕上 富裕國 
家 , 應包括 某種形 式的國 家指導 。 的確 , 較 富裕國 家似乎 激發窮 國引進 某種形 式的國 家指導 , 似 
乎 只需複 製這些 富裕經 濟體系 有前途 的目標 : 只要國 內企業 能獲得 外國技 術和必 要的資 本設備 , 
當地企 業可用 較低工 資招聘 易於培 訓和有 熱誠的 工人, 就可 以參與 勞動密 集的活 動或產 業的競 
爭 。 國 家指導 也吸引 統治精 英和政 府官員 , 這 不僅是 因爲當 他們看 來是或 實際上 「主 控」 當地經 
濟時 , 權力水 漲船高 , 而且 手握成 立和開 展業務 的大權 , 這也 是收受 賄賂的 財路爲 自己提 供額外 
收入 。 但在 發展中 國家領 導人接 受國家 指導作 爲增長 挑戰的 萬應靈 丹之前 , 我們敦 促他們 考慮幾 
個 警告。 



首先 , 沒有 證據支 持這樣 的觀點 認爲如 果沒有 「挑選 贏家」 , 國家詳 盡的經 濟指導 (也就 是對一 
些部 門和企 業提供 外國援 助或適 當批准 , 而不 是其他 部門和 企業) 會比以 下的因 素更能 助長增 
長 ; 這些因 素包括 高國內 儲蓄率 , 一貫支 持經濟 增長的 健全政 府政策 (如 提供普 及教育 , 審慎的 
宏觀經 濟政策 和保護 產權和 契約) 。 事實上 , 世界銀 行對這 問題廣 爲人知 的硏究 , 是由經 濟學家 
小 組尋求 解釋東 亞國家 , 包 括所謂 四小龍 (香 港, 韓國, 新加坡 ,台灣 ) 、 中國 和東南 亞三個 「新 

興 工業化 國家」 (印尼 , 馬來 西亞和 泰國) 至 1993 年爲 止的顯 著增長 。 世銀報 告指出 : 『國 內私 
人 投資和 人力資 本迅速 增長是 (這 些國 家的) 主要增 長引擎 。 …從 這個意 義來說 , [東 亞] 國家的 
卓越 增長記 錄沒有 什麼是 「奇 蹟」。 』 但是 , 正如報 告承認 , 這些基 本政策 「不 是整 個故事 。 」 
該報告 強調產 權和契 約權利 這些機 制的重 要性, 但對有 針對性 的國家 干預經 濟增長 略微會 助長增 
長的普 遍看法 , 相反 是持懷 疑態度 。 它 的結論 : 「東亞 一些重 要的政 府干預 , 如韓 國促進 化學和 
重工業 , 對 產業結 構沒有 什麼明 顯影響 。 在其 他情況 , 有些政 策是適 得其反 , 如新 加坡努 力提高 
工資 , 以擠出 勞力密 集產業 。 …根據 [世 界銀行 1991 年的 報告] 詳盡 審查過 去三十 年發展 中經濟 
體系 的經驗 , 結論是 試圖以 非市場 機制指 導資源 分配一 般未能 改善經 濟績效 。 」( 世 界銀行 , 1 993, 
5, 9-10) 。 

第二 , 自從 世界銀 行的里 程碑硏 究之後 , 印 度經濟 增長的 經驗尤 其提供 了有力 的證據 , 表 明國家 
指 導更多 是阻礙 , 而不是 刺激經 濟增長 , 反而隨 機或意 外事件 (這往 往是創 業成功 故事的 特色) 
可 以鼓動 世界級 創業部 門擴大 , 並反過 來推動 整個經 濟增長 。 部分 是因爲 英國殖 民統治 的遺產 , 
部 分是第 一任領 導人尼 赫魯經 濟哲學 的延伸 , 印 度獨立 後數十 年來的 經濟是 國家無 微不至 、 入侵 
性 強的指 導模式 。 幾 乎每類 型的經 濟活動 都需要 某種形 式的政 府批準 , 不 只是開 新公司 , 甚至購 
買和 安裝一 件原始 設備都 是如此 。 在 訊息科 技的相 關領域 , 如 軟件編 碼和開 發以及 後來的 國際電 
話 諮詢中 心業務 , 是這 模式一 個偶然 的例外 , 事後 許多印 度人一 定會感 恩不盡 。 

但 印度的 資訊科 技崛起 , 是 因爲有 一系列 故意的 決定和 「意 外」 事件 , 個別 和尤其 是結合 起來的 
最 終後果 , 當時是 很難甚 至無法 預測的 。 例如 ,在 1950 和 1960 年代 , 印 度領導 人希望 催生更 
多 土生土 長的科 學和工 程人才 , 於是著 手建立 和支持 最終成 爲世上 一些最 好的工 程學校 , 現在每 
年有成 千上萬 , 訓練有 素的印 度工程 師畢業 。 但 令人懷 疑的是 創建這 些學校 的決策 者是否 預見這 
會是最 終導致 的結果 : 創立電 腦軟件 , 數 據處理 , 和電話 諮詢中 心業務 (如 Infosys 和 Wipro) 
等世 界一流 的創業 型企業 。 或許 同樣令 人印象 深刻的 , 是大量 印度僑 民在美 國創立 許多高 科技企 
業 。 看看 這指標 : 1980 至 84 年間 ' 矽 谷初創 企業有 3% 由 印裔人 士管理 , 到了 1995 至 2000 
年之間 , 已增至 10% ' 現在的 份額可 能更高 。 有幾位 印裔人 士已成 爲矽谷 風險投 資行業 的領導 
人 , 近年 來積極 在印度 幫助開 展類似 的企業 。 雖 然批評 者指出 , 印度的 資訊科 技部門 (和 相關城 
市 的發展 , 例如班 加羅爾 , Hyberadad , 孟買 , 新德里 , 僅舉 幾例) 只佔該 國的國 內生產 總値和 
就業一 小部分 , 印度財 政部預 測到了 2020 年 , 資訊 科技部 門的附 加値將 佔印度 經濟產 出多達 
25% 。 (Srinivisan, 2005) 

有 助創造 「印度 奇蹟」 的其 他因素 , 更 加是意 外之得 。 也許最 重要的 是互聯 網興起 , 即 使晚至 



1990 年 代中期 , 這項發 展的影 響還未 得到充 分實現 和讚賞 , 甚至微 軟創始 人蓋茨 也不了 解其後 
果。 然而, 除 了電話 諮詢中 心業務 , 印度 的資訊 科技產 業幾乎 全部依 靠互聯 網提供 的即時 通訊功 
能 。 另 一個因 素是在 大多數 情況下 , 互聯 網的共 同語言 是英語 (雖然 這在逐 歩改變 , 在未 來還將 
繼續 改變) 。 印 度人講 , 寫和交 流都使 用英文 , 因此是 處於有 利位置 , 能夠 盡量利 用互聯 網到來 
時提供 的機會 。 96 

可以肯 定的是 , 印度的 成功顯 然不是 沒有懷 疑論者 。 國內有 投訴現 在的資 訊科技 行業發 展過快 , 
印度政 府應更 加重視 其他經 濟部門 的發展 , 特別是 製造業 和農業 。 事實上 , 要是印 度遵循 東南亞 
的教 育模式 (確保 普及小 學教育 , 而不是 集中在 相對較 小的精 英教育 , 以資訊 科技爲 重點) , 發 
展是否 會更好 ? 這沒 有明確 的答案 。 不管 人們認 爲答案 是什麼 , 毫 無疑問 的是當 印度向 前邁進 , 
主要的 經濟和 社會挑 戰會是 在全國 擴大小 學教育 以及建 設基礎 設施。 

台 灣戰後 的成功 也說明 更廣泛 信任創 業精神 ,在 1940 年代後 期中國 內戰之 後如何 爲台灣 的顯著 
增長 紀錄鋪 平道路 。 台灣 領導人 認識到 必然要 有增長 , 但並 不打算 選擇要 促進特 定行業 或企業 。 
相反 , 他們 認爲政 府協助 增長的 最好方 式是通 過融資 , 稅收優 惠以及 相對於 外幣價 値把新 台幣壓 
低的匯 率政策 (由 中央銀 行買入 美元) , 以促進 出口業 界的企 業增長 。 政府 還方便 新企業 容易創 
立 和成長 , 並資助 優秀學 生到國 外學習 , 主要 是美國 , 讓他 們學成 回國後 幫助經 營創業 型企業 。 
有 了便宜 的貨幣 , 有 利新企 業於形 成和增 長的政 策環境 , 以及 服務外 國跨國 企業的 主要零 部件製 
造商 , 台灣 已成爲 充滿活 力的製 造和創 新中心 。 事實上 , 隨 著時日 ' 一些製 造商已 經爬上 發展階 
梯 , 自 己包辦 設計到 生產整 件產品 , 以全球 品牌在 其他地 方營銷 。 最終 , 其 中一些 企業可 能成爲 
全 球品牌 , 不再 需要直 接連繫 外國跨 國企業 。 

與 此同時 , 該國 央行利 用台灣 企業賺 取的出 口收入 購入美 元債務 , 以保持 新台幣 低匯率 , 從而促 
進出口 帶動增 長的良 性循環 。 到 2005 年' 台灣中 央銀行 持有近 3000 億美 元的外 匯儲備 , 主要 

投 資在美 國證券 。 台灣 人均收 入約爲 二萬八 千美元 , 接近領 先的西 歐國家 和日本 。 

即 使中國 大陸的 經濟力 量在過 去二十 年崛起 , 還 不足以 支持經 濟成功 要有詳 細的國 家指導 這樣的 
觀點 。 從表 面上看 , 情 況看來 似乎不 是如此 , 因爲 中國看 起來是 典型的 國家指 導經濟 : 中 央政府 
似乎 通過該 國的主 要國有 商業銀 行把投 資基金 分配給 選定行 業的青 睞企業 。 再者 , 中國經 濟還有 
一 些部門 , 特別 是能源 和農業 , 是由 政府直 接管理 或擁有 , 因 而繼續 由中央 規劃而 損及廣 泛的人 
口 。 國家控 制能源 , 即是 說中國 公民無 法控制 其住所 , 學 校或工 作場所 的溫度 , 因 此全年 大部分 
時間 是在或 冷或熱 , 不舒 服的環 境生活 和工作 。 至 於農業 ' 農地租 賃長達 三十年 , 但中國 政府沒 
有讓農 民擁有 土地的 所有權 , 從 而降低 刺激投 資和提 高農業 生產力 的動機 , 這導致 兩極收 入差距 



耶魯發 展專家 T. N. Srinivasan 強 調一連 串其他 「偶然 事件」 也有 助印度 資訊科 技業界 的成功 (Srinivasan, 2005) 。 

例如 , 印度 政府在 1980 年代 中期決 定採用 Unix 電腦操 作系統 爲標準 , 最終 使印度 軟件產 業成爲 Unix 技術 的專家 ; 曰 
後 Unix 軟 件主導 互聯網 服務器 , 這項 技術證 明是非 常有用 。 印度也 得益於 Y2K 危機 : 1 990 年代末 普遍擔 心當時 鐘到了 
2000 年 1 月 1 日, 電腦會 突然停 止工作 。 要 「修 理」 這問題 ' 世界各 地很多 企業轉 向低成 本印度 程序員 承擔沉 悶的工 
作 , 修改編 程語言 改變的 和 1 。 當 時沒有 預見的 是企業 認爲這 些程序 員工作 有效率 , 提醒 他們其 後可以 外包更 多常規 

和先 進的電 腦編程 。 



擴大 : 有一 半人在 熙熙攘 攘的的 城市日 益增長 ' 另 一半生 活在農 村地區 ' 大多 是貧困 。 97 

儘 管如此 , 中 國領導 人在過 去二十 年發現 一種獨 特方式 , 在以 前由中 央規劃 的經濟 體系引 入和鼓 
勵創 業活動 。 無 論是出 於設計 還是無 可奈何 , 北京已 經把經 濟和政 治決策 下放省 級和巿 級政府 , 
而這 些政府 反過來 又利用 其擴大 的自由 從事生 產經營 , 以 及向當 地私人 擁有的 「冠 軍」 發 放許可 

批準' 獎勵 和其他 有好處 (這往 往是以 「單方 支付」 購買' 不 禮貌的 說法是 「賄 賂」) (Segal, 2005) 。 

然而 , 重要 的是與 此同時 中國政 府官員 容忍其 他創業 型企業 如雨後 春筍般 冒出來 , 基本上 是在富 
庶 的東部 。 至少有 一項硏 究指出 , 在 2003 年 , 小型和 中型企 業佔經 濟的國 內生產 總値一 半以上 。 



但是 , 中國模 式可能 是獨特 的案例 , 因爲其 他發展 中國家 (古 巴和 北韓是 例外) 沒 有中央 規劃的 
傳統 。 再者 , 中 國雖然 沒有第 五章強 調成功 創業型 經濟必 備的兩 個成分 : 有 效執行 產權和 契約權 
利 , 以及 創業家 可以利 用的金 融體系 爲本身 企業取 得融資 , 中國 還是穩 歩前進 。 較 爲有禮 貌的說 
法 : 中 國的法 制還有 待建設 , 而 正規金 融機構 , 主要是 官方國 有銀行 , 不會 給新企 業融資 ' 只是 
繼續爲 國有企 業輸血 ( 中國 加入世 界貿易 組織時 , 承 諾國有 銀行在 2007 年 私有化 , 這應 當會改 
變)。 因此 , 中國創 業家通 常向非 正規貸 款人或 投資者 (包括 家人和 朋友) 借貸 , 以支持 它們的 
企業 ( Dam, 2006) 。 以下 我們會 討論非 正規的 法律和 金融最 終將達 到極限 , 中國 創業家 要進入 
下 一階段 , 中國 必須制 定更正 規的營 商方式 。 外 國投資 者已經 要求更 爲正規 , 隨著 越來越 多中國 
企業 與他們 做生意 , 正 規法律 和金融 會逐歩 擴大到 其他中 國企業 。 

事實上 , 中國 的經濟 成功很 大程度 上歸功 於領導 人打開 大門歡 迎外國 投資者 。 投 資者投 桃報李 , 
不斷投 入增加 的資金 , 人才 和技術 。 僅僅在 2004 年 , 中國 已吸弓 | 六 百多億 美元的 「粘 性」 投資 , 
已成爲 世界上 外國直 接投資 的首要 目的地 , 即 是投資 於工廠 和設備 , 或至少 在國內 企業佔 重要少 
數股權 。 外國 投資者 繼續湧 入中國 , 中國如 此成功 , 但 令人驚 奇的是 契約和 財產的 法律保 護以及 
支援 法律的 法院依 然不足 , 極爲 不理想 , 而且 據說腐 敗普遍 (Wei, 2001 ) 。 我們對 這奇怪 現象能 
夠給 出最好 的解釋 , 是中 國國內 市場龐 大和迅 速增長 , 致 使投資 者認爲 「太大 而不能 放棄」 , 寧 
願 等待法 律和體 制改善 。 中 國加入 世界貿 易組織 , 7承 諾會作 出必要 的改變 , 進一步 開放外 國投資 
以前 不能進 入的經 濟體系 其部份 (特別 是金融 服務) , 令投資 者有理 由相信 他們的 希望將 會實現 
(儘管 2006 年有令 人不安 的跡象 表示對 外國投 資有潛 在的強 烈反對 , 特 別是外 資收購 中國企 
業 )° 

有點諷 刺的是 , 窮國要 效仿中 國的成 功吸引 外國直 接投資 , 將不 得不採 取措施 (作 爲副 產品) 在 
本國促 進國內 創業家 。 世界 各地的 外國直 接投資 一直是 不平均 , 集中 在富裕 國家和 少數選 定的發 
展中國 家或新 興市場 經濟體 。不是 外國投 資熱點 的發展 中國家 要爭取 機會打 入投資 目 的地 的候選 
名單 , 其政 府將不 得不採 取措施 使外國 投資者 感到賓 至如歸 。 這些措 施包括 一些當 務之急 , 例如 
可 執行的 產權和 契約權 利和最 少腐敗 ; 也要 有廣泛 的中小 學教育 以提供 訓練有 素的勞 動力。 事實 



見 〈規 劃新社 會主義 農村〉 "Planning the New Socialist Countryside,"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 2006 年 3 月 11 曰' 
37-38 頁 ; 〈 中 國調查 〉 "A Survey of China,"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2006 年 3 月 25 曰 ; 《美 元》 Dollar ' 2005 年 。 
98 查看 http://enqlish.people.com.cn/200311/30enq20031130 129338.html 。 



證明 , 這 些因素 對促進 國內創 業也是 很重要 。 



總之 , 印度 、 中 國和台 灣的例 子提出 驚人證 據支持 世界銀 行的調 查結果 : 國 家指導 不是一 些倡議 
者 相信是 加快經 濟增長 的靈丹 。 相反 , 經 濟增長 是因爲 個人和 他們組 成的企 業是弓 I 擎 , 把 勞動力 、 
資本和 技術轉 化爲國 內外消 費者需 求和願 意支付 的產品 和服務 。 但企業 不會四 處開花 , 都 是由願 
意承擔 難以想 像風險 的創業 家創始 和培育 。 國家 要發展 , 不 能忽視 這簡單 而有力 的事實 。 

我 們要清 楚表明 , 我 們批判 國家事 無大小 的指導 , 並 不包括 國家努 力吸引 外國直 接投資 , 無論是 
大 範圍或 某一特 定類型 。 本書各 章節提 到外國 投資者 可以加 速吸弓 I 資 金國家 的增長 , 一方 面是增 
加這些 經濟體 系的資 本存量 , 或許 更重要 的是向 該國轉 讓技能 和知識 。 吸 引外國 投資者 的興趣 , 
要有健 全法制 , 一 些具體 (或 越來越 重要的 通訊) 基 礎設施 , 以及 合理程 度的政 治穩定 。 

但外 國投資 不是千 篇一律 , 各國 吸引外 資也有 頗爲不 同策略 和影響 。 喬治 亞理工 大學政 治學家 

Daniel Breznitz 最近 的硏究 是證明 (Breznitz, 2006) 。 發展 中世界 (就 這話題 ' 也 包括發 達經濟 

體系) 的大多 數目的 地國家 都集中 吸引外 國企業 建立製 造工廠 , 相對而 言僱用 大量當 地居民 ; 隨 
著時 日往往 導致東 道國的 創新。 但 要努力 鼓勵這 些工廠 建成後 , 要向 其他國 內企業 購買零 部件和 
服務 , 當 地政府 才能推 動本地 創業家 的發展 ; 台灣就 是這樣 。 與 此相反 , 以 色列採 取完全 不同的 
策略以 吸引外 國投資 , 不 是尋求 製造產 , 而 是外國 公司把 硏究和 開發活 動搬到 以色列 , 而 這些企 
業 (特別 是美國 企業) 是 在其他 地方製 造生產 (無論 在國內 還是在 其他地 點)。 Breznitz 認爲這 
知識 密集的 外國直 接投資 策略會 導致更 多產品 創新而 不是程 序創新 ; 相 對於鼓 勵生產 的策略 , 僱 
用 的人數 也較少 。 因此 , 產 品創新 的辦法 比程序 創新會 導致收 入更爲 不平等 。 儘 管如此 , 以色列 
的 策略似 乎使該 國站到 最尖端 , 也許是 因爲外 溢效益 也提高 東道國 的硏發 。 印度和 中國正 努力吸 
引外 國硏發 , 本 文撰寫 時似乎 也是走 向成功 。 

創業 精神難 窮國家 的好處 

對 今天的 貧窮國 家來說 , 一些沒 有國家 指導或 是明確 放棄這 政策的 成功國 家往例 , 已經沒 有多少 
參 考價値 , 原因 有多個 。 例如 , 印度或 中國可 能是獨 特例子 : 十多億 人口的 潛在巨 大市場 是富國 
跨國 企業不 能忽視 。 台灣 也可能 是特例 , 因爲與 美國關 係密切 。 低收入 國家的 領導人 (和 人民) 
似 乎陷入 哥倫比 亞大學 Jeffrey Sachs 所謂的 「儲蓄 陷阱」 , 要催生 能夠推 動經濟 增長的 當%|[( 
業家希 望是相 當渺茫 。 這種 絕望以 及存在 的程度 , 當 然是可 以理解 , 但 也是不 必要的 。 即 使在貧 
窮國家 , 促進創 業依然 是加快 經濟增 長健全 的策略 , 而 且是可 能的最 佳戰略 。 

或許 比其他 任何人 , 管 理學者 C. K. Prahalad 提 出有力 的證據 , 發展 中國家 的創業 家依然 有大量 
機會 專門爲 當地設 計和銷 售產品 和服務 (Prahalad, 2005) 。 在許多 金字塔 底部創 新和商 業企業 

成 功例子 , 包括便 宜的移 動電話 和服務 , 貧困居 民容易 購買的 小批量 的無數 品牌消 費產品 , 以及 
「聰 明」 自動 提款機 , 方便 不識字 的客戶 取得金 融服務 。 

越多越 多人注 意到金 字塔底 創業家 , Iqbal Quadir 是特 別的成 功例子 。 他 在孟加 拉出生 ' 移民到 



美國 , 最 後成爲 (大 槪享有 高薪) 投資 銀行家 , 現在 是學者 。 Quadir 與鄕 村銀行 聯手建 立鄕村 
流動電 話公司 , 讓多 個用戶 共用一 個手機 , 使得許 多孟加 拉窮人 都能使 用價格 低廉的 服務。 Quadir 
認爲 讓孟加 拉人避 免旅途 的浪費 , 更容易 找工作 , 擴大 農民進 入市場 的機會 , 手機 對孟加 拉國內 
生產 總値的 貢獻比 任何流 入該國 的外國 援助的 作用不 相上下 , 如 果不是 作用更 大的話 。 Quadir 
對發 展中國 家使用 移動電 話的樂 觀態度 不是一 家之言 。 進 歩政策 硏究所 " 的硏 究人 員認爲 , 到 
2015 年, 非洲 大陸的 流動電 話用戶 將會超 過美國 。 , 本文 撰寫時 , Quadir 試圓 利用類 似的自 
下而上 , 成 本低廉 的技術 來發電 和提供 潔淨水 , 比自 上而下 的政府 做得更 快和成 本較少 。 101 

若然 Quadir 沒有 離開孟 加拉前 往美國 , 可能不 會點燃 他的創 業精神 , 這說 明富裕 國家可 以間接 
促進 金字塔 底部的 的發展 策略。 更直 接的路 線是總 部設在 富裕國 家的跨 國企業 , 爲 發展中 國家市 
場開發 本身產 品的另 一版本 。 越來 越多的 人已經 這樣做 。 寶 潔企業 和聯合 利華是 兩間消 費品企 
業 , 已經 成功推 出各種 消費品 牌的迷 你版本 ; 甚 至發展 中國家 的窮人 也有高 度的品 牌意識 (毫無 
疑問是 由於全 球通訊 和廣告 ) 。 如果 Prahalad 是正確 , 更 多全球 性企業 , 尤 其是營 銷資訊 科技設 
備 和軟件 的企業 ' 應會 採用類 似的產 品策略 (Mohuiddin and Hutto, 2006) 。 事實上 , 眾 多製造 
商和 企業的 比賽已 經開始 , 開 發廉價 的個人 電腦或 「精 簡客 戶端」 (可 連結服 務器) , 供發 展中國 
家幾 十億人 民購買 或租用 。 

自下 而上的 金字塔 底策略 , 本質 上是專 爲發展 中國家 的消費 者開發 一系列 產品和 服務。 另 一種不 
是 相互抵 觸的創 新形式 主要是 爲外國 買家製 造或提 供服務 。 在傳 統的發 展故事 , 有 許多國 家已經 
成功 地做到 —— 亞洲 四小龍 是例子 —— 但推 動者是 在發展 中國家 設立工 廠或辦 事處的 跨國企 
業 , 以此 爲出口 平台或 由當地 創業家 經授權 使用或 複製外 國技術 , 利用本 國成本 較低的 勞動力 , 
成 品出口 到第三 國市場 。 我們稍 後討論 這公式 要求有 與人爲 善的國 內體制 以吸弓 I 外國 投資者 , 或 
是鼓勵 國內創 業家建 立並發 展他們 的企業 ;這 似乎也 是亞洲 四小龍 成功帶 領人民 擺脫貧 困的關 
鍵。 

事實上 , 近 年在印 度和中 國這樣 的發展 中國家 , 一些 創業家 已經超 越了簡 單複製 國外產 品或服 
務 , 現 在他們 設計本 身的程 序和產 品創新 , 輸 出較富 裕國家 的市場 。 越來越 多跨國 企業已 經注意 
到 這事態 , 著手把 本身的 硏發功 能轉移 到印度 和中國 , 利用 這些國 家提供 的人才 , 比聘用 富裕國 
家 的硏究 人員大 大降低 了成本 ; 難度 也因爲 電腦和 電訊的 新近發 展而大 大降低 。 例如 , 美 國和歐 
洲的睡 眠時間 , 印度 軟件中 心已經 處理大 量數據 。 世界各 地硏究 人員使 用互聯 網來相 互合作 , 加 
快設計 和生產 新產品 和服務 。 

總 而言之 , 印度 和中國 的快速 發展不 是與今 天的窮 國無關 。 印 度和中 國的經 驗是所 有發展 中國家 
的有 力教訓 : 即使在 所謂貧 窮國家 , 經濟 發展遲 早最終 需要健 康的創 業精神 。 



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 

100 這預 測載於 該組織 2006 年 出版的 《本 周貿易 記事》 "Trade Facts of the Week" ' 載 於該組 織網站 : www.dlcppi.org 。 
101 〈權力 屬於人 民〉" Power to the People,"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2006 年 3 月 11 日' 37-38 頁 更充分 地說明 Quadir 

非凡 的努力 。 



摘要 

我 們相信 讀者現 在同意 , 或至少 是同情 這觀點 : 國家 指導不 是一些 倡議者 宣稱是 加速增 長的靈 
丹 。 即使有 些經濟 體系可 能把增 長策略 寄望於 某種形 式的國 家指導 , 並 認爲這 會成功 , 有 幾個原 
因到最 後還是 希望促 成當地 土生土 長的創 業企業 家興起 , 我們認 爲是越 早越好 。 

一方面 ,引 導經 濟和企 圖挑選 「贏 家」 (企 業或 行業) ' 有很多 原因政 府在過 程中往 往出錯 。 其他 
國家 的企業 (及其 政府) 可能做 得更好 。 或是 由實行 國家指 導的政 府選中 的企業 , 可能無 法把國 
家提供 的優勢 轉化爲 商業上 的成功 , 因 爲它們 的活動 受制於 很少市 場經驗 的官僚 。 再者 , 國家可 
以 在一段 時間內 成功指 導經濟 , 但 無法指 導一切 。 沒有政 府直接 支持的 部門或 行業也 會成長 ; 實 
際上 , 越多這 些部門 有更大 的成功 , 任何 經濟的 增長都 會更快 , 即使 在國家 指導發 揮重要 作用的 
經 濟體系 。 與 資訊相 關的科 技在印 度崛起 , 是非 常明顯 的例子 。 

總之 , 父 母最終 必須讓 孩子離 家和照 顧自己 , 各國政 府必須 遲早讓 有或沒 有政府 支持的 企業發 
展 , 在全球 市場保 護自己 。 目 前的挑 戰是如 何做到 這一點 , 也 就是要 求什麼 具體步 驟和如 何快速 
採用? 

遠離國 家指導 

國家指 導如以 某種形 式存在 , 優 勢是政 府及領 導人至 少有一 些興趣 促進經 濟增長 。 可以肯 定的是 
他們 也會有 或最終 會有其 他動機 : 保護 部門或 機構的 「地 盤」、 權力、 職 位等等 。 這就是 爲什麼 
即 使有善 意的領 導人想 要改善 人民生 活水平 , 但 仍然可 能不願 放棄舊 的做法 , 尤其是 那些他 們( 堅 
決) 相信 至今是 成功的 做法。 

然而 , 假設 因爲上 述的理 由或是 已經很 清楚國 家指導 此路不 通或推 動經濟 不加其 他國家 的迅速 , 
人 心思變 , 有兩 個明顯 的問題 要考慮 。 首先 , 經濟 要走創 業方向 , 需 要採取 什麼具 體歩驟 ? 第二 , 
改變 應以什 麼速度 進行? 

改革 的元素 

讀 者不會 奇怪改 革的主 要元素 , 就是 上一章 描述的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的先 決條件 : 創 立企業 和擴大 
業務 只有最 少的障 礙或監 管規定 ; 鼓 勵生產 型企業 ; 抑制 非生產 型企業 ; 有 措施確 保成功 的創業 
家以及 後來建 立的大 企業不 斷創新 。 再者 , 創業型 資本主 義一如 其他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在 以下的 
環境很 可能會 更成功 : 更廣 泛提供 公共財 , 包 括教育 , 道 路和衛 生設施 , 以 及正常 運作的 法律體 
制 。 以下我 們利用 第五章 基本框 架的先 決條件 , 但集 中於少 數幾個 更具體 的措施 , 這些似 乎特別 
適 用可以 定性爲 主要由 國家指 導的經 濟體系 。 

降删敵 業的麵 。 

從近 年來成 功經濟 體系經 驗得出 的教訓 , 第一項 , 也許是 更重要 的一項 , 是 必須讓 有成效 的創業 
家自 由發揮 , 也就是 要大大 減少困 擾創立 新企業 的廣泛 官僚主 義和其 他障礙 。 幾年來 , 世 界銀行 

一直 在世界 各地收 集建立 新企業 成本的 詳細數 據在年 度報告 《經商 Do/V7gSw/>7ess》 發表 。 隨 



著銀 行每年 獲得更 多數據 以及各 國努力 減少這 些成本 (世 銀強調 並讚揚 這重要 趨勢) , 這 些數據 

每年 都不同 , 世界 銀行的 2006 年 報告調 查結果 顯示創 立新企 業成本 最少和 最昂貴 的國家 (以佔 
該國 的人均 國內生 產總値 計算) , 已 足以說 明發展 中國家 仍然需 要克服 的問題 (見 表 6 : 創辦營 
商的 成本 ) 。 

最容 易成立 新企業 的國家 , 幾乎 全部都 是已發 展國家 , 而最困 難成立 新企業 的國家 , 幾乎 全部都 
是發展 中國家 , 如果 不是最 貧窮的 。 或許 更令人 不安的 是連續 兩年世 界銀行 報告說 , 富國 與窮國 
開 辦新企 業的差 距擴大 。 「 自 2003 年以來 , 在富 裕國家 開辦新 企業創 業的的 速度平 均加快 33% , 
時間由 29 天減至 19 天 ' 平均成 本降低 26% 。 …與 此同時 ' 貧窮 國家只 減少所 需時間 10% ' 從 
62 天減至 56 天 , 成本仍 然驚人 , 是 (這 些國 家的低 收入) 人均 收入之 113% , 最 少實收 資本是 
人 均收入 299% ' 是經 合組織 國家的 10 倍水平 。 」 (世 界銀行 2006,11 ) 。 

這些 都不是 小問題 。 如果 創業活 動是有 系統地 受到阻 礙和處 處陷阱 , 期望經 濟勞動 力有頗 大部份 
會 致力創 業是不 切實際 。 然而 , 世 界銀行 的報告 說明改 革是如 何簡單 , 至少在 原則上 是如此 : 法 
院無需 參與商 業登記 , 不需 要在報 章公佈 , 引入 標準化 和簡化 登記表 , 固定 (和 適度) 收費 , 要 
求 名義或 零資本 (除非 涉及公 共利益 , 例如新 成立銀 行或保 險公司 ) 。 再者 , 隨著電 訊改善 , 容 
許網 上登記 。 

採 取以上 全部或 一些歩 驟可立 竿見影 。 世界 銀行的 2006 年 《經 商》 報告 , 指出一 些國家 精簡業 
務登記 制度後 , 註 冊企業 和企業 投資急 劇上升 。 再者 , 隨著 開展業 務的障 礙減少 , 非正規 企業無 
需向當 局隱瞞 , 能夠更 有效增 長規模 , 僱用更 多工人 。 正 式註冊 的企業 要納稅 , 有 助爲政 府計劃 
提 供資金 。 因此 , 爲了地 方和國 家政府 以及更 廣泛社 會的明 確利益 , 應 該方便 創業家 做生意 。 

法 律體制 蔵化 

重要 的是各 國政府 不僅要 方便開 辦企業 , 也要確 保體制 框架是 安全的 , 具體 是法律 保護契 約和財 
產權利 。 這一 主張已 變得相 當成熟 , 我 們認爲 沒有必 要進一 歩討論 , 但要指 出這是 比一般 想法更 
難達致 。 功能完 善的法 律體制 , 需要有 效的司 法系統 , 包括 受過良 好訓練 , 不受賄 賂的獨 立法官 。 
還 需要有 效的執 法系統 ; 除 非個人 和企業 預期法 院裁決 最終得 到執行 , 否則 法律只 是虚文 。 雖然 
學術界 一直爭 論那一 種法律 體制最 有利經 濟增長 ,沒有 必要規 定發展 中國家 採納任 何特定 法律體 
制 , 無 論是不 成文法 (很 多法律 , 但並 非所有 , 是 不成文 , 而且 依循連 續的司 法裁決 演變) ' 或 
是 基於民 法典的 成文法 (法律 一般是 只通過 某種形 式的立 法行動 或官方 法令) , 或 是從其 他文化 
源 頭產生 的機制 。 102 在我 們看來 , 關 鍵是無 論有什 麼體制 , 必須 是穩定 和得到 人民廣 泛認同 ' 
外 國投資 者信任 , 如 此一來 各方開 展業務 時都可 以合理 期望知 道有什 麼規則 , 或是各 自 幹 活謀生 。 

要做到 這一點 , 不 是舉舉 手或通 過一些 正式公 告就可 以做到 , 可能需 要幾十 年甚至 幾代人 才可以 
建立 (但 俄羅 斯不用 一代人 就通過 家庭關 係把創 業價値 傳下去 , 這 經驗令 人鼓舞 : 過渡是 可以更 
短的 ) 。 這並 不是說 在這發 生之前 , 經濟不 會增長 ; 若然 買賣雙 方對規 則有共 同理解 , 商 業貿易 



在我 們看來 ' 美 國芝加 哥大學 Kenneth Dam 教 授提出 最全面 槪述這 些不確 定的法 律和經 濟文獻 。 參見 Dam, 2006 。 



圏 子就可 以擴大 。 由 於經濟 增長主 要是通 過貿易 , 貿易帶 動勞工 專業化 , 信任的 圏子迅 速擴大 , 
增長機 會越大 。 實際上 , 信 任可以 取代正 式的法 律權利 ; 如這發 揮得好 , 比 依賴詳 細法律 文件的 

成本 少很多 (Fukuyama, 1996) 。 這有助 解釋爲 什麼迄 今沒有 正規法 律體制 的中國 , 可以 藐視傳 

統 智慧和 成長那 樣迅速 。 

但是 , 正如 中國領 導人正 在學習 , 信任恐 怕也僅 限於此 。 當 彼此之 間的距 離增加 , 買賣雙 方不認 
識對方 也可能 不會重 複交易 , 信任不 足以替 代法制 。 在 陌生人 的世界 , 法律 必須在 場向交 易各方 
提 供舒適 和信心 , 確信 交易能 夠落實 , 將來 有爭端 也會友 好解決 , 或 是通過 某種形 式的法 律得到 
解決 。 特別 是外國 投資者 做生意 , 必然 要知道 這個國 家的遊 戲規則 , 而 且有信 心這 些規則 會公平 , 
一貫 , 並迅 速執行 。 除其他 原因外 , 這 就是爲 什麼中 國加入 世界貿 易組織 , 其協議 已同意 進一歩 
加 強和規 範法制 和法院 。 爲外 國投資 者設定 的法制 和保護 , 不 可避免 必須適 用於國 內各方 , 所以 
日後中 國不可 能繼續 違抗傳 統智慧 : 合 理和良 好執行 契約權 利和產 權對維 護經濟 增長的 重要性 。 
中國 的法律 體系將 變得更 加正規 , 不只是 名義上 , 也在 執行上 (這 包括 保護知 識產權 , 這 是中國 
與其 他國家 關係中 的痛處 , 特別 是美國 ) 。 

改善 獲得資 本的難 

由 國家指 導的資 本主義 , 或 許最明 顯的指 標是政 府擁有 許多金 融體制 , 特別 是銀行 。 在許 多發展 
中 和已開 發國家 , 國有 商業銀 行私有 化近年 來已經 取得很 大進展 , 但 仍然長 路漫漫 。 截至 2004 
年 , 發 展中國 家大多 數人要 使用國 有銀行 的服務 , 中國最 爲顯著 (眾 所周知 ) ; 印度也 是如此 (不 
是眾 所周知 , 國 有銀行 擁有所 有銀行 資產約 75% ; 隨著國 內私人 擁有銀 行崛起 , 這比例 很可能 



原則上 , 更 多私有 化應該 進一歩 推向創 業經營 的方向 , 因 此我們 明顯站 在鼓勵 私有化 的一方 。 私 
人擁有 的銀行 更有可 能比國 有機構 在考慮 貸款時 , 只 是基於 商業上 的考慮 , 因此更 有可能 支持新 
創企業 , 可能不 會在初 始階段 (即 使發 達國家 的銀行 也不會 這樣) , 而是企 業已顯 示一定 的成功 
和有 望增長 。 再者 , 隨 著國家 放棄擁 有本身 的銀行 , 就 會較少 以政治 理由來 支撐業 績不佳 的商業 
企業 , 這將 開放經 濟讓新 企業參 與競爭 。 

但是 , 不 應低估 國有金 融機構 私有化 的困難 。 這 些計劃 一開始 就有政 治挑戰 。 慣於 擁有銀 行的政 
府不 願放手 , 得到青 睞的借 款人也 不願意 放棄獲 得的特 殊資金 。 私有 化應會 改善經 濟增長 , 資金 
投向有 更好商 業前景 的企業 , 避開 因爲容 易獲得 資金而 不受競 爭壓力 , 不會 創新的 借款人 : 這論 
點對 我們來 說是有 說服力 和具體 ; 但 長期指 導經濟 的國家 政府若 然有意 私有化 , 更 可能是 因爲出 
售國 有機構 股份的 即時和 潛在財 政利益 。 再者 , 在 罕見的 情況下 , 推 動各國 政府私 有化是 希望進 
入更廣 泛的全 球市場 。 因此 , 作爲 加入世 界貿易 ffil 哉 的條件 , 中國已 同意大 型國有 銀行在 2007 
年 私有化 。 其 他國家 可能把 國有金 融機構 售予外 國利益 , 以取 得外國 資本一 般帶來 的知識 (在這 
情況 下是銀 行運作 的知識 )。 



印度銀 行的數 據參見 Caprio et al., 2004 ' 和 〈 大想頭 : 槪覽 國際銀 行界〉 "Thinking Big: A Survey of International 
Banking,"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2006 年 5 月 20 日 ' 18-19 頁 。 



另外 , 私 有化本 身還有 一些實 際困難 。 最困難 的難題 : 政府 拍賣銀 行股份 , 是否價 高者得 ? 如果 
是的話 , 應允許 那些投 標人參 與競投 ? 顯然 , 應 允許已 經運作 的國內 銀行參 與投標 , 除非 收購將 
導致本 地銀行 市場高 度集中 (這將 剝奪了 存款人 和借款 人對機 構的重 大選擇 )。 允 許非金 融企業 
競標減 少集中 的風險 , 但可 能導致 「關係 貸款」 的問題 , 或是 銀行資 金向東 主的子 企業或 分支機 

構輸送 , 導致 1990 年代後 期亞洲 金融危 機之前 的不合 理貸款 。 允 許外國 金融機 構收購 , 會加強 
本地 銀行的 競爭和 向先進 技術打 開大門 , 但 這可以 有任何 原因弓 I 發 國內利 益團體 的重大 政治批 
評 , 指責把 本國的 「皇 冠上的 寶石」 售予外 國利益 (這樣 的批評 不僅限 於發展 中國家 )。 事實上 , 
中 國已經 有類似 的批評 , 領導 層亦作 出回應 。 1M 同時 , 如果股 票沒有 拍賣而 是分配 給人民 (一 
如俄 羅斯分 發國有 企業的 股份) , 進 取但本 質邪惡 的個人 或集團 可以收 集股份 , 由 精英集 團集中 
所有權 ; 這 不僅會 導致剛 提到的 「關係 貸款」 問題 , 也 會引發 在俄羅 斯所見 對資本 主義的 強烈反 
彈 。 總之 , 雖 然我們 鼓勵各 國政府 把本身 持續持 有的金 融機構 私有化 , 我們 不會低 估完成 轉型的 
政 治和實 際困難 。 

因此 , 政 府有意 推動創 業不應 把視野 限制在 現有金 融機構 私有化 。 他 們應向 國內外 的個人 或企業 
開放 新牌照 。 事實上 , 1 合 I 合 是因爲 外國企 業可能 有更多 經驗和 先進技 術知識 , 各國 政府應 特別歡 
迎 。 1 ° 5 各國 政府擔 心外資 收購現 有機構 會有過 度的政 治反抗 , 如果 允許外 國機構 通過建 立新企 
業或分 支機構 進入發 展中國 家市場 , 可以舒 緩問題 。 可能 有人提 出異議 , 認 爲外資 銀行過 去沒有 
多 大興趣 融資當 地企業 , 而是 貸款給 本國企 業的當 地業務 或東主 國的大 型企業 。 這 種批評 沒有考 
慮到外 資銀行 有強烈 興趣發 展消費 者信用 卡貸款 , 這個 市場在 新興經 濟體系 尙未顯 著發展 , 估計 
發 展中國 家有許 多信用 卡持有 人會使 用信用 卡創業 , 一 如美國 和其他 發達經 濟體系 。 

當然 , 發展 中國家 必須有 能力監 督新批 核銀行 的安全 和穩健 , 特別即 使是發 達國家 的銀行 監管機 
構還沒 有掌握 的技能 (雖 然在 1980 和 90 年代 初期美 國和其 他發達 經濟體 系一連 串銀行 倒閉之 
後 已經取 得很大 改善) 。 106 自從 1990 年 代的金 融危機 , 國際貨 幣基金 和世界 銀行密 切合作 , 提 
供技 術援助 以幫助 發展中 國家在 這一方 面的重 要努力 。 

教育 

最後 , 儘管受 過教育 的勞動 力不是 增長之 謎的神 奇答案 , 這是快 速增長 的必要 (儘 管不是 充分) 
條件 。 畢竟 , 例 如在標 準的新 古典增 長模型 , 教 育提高 「人力 資本」 以 增加經 濟產出 , 但 要有正 
確的體 制條件 , 才可以 確保企 業有動 機利用 這些額 外技能 。 至 於教育 和創業 精神之 間至少 有一種 
聯繫 和通過 至少兩 個渠道 。 教育傳 授知識 ' 使學 生有能 力和信 心認 識和把 握商機 ' 最終在 人生某 
一 點成爲 創業家 , 當 然要有 體制誘 因才可 以成事 。 再者 , 培 養學生 (然 後是成 年人) 閱讀 , 推理 
和解 決問題 的能力 , 教育使 個人終 其一生 工作更 有成效 , 讓當 地創業 家有勞 動力集 中的地 方可以 
用到 , 更有 動機開 始和發 展企業 。 



例如 , 中 國對國 有銀行 私有化 ' 外資持 股設置 25% 的上限 , 因爲 擔心外 資所有 權過多 , 尤其 是在私 人手中 ' 會導致 
銀行承 擔額外 的風險 。見 〈中國 調查〉 "A Survey of China,"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2006 年 3 月 25 日第 13 頁。 
105 Caprio et al., 2004 有多 篇文章 記錄外 資金融 機構在 發展中 國家巿 場運作 的好處 。 
105 這重要 議題的 最近有 深度指 南參見 Barth et al., 2006 。 



國家有 兩個根 本方法 教育本 國公民 : 「廣」 或 「 深」。 發展 中國家 , 特別是 最貧窮 的國家 , 資源必 
然有限 , 很可 能只能 夠追求 其中一 種策略 。 要等到 後來繁 榮才可 以兩者 都追求 。 

「廣」 教育, 或全 民教育 , 旨 在爲全 民提供 大致相 同的基 礎教育 , 理 想的是 達致高 中程度 。 大學 
可 能得到 公共或 私人資 金支持 , 但這不 是該國 的重點 , 至 少在最 初階段 是如此 。 相反 , 有 些國家 
在 遵循全 民教育 模式後 , 基本 上把大 學或硏 究生教 育外包 , 資助 最好的 學生到 國外大 學進修 , 歷 
史上 是美國 , 但 越來越 多在其 他地方 的學院 (澳 大利亞 , 加 拿大和 歐洲) 。 

與 此相反 , 「深」 教育集 中在國 內大學 培育最 有才華 的學生 , 同 時較少 注重普 及教育 (也 許是限 
制能 力較低 學生接 受基本 指導的 年期) 。 爲 了做到 這一點 , 大學本 身必須 有資金 , 必須建 造具體 
設施 , 必須發 展學院 , 無 論是國 內或國 外教育 。 對 貧窮國 家來說 , 最有效 的途徑 , 至少在 最初階 
段 , 是把一 組最有 潛質的 教師核 心人才 保送國 外培訓 (有 金錢 獎勵措 施以確 保他們 回國) , 然後 
教導新 m 半 。 

看來相 當清楚 哪些國 家遵循 這兩個 非常不 同的方 法來建 立人力 資本。 亞洲和 東歐國 家推行 全民模 
式 , 似乎相 當成功 。 這些 國家的 小學生 和中學 生在國 際的數 學和科 學測試 , 一 般排名 相當高 。 這 
些國家 的識字 率也屬 於世上 最高的 。 與 此相反 , 印度是 「深」 教育或 「精 英」 教 育的最 好例子 。 
印 度用了 幾十年 的時間 , 已創立 全球最 優秀的 一些工 科大學 。 入 學純粹 看成績 ; 每 年高中 學生爲 
爭取 入讀頂 尖學校 的考試 , 不 僅是學 生的人 生大事 , 也 是他們 的學校 , 社區 和城市 的大事 。 印度 
像是豪 賭一場 , 讓一 些最高 學歷的 人移民 到美國 , 希望 其中一 些最終 回到印 度在本 國發展 或資助 

當 地企業 。 幾 十年後 終於開 花結果 , 許多 「海 歸派」 正 在幫助 建設印 度經濟 (Saxenian, 2006 ) 。 

中國 的教育 方針站 有這兩 極之間 。 該國教 育最優 秀天賦 的中小 學學生 表現十 分出色 , 特別 是技術 
學科 , 也大 量投入 大學基 礎教育 , 但 中國的 大學畢 業生似 乎還沒 有追上 最好印 度學府 的排名 。 很 
可能 在未來 幾年這 將改變 , 儘管 這主要 取決於 中國政 府如何 迅速遠 離其獨 裁模式 , 因爲科 學的進 
歩在 促進思 想和言 論自由 的環境 更能蓬 勃發展 。 在 這方面 , 印度 擁抱民 主體制 , 比 諸中國 有持續 

優勢 。 

無論是 普及和 精英教 育模式 , 都曾相 當成功 刺激經 濟增長 , 但收入 分配非 常不同 。 正如人 們所想 , 
如 果受教 育的機 會廣泛 , 比 諸教育 資源集 中小部 分人口 的社會 , 收益 分佈較 爲均勻 。 這有 助解釋 
東 南亞經 濟體系 的收入 分配相 對平穩 , 而另一 方面印 度和中 國的差 距較大 。 

同時 , 收入 要有一 定程度 的不平 等才能 鼓勵創 業精神 , 尤其是 風險較 高的創 新形式 。 特別 是亞洲 
經濟體 系有更 多的成 功企業 , 至少 在高科 技部門 , 可 以說很 大程度 是因爲 有卓越 的大學 。 

普及或 精英教 育方式 , 那 一種會 導致較 大增長 , 這問 題尙未 有答案 。 這是因 爲隨著 經濟變 得富裕 , 
就 可以更 好同時 追求兩 種方法 , 因 此很難 , 甚至 不可能 , 明確 指出那 一種方 法對增 長有更 多貢獻 。 



舉 例來說 , 也許印 度和中 國現在 面臨最 大的經 濟和社 會挑戰 , 是把有 發展活 力地區 和教育 程度較 
高人 口享有 的高生 活水平 , 擴 散到還 沒有分 享迅速 發展好 處的大 部分地 區人口 。 這 兩個國 家因爲 
這原 因都經 歷過社 會動亂 ; 中國持 續不斷 的動亂 也與要 求更大 政治自 由有關 。 兩國 領導人 似乎致 
力擴 大更廣 泛的教 育機會 。 在 另一端 , 人 們可以 預期東 南亞和 東歐經 濟體系 更努力 提高大 學的質 
量 。 新加 坡和韓 國在生 命科學 方面的 重大舉 措說明 這已經 在發生 。 

即使是 較富裕 的國家 , 要承 擔普及 基礎教 育和優 秀高等 教育並 不容易 。 有一 段時間 , 美國 似乎兩 
方面 都成功 , 但 是儘管 高中入 學率高 , 持 續的問 題是難 以確保 來自低 收入家 庭的學 生高中 畢業時 
已掌 握必要 技術以 賺取足 夠收入 。 在另一 個極端 , 西 歐國家 和日本 一直保 持優秀 的中小 學教育 , 
國際排 名頂級 , 但 他們的 大學沒 有同樣 的成功 。 以色 列似乎 兩方面 的評分 都很高 : 中小學 教育和 

發展 世界一 流大學 , 但 它成功 部份可 能反映 1990 年 代大批 (相 對於本 地人口 ) 受 過高等 教育的 

蘇 聯移民 。 以色列 的教育 是否繼 續成功 , 還有 待在二 十一世 紀觀察 。 

那麼 , 這一切 對發展 中世界 , 尤 其是許 多非洲 , 拉丁 美洲以 及部分 中東國 家有什 麼意義 ? 這些地 
區的識 字率相 對較低 , 教育 不普及 。 尤 其是這 些國家 應否試 圖仿效 東南亞 / 東歐的 普及模 式或是 
更多印 度的精 英模式 ? 在許 多發展 中國家 , 即 使是最 貧窮的 , 國內精 英目前 已把孩 子送到 外國接 
受大 學教育 ; 在印度 致力建 立教育 體制時 , 該 國高度 劃分階 級的種 姓體制 的精英 階層已 是如此 。 
在印度 的情況 , 該國 能夠利 用兒童 時出國 受教育 , 成年 時歸國 的人才 建立大 學院系 。 其他 發展中 
國家 可能沒 有足夠 人口來 採用同 樣的任 人唯才 的做法 , 也 沒有印 度人口 廣泛使 用英語 的優勢 , 可 
以輕 易融入 全球貿 易體系 。 再者 , 精英教 育策略 本質上 導致更 大的收 入不平 , 力卩劇 現有的 社會不 
滿 ; 其 他國家 可能無 法處理 。 出於 所有這 些原因 , 我們 傾向傳 統智慧 : 鼓勵 發展中 國家發 展普及 
基 礎教育 , 追 隨東南 亞和東 歐國家 的足跡 (但 不要 複製他 們國家 指導的 經濟) , 而 不是複 製印度 
的精 英辦法 。 

這 一切都 不是容 易做到 , 尤其是 世上最 窮的國 家發病 率很高 , 健 康不佳 , 食物沒 有保障 。 例如 , 
世界 各地目 前有超 過一億 小學學 齢的兒 童失學 , 70% 居 住在南 / 西亞和 撒哈拉 以南非 洲地區 ( 聯 
合 國教科 文組織 , 2005) 。 在 2000 年 ' 撒哈拉 以南的 非洲人 平均有 3.5 年的學 校教育 , 先進國 
家是 9.8 年。 1 ° 7 1 55 個 發展中 國家中 , 只有約 一半已 建立足 夠學校 教育所 有小學 學齢兒 童( Bruns 
et al., 2003) 。 許 多這些 學校的 設施並 不足夠 。 例如 ' 坦桑尼 亞六年 級學生 90% 以 上上學 沒有書 
本 , 乍得 的學校 有三分 之二沒 有厠所 (聯合 國教科 文組織 , 2005) 。 

發展 中世界 的小學 適齡兒 童沒有 接受教 育有很 多原因 , 包括學 費和上 學路程 的距離 。 對外 關係理 
事會 普及教 育中心 188 主任 Gene Sperling 指出 : 「生活 在赤貧 的父母 決定是 否送小 孩上學 , 對他 
們來說 , 上學的 費用可 能會得 不償失 。 」 (Sperling, 2005, 105) 。 除了上 學的金 錢成本 ' 發展中 

國 家許多 家庭還 面臨更 大的機 會成本 , 例如 放棄取 水拾柴 或在家 中賺錢 。 許 多家庭 收入的 重要部 
分是 以小學 學齢兒 童的勞 動換取 ; 撒哈 拉以南 非洲有 一千一 百多萬 名十五 歲以下 的兒童 , 父母至 



Bruns, Mingat, and Rakotomalala, 2003 

Center on Universal Education at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少有 一方是 死於愛 滋病毒 / 愛滋病 (聯合 國教科 文組織 , 2005 ) 。 顯然, 這 都是要 克服的 大問題 。 



變革 的速度 

如 果我們 知道加 速經濟 增長必 須採取 的措施 , 爲什麼 一切同 時進行 ? 這本質 上就是 有些人 的肯定 
回答 , 建 議東歐 和前蘇 聯在柏 林牆倒 塌後接 受某種 形式的 「休克 療法」 。當 時認爲 中央規 劃和市 
± 易經 濟之間 的深坑 可以一 躍而過 , 而歷史 條件提 供了關 鍵契機 , 一個 實質和 持久改 革的狹 窄機會 
之窗 。 在 這一過 程中任 何間歇 無疑讓 反對勢 力結合 , 從而擊 敗改革 。 

反對 休克療 法的主 要論點 , 是無論 在開始 時或其 後的持 續期間 , 可能 在政治 上是不 可行的 。 不僅 
只是政 府官員 拘泥於 舊體制 , 無論是 中央規 劃或較 爲良性 的表弟 —— 國 家指導 , 受 惠於舊 體制的 
企業和 工人都 會在開 始時已 經反對 。但是 如果形 勢適合 —— 桕 林牆倒 下時大 部份蘇 聯和東 歐的情 
況正 是如此 —— 反對 勢力在 開始時 可能過 於軟弱 未能防 止這急 劇變化 。 那麼 , 問題 是應用 休克療 
法後 ,「病 人」 —— 在 經濟體 系生活 的公民 —— 是否接 受或拒 絕治療 。 

事 實證明 , 俄 羅斯的 事件對 休克療 法是否 政治上 可行提 供測試 , 而測 試結果 並不令 人鼓舞 。 處理 
私 有化的 方式最 終導致 主要生 產設施 落入寡 頭手中 。 這反 過來又 導致俄 羅斯政 體和國 家反彈 , 結 
果 (迄今 爲止) 是俄 羅斯總 統普京 恢復國 家指導 。 從表 面上看 , 這 可能並 不是壞 的結果 : 自 2000 
年以來 , 俄羅斯 國內生 產總値 增長率 平均約 7% (Bush, 2006) 。 執 意購買 西方消 費品的 上層階 
級 , 甚 至是中 產階級 , 在俄 羅斯迅 速形成 。 但是 , 俄羅 斯的經 濟仍然 極爲依 賴在世 界市場 銷售的 
商 品價格 , 特別 是石油 ; 毫 無疑問 , 俄羅 斯近年 的好景 要歸因 於石油 價格從 1990 年代後 期的谷 
底大幅 度回升 。 與 此同時 , 收入不 平等的 差距越 來越大 , 還持 續加大 。 俄羅 斯要多 元化以 商品爲 
基礎 的經濟 , 必 須找到 中期和 長期的 辦法以 擺脫國 家控制 和走向 更好的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組合 , 以 
確保持 久增長 , 造福廣 大民眾 。 

誠然 , 這是 一直依 靠國家 指導的 其他經 濟體系 —— 主要 在亞洲 , 也包 括印度 —— 面對的 核心挑 
戰 。 如果 俄羅斯 的休克 療法經 驗有任 何啓示 , 即使 經濟表 現極差 , 預 期徹底 改變會 得到政 治支持 , 
大 規模同 時過渡 可能不 是最好 的選擇 。 俄 羅斯的 情況就 是如此 , 但當贏 家的數 目是如 此的少 , 他 
們的利 潤是如 此龐大 , 對休 克療法 的政治 支持迅 速萎縮 。 另一 種說法 : 如果用 多些時 間和小 心採 
取 措施以 確保所 有權廣 泛分散 , 情況 可能大 爲不同 。 但即 使實現 了這樣 的目標 , 成 功很可 能被證 
明是 暫時的 , 因爲 預期有 些業主 隨後大 量投資 和收集 本身企 業的更 多份額 , 這將 所有權 重新集 
中 。 總之 , 從俄 羅斯私 有化實 驗得到 的教訓 , 是 資本主 義對成 功的巨 大回報 , 必然 導致大 量的不 
平等 , 而大量 不平等 可能引 發反彈 。 

如果休 克療法 對發展 中國家 或新興 市場國 家一般 會是不 可持續 ,有 什麼其 他方法 ? 我們的 建議是 
某種形 式的遞 增改變 , 或 是創業 型資本 主義放 在邊緣 。 槪念是 鼓勵創 業精神 , 而不 一定要 拆除依 
賴國 家指導 那部分 的經濟 。 

中國擺 脫中央 規劃也 許是這 漸進辦 法的最 好例子 。 不是 所有國 有企業 (包括 銀行) 立即全 部私有 



化 —— 蘇聯就 是如此 —— 中國 領導人 迄今讓 國有企 業繼續 做生意 , 繼續 由國有 銀行貸 款支持 。 但 
是 , 與 此同時 中央政 府允許 省級和 市級政 府以及 個人建 立本身 的企業 。 半公 開的策 略是在 照顧現 
有國有 企業的 森林時 , 讓新企 業的幼 苗成長 , 希望新 的合資 企業經 濟地位 最終比 國有企 業更重 

要 。 事情正 是這樣 , 也顯然 取得巨 大成功 。在 1980 年 代初期 , 中國 的國內 生產總 値幾乎 全出自 
國有企 業或國 有土地 ; 到 2005 年, 中國的 產出近 2/3 是 出自私 營體系 。 1M 中國 在這期 間產出 

增 長的顯 著速度 , 世上任 何地方 都沒有 (儘 管愛 爾蘭和 印度已 接近) 。 

以色列 是另一 個例子 : 國家 以前相 當貧窮 , 沒有自 然資源 ; 在戰 後時期 , 國 家政府 聯同工 會組織 
指 導經濟 , 但之後 已成功 擺脫國 家指導 。 無 論是有 意無意 , 以色列 是在遵 循中國 的榜樣 : 在各個 
部 門的邊 緣刺? 敫增長 : 農業 , 化工 , 電 子和訊 息科技 。 以色列 政府藉 著允許 , 如果不 是鼓勵 , 軍 
用 科技轉 爲民用 , 對這 進程作 出貢獻 。 再者 , 國 家有獨 特機會 ,在 1990 年 代成爲 俄羅斯 和其它 
前 蘇聯國 家大批 (相對 於原有 人口的 規模) 有 高等教 育移民 的主要 目的地 。 雖然花 了一些 時間來 
吸收這 些人才 , 最終 俄羅斯 移民幫 助高科 技創業 公司蓬 勃發展 , 主 要是在 以色列 人的企 業工作 , 
在某些 情況下 他們也 有創業 。 

以色 列政府 的政策 , 除了 對移民 提供希 伯萊語 言培訓 、 臨時 住房和 其他生 活支持 , 也有利 於啓動 
和擴 大高科 技企業 , 尤其是 政府支 持的風 險投資 金基向 已向一 些私營 部門支 持的企 業提供 種子資 
本 。 喬 治亞理 工學院 Dan Breznitz 教授詳 盡審查 這計劃 ' 結 論是資 金配對 的條件 ' 再加 上基金 
領導 人的靈 活決策 , 使得這 個政府 支持的 項目取 得成功 (Breznitz, 2005) 。 雖然很 難確實 知道有 

多少 企業因 而興旺 , 整體 來說企 業的成 功是不 容置疑 : 以色列 企業已 經非常 成功在 紐約證 券交易 
所 上市。 

因此 , 與 國家指 導密不 可分的 政府如 何可以 放鬆讓 更多創 業精神 走進來 ? 首先 , 他 們必須 有動機 
積極著 手改變 ; 這是幾 乎不可 能發生 , 除非 經濟陷 入衰返 或經濟 長期表 現不佳 , 無 論是以 絕對値 
計 算或是 落後於 人民和 政府領 導人認 爲是對 等的同 輩或競 爭對手 (例 如印 度和中 國看待 對方) 。 
原則上 , 專制 領導人 採納改 革措施 , 會 慢於民 主國家 領導人 , 因爲前 者無懼 因爲國 家經濟 表現失 
望而掉 失職位 。 當然 , 這一般 趨勢會 有例外 。 畢竟 , 中國的 獨裁領 袖有啓 動該國 擺脫中 央規劃 , 
至少 在大城 市地區 , 雖然 他們沒 有在廣 大農村 貧困地 區熱情 擁抱自 由市場 。 相 比之下 , 雖 然民主 
體制 可能迫 使領導 人認識 到變革 的需要 , 民 主國家 的強大 既得利 益集團 可能阻 止威脅 到具體 , 容 
易界定 群體就 業和收 入的有 效改革 。 

由於這 些原因 , 任何逐 漸放棄 國家指 導的改 革策略 , 如果一 方面促 進創業 家精神 , 另一方 面不是 
同時大 張旗鼓 , 即時威 脅私營 和公共 部門龐 大的既 得利益 , 就最可 能成功 。 隨 著時日 , 新 企業成 
功 , 經濟 和政治 權力自 然會朝 向他們 的方向 , 舊 制度的 權力將 減弱。 外界壓 力有時 可以鼓 動變化 ; 
事實上 , 希望改 革的日 本領導 人往往 歡迎來 自國外 的壓力 ( 特別是 美國) , 他們可 以利用 這作爲 
內 部改革 的理由 。 希 望在全 球舞台 發揮更 大影響 也是改 革的強 大動力 ; 中國 就是因 爲爭取 成爲世 
貿組 織會員 , 願意 降低貿 易和投 資壁壘 以及改 善法制 。 



〈 中 國調查 〉 "A Survey of China," 第 1 2 頁。 



世界銀 行的年 度刊物 《經 商》 第 一次提 出全球 性的尺 度來衡 量國家 的進歩 。 一項可 信的推 理是有 
事 實根據 : 近年來 一些國 家已經 降低開 辦和展 開業務 的成本 , 是因爲 有些政 府認真 對待他 們的排 
名 , 希 望避免 每年被 點名爲 工作滯 後的全 球尷尬 。 

根據上 述邏輯 , 因 此上述 一些成 功創業 的元素 似乎已 有最優 先地位 。 短 期來看 , 降 低開業 和營業 
成本 的措施 應是任 何清單 的首位 。 雖 然原則 上新企 業可能 挑戰現 有企業 , 在 過去受 益於國 家偏重 
和指導 的大企 業可能 不會認 爲這些 初創企 業是重 大威脅 , 因爲規 模是如 此之小 ( 至少在 初期) 。 
再者 , 由於較 低的註 冊費用 應大幅 度減少 非正規 的企業 , 政府 稅收應 會增加 , 政府 官員因 而對改 
革有既 得利益 。 事實上 , 精 明的政 府可以 利用一 些額外 的收入 以降低 營業稅 , 消除 商界對 改革的 
反對。 

同樣 , 如因爲 上述理 由國有 銀行私 有化被 認爲是 政治風 險太大 , ftt 準成立 新銀行 , 允許外 國銀行 
和金融 機構進 入本地 市場這 些政策 甚至應 該受到 現有企 業歡迎 , 一些 企業可 能會發 現這些 舉措降 
低 他們的 借貸成 本和提 高資金 的供應 。 

教育改 革也應 該很少 遇到政 治阻力 , 但這些 邊緣工 作可能 爲全體 帶來最 大的長 期利益 。 要 提高教 
育程度 , 核 心問題 當然是 如何籌 措資金 。 在 這方面 ,「精 英」 策 略很可 能遠比 「普 及」 教 育便宜 ; 
雖然 我們已 經討論 我們是 有點懷 疑其他 國家能 否一如 印度的 「精 英」 教育一 樣成功 。再 者, 普及 
政策是 大大更 加公平 。 雖然原 則上針 對教育 的外國 援助可 以幫助 解決融 資問題 , 通 過政府 發放的 
款項 往往沒 有到達 目的地 。 或是 受援國 政府可 能利用 這目的 (教育 ) 的外國 資金抵 消其他 必要公 
共服務 (如 保健和 衛生) 的資金 。 以 下討論 有效外 國援助 的障礙 。 即 使可以 克服這 些障礙 , 特別 
是如 果受援 國政府 實際上 把任何 額外資 金用於 擴大教 育機會 , 而不是 到其 他用途 , 沒 有發展 
中國家 可以或 應該指 望長期 會有這 種援助 。 出於這 個原因 , 任 何用於 擴大教 育機會 的款項 很大程 
度上 必須源 於內部 , 這是 降低商 業登記 障礙另 一原因 : 創造更 多的稅 收來資 助教育 。 即使 普及教 

育 只能遞 增推進 —— 資金 到位才 增加額 外班級 —— 隨著時 日 可導致 革命性 的變化 ; 戰 後東南 551 至 
濟顯著 增長足 爲明證 。 

過渡 離開麵 

政 府長期 從事國 家指導 , 但希望 朝向更 爲創業 , 開始 這艱巨 工作是 一回事 , 期望寡 頭經濟 改變方 
向 又是另 一回事 。 畢竟 , 寡頭的 核心問 題是他 們一般 樂於維 持現狀 , 所以沒 有什麼 興趣去 刺激經 
濟增長 , 這可能 威脅破 壞其舒 適地位 。 因此 , 被寡頭 管治社 會的人 民如何 迫使他 們改變 : 整個非 
洲 , 拉丁美 洲和中 東地區 ? 

人們 可以期 望相這 當於轉 換宗教 , 當 然這不 大可能 。 事實上 , 我們不 知道有 任何能 振振有 詞被描 
述爲寡 頭經濟 的領導 人曾經 自願採 取措施 , 改變成 爲一些 其他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要 求重大 改變的 
壓力 , 事 實上是 革命性 的變化 , 必須 來自國 家內外 , 通過 某種形 式的外 部壓力 。 



我們說 「革 命」, 並不 意味著 以武力 取替現 有政權 ' 最 好是通 過和平 ' 建設性 的改變 。 事實上 , 
在 我們有 生之年 (就 此而言 , 歷史 的任何 年代) , 最引 人注目 的一連 串相對 和平的 經濟和 政治革 

命 就是在 1980 年代 末在東 歐和蘇 聯發生 , 從中央 規劃經 濟和專 制社會 , 過 渡至國 家指導 和創業 
型資 本主義 以及民 主的某 種組合 。 各國 轉型是 回應內 部力量 : 公民 抗議和 示威最 終推翻 獨裁政 
權 ; 彼此 也有互 爲影響 。 尤其是 東歐和 前蘇聯 在大致 相同時 間轉型 , 這不 是偶然 。 前蘇聯 控制東 
歐 , 當 蘇聯的 政治和 經濟體 制解體 , 東歐社 會註定 要遵循 。 

可以肯 定的是 , 東 歐和蘇 聯的中 央規劃 經濟不 是嚴格 寡頭資 本主義 的例子 , 但基本 上全都 是寡頭 
社會 : 各國當 權者通 常享有 其他公 民被剝 奪的金 錢和金 錢特權 。 權力 和財富 集中於 少數人 。 這些 
國 家與拉 丁美洲 , 非洲或 中東的 經濟和 寡頭資 本主義 社會之 間的主 要差別 , 是中央 規劃經 濟由國 
家政府 指指導 , 禁止私 有財產 。 但 頂層的 統治精 英實際 上等同 擁有私 有財產 的功能 , 因爲 他們指 
示如何 使用國 有資產 , 往 往是爲 了本身 的利益 。 

儘 管有不 同歩伐 , 許 多東歐 和前蘇 聯經濟 體系現 正走向 某種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雖然 不鼓勵 但至少 
容忍創 業精神 , 對他們 和關心 經濟進 歩的人 已經算 是重大 的成功 。 諷 刺的是 , 最令 人失望 的是前 
蘇聯 的心臓 : 俄羅斯 。 在 俄羅斯 , 中央 規劃體 制幾乎 是立即 被真正 的寡頭 資本主 義取代 。 的確 ' 
「 寡頭 」 這名 詞已視 爲等同 少數俄 羅斯億 萬富翁 , 他們很 快就奪 得和控 制俄羅 斯的前 國有企 業( 尤 
其是龐 大的能 源企業 Gazprom ) , 以 及在銀 行業和 各種自 然資源 行業的 新企業 。 但是 , 俄 羅斯的 
寡 頭資本 主義是 短暫的 。 撰寫 本文時 , 這 似乎已 被國家 指導經 濟取代 , 伴隨 著俄羅 斯總統 普京的 
專制政 治體制 ° 

人民 起義反 對寡頭 政治體 制的其 他近代 史例子 , 結果 同樣令 人失望 。 委內 瑞拉的 Hugo Chavez 
和玻利 維亞的 Evo Morales 藉著選 舉上台 , 爲國家 經濟帶 來更強 大的控 制權和 所有權 。 阿根廷 
的 Nestor Kirchner 和 巴西的 Lula da Silva 走向類 似方向 。 在中東 ' 民主選 舉還沒 有帶來 正面的 

經 濟消息 。 我們 沒有提 到明顯 但爭議 多多的 伊拉克 , 只有美 國軍事 干預才 帶來民 主選舉 , 但民主 
和經濟 的成果 可能要 幾年才 有苗頭 。 相反 , 我們 提到巴 勒斯坦 的情況 , 阿 拉法特 Yassir Arafat 
領導法 塔赫黨 Fatah 的 寡頭統 治讓位 , 極端 主義的 哈馬斯 Hamas 通過 2006 年初 的民主 選舉上 

台掌權 。 以我 們所知 , 哈馬斯 上台基 本是因 爲巴勒 斯坦人 厭倦了 法塔赫 黨的腐 敗和經 濟失敗 , 在 
哈馬 斯的選 舉勝利 , 這 發揮的 作用比 該黨的 恐怖主 義歷史 (和 未來可 能的) 和拒絕 承認以 色列更 
爲重要 。 但是 , 由於 其極端 主義的 「外交 政策」 , 哈馬 斯已喪 失美國 和歐洲 的支持 , 已向 伊朗和 
其 他來源 尋求財 政援助 。 本文 撰寫時 , 不 看好該 國的經 濟前景 , 即使 法塔赫 黨的前 寡頭政 權已推 
翻 , 即使 哈馬斯 成功減 少相關 的腐敗 。 

我們從 這一切 得出我 們認爲 是重要 的兩個 教訓。 一是民 主不能 保證各 國政府 允許或 鼓勵有 利於經 
濟 增長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1970 和 80 年 代在拉 丁美洲 ' 1990 年代 在許多 非洲國 家的民 主革命 ' 
統治 精英上 台掌權 , 迅速建 立或延 續寡頭 資本主 義體制 , 也就 是說只 有少數 人從經 濟獲益 , 不是 
大多數 。 事實上 , 儘 管許多 拉美國 家在採 納民主 政制後 引進面 向市場 的改革 , 這些 精英仍 然嚴格 
控制 經濟和 政府, 他們的 企業享 有在國 家經濟 運作的 許多非 正規企 業拿不 到的許 可證和 其他特 



權 。 一 如前述 , 過去 十年的 民粹主 義反彈 , 只 有把一 組寡頭 更換爲 另一組 , 全都發 放補貼 以滿足 
支 持他們 的民粹 主義者 , 但沒 有或是 很少致 力於鼓 勵新企 業形成 和增長 。 

世界 各地的 民選政 權未能 推動經 濟增長 , 應讓以 促進民 主作爲 最重要 外交政 策目標 的美國 決策者 
三思 。 現在 已經日 益明顯 , 自由 選舉不 足以產 生有不 同部門 制衡的 實質民 主政府 , 但選舉 把很少 
或根本 沒有承 擔會鼓 勵經濟 自由和 獨立的 人們提 升到權 力階層 。 110 這確實 指出要 修訂外 交政策 
目標 , 需 要更廣 泛認識 民主本 身不僅 是選舉 , 還包括 促進創 業部門 , 主要是 指通過 我們討 論的方 
法 。 在 其他經 濟體系 , 創業家 不僅是 推動經 濟增長 , 造福當 地居民 的關鍵 , 也可能 對富裕 經濟體 
系的 態度較 爲友好 , 或 至少減 少敵意 。 創業 家和他 們的員 工通過 貿易和 外國直 接投資 , 取 得美國 
和其 他發達 國家企 業提供 他們所 需的資 本設備 , 技術 和知識 , 從中得 到好處 ; 他們 較可能 比國有 
企 業的員 工更友 善對待 供應商 , 投資 者和貿 易夥伴 ; 國有 企業的 管理人 員憑借 領導人 的庇護 , 而 
領導人 煽動民 族主義 反對外 國企業 和他們 的政府 , 以分散 選民對 窮困經 濟條件 的注意 ° 

我 們的第 二個教 訓是現 實主義 : 從寡 頭過渡 有時或 經常需 要繞道 某種形 式的國 家指導 , 也 許是漫 
長的 , 就 像以前 在俄羅 斯和現 在的一 些拉丁 美洲國 家發生 , 國家政 府才能 離開國 家指導 的大手 , 
準 備擁抱 創業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人們習 慣由狹 隘精英 集團主 導的政 府統治 , 即使 不喜歡 這些精 
英 , 也可能 沒有準 備支持 相信市 場多於 國家指 導的新 領導人 。 這可能 要等到 另一回 合的經 濟停滞 
或更 糟糕的 , 選民 才會要 求與較 創業型 經濟和 社會相 關的更 多經濟 權利和 自由。 或者 , 如 果人民 
走運 , 一些新 領導人 本身可 能認識 這一點 。 

若 然富國 可以做 些什麼 , 應當如 何鼓勵 對現有 的寡頭 發動和 平革命 , 從而在 實際發 生變化 時產生 
更 多創業 , 減少國 家指導 ? 傳統的 外交政 策工具 , 大棒 子比胡 蘿蔔多 , 或傳 統上制 裁違反 了一些 

廣泛共 同準則 的國家 。 眾 所周知 , 沒有廣 泛支持 ' 制裁不 會有效 (Elliot et al., 1990); 除 非是南 

非實行 種族隔 離或伊 朗建設 生產核 武器設 施這些 令人深 惡痛絕 的情況 , 很 難有廣 泛支持 。 即使可 
以確 切定義 寡頭資 本主義 , 許 多國家 , 甚 至富國 , 很難 有足夠 的道德 義憤來 證明任 何類型 制裁是 
有 道理。 

稍遜於 外交政 策制裁 大棒子 , 是 國際貨 幣基金 對貸款 國一般 規定的 「條 件」 , 也 就是說 , 貸款國 
必須 滿足一 些特殊 要求才 可以取 得貸款 。 當然 , 許多寡 頭經濟 體系以 前有向 國際貨 幣基金 組織貸 
款 , 以後 也會有 ; 因 此原則 上可以 設想基 金可以 在今後 的貸款 條件包 括一些 上文提 到爲促 進創業 
精神 的措施 。 但基 金在過 去追求 「條 件」 的記 錄是好 壞參半 (Goldstein, 2000) 。 再者 , 在亞洲 
金融危 機之後 , 國際 貨幣基 金組織 被強烈 批評把 許多詳 細條件 強加諸 貸款國 , 基金 似乎已 經回歸 
傳統 , 集中 於宏觀 經濟條 件以及 財政和 貨幣政 策穩健 。 不太可 能預期 基金的 國家董 事會很 快會實 
施這 種詳細 的條件 , 即 使以此 鼓勵長 期增長 是站得 住腳的 ° 

決策者 只能拿 出某種 富有想 像力的 「胡 蘿蔔」 , 促使寡 頭政治 領導人 , 或更 重要的 是他們 的繼任 



徹底討 論爲什 麼選舉 不足以 產生真 正的民 主政府 ' 參見 Haass, 2005 。 



人 , 把經 濟轉向 較具創 業精神 的方向 。 一 種可能 性是美 國通過 〈千禧 年挑戰 計畫〉 111 , 利用有 
條 件對外 援助的 新辦法 , 向推行 促進創 業精神 政策的 國家提 供援助 。 雖然我 們對利 用外國 援助以 
鼓 勵經濟 持續增 長持懷 疑態度 , 至少 在理論 上針對 這類型 工作的 有條件 辦法是 可能的 ,因此 ,我 
們 敦促至 少應嘗 試採用 。 

但是 , 外 國援助 永遠有 局限性 。 再者 , 如 果國家 要持續 促進創 業行爲 , 必須要 有人民 的支持 , 特 
別是在 「民 主」 寡頭 的國家 。 尤 其是美 國有辦 法能夠 有助在 日後產 生這樣 的支持 , 那就是 贊助相 

當於 「反 向富 布賴特 Fulbright」 獎學金 / 實習 , 讓在 讀和剛 畢業的 大學生 來美國 在優秀 大學修 

讀 創業實 習課程 , 然後在 創業企 業實習 。 112 該計 劃向發 展中國 家的公 民開放 , 可 以特別 照顧被 
認爲是 高度寡 頭國家 的公民 , 或 是更廣 泛來說 : 拉 丁美洲 , 非 洲和中 東阿拉 伯國家 。 讓更 多易受 
影響 , 有潛質 的創業 家學習 做生意 , 特 別是開 創和展 開業務 , 不僅 只是傳 授有用 的知識 , 而且還 
認識創 業風投 , 以及 要有什 麼法律 , 體 制和其 他環境 條件讓 創業開 花結果 。 如派出 學生的 國家政 
府願意 派遣政 府官員 經歷這 些經驗 (儘 管較難 安排他 們到創 業企業 實習) , 可能 更有用 。 

我們堅 信美國 的創業 企業希 望有機 會與發 展中國 家市場 建立人 力橋樑 。 我 們認爲 , 事實上 很可能 
其他 富裕國 家會複 製程序 , 儘管他 們要與 美國成 功競爭 , 要外 國申請 人認爲 他們能 夠在這 些國家 
獲得同 等的創 業機會 和培訓 。 但是 , 即使 只是美 國計劃 本身就 能夠在 寡頭統 治的發 展中國 家建立 
潛 在的未 來領袖 , 通 過創業 驅動經 濟改變 。 最理 想的是 他們的 經驗和 觀望將 在他們 本身的 國家如 
病毒一 樣蔓延 (當 然這是 健康的 病毒) 。 一如教 育方面 的投資 , 要 長期才 有回報 , 這個計 劃可能 
也 不容易 有回報 , 可能 要十年 或以上 。 再說 , 用了 近五十 年的戰 鬥才贏 得冷戰 , 儘 管這已 被西方 
與 伊斯蘭 原教旨 主義之 間的新 思想鬥 爭取代 。 各 國政府 受到原 教旨主 義蔓延 的威脅 , 可能 會發現 

這樣 的年青 人創業 獎學金 / 實習 計劃是 特別重 要的方 法來抗 衡原教 旨主義 學校和 宗教人 士的影 

響。 

至 於美國 , 我 們認爲 這樣一 個計劃 如果推 廣得當 , 可以 比政府 現在用 於公共 關係或 市場營 銷美國 
式自由 和價値 觀的任 何花費 有效或 更有效 。 最好的 營銷設 備是真 正的創 業經驗 , 這 畢竟是 美國仍 
然保 持相對 於世界 其他地 區的比 對優勢 。 

援助' 儲蓄' 投 資和經 濟增長 

增長的 一個關 鍵因素 是高儲 蓄水平 , 從而 無論在 物質和 人力資 本方面 可以有 高投資 。 但是 , 如果 
人 民太窮 , 微薄的 收入只 堪糊口 , 沒有 儲蓄又 如何? 最明顯 的答案 看來是 吸引國 外儲蓄 。 但是 , 
如果這 些國家 的人民 多疾病 , 健康狀 況不佳 , 政府沒 有足夠 的資源 來控制 , 更不用 說預防 和治療 , 
情況 又如何 ? 禍不單 行的是 如果這 些國家 位於赤 道附近 , 全 年大部 分時間 溫度和 濕度令 人窒息 , 
或是 內陸國 , 因此 不能有 經濟效 益進口 必要的 原材料 , 也不能 輸出任 何他們 或許能 夠製造 外銷的 
半成品 , 情況 又如何 ? 在這 種環境 , 外國投 資者不 可能投 入資金 , 擔 心無法 獲得投 資回報 率足以 
補償 所涉及 的風險 。 



Millennium Challenge Account (MCA) 
112 2006 年秋季 , Kauffman 基 金會爲 英國和 意大利 的學生 發起這 一計劃 。 我們 建議更 大規模 ' 由政 府贊助 的方案 (儘 

管細節 可以外 判一家 或多家 供應商 ) , 並且是 針對不 會有資 源支付 的發展 中國家 。 



歡迎 來到非 洲大部 分地區 ; 更 令人不 安的這 是整個 發展中 世界的 大部份 : 數 十億人 每天的 生活費 
用不到 兩美元 。 另外 , 也歡迎 來到一 些論點 : 這 些論點 幾十年 來維持 富裕國 家和他 們資助 的多邊 
開 發銀行 , 持續捐 輸援助 嗷嗷待 救的貧 困國家 。 只 是基於 人道主 義理由 , 不 同意這 些援助 , 甚至 

反對 增加富 國目前 提供外 國援助 的數額 , 似 乎是相 當殘忍 。 富裕國 家政府 已經在 《2000 年千禧 
年 宣言》 113 紀 錄在案 , 呼籲每 年的援 助金額 要相當 於各自 國內生 產總値 0.7% , 儘 管幾乎 所有國 
家 ( 包 括美國 ) 目 前遠 未達到 這一必 須承認 是任意 的目標 。 更具 體地說 , 2005 年 7 月 在在蘇 
格蘭 舉行的 G8 峰會 , 富 裕國家 領導人 同意至 201 年, 援 助發展 中國家 的撥款 每年至 少增加 500 

億美元 , 以及 注銷全 球十八 個最貧 窮國家 的外債 。 

但外國 援助是 否真正 幫助接 受國的 經濟? 從以 上的邏 輯來說 , 答 案似乎 是令人 信服的 「對」 ,因 
爲外部 資本應 增加微 薄的國 內儲蓄 , 可以 融資私 人和公 共投資 。 然而 , 就這 一主題 的許多 實證硏 
究 , 已 控制可 能有助 (或 減損) 增長的 許多其 他變數 , 最好 的答案 只是好 壞參半 。 哥倫比 亞大學 
教授 Jeffrey Sachs 提出 最有力 的說法 ' 或者至 少是最 有名的 ' 主張 援助提 高增長 。 Sachs 在他 
的著作 《終 止貧窮 End of Poverty)) 提出看 似有力 的論點 , 即 是通過 改善人 類健康 和教育 以及促 
進建 設重要 公共基 礎設施 , 外國援 助可明 顯改善 世上數 以億計 目前陷 於貧困 的人們 。 

但 是其他 實證硏 究利用 Sachs 和其他 擁護援 助的同 路人同 樣使用 的跨國 回歸模 式方法 , 已得出 
不 同結論 。 紐約 大學經 濟學家 William Easterly 不僅 未能發 現外國 援助促 進增長 , 對其他 來源的 
資 本也得 出同樣 的結論 ( Easterly, 2001 ) 。 2005 年 , 國際貨 幣基金 組織當 時的首 席經濟 學家和 
同事 的一項 著名的 硏究' 也發現 援助和 發展之 間沒有 統計方 面的聯 繫°( Rajan and Subramanian, 
2005) 。 

儘管援 助可能 挽救生 命或向 受援國 提供其 他利益 , 援助可 能不會 成功促 進增長 , 原因有 好幾個 。 
m 清 單的第 一項是 富裕國 家或多 邊發展 機構提 供的對 外援助 , 幾乎 一致或 必須通 過貧窮 國家的 
政府 。 受援國 領導人 可能濫 用或侵 吞援助 , 或利 用援助 減少他 們本身 可能用 於與經 濟增長 有關的 
開支 (即所 謂替代 效應) 。 援助能 夠而且 往往誤 用於投 資不一 定實現 高社會 收益率 的道路 或基礎 
設施 。 不管什 麼原因 , 決策 者應該 三思不 要隨便 接受似 是而非 的結論 , 即是 更多的 政府對 政府援 
助是 提高增 長的有 效方法 。 

即 使政府 分配的 問題可 以解決 , 可 以有其 他方式 抵消援 助的有 利影響 , 尤其 是援助 的美元 流入會 
推 高國家 的匯率 , 使 出口在 世界市 場減少 競爭力 。 事實上 , 一 項硏究 記錄明 確的統 計顯示 , 在控 
制各 種其他 因素的 情況下 , 獲得較 多援助 的國家 , 其勞 動密集 和出口 導向的 工業增 長速度 慢於其 
他國家 ( Rajan and Subramanian, 2006) 。 

當然 , 很可能 這截面 時間序 列回歸 是誤導 , 很簡 單就只 是因爲 數據不 足和方 法欠佳 , 未能 確定援 



2000 Millennium Declaration 

參見 Easterly, 2006a 徹底評 論和 和批評 Sachs 的著作 。 



助與 增長之 間是否 有關係 , 如果 有的話 , 是什 麼程度 。 畢竟 , 我們在 第二章 討論統 計技術 的局限 , 
表明統 計省略 或沒有 好好衡 量本書 所強調 , 難以 量化但 極爲重 要的體 制和法 律因素 。 也許 跨國回 
歸法錯 過了援 助的重 要但未 能衡量 的貢獻 。 或援 助未能 滿足統 計測試 , 因爲 提供援 助大部 分是因 
爲非經 濟原因 , 而是 獎勵盟 友或影 響受援 國的外 交政策 。 如果 能夠確 定那些 接受援 助的主 要或唯 
一 動機是 促進經 濟增長 的國家 和時段 ' 也許可 能發現 援助和 經濟增 長之間 的統計 學聯繫 。 

我 們不會 試圖解 決以上 的統計 學辯論 ' 相信在 本書付 梓之後 , 只要 援助繼 續流動 , 辯論還 會繼續 。 
我們反 而要提 出簡單 但重要 , 與 上述論 題有關 的三點 。 

第一 , 即使 援助以 某種方 式啓動 貧窮國 家經濟 的引擎 , 援 助不能 維持經 濟增長 。 正 如一位 分析師 
言簡意 賅指出 : 「只 是花 更多的 錢是不 會建立 長期發 揮功能 的經濟 , 可以創 造就業 和財富 使到非 
洲 和其他 貧窮國 家擺脫 貧困的 陷阱。 」 115 必須修 改體制 環境以 有利經 濟增長 , 才 會有持 續增長 。 
國 家指導 , 至 少在最 初階段 , 可能 證明是 許多國 家的關 鍵體制 , 一如 有些人 繼續相 信亞洲 的情況 
就 是如此 。 但是 , 從長 遠來看 , 若 然要繼 續增長 , 國家 指導必 須讓位 給某種 形式的 創業型 資本主 
義 , 鼓勵創 新和複 製創新 。 

第二 , 在 理論上 , 由布 什政府 啓動的 千禧年 挑戰計 劃認識 到美國 政府對 外援助 要達致 最有效 , 或 
者 更確切 地說只 是有效 , 必須是 撥給已 經採納 或正在 有效執 行促進 經濟增 長政策 的國家 。 千禧年 
挑 戰計劃 (其中 一項明 確涉及 企業) 參見表 11 。 如 嚴格遵 守這個 種援助 計劃的 先決條 件結構 , 
是 有可能 成功的 , 儘管提 供援助 的決策 者本身 仍可能 找到辦 法來規 避政策 , 以長期 以來一 直影響 
美國 對外援 助政策 的傳統 軍事或 外交政 策原因 , 繼續 提供援 助資金 。 在任何 情況下 , 即使 嚴格遵 
守 有條件 的辦法 , 可能發 現只有 少數受 援國符 合資格 , 這 會限制 援助的 覆蓋面 (明 顯使到 捐助國 

不可 能滿足 2000 年千禧 年宣言 的目標 : 援助佔 國內生 產總値 0.7%) 。 



表 11 : 千年挑 戰計劃 的條件 




制定公 正隨治 


□ 


保證個 人的公 民自由 , 包括政 治權利 


□ 


維 持自由 和公正 的選舉 


□ 


通過滿 足公民 的意願 , 維 持國家 政府的 問責制 


□ 


維 持可接 受的法 治和治 理腐敗 , 包 括受賄 和貪污 


□ 


限制政 府權力 : 通 過定期 舉行全 民選舉 , 建立獨 立的司 法機構 , 並允許 言論自 由和新 聞自由 




投資 於人民 


□ 


向所 有公民 提供初 級教育 : 減 少童工 , 提高 教學質 量和允 許女孩 上學以 保證高 完成率 


□ 


劃 撥資金 對抗減 少人們 「生產 實力」 的瘧疾 , 肺結核 , 痢 疾和其 他疾病 


□ 


維持高 接種率 , 以解決 窮人的 基本保 健需要 



Alan Patricoff 在 Brookings Blum 圓 桌會議 的聲明 ■• 〈 全球打 擊貧窮 中的私 營部門 〉 The Private Sector in the Fight 
against Global Poverty 2005 年 8 月 4 日 。 



■ 腿健 全的經 濟原則 

口 制定 和維護 鼓勵個 人經濟 自 由 的法律 
口 支持健 全的貨 幣和財 政政策 
口 創建公 平和透 明的監 管體制 

口 降低 私營部 門商業 活動和 創新企 業取得 政府批 准的所 需時間 

口 對 外國競 爭開放 市場和 增加國 際貿易 

□ 建立系 統以妥 善管理 外國投 資和避 免國家 資金投 資在過 於冒險 的市場 

資料 來源: Schaffer, 2003. 



第三 , 最 終必須 要更多 考慮援 助可直 接傳送 到預定 受益者 的過程 : 病人 , 在校兒 童等等 , 免受地 
方政府 的影響 或指示 。 這將 減少援 助管道 與腐敗 , 效 率低下 , 或替代 有關的 「滲 漏」 。 例如 , 蓋 
茨基金 會承諾 大量撥 款在第 三世界 國家防 止和打 擊疾病 , 而 且是直 接撥款 , 沒有通 過政府 中介機 
構。 教育 或基礎 設施建 設的撥 款較難 繞過地 方政府 的扭曲 影響, 因爲這 是政府 的內在 職能。 " 6 我 
們讓那 些比我 們更專 業的專 家看看 私人提 供的援 助是否 可以直 接提供 到這些 用途。 

雖 然有這 些障礙 , 有一些 國家的 體制/ 法律 和總體 經濟環 境沒有 阻止經 濟進歩 , 可 以想見 援助已 
促 進增長 。 當然 , 一些嚴 厲批評 援助項 目的統 計硏究 , 其 結果本 身也受 到非議 , 使 我們不 能問心 
無愧去 放棄一 切援助 , 特別是 直接援 助即時 和可怕 的危機 , 如飢荒 或傳染 病流行 。 但是歷 史表明 , 
1 康慨的 援助項 目不是 經濟進 歩的唯 一路徑 , 也不 能保證 其結果 。 現在 的中等 收入或 富裕國 家有很 
多例子 , 他們今 天的地 位不是 因爲外 國援助 。 美 國是典 型例子 , 也有 理由解 釋援助 不是亞 洲四小 
龍 經濟進 歩的主 要因素 。 雖 然這些 經濟體 系沒有 像貧困 的非洲 土地受 到那麼 多打撃 , 非洲 人民實 
在太窮 , 不 能爲本 身儲蓄 和投資 , 但 不應該 忘記今 天富裕 的歐洲 和日本 , 在二戰 後是一 貧如洗 。 
雖 然馬歇 爾計劃 的援助 不是無 關緊要 , 援 助不是 普及全 部國家 , 這些 國家是 極力幫 助自己 。 

但是到 了最後 , 無 論對援 助抱樂 觀或悲 觀態度 並不是 很重要 。 即使 最悲觀 的人也 會承認 , 如果援 
助用 得其所 , 短 期內是 大幫忙 。 事實上 , 無需統 計數據 也認識 到短暫 時間援 助是可 以做到 Sachs 
要求 的事情 , 但是 要確保 援助實 際惠及 需要幫 助的人 。 諺 語謂與 其授之 以魚可 解飢餓 , 倒 不如教 
導 受助人 捕魚免 於飢餓 。 因此 , 欠發達 國家要 有創業 精神以 推動經 濟增長 , 正是因 爲他們 的低儲 
蓄 。 即 使在富 裕國家 , 證 據表明 投資對 整體增 長的貢 獻只是 小部分 。 如儲蓄 和投資 是有限 , 必然 
要 更多強 調企業 和創新 , 作爲 今天一 無所有 , 明天會 做得更 好的唯 一方法 。 一旦收 入增長 超過某 
一水平 , 儲蓄 和投資 會增加 , 東南亞 是明證 ; 但是 , 儘 管如此 , 實質 進展需 要創新 。 到後 來成功 
了 ' 大企業 可以也 需要作 出貢獻 , 正 如富裕 國家的 大企業 。 

小額信 貸有什 耐乍用 ? 

本書 的重點 是創業 精神對 經濟增 長和隨 之而來 減貧和 滅貧機 會的關 鍵作用 。 爲此 , 我們提 出各種 
措施 以促進 這目標 : 以保 護準創 業家的 合法利 益和提 高他們 活動的 機會。 値 得注意 的是這 建議清 



同樣 , William Easterly 詳細槪 述受援 國政府 如何抑 制外援 的效率 (Easterly, 2006b ) 。 



單 包括資 助未來 創業家 , 沒有資 金他們 不能指 望成立 新企業 。 這 方面的 例子是 一項最 近吸弓 I 很多 
好 評的資 金安排 , 顯 示有好 理由對 這項目 有期望 , 同時 至少到 目前爲 止還有 一些無 法避免 的限制 
和障礙 。 這 主題的 兩方面 問題並 不孤立 。 我們知 道沒有 任何可 以提供 方便和 容易增 長路徑 的建議 
補救措 施是沒 有障礙 。 

具 體來說 , 我們是 指促進 「小額 信貸」 的政策 : 貸款數 額很小 (一千 美元或 更少) , 用於 開辦企 

業。 117 成立 小額信 貸運動 (這 已成爲 運動) 一般 歸功於 Muhammad Yunus , 他 是經濟 學家出 
身的 孟加拉 銀行家 ,在 1976 年設 立鄉村 銀行" 8 , 稍後 幾年成 立兩個 非盈利 微型貸 款項目 
( Opportunity International 和 ACCION International > 最 爲人所 知的是 Yunus 和 鄕村銀 行向女 

創業 社群提 供信貸 , 一 般不多 於五人 , 貸款 輪流在 成員之 間運轉 。 在最初 的借款 人償還 貸款後 , 
資金再 貸給另 一成員 。 貸款 合同的 重要特 點是所 有成員 共同承 擔債務 ; 也 就是說 , 如果小 組成員 
不償 還貸款 , 其 他人負 責支付 。 爲什麼 是婦女 ? 因爲鄉 村銀行 出結論 , 認爲 婦女更 願意加 入這種 
圑體或 是信貸 風險比 男性好 , 或 兩者兼 而有之 。 世界各 地許多 放款人 已以某 種形式 複製鄉 村銀行 
的貸 款模式 , 對 象不僅 是婦女 , 男人 也可以 , 讓世界 各地數 以百萬 計的人 們創業 ; 沒有小 額信貸 , 
他 們將無 法啓動 。 

發展 中國家 , 富國 和多邊 貸款機 構如世 界銀行 , 目前 已廣泛 接受小 額貸款 。 例如 , 2004 年期間 , 
據報導 致力於 發展的 機構向 世界各 地的小 額貸款 機構投 入十億 美元。 美國前 總統克 林頓口 頭上表 
達 他支持 這槪念 , 他在 總統任 期內出 訪外國 時多次 訪問小 額貸款 。在 1997 和 2002 年舉 辦了兩 
次國際 小額信 貸峰會 , 吸引了 來自世 界各地 的領袖 。 Yunus 在 2006 年獲得 諾貝爾 和平獎 。 

由 於融資 對創業 家是非 常重要 , 小額貸 款似乎 是墳補 市場的 一個重 要真空 , 似乎成 爲發展 中國家 
決策者 鼓勵增 長的工 具箱必 備要素 。 但現 實是更 爲複雜 。 

鄕村銀 行和其 他小額 貸款機 構開始 時和現 在的運 作都是 得助於 政府、 多 邊貸款 機構和 非營利 》1戠 
的補貼 (例如 基金會 , 尤其是 開始時 福特基 金會的 幫忙) 。有 跡象表 明少數 甚至也 許越來 越多的 
小額 貸款機 構已開 始贏利 11 9 , 但顯然 如小額 貸款不 得不依 賴補貼 , 能夠做 到的良 好工作 將是有 
限 。 無 論這項 活動多 麼崇高 , 這 可不是 非營利 組織或 政府支 持的無 底深潭 。 

當然希 望非贏 利的小 額貸款 將吸弓 I 更多的 常規放 款人參 與市場 , 無論 是直接 貸款給 客戶或 間接貸 
款給 其他小 額貸款 。 現在 就說是 否以及 在何種 程度這 會發生 , 爲 時過早 , 儘 管有一 些令人 鼓舞的 
跡象 。 花 旗集團 , 荷蘭 ABN-Ambro ' 澳 新銀行 (ANZ 是 一家領 先的澳 大利亞 銀行) 以及 其他銀 
行已 展開雄 心勃勃 的工作 (Barr, Kumar and Litan, 2007) 。 同樣 ' 拉丁 美洲投 資集團 Profund 

已成功 投資在 該區一 些小額 貸款人 ' 實 現每年 6% 的 回報率 : 考慮 到風險 ' 這是低 回報率 ' 但仍 



對小 額信貸 經濟學 的的徹 底指南 , 參見 Aghion and Morduch, 2005 。 又見 〈窮 人的隱 藏財富 : 小 額信貸 調查〉 "The 
Hidden Wealth of the Poor: A Survey of Microfinance,"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 2005 年 11 月 5 日; 本 文討論 大量取 

材 ° 

Grameen Bank 

119 徹底評 論小額 貸款的 最新進 展情況 , 尤 其是現 有的金 融機構 ' 參見 Bair, Kumar, and Litan (2007) ' 有 一章討 論小額 
貸款盈 利的增 長趨勢 。 又見 Barr, 2005 。 



然是 有利潤 ° 不過 , Profund 明顯 成功的 關鍵在 於貸款 人向客 戶收取 反映市 場風險 的利率 , 這可 
高 達每年 100% 。 這些看 似過高 的利率 (對生 活在較 發達經 濟體系 的讀者 而言) , 據報導 仍然遠 
遠低於 「非 正規」 放款 所收取 的利息 。 無 論如何 , 高 市場利 率限制 了開設 新企業 。 

另一個 關於小 額貸款 的問題 : 即使 有補貼 , 是否 有能力 維持經 濟增長 。 小額 信貸借 款人絕 大多數 , 
如果不 是全部 , 利用 貸款建 立我們 稱之爲 「複 製型」 企業 , 只是複 製許多 其他人 的生意 。 通過複 
製活動 , 經濟增 長只有 這麼多 。 當所 有這些 本來沒 有被僱 用的人 全都參 與複製 型活動 , 增 長就碰 
到上限 。 

經 濟體系 要進一 歩增長 , 以下兩 點其中 之一或 兩者必 須發生 。 一些不 顯眼的 複製型 企業必 須大幅 
度增長 , 實現規 模經濟 , 從 而提高 生產力 , 最終 提高生 活水平 。 或一 些企業 必須開 始或轉 變爲創 
新 型企業 , 銷售 新產品 或服務 , 或現有 的產品 或服務 利用創 新和提 高生產 力的投 入或組 織模式 。 
正 如我們 所建議 , 如要增 長速度 更迅速 , 所有經 濟體系 都不可 缺少某 種形式 的創新 。 

但是 , 目前 還不清 楚小額 貸款在 何種程 度作出 了貢獻 , 或 在將來 能夠有 助這以 下事態 的發展 : 複 
製型企 業顯著 增長或 開設創 新企業 。 要兩 種結果 都出現 , 需要較 低利率 的較傳 統貸款 。 事實上 , 
小 額貸款 市場一 位主要 參與者 ACCION International , 從經 驗中學 到無論 是那一 組別的 成功企 

業 , 其資 金需求 已不是 集團可 以負擔 。 這些企 業必須 升級到 常規貸 款市場 , 否則進 一歩發 展的機 
會 必然受 到制約 。 

總之 , 小額貸 款最重 要的長 期貢獻 , 是證 明如何 能夠幫 助數以 百萬計 窮人達 到經濟 成功的 第一級 
階梯 。 但嚴峻 的考驗 是國家 是否有 法律和 制度使 這些第 一級階 梯能攀 登更高 , 並且 推動整 個經濟 
的增長 。 這需 要遠遠 超過小 額貸款 , 但 小額貸 款看起 來似乎 是良好 的開端 。 

糸吉 

在 這一章 我們避 免提出 一套指 定食譜 , 讓 任何有 經濟增 長雄心 的欠 發達國 家政府 可以按 計劃辦 
事 , 相 信這必 然會實 現目標 。 我 們沒有 提供如 此詳盡 的公式 , 因爲我 們相信 沒有這 樣的可 靠指示 

存在 。 

我們反 而討論 了廣泛 的措施 , 或許可 以將國 家從國 家指導 或寡頭 資本主 義( 許多社 會的貧 窮根源 ) 
過渡 至更多 創業型 經濟體 制的最 終目標 , 我們 認爲這 才是更 有利於 持續經 濟增長 。 作爲 中期安 
排 , 我 們還設 想由政 府指導 的資本 主義可 能會有 所幫助 , 但是 即使後 者的安 排最終 將失去 增長引 
擎 的動力 , 所以若 然要迎 頭趕上 , 無 可避免 要實現 過渡至 更多創 業精神 。 

我們強 調過渡 的困難 , 並廣 泛討論 世界其 他地方 如何可 以幫助 這進程 , 以及 那些方 法已證 明是令 
人失望 。 但是 , 即使國 家成功 開創創 業型資 本主義 的體制 , 國家依 然有重 要作用 , 可以建 立和監 
? 則提供 適當獎 勵的遊 戲規則 。 本文討 論應做 和不該 做什麼 , 必須更 加具體 , 更有 系統和 更詳盡 ° 
可惜 令人失 望的經 驗表明 , 沒有人 能夠這 樣明確 闡述這 些問題 。 但我 們希望 以下兩 章可以 帶領我 



第七章 



大企 業富裕 經灘系 : 防 止倒返 或停滯 

1979 年, 哈佛 商學院 傅高義 教授出 版備受 好評的 《日 本第一 : 美國的 教訓》 120 。 這本書 和引人 
注 目的標 題似乎 捕捉了 美國在 1970 和 80 年代 的恐懼 , 還帶上 戰後時 期最深 刻的經 濟衰返 , 其 

後的復 甦是因 爲史前 未見的 (在 當時) 聯邦 政府預 算和貿 易赤字 , 無 論是絕 對値和 相對於 國內生 
產總値 。 美國貿 易赤字 的相當 部分是 日本; 日本 企業和 企業主 人用出 口收入 在美國 投資於 新製造 
工廠 , 以 及在某 些情況 下買入 「獎 杯」 房地產 , 如圓 石灘高 爾夫球 場和紐 約市的 洛克菲 勒中心 。 
許多政 治家和 許多美 國公民 擔心日 本將很 快會取 代美國 , 成爲 世界的 主導經 濟力量 。 

傅高義 的讀者 現在當 然知道 這些擔 心證 明是毫 無根據 。 該 書發表 十年後 , 股 價曾大 幅飆升 的日本 
股市從 高處轟 然墮地 。 日本的 銀行頗 大程度 是靠著 股票價 格上漲 而擴張 , 把 太多錢 借給許 多根基 
不穩的 項目和 借款人 , 最終 經歷有 史以來 任何銀 行系統 最嚴重 的損失 。在 1990 年代某 段日子 , 
如日本 最大規 模的多 間銀行 其資產 和負債 是按市 價入賬 , 以經濟 術語來 說全都 已破產 。 日 本的政 
治 領導人 對銀行 危機反 應緩慢 , 助長 了該國 經濟一 蹶不振 , 歷時超 過十年 , 到現在 還未完 全恢復 。 
日本 消費者 和企業 的信心 因此大 爲動搖 , 甚至 日本政 府和央 行的特 別財政 和貨幣 刺激都 不能奏 
效 。 到了 2005 年 我們開 始寫這 本書時 , 日 本經濟 才出現 一些復 甦跡象 。 

1980 年 代末期 日本從 經濟寶 座倒下 , 美國 一些人 很快就 有類似 的擔心 , 預 計未來 巨大的 經濟挑 
戰會來 自西歐 (特別 歐洲大 陸國家 )。 麻省理 工學院 史隆管 理學院 前院長 Lester Thurow ,在 1 990 
年代初 期發表 暢銷書 《世 紀之爭 : 競 逐全球 新霸主 Head to Head) , 他的預 測包括 因爲歐 盟擴大 
和歐 洲貨幣 (當時 ) 可 能統一 , 西 歐經濟 體系很 快會超 越美國 。 歐元 這共同 貨幣在 2002 年成爲 
現實 , 歐盟本 身也從 最初的 15 成員國 擴大至 20 多個 , 但歐 洲大陸 的經濟 「威 脅」 從 未實現 。 
在 1990 年代 和進入 21 世紀 的第一 個十年 , 西歐 經濟增 長遠慢 於美國 , 失業率 徘徊於 兩位數 , 
甚至有 時超過 。 整個西 歐的政 治領導 人呼籲 經濟要 基本轉 型以趕 上美國 , 但 不要重 蹈美國 經濟的 
覆轍 (如 更大 的收入 不平等 )° 

本書 的讀者 , 特別 是美國 的讀者 , 對中國 , 印 度和更 先進的 東南亞 經濟體 (如新 加坡和 台灣) 構 
成經 濟威脅 的警告 已經習 以爲常 , 應 該記得 以往關 於日本 和西歐 的警報 證明是 錯誤的 。再者 ,我 
們 最後一 章討論 到雖然 這些警 報的基 本前提 : 美國人 以某種 方式參 與其他 國家的 「經濟 戰爭」 可 
能 有其政 治作用 , 加快 制定有 利於經 濟增長 的政策 , 軍 事比喻 是根本 錯誤的 。 全球經 濟不是 「零 
和 遊戲」 : 一些 國家是 「贏 家」, 另一些 國家是 「輸 家」。 任何 國家的 目標都 是盡力 提高本 國人民 
生 活水平 , 如其 他國家 有增長 這目標 是可以 進一歩 發展的 。 

事 實上在 這一點 ' 日本 和西歐 經濟已 取得驕 人成就 , 從二戰 後的殘 燼崛起 , 到現在 人均收 入接近 
世界 領先經 濟大國 —— 美國 。 事實上 , 有一些 平均生 活水平 的計量 ( 如生 活質量 , 取得衛 生保健 , 



'Japan As Number One: Lessons for America' by Ezra Vogel 



休閒 時間) , 尤其 是歐洲 大陸可 說是超 過美國 。 



表 12 : 國民 生產毛 額的人 均增長 


國家 


1990-2004 


1995-2004 


2000-2004 


法國 


3.45 


3.67 


3.17 


德國 


3.31 


3.02 


2.60 


愛爾蘭 


7.68 


8.24 


5.56 


義大利 


3.39 


3.30 


3.03 


曰本 


3.38 


3.20 


3.67 


英國 


4.18 


4.34 


3.96 


美國 


3.96 


4.14 


3.56 


資 料來源 : 國際貨 幣基金 〈世 界經濟 及金融 調查〉 《世 界經濟 展望數 據庫》 2005 年。 參見 
http://www.imf.orci/external/pubs/ft/weo/2005/01/data/index.htm. 



然而 , 以 經濟尺 度衡量 (如 人均 產量或 收入) , 日本 和西歐 (除愛 爾蘭和 英國) 經 濟增長 近年來 

已變 得比美 國緩慢 , 一如表 12 所示。 1980 或 90 年代初 ' 美 國人害 怕這兩 個經濟 體系預 期會超 

越 美國的 人均收 入水平 ' 看 來這不 會發生 。 

事實上 , 世界各 地的分 析專家 , 包 括美國 , 現 在是擔 心歐洲 大陸和 日本經 濟的長 期前景 。 這兩地 
在 本世紀 面臨嚴 峻的人 口挑戰 , 無疑 比美國 必須面 對的更 加困難 。 歐 洲大陸 和日本 經濟將 來有可 
能停滞 , 顯然 不符合 任何人 的利益 。 不 僅是這 兩個地 區歷來 對全球 經濟增 長有重 大貢獻 , 又購買 
美 國和其 他國家 的貨物 和服務 , 而是經 濟停滯 會導致 不良政 治後果 。 歐洲 或日本 對經濟 欠信心 ' 
更可能 走向貿 易保護 , 反 對美國 , 較 少可能 或能夠 滿足未 來的全 球安全 , 環境 , 健 康和經 濟挑戰 。 



資 本主義 的比較 


特點 


美式資 本主義 


日式資 本主義 


歐式社 會市場 


英式資 本主義 


基 本原則 










生 產的主 導因素 


資本 


勞工 


夥伴 


資本 


「公 營」 傳統 


中 


高 


高 


低 


中 央集權 


低 


中 


中 


高 


依靠由 價格調 控的市 


高 


低 


中 


高 


場 










供 給關係 


互不 支酉己 


緊密 


官僚 


互 不支配 




價 格驅動 


持久 


規劃 


價 格驅動 


工 業集圑 


部份 (國防 等等) 


極高 


高 


低 


私營化 的程度 


高 


高 


中 




金 融制度 










巿 場結構 


匿名 


個人化 


官僚化 


不長 期持有 





證券化 


長 期持有 


長 期持有 


巿場化 


銀 行制度 


先進 


傳統 


傳統 


先進 




巿場化 


受監管 


受監管 


市場化 




地域性 


集中 


地域性 


集中 


股 票巿場 


非 常重要 


不重要 


不重要 


非 常重要 


要 求回報 


筒 


低 


中 




勞工 市場 










職 位保障 


低 


高 


高 


低 


勞 工流動 


高 


低 


中 


中 


勞 資關係 


對抗 


合作 


合作 


對抗 


工 資差距 


大 


小 


中 


中 


離職率 


高 


低 


中 


中 


技能 


中 


高 


高 


劣 


工會 結構 


以部門 爲基礎 


以企業 爲基礎 


以業界 爲基礎 


工藝 


權勢 


低 


低 


高 


低 


企業 










主 要目的 


盈利 


市 場份額 


巿 場份額 


盈利 






職 位穩定 


滿足感 




管 理高層 的作用 


老闆 一皇帝 


共識 


共識 


老闆 一皇帝 




獨裁 






階層式 


社會間 接成本 


低 


低 


高 


中 ' 在減少 


福 利制度 










基 本原則 


自由 


合作式 


合作式 


混合 








社 會民主 




普 及支付 


低 


中 


高 


中 ' 在減少 


資 產調查 


高 


中 


低 


中 ' 在增加 


以班級 分層的 大學學 


高 


中 


中 


高 


位教育 










自 購福利 


高 


中 


低 


中 ' 在增加 


政府腿 










政府 的作用 


有限 


廣泛 


事 無大小 都涉及 


強勢 




對抗 


合作 




對抗 


對貿 易開放 


頗開放 


最 不開放 


頗開放 


開放 


工 業政策 


少 


高 


高 


沒有 


最高收 入稅率 


低 


低 


高 


中 


資 料來源 : Hutton, W. (1995), The State We're In, London, Jonathan Cape, p.282 




(譯註 : 本章討 論歐日 資本主 義體系 , 選譯這 簡表以 供參考 。 ) 







因此 , 近 年來在 歐洲和 日本內 外的一 些經濟 學者呼 籲歐日 領導人 立即採 取激進 的變革 , 使 經濟更 

靈 活和有 生產力 , 這就是 要多接 受類似 1989 年 桕林圍 牆倒下 , 前蘇聯 加盟共 和國和 東歐的 「休 

克療 法」。 雖然 我們大 致同意 要有重 大變革 , 對 變革的 本質和 可否或 應否的 速度我 們有稍 爲不同 
的見解 ; 這一 章餘下 部份解 釋原因 。 我們的 論點簡 述如下 。 

首先 , 改善日 本和歐 洲大陸 經濟狀 況的標 準處方 , 看 起來非 常類似 發展中 國家的 「華 盛頓 共識」 
處方 , 缺乏核 心的組 織原則 。 標準處 方的倡 導者究 竟是爲 這些其 他國家 設想什 麼的資 本主義 ? 一 
直看 到這裡 的讀者 不會對 我們的 回答感 到奇怪 ; 歐洲 大陸和 日 本或許 作爲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領先 
典範 , 需 要我們 稱之爲 「創新 的創業 精神」 的補藥 。 雖 然這些 地區的 一些大 型企業 已經是 真正創 
新型 , 例 如日本 豐田在 或歐洲 諾基亞 , 美國 的經驗 教訓我 們根本 性創新 最可靠 的源頭 (而 這正是 
進 一歩增 長所必 須的) , 是充滿 活力的 新企業 , 無需 爲既得 利益而 維護他 們目前 的市場 。 諷刺的 
是 , 歐洲 和日本 經濟是 由創業 家建立 , 而 且現在 還有許 多較小 的企業 , 實際 上在某 些情況 下規模 
是如 此細小 (意 大利 是最好 例子) , 無法 利用規 模經濟 的優勢 來抗衡 中國和 其他低 成本生 產國的 
低價格 , 或是難 以成長 。 121 然而 ' 這 些工業 經濟體 系的組 成是比 美國較 爲穩定 (和 停滯) , 美 
國 的任何 「頂 級」 企 業清單 , 每 十年都 有變化 。 因此 , 把歐洲 大陸和 日本經 濟定性 爲大企 業資本 
主 義的領 導典範 , 我 們認爲 是公平 , 有用 , 而 且方便 ; 我們也 認爲只 有通過 革新以 前有助 建立這 
些國家 經濟的 創新企 業精神 , 才可 以合理 期望未 來會迅 速增長 。 

第二 , 同樣 重要的 是任何 旨在提 高經濟 長遠增 長的改 革計劃 , 必須 考慮到 這地區 的基本 政治現 
實 : 大 多數選 民不太 可能接 受突然 , 根本性 的改變 ; 即 使最初 是支持 , 鑑於 目前的 現實情 況也不 
太可 能持續 。 相反 , {if 可 改革計 劃要有 機會產 生持久 和建設 性影響 , 本 質上可 能必須 是漸進 。 我 
們 建議的 模式是 借鑒中 國逐漸 接受資 本主義 的方式 , 而 不是俄 羅斯從 中央規 劃突然 轉向類 似開發 
西部年 代的資 本主義 。 

增長 的需求 

第二章 討論經 濟增長 的需求 , 對象主 要是美 國讀者 。 但我們 的論點 同樣適 用於所 有國家 、 政府和 
公民 ° 隨著 經濟產 出增加 , 平均生 活水平 也提高 ; 這 是任何 人都亟 亟以求 。 



因此 , 一項 經合組 織的研 究發現 , 雖 然美國 新企業 進場時 往往小 於歐洲 , 但在 最初的 啓動階 段之後 ' 成功的 美國企 
業增 長速度 超過往 往仍然 是小規 模的歐 洲同行 (Scaipettaet al„ 2002) 。 



練乙錚 : 青 春三, ' « —百年 

前 文提過 , 人 口的年 齢分布 與經濟 表現關 係密切 。 現 按年齢 把一國 人口分 成三組 , 十五 歲以下 

稱 A 組 ' 六 十五歲 以上稱 B 組 , 其餘歸 C 組 ; 人口學 家認爲 , 若 A 組比 例低 於百分 之三十 ' B 
組低 於百分 之十五 , 貝 IJ 此國勞 動人口 ( C 組) 的負擔 可謂輕 , 消費 之餘還 有不少 儲蓄可 供社會 
投資 ' 有利經 濟發展 。 這種年 齡分布 優勢帶 來的經 濟實利 ' 稱爲 「人口 紅利」 (demographic 
dividend ) 。 能享此 種實利 的國家 , 其 r 撫養比 」 ( dependency ratio '即 〈 A + B 〉 / C ) 較低; 

若人 口老化 , 此比 値上升 。 讓我 們看看 亞洲三 個經濟 大國日 、 韓 、 中的撫 養比和 經濟增 長速度 











— ■ — Franc© 
— a— Germany 
- - * - Ireland 

Italy 

- - Japan 

-- "- United Kingdom 

- United States 

^fr—OECD total 


1 \ 、、 

:、 


_jm • ― - : ~~ _ ^r: " — ■* 









1990 1&95 2000 2005 2010 2015 2020 

Year 

圖 5 : 超過 65 歲 人口佔 總人口 的比例 

資 料來源 : 《2005 年 經合組 織槪況 : 經濟 ' 環境 和社會 統計》 經 合組織 ' 2005 年 8 月。 
Ratio to total population 佔總人 口比率 
EU15 歐盟 十五國 
OECD total 經合組 織總計 

國家要 兌現對 本國公 民的昂 貴承諾 : 7承 諾 支付醫 療保健 , 返休 , 減輕 失業的 經濟痛 楚等等 , 經濟 
增 長有很 多好處 , 如果 不是必 不可少 。 儘 管歐洲 各國政 府對公 民承諾 的保護 , 比其 他大多 數國家 
爲多' 包括 日本, 這 兩個地 區有共 同的人 口挑戰 : 人口 老齢化 ; 如經濟 增長速 度更快 , 滿 足這些 
承 諾將容 易得多 。 圖 5 清 楚說明 這一點 。近至 1995 年' 在西歐 ' 日本 和美國 65 歲以上 人口所 
佔 比例幾 乎相同 , 大約在 15% 上 下兩個 百分點 。 但是 , 到 2005 年 , 老年人 的比例 在日本 已飆升 
至 20% ' 在美國 維持在 1 3% 。 到 2020 年 ' 在 所有富 裕國家 ' 老人 份額佔 日 本 30% ' 西歐 20-25% 
和美國 17% 。 預 測到了 2030 年 ' 義大 利每一 位工人 相對有 一位返 休人士 ' 德國的 比例爲 1.3 名 
工人 相對於 一位返 休人士 (Baily and Kirkegaard, 2005, 16) 。 照顧 返休人 士的飲 食起居 因此會 
佔用在 職人士 總生產 非常龐 大和越 來越大 的份額 。 



之 間的密 切關係 。 

日 本經 濟最高 速發展 的時間 , 是上 世紀五 十年代 中段至 七十年 代中段 之間的 二十年 , 期間 GDP 
平均 年增幅 百分之 九點二 ' 撫養 比則從 0.62 下跌至 0.46 。 七五 年之後 ' 日本 科技水 平提高 , 
難以 繼續倚 靠本國 與西方 之間的 「科 技差」 帶 來增長 , 但 此期間 的撫養 比續跌 , 有利經 濟保持 
升勢 ' GDP 年增長 率仍在 百分之 四以上 ' 優於其 他西方 發達國 。 可是 ' 日本 的撫養 比於九 〇 
年跌 至歷史 低位的 0.44 ' 其後人 口老化 ' 撫 養比調 頭回升 ' 今 年已達 0.57 ; 九 〇 年之後 ' 日 
本 經濟表 現即乏 善可陳 。 

韓國經 濟發展 起歩較 日本晚 , 但 經歷也 差不多 。 一九 六二至 一九九 。年 , 經濟發 展最快 , GDP 
平均年 增長率 百分之 八點五 , 期 間人口 年輕化 ' 撫 養比從 0.83 下跌至 0.45 。 九十年 代前半 ' 
增長依 然強勁 , 亞洲 金融風 暴之後 , 韓國迅 速復元 , 九九年 增長很 快又達 百分之 十點五 , 撫養 
比 則於元 二千年 跌至歷 史低位 0.39 。 二千 年之後 ' 韓國與 發達國 之間的 「科 技差」 ' 除 了最尖 
端部分 , 大體 上消失 , 但 撫養比 保持在 最低位 , 故儘 管受去 年全球 經濟危 機影響 , GDP 年增 
幅平 均仍在 百分之 五以上 。 但是 ' 據預測 , 韓國的 撫養比 不久便 要回升 。 

日 、 韓兩國 經驗的 共同點 , 就是 經濟增 長最快 的年代 , 同時 也是撫 養比急 促下降 的年代 。 日本 
的人 口結構 轉變最 早發生 , 故我們 更看到 , 當 它的撫 養比調 頭回升 , 經濟便 開始停 滯不前 。 當 
然 , 經濟增 長速度 絕不能 只用人 口撫養 比解釋 , 其他 因素如 政策是 否恰當 、 外圍 經濟形 勢是否 
有利等 ' 都十 分重要 , 但上述 數據起 碼指出 ' 人口 因素不 能忽略 。 

中國 的情況 如何呢 ? 七十 年代初 ( 文 革後期 ) , 毛 澤東不 再堅持 「 人多 好辦事 」 , 開始限 制生育 , 
撫養 比於七 〇 年 達高點 0.79 之後 , 開 始下跌 , 在 改革開 放的三 十年裏 , 比値一 直向下 , 今年 
接近 0.4 。 大 家知道 ' 最近 三十年 ' 正正 是中國 經濟增 長速度 最高的 三十年 , GDP 年聯 畐平均 
超過百 分之十 。 遠景如 何呢? 不 利因素 有兩個 : ( 一) 據內地 人口專 家推算 , 中 國的撫 養比明 
年達 最低點 0.4 之後 ' 很快便 要回升 ' 「人口 紅利」 , 中國今 後大槪 只能多 享十年 ; 日 、 韓兩國 
的撫養 比下跌 期都是 三十年 , 中國也 不例外 。(二 ) 今後, 中國與 發達國 之間的 「科 技差」 逐 
歩縮小 , 未 來生產 力提升 , 主要靠 本身科 硏力量 、 良好政 策和體 制改革 。 

由於中 國的發 展模式 、 基 本策略 、 增 長過程 , 以及 背後的 人口變 動軌跡 , 大致 上與日 、 韓兩國 
相同 , 故二國 特別是 日本如 何應付 人口老 化困局 , 中國或 可參考 。 

日本近 年漸漸 意識到 , 由於人 口萎縮 , 國 內私人 投資額 亦必拾 級而下 ' 不 能再當 經濟發 展火車 
頭 ' 增長動 力須以 內部需 求代替 。 上 世紀三 十年代 , 日 本國內 私人投 資只佔 GDP 的百 分之十 
二 ; 生產 的東西 ' 接 近九成 由私人 或政府 消費掉 。 此情 況於戰 後大變 。 日 本政府 於五二 年成立 
「貯 蓄促進 中央委 員會」 (今 「金 融情報 中央委 員會」 前身) , 大力提 倡儲蓄 , 同 時刻意 以國家 
行政 力量壓 抑消費 、 提高投 資比重 。 至七 十年代 ' 日本 私人投 資已佔 GDP 百 分之三 十以上 ' 
比西方 發達國 高十至 二十個 百分點 。 其後 三十年 , 情況 大致沒 有改變 。 九 十年代 流行一 個比喻 : 



西方 經濟像 一條豪 華郵輪 , 而日本 卻像一 艘戰艦 。 若勞動 力充沛 , 投資 比例高 , 經濟增 長自然 
快 , 因 爲投資 直接擴 大再生 產能力 。 但是 , 日 本勞動 力已出 現不足 (至本 世紀末 將減少 六成) , 
繼續 投資擴 大產能 , 只會大 大降低 資本邊 際效率 ; 若改以 消費帶 動經濟 , 增長速 度雖不 免慢些 , 
卻較能 滿足國 民需求 、 提高生 活質素 。 這點 對中國 有意義 。 眾 所周知 , 中 國和日 本一樣 , 都是 
投 資特高 、 消 費特低 的社會 。 

此外 ' 日本還 試圖提 高婦女 就業率 ' 以助彌 補勞動 力不足 。 目前日 本十五 至六十 四歲婦 女勞動 

參與率 約六成 , 比英 、 美等國 低十個 百分點 , 在 OECD 國家 中倒數 排第六 , 確 實可以 加把勁 。 

不過 , 中國不 能打這 個主意 , 因 爲國內 「婦女 解放」 很徹底 , 婦女 勞動參 與率多 年來都 達八成 , 
難 以再高 (近 年稍 見回落 , 主要 是婦女 受教育 年數逐 年增加 之故) 。 

日 本社會 近年還 熱烈討 論應否 大量輸 入外勞 。 鑒 於德國 輸入外 勞卻由 於政治 原因先 寬後緊 , 以 
致人口 曲線出 現狹峰 , 勢將惡 化該國 人口老 化問題 (詳見 昨文) , 故日 本人多 反對輸 入外勞 。 
此外 , 增 加工時 、 提高返 休年齢 、 加強 開發自 動化及 機械人 技術等 , 都是 近年日 本社會 的熱門 
議題 。 但無 論如何 , 日本人 口老化 , 百 年內勞 動力供 應收縮 , 經濟增 長放緩 , 幾 成定局 , 上述 
措施 , 只 能小補 。 日 本有識 之士明 白這個 , 故 大多數 已能理 性面對 , 處 之泰然 。 

香港 《信 報》 ' 〈香島 論叢〉 2009 年 10 月 1 日 



人口 老齢化 對這些 社會將 帶來不 可避免 的問題 。 隨著 65 歲 以上人 口的比 例增加 , 在職人 口和非 
在 職人口 (還 支取 養老金 和醫療 福利) 的比 例將穩 歩下降 。 只 有提高 工人的 生產力 , 也就 是每位 
在職 人士的 經濟產 出增加 , 在職工 人才可 以有他 們父母 體驗的 生活水 平提高 ; 當然 可以減 少返休 
福利 , 但這 是極不 可能的 , 因 爲長者 佔投票 選民越 來越大 的份額 。 利 害關係 所及不 止是一 代與一 
代 的戰爭 。 如果工 資不繼 續上升 , 那麼最 有能力 的工人 會離開 , 他們 在日益 全球化 和科技 化的經 
濟 體系是 有謀求 美好生 活的所 需技能 ; 經濟體 系更加 困難支 持人口 老齢化 。 事實上 , 歐 洲大陸 「最 
好和最 聰明」 的人 口已經 越過英 倫海峽 , 到 更繁榮 的英國 和愛爾 蘭工作 , 或 是渡過 大西洋 到達美 
國 (在 可能 範圍內 , 考慮到 9/11 恐怖襲 擊事件 更嚴格 的移民 政策) 。 122 



表 13 : 部份 國家的 移民人 口佔總 人口的 百份比 


國家 


1990 


2002 


丹麥 


3.7 


6.2 


荷蘭 


8.1 


10.6 


美國 




11.8 


奧地利 


5.9 


8.8 


比利時 


9.1 


8.2 



表 12 表明, 愛爾蘭 和英國 的人口 在今後 幾年也 會迅速 老年化 , 但這 趨勢的 財政負 擔不會 如其他 國家那 樣沉重 , 因爲 
愛 爾蘭和 英國的 退休福 利不如 其他地 方慷慨 。 當然 , 相 對於政 府退休 計劃較 爲寬鬆 的國家 , 平均而 言這兩 國的長 者可能 
要面對 更加困 難的經 濟條件 。 



法國 


6.3 




德國 


8.4 


8.9 


愛爾蘭 


2.3 


4.8 


日本 


0.9 


1.5 


挪威 


3.4 


4.3 


西班牙 


0.7 


3.1 




5.6 


5.3 


英國 


3.2 


4.5 


資 料來源 : 《2005 年 經合組 織槪況 : 經濟 ' 環境 和社會 統計》 經 合組織 ' 2005 年 8 月 。 



原則上 , 日 本和西 歐如採 用更寬 鬆的移 民政策 , 會更容 易管理 老齢化 的挑戰 , 但這 是也極 不可能 。 
日本 長久以 來不接 受移民 , 由於 文化的 原因很 可能不 會改變 , 儘管其 人口迅 速老化 隱含著 財政壓 

力 。 與 此同時 , 許多歐 洲國家 在吸收 其現有 的移民 人口已 經面臨 相當大 的困難 ;表 13 指 出在一 
些國家 , 移民已 經是頗 高份額 , 有些 比美國 還要高 , 而眾所 周知美 國是歡 迎移民 。 但是 , 居住在 
法國的 伊斯蘭 移民在 2005 年 的暴動 , 以 及在一 向寬容 的荷蘭 , 本土 居民和 伊斯蘭 移民人 口之間 
的緊 張局勢 , 說明 許多歐 洲國家 要把往 往低技 術和持 不同宗 教信仰 的移民 , 完全納 入社會 的經濟 
和政 治主流 , 已經相 當困難 。 結 果是移 民的失 業率往 往高於 本地人 , 工資收 入較低 , 而本 地人的 
失業問 題已相 當嚴重 (英國 和愛爾 蘭除外 )。 

由於這 些原因 , 因此 無論是 日 本還 是歐洲 國家不 可能接 受更多 移民來 大大減 少人口 老齢化 的財政 
負擔 。 這兩 個地區 必須找 到方法 , 在未 來的歲 月更迅 速增長 , 或是面 對糾纏 於慷慨 返休福 利的痛 
苦跨 代之戰 。 從 某些方 面來說 , 國家現 在面對 的挑戰 , 比二 戰後更 爲困難 ; 這兩個 地區當 時民不 
聊生 , 人們爲 了生存 而努力 。 國家當 時太窮 , 不 能爲那 些不再 工作或 那些仍 然有勞 動力但 正在找 
工作的 人們維 持廣泛 的經濟 安全網 。 然而 , 今天 西歐和 日本的 人民經 濟上基 本上是 舒適的 (至少 
對大多 數有工 作的人 們而言 ) , 他 們認爲 沒有即 時危機 , 儘管 他們子 女無法 找到合 適的就 業機會 。 
這 兩個地 區的核 心問題 是如何 盡快喚 醒公民 理解現 面前經 濟挑戰 的程度 , 以及究 竟當他 們醒覺 
時 , 危機 是否迫 在眉尖 。 

創 業精神 和朝向 她業資 本主義 的轉變 

這一章 中心主 題之一 , 是歐洲 大陸國 家和日 本已朝 向我們 稱之爲 「大 企業」 資本主 義的方 向漂流 
得太遠 , 現 在迫切 需要創 新型創 業精神 , 那 種精神 在英倫 海峽彼 岸已經 引發顯 著復甦 , 在 過去十 
年也 啓動美 國生產 率增長 。 但歐日 兩個區 域以前 不是由 大型企 業主導 。 在 十九世 紀到二 十世紀 
初 , 幾個大 企業資 本主義 代名詞 的企業 , 例如德 國奔馳 , 意大 利快意 , 日本 豐田和 三菱商 事等例 
子 , 當時剛 由創業 家開辦 。 

倡 導創業 精神的 不只是 創業家 。 至少 在歐洲 , 思想 領袖也 稱讚個 人主義 和企業 的美德 , 從 而對美 
國 的創業 思想提 供重要 的榜樣 。 例如 , 正如 Edmund Phelps 曾指出 ' 早在 十八世 紀法國 經濟學 
家薩伊 Jean-BaptisteSay (薩伊 定律: 供 給創造 自己的 需求) 讚美 在經濟 不斷革 新時創 業家的 



重要性 。 英 國政治 經濟學 家亞當 • 斯密的 著作頗 爲類似 , 甚至更 有名氣 ; 他 首先解 釋圖謀 私利的 
商人 (實際 上是當 時的創 業家) , 如何被 市場壓 力迫使 要爲了 更廣泛 的社會 利益而 專注於 本身做 
得 最好的 。 



「因此 , 每個人 盡力利 用他的 資本以 支持國 內產業 , 從 而引導 該產業 的產品 盡可能 是最高 
價値 ; 每個 人都必 須勞動 , 盡 力增大 社會的 年收入 。 籠 統地說 , 這個 人既不 打算促 進公共 
利益 , 也不知 道推動 了多少 。 他喜 歡支持 國內產 業而不 是國外 , 只 是爲本 身的保 障打算 ; 
而弓 瞧産 業的産 品盡可 能是最 高價値 , 鎖 是爲本 身的利 益打算 ; 一如 嫌多其 他情況 ' 
他是 由無形 的手指 引以«|1 不是 他意願 的結果 。 這 不是他 的意願 , 對社會 來說不 是更壞 。 
他追求 自己的 利益而 經常促 進的社 會利益 ,比 他有意 促進往 往更爲 有效。 」 (強調 黑體 另加) 

(亞當 • 斯密, 1976,351) 

儘管 有這思 想指導 , 歐洲 (包括 英國) 和日本 擺脫他 們的創 業根基 , 走向非 常不同 類型的 資本主 
義 , 側 重於維 護不僅 大企業 , 而且 通過各 種形式 的國家 指導積 極推動 : 補貼 , 向銀 行發出 或隱秘 
或明 確的指 示以支 持特別 的企業 , 以及 其他種 類的國 家援助 (雖 然學 術界一 直積極 辯論這 些措施 
對增 長的重 要性) 。在 日本, 大企 業資本 主義的 形式是 金融工 業集團 123 : 日 本最大 的銀行 向該國 
的新 興大型 企業貸 款和投 資於企 業股票 。 歐洲的 銀行也 持有貸 款大戶 的股權 , 但無 論是企 業還是 
銀行 都沒有 主事權 。 哥 倫比亞 大學的 Edmund Phelps 解釋 : 歐 洲大陸 ' 南 美和東 亞在二 十世紀 
早 期發展 出一套 r 社團 m 」 經 濟模式 : 財產可 能是私 人擁有 , 但國 民儲蓄 如何分 配的根 本決策 
是由 社會共 識決定 ' 包 括企業 , 工會 ' 銀行和 (我們 加上) 政府 。 (Phelps, 2006) 。 已故 John 
Kenneth Galbraith 在 暢銷書 《新 工業國 The New Industrial State)) 描述美 國在二 戰後二 十年的 
r 大企業 , 大勞 工組織 , 大 政府」 鐵三角 ; 這很 類似社 團模式 , 只少 了銀行 ; 以 往如此 , 現在也 
是如此 。 

這社 圈模式 , 特別 是有組 織的勞 工積極 參與企 業管治 , 在二 戰結束 後開花 , 特別 德國是 「共 同決 
定」 之家, 勞 工代表 (往往 與銀行 代表) 參 與企業 董事會 。 在 二戰前 ' 歐洲 和美國 幾經辛 苦爭取 
罷工權 。 曾 幾何時 ' 勞 工正式 參與企 業治理 , 即 使美國 在戰後 也視爲 積極重 要手段 , 取得 勞工合 
作 以改進 企業的 生產力 和質量 , 同時避 免罷工 。 但是 , 較近期 勞工參 與似乎 已阻礙 了創新 , 特別 
是 導致失 去工作 的改變 。 從 這個意 義上講 , 勞工代 表有明 顯的利 益衝突 , 他 們的主 要目標 是保護 
現 有的就 業機會 , 這不 吻合企 業的中 心目標 , 那就是 要最大 限度發 揮其當 前和未 來的盈 利能力 。 

因此 , 事情 是如何 形成的 ? 日 本和歐 洲大陸 如何以 及爲什 麼似乎 擺脫他 們的創 業根源 , 而 擁抱一 
些非 常不同 的形式 ? 這是複 雜問題 , 我們 不假裝 能夠充 分回答 , 但我 們對有 關的回 答確實 有一些 
想法 。 再者 , 我 們認爲 理解這 問題的 答案是 重要的 , 爲 了分析 這兩個 區域爲 什麼經 歷了重 大下滑 , 
以及 思考經 濟增長 如何可 能在未 來加速 。 



zaibatsus 
corporatist model 



有 一件事 , 歐 洲或日 本對可 能主導 市場的 大型企 業崛起 沒有民 粹主義 的反抗 ; 美 國情況 不是如 
此 ' 有反壟 斷立法 。 這 兩個地 區確實 後來通 過了反 壟斷法 ; 在過去 二十年 ' 特 別是歐 洲政府 (通 
過歐盟 操作) 在這 領域尤 其積極 。 但直到 最近這 些事態 的發展 , 歐洲和 日本不 止容忍 , 可 以說是 
鼓勵大 型企業 的增長 。 

在戰 後時期 , 這種態 度很容 易理解 。 日 本和歐 洲剛走 出戰爭 ' 經 濟體系 (和 社會) 全 被毀壞 。 美 
國 企業在 全球舞 台佔主 導地位 , 不得不 復活以 前的大 企業。 日 本或歐 洲如以 反壟斷 法障礙 羽翼未 
豐 的企業 , 似 乎是弄 巧成拙 。 類 似的理 由也適 用於戰 前時期 , 當時是 一戰後 二十年 , 德國 一貧如 

洗而日 本是新 興的經 濟力量 。 1930 年代 ' 世界陷 入衰返 ' 兩個 地區的 決策者 絕對不 會擔心 掙紮 
求存的 大型企 業會增 長過大 。 剩下 的唯一 迷團是 日 本和 歐洲爲 何沒有 在一戰 前採納 某種形 式的反 
壟 斷政策 。 我 們的猜 測是在 此期間 , 美國只 是剛剛 開始試 驗反壟 斷執法 ; 事實上 , 美國國 會直至 
1914 年才 有禁止 反競爭 的合倂 。 1890 年的 (Sherman 反壟斷 法案〉 是當時 唯一的 壟斷法 , 禁 
止 限制貿 易和壟 斷行爲 , 根 據該法 的起訴 雖然引 人注目 (針 對鋼鐵 ' 石油 和煙草 工業) , 仍數量 
不是 很重要 。 

第二 , 日本和 歐洲的 金融系 統特別 有利於 大企業 資本主 義出現 和成長 。 在這 兩個經 濟體系 , 銀行 
長 期以來 一直是 商界的 主要資 金來源 ; 不是任 何銀行 , 而是 大銀行 。 事實上 , 在 二戰後 的日本 , 
一些 「 主 要銀行 」 在 東京四 周建立 , 政府 ( 通過 財政部 ) 促進銀 行成長 。 銀 行隨後 承擔融 資商界 , 
比 戰前更 爲重要 ; 戰前 的資本 市場有 債券和 股票爲 大多數 企業提 供融資 , 即使 是中小 型企業 
(Hoshi and Kashyap, 2001 ) 。 125 歐洲各 國政府 本身就 擁有一 些銀行 (許 多發展 中經濟 體系都 
是如此 )。 再者 , 在這 兩個經 濟體系 , 銀行 可以持 有企業 的股票 , 而 企業通 常是向 同一銀 行借貸 。 
這 些所謂 全面銀 行也從 事各種 各樣的 其他金 融活動 , 包括承 銷證券 和保險 。 

日本和 歐洲的 金融體 系大幅 度向現 有的企 業傾斜 , 而不是 初創企 業或新 興企業 , 原因 有兩個 。 銀 
行很 自然傾 向對本 身持有 ( 日 後可以 出售) 股 份的大 企業發 放貸款 。 與 此同時 , 日 本和歐 洲證券 
市 場的發 展比美 國緩慢 ; 這 結果可 能是歐 日推動 銀行機 構的意 外後果 , 而銀 行業在 美國不 是同樣 
流行 。 美國證 券市場 發展更 迅速和 更深入 , 可能 正是因 爲商業 銀行被 禁止包 銷證券 ; 1933 年在 
大蕭 條期間 頒布了 Glass-Steagall 法案 , 諷刺的 是法案 是保護 了承銷 股票和 債券的 投資銀 行免受 
競 爭超過 六十年 ' 最後 國會在 1999 年通過 Gramm-Leach-Bliley 金 融現代 化法案 才推翻 這保護 
法案 , 但在這 段受保 護時期 , 幾間 大機構 (特別 是高盛 , 摩根 士丹利 和美林 證券) 已增長 成爲金 
融 大企業 。 歐洲 沒有發 生同樣 的事情 , 極 有可能 是因爲 大型的 全面銀 行有更 容易的 途徑爲 大型企 
業客 戶的活 動融資 : 只 要貸款 給他們 , 而 不是承 銷證券 。 

日 本證券 市場發 展緩慢 , 更是難 以解釋 : 二戰後 美國強 制實施 Glass-Steagall 法 , 理應爲 日本的 

投 資銀行 和證券 市場給 予一如 美國的 強大發 展動力 。 這沒 有發生 , 似 乎有兩 個因素 。 其一 是日本 
戰後的 經濟條 件很差 。 第二 個因素 是戰前 已存在 的企業 和銀行 交叉持 股的格 局繼續 , 日本 大企業 
借款 人沒有 什麼動 力要轉 向證券 市場取 得融資 。 



日本企 業融資 , 日本 銀行的 作用日 益重要 , Hoshi 和 Kashyap 把這歸 因於銀 行在戰 後參與 重組債 臺高築 的企業 。 



無論情 況如何 , 日本和 歐洲證 券市場 發展慢 於美國 , 在 戰前戰 後都是 傾向對 大型企 業融資 。 證券 
市場是 企業資 金的另 一來源 , 新競爭 者有更 多機會 取得資 金以支 持增長 , 這往往 是犧牲 舊有企 

業 。 證 券市場 也爲風 險資本 家提供 「返 場」 機制 ;在 1980 和 90 年代 , 風 投在美 國許多 高技術 
企業早 期籌資 的階段 發揮重 要作用 (Gompers and Lerner, 1999) 。 也 就是說 ' 投 資者在 新開辦 

企業 達到一 定的成 熟程度 和盈利 能力時 , 可以在 證券市 場出售 其股票 , 簡簡 單單返 出企業 。 其他 
經濟體 系的證 券市場 沒有這 麼成熟 , 在促進 創新企 業形成 和增長 沒有這 麼成功 , 這 不可避 免意味 
著 更多的 現有企 業有較 大作用 。 

最後 , 大企業 資本主 義尤其 在二戰 後的歐 洲和日 本流行 , 原因已 有提及 : 政 府認爲 這是唯 一方法 
抗 衡美國 強大的 新興全 球企業 。 例如 ' 到了 1960 年 代中期 ' 一些歐 洲人擔 心總部 設在美 國的跨 
國 企業持 續而且 看來不 可避免 的增長 (Servan-Schrieber, 1968) ' — 如美國 人後來 (1980 年代) 

那樣恐 懼來自 日本的 巨無霸 。 事實上 ' 歐洲 委員會 (現 在的 歐盟) 在 1950 年建立 ' 部分 原因是 
對付美 國的經 濟勢力 。 歐洲 各國政 府還鼓 勵在某 些行業 催生龍 頭企業 (飛機 製造業 的空中 客車企 
業 是主要 例子) ' 或明或 暗是要 制衡崛 起的美 國企業 。 

在戰 後的二 、 三十年 , 大企 業資本 主義物 有所値 , 可 說是言 之有理 ; 但我 們永遠 不會肯 定知道 , 
如 果有不 同組合 的創業 型企業 , 歐洲和 日本的 經濟會 否推動 得更快 。 正 如第四 章討論 , 大 型企業 
有能 力動員 大量資 本和勞 動力, 有 內在優 勢可以 大規模 生產他 人的創 新或模 仿他人 開發的 產品和 
服務 ° 因爲歐 日 企 業在戰 後實際 上是從 頭開始 , 最 方便是 模仿或 採用美 國科技 ' 無 論是通 過授權 , 
合資企 業或只 是觀察 。 這正 是他們 的經歷 , 直至到 一些比 較成功 的企業 實行遞 增創新 , 和 在某些 
情況 下激進 的創新 , 終而 超越美 國同行 。 日 本開發 低耗油 , 可靠 的汽車 是例子 。 德 國的奔 馳在戰 
前已有 專業知 識製造 高品質 的汽車 , 這優 勢在戰 爭結束 後繼續 。 

但是 , 善於 模仿的 資本主 義體制 不一定 適合較 爲激進 (甚至 不算是 激進) 的創新 。 根 據定義 , 創 
新就 是偏離 目前。 大 企業一 般不熱 衷於離 開已經 在賺錢 的作法 , 所以 激進的 破壞性 創新更 有可能 
來自 新企業 。 創新尤 其難以 在大家 需要協 商一致 的環境 中開花 。 當然 常態也 有例外 , 豐田 和本田 
也許 是領先 的例子 。 但問題 是常態 ' 下 文討論 這方面 。 

歐 洲硬化 症和日 本停滯 

如模 仿是奉 承的最 好形式 , 有許多 理由建 議模仿 。 歐洲大 陸從二 戰的廢 墟重建 , 其 後四十 年逐年 
增長 ; 到了 1980 年 代中期 ' 歐洲 核心國 家的人 均收入 約爲美 國水平 80-90% 。 日 本的增 長更是 
令人印 象深刻 , 開始 時的起 點較低 , 也 達到類 似水平 。 然而 , 當 用盡可 以模仿 的東西 又如何 ? 這 
基本 上是二 十世紀 結束之 際歐洲 和日本 面臨的 問題。 自 1990 年以來 , 歐洲 國家和 日本的 人均收 
入 , 相對 於美國 有下滑 ; 相對 於美國 , 這 些國家 的人均 國內生 產總値 增長速 度較慢 (見 。 
這 些地區 經濟增 長放緩 , 已轉 化爲持 續的高 失業率 ; 以 往的失 業率一 直低於 美國。 在過去 幾十年 , 
歐洲大 陸一直 被徘徊 在兩位 數以上 的失業 率困擾 。 日本 的失業 率一向 控制在 2% 或以下 , 但在過 
去 十五年 , 失業 率頑固 滞留在 4-5% 的範圍 。 



歐洲 增長緩 慢和高 失業率 , 甚 至有一 個名字 : 「歐洲 僵化症 126 」 。 理論上 , 歐 盟更密 切結合 , 尤 

其是 協調不 同國家 的規則 , 使 貨物和 人員可 以很容 易在歐 盟內跨 越國界 , 理應在 1990 年 代刺激 
歐洲經 濟增長 (Hufbauer, 1992) 。 在這年 代初期 , 大多數 歐盟國 家採用 歐元單 一貨幣 ' 消除貨 

幣 轉換費 用和各 國貨幣 的不確 定價値 , 方便歐 洲的企 業和消 費者互 相貿易 , 當時預 期有類 似的增 
長高潮 。 再者 , 真正 的歐洲 共同市 場是爲 了歐洲 企業能 實現規 模經濟 , 在 世界舞 台上更 好競爭 。 
總之 , 這 些影響 應該加 速增長 。 

他們做 到了所 有的可 能事情 , 但是 走向單 一歐洲 市場的 任何促 進增長 的影響 , 遇到 來自其 他勢力 
的強 大阻力 (稍後 討論) 。 表 12 顯示 的結果 : 雖然歐 洲大陸 依然繼 續有經 濟增長 , 但沒 有加速 
或追 上美國 的水平 , 更 遑論過 去二十 年支持 歐洲經 濟一體 化的樂 觀期望 ° 

日本 也有同 樣的經 濟問題 , 即使 較少爲 人所知 。 直到 1989 年, 日 本戰後 的經濟 增長舉 世稱羨 。 
然後日 本的股 市和房 地產市 場崩潰 , 所謂的 「泡沬 經濟」 爆破 , 也拖 累日本 經濟其 他部份 。 從 
1989 年起 , 日本 國內生 產總値 增長非 常緩慢 (弄表 12) , 股市停 滯不前 , 銀行 系統陷 入混亂 , 
需 要政府 龐大注 資才可 以維持 。 在過去 十五年 , 日本 當局多 番嘗試 不尋常 的貨幣 和財政 刺激組 
合 , 以提高 國內生 產總値 ; 日 本央 行降低 短期利 率至基 本爲零 , 政府 曾多次 推動減 稅和開 支計劃 , 
令每年 赤字佔 國內生 產總値 5% 以上 , 以日本 (或任 何其他 國家) 的標 準可算 是極高 。 直到 2005 
年左右 , 這些 非同尋 常的財 政刺激 組合影 響不大 , 因爲 日本消 費者繼 續儲蓄 收入的 大部份 (毫無 
疑問 , 他們擔 心更糟 糕的未 來歲月 , 這是集 體自我 實現的 策略) 和日本 企業不 願投資 。 

在日本 的情況 , 該 國經濟 的結構 明顯令 增長停 滞不前 , 因爲很 難想像 可以理 性提出 有任何 更強力 
的 宏觀經 濟刺激 ' 或 是即使 有的話 , 會有更 多影響 ( Lincoln, 2001 ) 。 歐洲 大陸也 有結構 性問題 ' 
而 嚴格的 宏觀經 濟政策 也限制 了增長 。 127 實際上 ' 歐洲各 國政府 領導人 基本上 承認經 濟有問 
題 , 歐盟委 員會在 2000 年 4 月 宣布的 〈 里斯 本議程 > , 至少 原則上 是擁抱 廣泛範 圍的改 革努力 。 

那麼 , 這些 「結 構性 困難」 是什麼 ? 兩個經 濟體系 之間是 否類似 或實質 上不同 ? 以 下評論 一些時 
常提 到的障 礙和有 關證據 。 

稅 收和社 會福利 高開支 

一些 美國人 (和歐 洲人) 指出 , 歐洲增 長的障 礙是稅 率極高 。 這 當然言 之成理 , 因爲歐 洲大陸 (和 
北歐) 國家比 其他富 裕國家 通常有 更廣泛 的政府 「安 全網」 計劃 (全 民醫 療保險 , 兒童照 護和失 
業計劃 ) 。 事實上 , 一 些觀察 家列舉 安全網 計劃使 歐洲人 生活過 於舒適 , 以 致工時 減少和 表面降 
低開辦 新企業 的動機 。 



Eucosclsrosis 

127 特 別是財 政刺激 只限於 不超過 國內生 產總値 3% ' 這 是歐盟 「穩定 條約」 規定 中央政 府赤字 的上限 。 採用歐 元的歐 
洲 國家必 須簽署 這條約 。 新成 立的歐 洲中央 銀行又 限制貨 幣增長 , 採用 德國聯 邦銀行 (即德 國中央 銀行) 的反通 脹強大 

傳統。 



無論讀 者對這 兩個題 目 —— 稅收 和所支 撐的福 利國家 —— 有什 麼意見 ( 我們 認爲意 見會有 很大差 
異) , 認爲這 兩個原 因導致 生產力 增長緩 慢的證 據是相 當薄弱 , 但慷 慨的失 業救濟 尤其導 致歐洲 

大 陸失業 率高企 (Phelps, 2006) 。 如果 稅收和 福利國 家計劃 是歐洲 迅速增 長的顯 著障礙 , 那麼 

又如何 解釋日 本生產 力增長 放緩? 在經合 組織的 富裕成 員國中 , 日 本的稅 收最低 (相 對於 國內生 
產 總値) ? 再者 , 在戰後 的大部 份時期 , 在 經合組 織的稅 收名單 (以 佔國內 生產總 値的份 額計) , 
歐洲國 家稅率 一直排 在榜首 ; 但直至 1980 年代 , 歐洲 增長依 然快速 。 如果 稅收負 擔是生 產力長 
期增 長的重 大障礙 , 這 影響要 早得多 已顯現 。 [5] 

至於福 利國家 的論點 , 除了 失業保 險福利 , 人們可 能會認 爲有了 '陵慨 的政府 安全網 —— 尤 其是醫 
療保 健和兒 童照護 —— 只 會促進 而不是 損及經 濟增長 。 例如 , 如 果人們 知道醫 療保健 有保障 , 而 
不 是與其 就業情 況掛鉤 , 人們應 該比美 國人更 願意建 立自己 的企業 , 因爲美 國的醫 療保險 是與在 
職人 士的現 職掛鉤 。 這方面 可能是 有影響 , 也許 反映在 歐洲大 陸自行 創業的 情況是 高於沒 有這方 
面 的影響 ; 但強 大的政 府安全 網似乎 並沒有 帶動許 多歐洲 人成爲 創新的 創業家 。 

文化 

那麼 , 也許 歐洲大 陸和日 本缺乏 創新的 企業精 神是反 映有別 於其他 國家的 不同文 化心態 , 不只是 
美國 , 還包 括印度 ,中 國, 以色 列等等 。 例如 , 日本 在戰後 幾十年 的經濟 條件差 , 在大 型企業 (和 
政府) 謀得 終身就 業機會 , 大公 司又有 相關的 住房和 其他社 會福利 , 這一切 隨著時 間創造 了傾向 
爲 他人打 工的文 化偏見 , 而不是 獨立創 業活動 , 而且這 種態度 一直流 傳後代 。 這樣 的結果 似乎反 
映在 日本的 新業務 形成率 , 在 過去四 分之一 世紀是 美國的 1/3 到 1/2 (Cox and Koo, 2006) 。 再 
者 , 由於 日本政 府沒有 提供一 如其他 富裕經 濟體系 廣泛提 供的返 休福利 , 許 多人六 十歲左 右不再 
爲大企 業打工 , 轉 而自謀 返休後 的生計 , 通 常是開 設小零 售店鋪 。 因此 , 戰 後建立 「複製 型創業 
精神」 的文化 , 與我們 稱之爲 「創 新的 創業家 精神」 全 無關係 。 一 言槪之 , 日本文 化不支 持創新 
型創業 的說法 似乎言 之有理 : 中 青年工 人也好 , 理 應是返 休的人 士也好 , 實 際上都 只從事 複製型 
創業。 

歐洲似 乎也瀰 漫著另 一種反 對創新 型創業 家精神 的文化 態度。 戰後的 創傷可 能驅動 一整代 的工人 
追 求爲大 企業工 作的舒 適和就 業穩定 , 這態度 又傳給 下一代 。 然而 , 許多歐 洲年輕 人現在 面臨的 
問題 是大企 業這幾 年來不 再招聘 , 很大 程度上 是因爲 在現行 法律下 , 企業有 困難開 除不稱 職或不 
負 責任的 新員工 。 原則上 ' 人 們可能 認爲嚴 峻的經 濟環境 會鼓勵 許多年 輕人尋 求創業 。 但正如 
Edmund Phelps 提出 , 這一代 父母呵 護子女 (現 在的 成人) 不讓 他們在 青少年 時賺錢 , 無論是 
在學 或暑假 , 這 可能壓 抑了他 們的創 業動力 和本能 。 厭惡創 業精神 的風險 , 也許最 明顯的 是法國 : 
2006 年的調 查報告 謂大多 數法國 年青人 希望謀 得公務 員職位 , 明 顯是爲 了終身 的保障 。 

日 本和歐 洲共有 的另外 一種文 化態度 , 是明顯 敵視收 入極端 不平等 ( 但不 反對繼 承財富 ) 。 例如 , 
慣 見美國 企業高 級管理 人員和 一般員 工的工 資差距 比日本 或歐洲 的差距 大得多 , 而且越 來越大 。 
從 某種意 義上說 , 這兩 個經濟 體系的 收入差 距較少 , 可能 對經濟 有好處 ; 因 爲如果 兩個階 層的報 
酬 是更密 切掛鉤 , 員 人更有 可能看 到自己 與管理 人員同 坐一條 經濟船 , 更有 可能本 身提出 如何提 



高 生產力 ( 日本企 業在這 方面很 出名) , 或者接 受管理 層引進 的改善 ° 但是 , 即使 假設工 資差距 
確實 是不大 , 任 何有利 的影響 可能被 針對創 業家的 敵意抵 消有餘 ; 一方面 是工資 差距少 , 一方面 

是創 業家藉 由成功 事業賺 取超高 的利潤 。 哥 倫比亞 大學企 業法律 理論家 Mark Roe 教 授觀察 , 作 
爲 個人和 通過民 選官員 , 歐 洲人對 高利潤 冒險不 以爲然 , 也可 以假設 他們同 樣看不 起從中 獲利的 
人 ( Roe, 2002) 。 在據 我們所 知以共 識爲導 向的日 本文化 ' 我們認 爲會找 到類似 的態度 。 

支撐文 化的龍 

歐 洲大陸 和日本 缺乏創 新型企 業精神 , 這些文 化解釋 可能有 吸引力 ' 但我們 認爲重 要的是 要理解 
有 某些政 策支撐 , 或至 少有助 塑造這 種態度 。 如果 沒有其 他佐證 , 英 國和愛 爾蘭的 經驗說 明這些 
假定的 「文化 態度」 有 時可以 改變得 比推測 的更快 ' 特 別是有 政府改 變政策 的幫助 。 近至 1980 
年 , 這兩 個經濟 體系是 歐洲的 落後者 , 尤其是 愛爾蘭 , 其人 均收入 是當時 歐洲大 陸的一 半左右 。 
然而 , 通過 重大政 策改革 —— 英國 的國有 企業私 有化和 較自由 的產品 和勞動 力市場 , 愛爾 蘭大幅 
度降 低企業 所得稅 ' 受 過良好 教育的 勞動力 和吸弓 I 夕 f 國直 接投資 —— 兩國在 其後二 十五年 的經濟 
增長更 快過歐 洲大陸 。 在這 過程中 , 社會 更接受 (甚 至認爲 可取) 要賺錢 , 不僅 是爲別 人工作 , 
而且也 要自己 創業。 

事實上 , 看 看日本 和歐洲 經濟的 某些政 策是如 何強化 對創新 的創業 精神可 能已存 在的文 化偏見 。 
例如 ,在 日本, 稅收 政策允 許企業 扣除爲 員工提 供住房 的費用 , 這一方 面獎勵 員工的 忠誠度 , 但 
另一方 面有力 阻止工 人離開 , 直到 他們被 迫返休 (美國 稅制容 許僱主 扣除爲 僱員提 供醫療 保險的 
費用也 是如此 ) 。 再者 , 財 政部一 貫支持 日本主 要銀行 體系的 「指 導」 是間接 懲罰創 業精神 , 因 
爲這 確保銀 行爲現 有大企 業融資 , 而 不是初 創企業 。 因爲不 能獲得 正規融 資以發 展他們 的企業 , 
有可能 打算開 創下一 個豐田 , 本 田或三 菱企業 的日本 人會感 到沮喪 或實際 上受阻 。 在日本 泡沫經 
濟 銀行問 題之後 , 財政 部當局 鼓勵日 本金融 體系日 趨集中 , 尤 其是主 要銀行 , 這進 一步令 銀行偏 
向 貸款給 大企業 , 而不 是成立 不久的 新企業 。 銀 行正逐 歩減持 大客戶 的股權 , 這可 能部分 抵消上 
述 的效應 , 但 一直以 來偏重 融資大 企業的 貸款方 式似乎 仍然保 持不變 。 

準歐洲 創業家 也抱怨 難以獲 得資本 , 但 政府政 策在這 方面的 作用不 太清楚 。 歐洲各 國政府 不指導 
私營銀 行的貸 款決定 , 而抱 怨得不 到銀行 資本是 比在美 國常見 (歐盟 委員會 , 2002 ) 。 但 在這廣 
泛使 用信用 卡融資 的年代 , 發 達經濟 體系常 見以這 方式爲 初創企 業融資 , 而 許多初 創企業 本身似 
乎不需 要大量 資金' 目前 尙不清 楚這制 約因素 究竟對 成立一 些初創 企業有 多重要 (Hurst and 
Lusardi, 2004) 。 有些創 投企業 需要較 多資本 ' 缺 乏早期 階段或 「種 子」 資 本確實 是問題 ' 歐洲 
人 (尤 其是法 國人) 特別提 出這是 創新型 創業精 神的重 大障礙 。 稍後 我們指 出如籌 措資金 是問題 , 
這 是與歐 洲抑制 新企業 增長的 其他政 策密切 相關。 



表 14 : 在美國 , 日 本和歐 洲營商 的成本 


國家 


成 立公司 的成本 
(佔 人均 收入的 
百 份比) 


物 業登記 的成本 


招聘 的難度 

(指數 至 100) 


辭 返員工 的難度 

(指數 至 100) 


強制執 行合約 的成本 
(佔債 務的百 份比) 



美國 


0.5 


0.5 





10 


7.5 


日本 


10.7 


4.1 


17 





8.6 


西歐 


奧地利 


5.7 


4.5 


11 


40 


9.8 


比利時 


11.1 


12.8 


11 


10 


6.2 


丹麥 


0.0 


0.6 


11 


10 


5.3 


芬蘭 


1.2 


4.0 


44 


40 


6.5 


法國 


1.2 


6.5 


78 


40 


11.7 


德國 


4.7 


4.1 


44 


40 


10.5 


希臘 


24.6 


13.7 


78 


40 


12.7 


冰島 


2.9 


2.4 


33 





9.3 


愛爾蘭 


5.3 


10.3 


28 


30 


21.1 


義大利 


15.7 


0.9 


61 


30 


17.6 


荷蘭 


13.0 


6.2 


28 


60 


17.0 


挪威 


2.7 


2.5 


44 


30 


4.2 


葡萄牙 


13.4 


7.4 


33 


60 


17.5 


西班牙 


16.5 


7.2 


67 


50 


14.1 


± 而典 


0.7 


3.0 


28 


40 


5.9 


瑞士 


8.7 


0.4 





10 


5.2 


英國 


0.7 


4.1 


11 


10 


17.2 


東歐 


阿爾 巴尼亞 


31.1 


3.6 


44 


20 


28.6 


波士尼 亞和赫 
塞 哥維納 


40.9 


6.0 


56 


30 


19.6 


保 加利亞 


9.6 


2.3 


61 


10 


14.0 


克羅 埃西亞 


13.4 


5.0 


61 


50 


10.0 


捷克 共和國 


9.5 


3.0 


33 


20 


9.1 


匈牙利 


22.4 


11.0 


11 


20 


8.1 


摩 爾多瓦 


17.1 


1.5 


33 


70 


16.2 


波蘭 


22.2 


1.6 


11 


40 


8.7 


羅 馬尼亞 


5.3 


2.0 


67 


50 


12.4 


斯 洛伐克 


5.1 


0.1 


17 


40 


15.0 


斯洛 維尼亞 


10.1 


2.0 


61 


50 


15.2 


mmm : 世 界銀行 , 2006 



另 一種由 政策驅 動的創 業障礙 , 是 商業登 記的成 本和涉 及的繁 瑣手續 。表 14 的數 據表明 , 雖然 



一 些歐洲 國家的 註冊費 用頗低 , 但 在其他 國家仍 然可觀 。 在整 個歐洲 , 招聘 和解僱 工人也 比在美 
國困難 。 如果成 立企業 已是如 此困難 , 以及更 重要的 是讓企 業增長 , 那麼歐 洲人不 如美國 人那樣 
熱 衷於參 與創業 , 不應 令人感 到意外 。 



簡 而言之 , 雖然文 化態度 現在可 能是阻 止日本 和歐洲 的準創 業家建 立企業 , 而這有 助兩地 的大企 
業鞏 固其主 導地位 , 至關重 要的是 認識到 過去的 政策助 長了這 種態度 , 加強 兩地的 大企業 資本主 



歐洲 僵化症 ' 日本停 滯與大 企業資 本主義 

歐洲 和日本 最近數 十年的 增長相 對緩慢 , 證明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弱點 (見第 四章) 。 大企 業往往 

過度 投資或 投資於 錯誤項 目 , 特別 是由國 家指導 或協助 。 日 本的經 驗是明 顯例子 。在 1 980 年代 , 
日本 企業的 投資快 速增長 , 投資 佔日本 國內生 產總値 的份額 遠遠高 於美國 ; 美國有 許多人 呼籲美 
國企 業要放 遠目光 , 政 策要鼓 勵他們 這樣做 。 有 人認爲 , 美國 股市分 析師和 投資者 沉迷於 企業的 
短 期利潤 , 導 致美國 企業忽 視長期 , 而支持 這論點 (或 投訴) 的最強 烈證據 ,是日 本的高 投資率 。 
一些 人相信 日 本企 業能夠 採取長 遠眼光 來看待 和投資 這麼多 , 是因爲 企業與 主要銀 行通過 銀行持 
有企業 股權建 立的密 切關係 , 而銀 行假設 是有長 遠目光 (又 得到政 府官員 「行政 指導」 的鼓勵 , 
確保 銀行做 出正確 的事) 。 

回過 頭來看 , 這些 擔心和 源自這 些擔心 的政策 論點看 來是嚴 重錯誤 。 如果有 任何作 用的話 , 日本 
銀行和 領先大 企業借 款戶的 舒適同 盟關係 , 導致後 者投資 過多和 投資在 錯誤的 冒險。 當日 本股市 
和 房地產 市場泡 沬破滅 , 大量投 資的日 本留下 了過剩 的產能 , 所 有這一 切都變 得明顯 。 日 本的經 
濟問題 , 因爲 銀行的 共同參 與這結 果而變 得嚴重 。 由於 銀行可 以把持 有的企 業股權 未實現 的收益 
部份 算入本 身的股 東資本 , 銀 行表面 上看來 是比實 際的更 爲強大 。 反過來 , 銀行急 於貸款 給借款 
人 , 而 許多借 款人是 以誇大 價値的 物業作 爲貸款 的抵押 。 當房 地產轉 向蕭條 , 抵押 物業的 價値下 
跌 , 而對 企業正 在生產 的產品 需求也 在下跌 。 再者 , 股 票價格 急劇下 降抵消 了銀行 持股企 業的大 
部份 或全部 未實現 的收益 , 這迫 使銀行 資本急 劇減少 , 銀行 提供借 貸的能 力也急 劇減少 。 所有這 
些事情 —— 物業和 股市泡 沬破裂 , 需 求低迷 意味 著日本 銀行兩 面受敵 : 資本基 礎減縮 , 而借 
款人 難以償 還貸款 。 與 此同時 , 許多借 款人深 陷於產 能過剩 。 

日本 政府未 能迅速 採取行 動以支 撐銀行 和迫使 他們重 組貸款 (並迅 速承認 損失) , 令問 題加劇 。 
相反 , 日本 的金融 官員似 乎借鑒 1980 年 代的美 國金融 決策者 ; 美國 當時面 對幾千 間儲蓄 機構資 
不抵債 , 採取 r 寬容的 監管」 , 希望 經濟狀 況能迅 速改善 , 官員不 用採取 更積極 的行動 。 日本監 
管機 構沒有 執行本 身的資 本標準 , 允許 受困擾 的銀行 (數目 不少) 繼 續貸款 給陷入 困境的 借款人 : 
滾動 (或 延長 期限) 以前已 經延期 的債務 。 這過程 持續超 過十年 , 不 僅拖延 了許多 日本領 先企業 
面 對新經 濟現實 的調整 , 而且 剝奪有 實力借 款人擴 大所需 的資金 。 最終 , 日本決 策者咬 緊牙關 , 
向銀行 注入政 府資金 以幫助 恢復銀 行資本 ; 但日美 兩國的 政策制 定者有 所不同 : 美 國最終 讓許多 
金融機 構倒閉 , 而日本 監管機 構往往 強迫陷 入困境 的金融 企業互 相合倂 。 (這政 策有幾 個例外 ; 



最著 名的個 案是允 許一家 美國企 業購入 倒閉的 長期信 貸銀行 w 。 ) 

因 爲不面 對現實 , 結果 是日本 的經濟 復甦一 拖再拖 好幾年 , 經濟利 益受損 , 企業因 爲未能 取得資 
金而未 能成立 或成長 , 資 本反而 流向人 爲支撐 已陷入 困境的 企業。 日本清 理金融 體系拖 延多年 , 

納稅人 付出沉 重代價 ' 也 許相當 於數百 億美元 (Hoshi and Kashyap, 2004) 。 政府 拿不定 主意也 

令日 本國民 對政治 體制失 去信心 , 使他們 不太願 意消費 , 從而推 高私人 儲蓄率 , 這 抵消了 在這段 
期間 日本財 金當局 嘗試的 宏觀經 濟刺激 。 大 型銀行 和客戶 交叉持 股的持 續格局 , 儘管在 1990 年 
代 逐漸開 始放鬆 , 也導致 銀行對 借款人 的財政 困難反 應遲緩 。 另一事 實是互 惠人壽 保險企 業一直 
是大型 商業銀 行的最 大股東 。 由於 互惠人 壽保險 企業沒 有股東 , 只 有保單 持有人 , 企業沒 有強烈 
動機對 銀行施 加壓力 , 促使改 善業績 (Fukao, 2004) ; 銀 行要改 善業績 , 可以更 積極把 現有貸 
款止蝕 , 尋 求更多 機會貸 款給其 他企業 。 簡 而言之 , 日 本的資 本主義 體制是 建立在 大企業 和他們 
的銀行 ; 在過 往的一 段時期 , 這似 乎是促 進最大 最成功 企業投 資和增 長的最 好方法 , 但福 兮禍所 
伏 , 直 到企業 (和 他們的 財政支 持者) 發 現已經 用盡模 仿和增 量創新 的機會 , 這個禍 才浮現 。 

歐洲 大陸也 遭受與 大企業 資本主 義相關 的問題 , 但 有不同 的源頭 , 不 涉及最 終導致 日本資 產市場 
泡沬爆 破的過 度投資 。 但一 如日本 , 政 府政策 也要負 上責任 , 今後 要改變 政策才 可以糾 正問題 。 
簡單 總結歐 洲的經 濟問題 : 大陸 的經濟 體系過 於死板 , 不利於 調整和 改變。 政府政 策又推 波助瀾 , 
令 死板更 加死板 , 不 符合我 們提到 成功創 業型資 本主義 的四個 先決條 件的最 後一項 : 「讓 贏家保 
持 警惕」 。 事實上 , 許多 歐洲大 陸的政 策卻' I 合 I 合相反 , 抑 制新企 業進入 (一 些國家 通過限 制性分 
區規則 , 另 一些國 家的新 企業註 冊費用 過高) ; 資助 某些龍 頭企業 , 令競爭 環境向 選定的 企業傾 
斜 , 不利更 有效的 競爭者 ; 表面 上爲其 他目的 而施加 各種特 定行業 的法規 , 但淨影 響是包 庇現有 
企業免 受競爭 (例如 , 德 國有關 當地啤 酒生產 用水的 規定) ; 維持各 種關稅 和非關 稅壁壘 以阻礙 
全球競 爭對手 增強對 當地企 業的競 爭壓力 (Baily and Kirkegaard, 2005) 。 

歐洲的 勞動法 規也有 助經濟 的剛性 。 在 許多歐 洲國家 , 除 了最小 的企業 , 任 何企業 要裁員 和解僱 
慣 常要由 監管機 構或法 院審查 。 這 制度不 僅嚇怕 了現有 和新企 業僱用 新工人 (見表 14) , 從而抑 
制勞動 力需求 和提高 失業率 , 也間 接保護 有相對 優勢的 大企業 , 有助 他們免 受可能 快速增 長新企 
業 的競爭 。 事實上 , 硏究 經合組 織的經 濟特點 一項重 要發現 , 是美國 的成功 新創企 業招聘 工人快 
於歐洲 (經 合組織 , 2003 年)。 當然 , 主要 原因應 該是歐 洲更嚴 格的勞 工法規 。 令 事情更 糟糕的 
是長 期向失 業人士 支付慷 慨失業 保障以 及醫療 和殘疾 計劃, 在 任何時 期都減 少積極 尋找工 作的勞 
工供應 。 雖 然減少 應計量 勞動力 的效果 可能是 較低的 受測量 失業率 (這 只包 括在職 和積極 尋找工 
作 的失業 人士) , 這 其實挫 傷了經 濟產出 和增長 。 

人們 預期在 充滿活 力的經 濟體系 , 好企 業成長 而業績 不佳的 企業沒 有增長 , 但幾個 歐洲國 家的情 
況 1合1 合相反 。 正如 一項硏 究記載 ' 在一些 國家業 績排列 最差的 1/4 企業 (至 少還 算是有 生產力 ) ' 
發 展速度 超過表 現最好 的企業 。 硏究的 作者得 出結論 : 「美 國消滅 最沒有 生產力 的企業 ; 歐盟不 
會」 , 認爲 這應歸 因於過 份管制 產品和 勞動市 場以及 分區法 規的壓 制力量 , 抑制較 爲創新 的企業 



Long-Term Credit Bank 



進入 ( Baily and Farrell, 2006b) 



戰後歐 洲奇蹟 : 能 否再現 ? 如能蘭 , 如 何再現 ? 

歐洲 和日本 的政治 領導人 和高層 官員非 常了解 他們的 經濟結 構問題 , 並宣 布計劃 來解決 。 在歐 
洲 , 〈里 斯本 議程〉 是主 要的改 革措施 , 目標 是使歐 盟成爲 「世 上最 有競爭 力和活 力的知 識型經 
濟 , 能夠 實現可 持續經 濟增長 , 有更多 和更好 的工作 和更大 的社會 凝聚力 。 」 歐洲 理事會 (歐盟 
官方 機構) 已經 認識到 這需要 「根本 上改變 (歐洲 ) 經濟」 , 到 2010 年才 可以創 造二十 萬個新 
職位 。 129 爲實現 這目標 , 理事 會建議 的改革 , 原則上 會爲歐 洲大陸 的大企 業注入 新生命 ' 同時 
鼓勵 更多創 業精神 。 

參 考資料 : 

Niels Thyqesen : 有关欧 洲增长 的议程 

安东尼 • 吉登斯 : 欧洲社 会模式 的反思 与展望 
經 濟學人 : g 欠洲 经济 不景气 , 谁 之过? 

至於 日本' 在撰寫 本書時 ' 日本 首相小 泉純一 郎一直 大聲呼 籲要徹 底改革 。 小泉在 2005 年成功 
連任 , 競選平 台包括 郵政儲 蓄系統 私有化 ' 這是 日本最 大的金 融機構 。 這 將建立 在之前 的改革 , 
有助 日本經 濟較爲 靈活和 加強創 新活動 的激勵 。 改 革包括 : 適度降 低稅率 , 降低進 口壁壘 , 打擊 
賄賂政 府官員 , 並稍爲 降低創 業成本 (Cox and Koo, 2006, 5) 。 

也 許以當 地標準 來衡量 ,〈里 斯本 議程〉 和小泉 的改革 計劃是 激進的 , 但這 都遠遠 低於許 多美國 
(事 實上 , 一些 歐洲和 日本) 觀察 家在一 段時間 的主張 。 他們主 張更激 進的改 革方案 或建議 , 一 
般都 敦促要 同時採 納各改 革元素 。 在 這個意 義上說 , 至少以 雄心壯 志而言 , 建議的 計劃大 致類似 
他們同 意一些 西方經 濟學家 在桕林 圍牆倒 下後呼 籲前蘇 聯各國 和東歐 採用的 「休克 療法」 , 假設 
跨越峽 谷深淵 只能一 躍而過 , 不是 摸著石 頭過河 。 

例如 , 關 於歐洲 的改革 , 克林頓 總統經 濟顧問 委員會 前主席 Martin Baily (與 同事) 槪述 一系列 
雄 心勃勃 的改革 ' 遠遠 超越歐 洲理事 會和歐 盟成員 國的任 何設想 (Baily and Kirkegaard, 2005; 
Baily and Farrell, 2006b) 。 我們專 注於這 些建議 ' 並不是 因爲我 們贊同 每一項 (儘 管我 們頗爲 

同意) , 而是因 爲這說 明在歐 盟內外 , 包 括諸如 經合組 織的官 方機構 , 一些 分析家 一直敦 促歐洲 
各國要 採納的 各種政 策建議 。 

這 些建議 列於表 15 , 分爲 三大類 。 頭 兩類是 結構性 ( 目的是 提高歐 洲勞動 力市場 的生產 力和靈 
活性) , 第三 類是總 體經濟 (在 經濟 衰返時 , 財政 政策和 貨幣政 策要有 更大靈 活性) 。 雖然表 15 
強 調的具 體措施 可能看 來有頗 強的美 國特色 , 可以在 向較不 發達國 家推薦 的任何 「華 盛頓 共識」 
改 革建議 找得到 , 我 們認爲 Baily 和 他的同 事頗有 說服力 , 提 出的建 議是基 於良好 分析的 經濟分 
析 , 能 夠最好 振興歐 洲經濟 。 但是 ' 許多 建議似 乎借鑒 美國經 驗不是 偶然的 , 這是 由於美 國經濟 



< 里斯 本議程 〉 的槪 述和相 關訊息 ' 請參閱 http://www.europa.eu.int/comm/lisbon strategv/index en. html 。 



表現 在過去 十年中 一直頗 爲可觀 (雖然 美國經 濟有改 善空間 , 在未來 也面臨 本身的 重大挑 戰)。 



Baily 和他 的同事 還認爲 , 我們 再次認 爲頗令 人信服 , 歐 洲理事 會根據 〈里 斯本 議程〉 提 出的幾 
項改 革建議 不是優 先項目 (因 爲與生 產率增 長的關 連過於 遙遠) , 甚至 可能適 得其反 ° 其 中包括 
稅制改 革以減 少高收 入納稅 人的高 邊際所 得稅率 (根 據證 據表明 , 這 些稅率 雖然高 , 但無 損產出 
和就業 的增長 , 反而低 和中等 收入工 人的高 邊際稅 率嚴重 阻礙勞 動力參 與率) ; 大 型公共 基礎設 
施方面 的支出 (由於 沒有證 據指出 更多這 方面的 支出會 大大提 高長期 增長) ; 或爲 勞工大 幅度增 
加培訓 和教育 (Baily 和他 的同事 視爲低 度優先 , 因爲 歐洲工 人的技 能已相 對較高 )。 



表 15 : OTtfH 經 Pl§^ 的麵譲 

■ 提高 生産力 

□ 改革分 區規則 ' 以鼓 勵新企 業地點 / 形成 。 

□ 終 結政府 補貼業 績不佳 的企業 。 

□ 放棄 促進龍 頭企業 的政策 。 

□ 取 消特定 行業限 制競爭 的條例 。 

□ 取 消或減 少形成 新企業 的障礙 。 

□ 開放歐 盟市場 , 面向全 球競爭 。 

□ 取 消服務 行業競 爭的人 爲障礙 。 

□ 迅速訂 立適用 於歐盟 範圍的 專業人 士標準 。 

□ 改 善企業 控制權 的市場 , 消除對 提高效 率的兼 倂和收 購的人 爲障礙 。 

■ 改 善提高 工作的 麵和咖 勞動 市場的 靈活性 

□ 大幅度 減少僱 用和解 僱員工 的障礙 。 

□ 要求企 業爲裁 返職工 提供合 理補償 , 但只是 溫和和 可預測 的水平 , 不會防 礙工人 尋找新 

工作。 

□ 限制失 業福利 的金額 和時間 , 但 與新的 「工資 保險」 計 劃配對 ' 以 減輕新 工作工 資較低 

的影響 。 

□ 減少 低收入 和中等 收入勞 工的邊 際稅率 。 

□ 修改訂 立工資 的過程 , 以促進 更多在 本地討 價還價 (因而 不會無 視當地 勞動力 市場狀 

況 , 工 資不再 是在整 個歐盟 統一) 。 
□ 改革 政府返 休計劃 ' 逐 歩提高 「正 常」 返 休年齢 ° 

□ 3 文革 政府醫 療計劃 , 採用 更接近 市場的 方式獎 勵業績 。 

■ 改善 總體經 濟表現 

□ 政 府赤字 目標有 更大靈 活度。 
□ 建立 更加靈 活的貨 幣政策 。 
資 料來源 : Baily and Kirkegaard, 2005; Baily and Farrell, 2006a and 2006b. 



多年來 , 美 國和其 他國家 的分析 家已要 求日本 有類似 的改革 , 但與表 15 的 清單稍 有不同 。 例如 , 
日本 勞動力 市場也 是僵化 , 但這不 是因爲 政府廣 泛保護 , 不讓企 業有需 要時開 除工人 ,而 是日本 
大企業 不會橫 向僱用 , 而 是僱用 年輕人 , 讓他們 工作直 到返休 。 在過 去十年 , 因爲 日本經 濟困難 , 
終身僱 用制度 已有溫 和改變 , 但 基本上 依然完 好無損 , 尤其是 在較大 型的日 本企業 。 以下 我們提 
出溫 和的政 策建議 , 可 能打開 這體制 , 並鼓勵 更多日 本人投 入創業 。 

再者 , 儘管日 本的主 要銀行 已逐歩 卸下他 們的非 金融企 業股權 (通 常是借 款人) , 這進程 還是長 
路漫漫 , 但 政府官 員通過 「行政 指導」 (無 需正式 條例或 立法) 可以使 其加速 。 雖 然有一 些希望 
這是已 經發生 , , 但直至 這有更 大規模 的發展 , 日本 銀行體 系仍然 是嚴重 偏袒貸 款給該 國的最 
大企業 , 而不是 有潛力 的或新 的高增 長企業 。 如果日 本郵政 儲蓄銀 行成功 私有化 , 這將逐 歩放鬆 
可能流 入銀行 的資本 , 找 到其他 做生意 的方式 , 可 能有一 些會投 向較新 的企業 。 但這需 要時間 , 
因 爲即使 是總理 的提議 , 私 有化體 制要在 十年後 才完成 。 幸 運的是 ,表 15 的一項 建議與 日本無 
關 : 總體經 濟要更 爲靈活 。 我們已 經指出 , 日本 政府和 中央銀 行已經 千方百 計嘗試 促進國 家經濟 
發展 , 種種 的刺激 攪了超 過十年 , 看來 這政策 終於取 得了某 些成就 。 

理 想的話 , 歐洲 大陸和 日本政 府應全 面接受 和盡快 引進這 些改革 ; 換 句話說 , 通過 「休克 療法」 
來改 革經濟 。 但是 , 我們 認爲落 實的機 會極微 。 歐 洲大陸 和日本 的絕大 多數成 年人都 有工作 ' 收 
入超 過他們 的預計 , 相信他 們可以 在目前 的工作 (如 果顧 主是大 公司) 繼 續努力 , 直 到返休 ; 又 
期待 政府基 本上會 支付舒 適的返 休生活 , 而 這個政 府是由 他們支 付的稅 款資助 。 在這種 情況下 , 
不難理 解爲什 麼人們 似乎不 是怎樣 支持或 很少支 持可能 威脅到 這些期 望的任 何一套 改革, 即使在 
不久 的未來 政府會 難以履 行其財 政責任 , 即使 在當前 的環境 , 父 母在財 政上無 憂無慮 , 但 子女無 
法 在國內 找到實 際的高 薪工作 。 

從 這個角 度來看 , 就可以 理解最 近的一 些事件 和趨勢 。 2005 年 , 法 國選民 否決歐 盟憲法 , 我們 
認 爲部份 原因是 害怕更 強大的 歐盟可 能意味 著法國 (和 其他 國家) 更 快的經 濟和政 治改革 , 不受 
大 多數選 民歡迎 。 幾 個月後 , Angela Merkel 領 導的基 督教民 主聯盟 未能在 2005 年 9 月 的議會 
選舉取 得大多 數議席 , 很可能 是因爲 德國選 民也揚 L 、經 濟變 化會 帶來過 多的經 濟混亂 , 特 別有些 
改 變會動 搖德國 的勞動 力市場 ; 至少 Merkel 在競 選期間 有這樣 的承諾 或喑示 。 因 爲這樣 的投票 
結果 , Merkel 被迫 拼湊多 黨聯盟 , 迄 今這已 證明對 Merkel 在大選 前的經 濟改革 建議沒 有興趣 。 
事實上 , 到了 2006 年春季 , Merkel 成爲最 受歡迎 的歐洲 領導人 , 大 部分原 因是因 爲她拒 絕了她 
選舉前 的政綱 (Walker, 2006b) 。 

在法國 , 對 任何走 向較自 由勞動 市場的 反應更 爲負面 。 2006 年初 , 總理 Villepen 爲了降 低法國 

青 年持續 高企的 失業率 , 提 出法案 允許僱 主可隨 意僱用 和解僱 未滿二 十六歲 的工人 。 這項 提案弓 I 
發 示威遊 行和甚 至騷亂 , 迫使 法國政 府讓歩 (並 提出 力度不 足的替 代方案 : 補貼僱 主僱用 年輕工 
人) 。 我 們在大 西洋這 一邊旁 觀靜坐 , 似 乎歐洲 大陸核 心國家 的在職 人士階 層對放 寬勞動 保護的 



《經濟 學人》 2006 年 1 月 7 日報導 ' 在 2006 年初 ' 一些 大型日 本銀行 正在尋 找貸款 給中小 型企業 , 因爲一 如美國 , 

大 企業越 來越多 在資本 巿場籌 集資金 。 



敵 意反應 , 更甚 於已經 在美國 出現對 「外 包」 的反對 (這 似乎在 2004 年總 統大選 後已經 有所緩 

解)。 

就 這一點 , 也許批 評家可 以反駁 , 指 出英國 和愛爾 蘭在過 去二十 年願意 接受重 大改革 , 顯 然已經 
幫助兩 國的經 濟復甦 ; 這 願景在 以前似 乎是遙 不可及 。 如果這 些經濟 體系可 以擺脫 比歐洲 大陸和 
日 本現在 身處的 更深經 濟黑洞 , 爲 何歐日 不能接 受一系 列的激 進改革 , 甚至 類似休 克療法 ? 批評 
家亦 可以提 出丹麥 的例子 : 收縮勞 動保護 ' 但取 而代之 是引入 慷慨的 再培訓 。 

我們 的答案 : 正 正是因 爲現在 的歐洲 和日本 比幾十 年前的 英國和 愛爾蘭 更富有 , 他 們的公 民不可 
能在 短期內 看到政 府需要 採取相 當於經 濟的休 克療法 。 例如 ,在 1970 年 代末期 , 英國一 直是國 
家指導 和大企 業資本 主義的 好例子 ; 這些 想法已 經陳舊 和失寵 , 英國從 二戰後 領導歐 洲經濟 , 幾 
十 年後明 顯落後 。 愛爾 蘭一向 被視爲 歐洲的 「窮 人」 。 兩國的 大多數 選民對 情況極 爲不滿 , 更願 
意 投票選 出政治 領導人 願意執 行激進 的改革 , 甚 至破壞 性改革 , 希望 點燃更 快的經 濟增長 ° 

這正是 這兩個 國家發 生的事 , 但改革 方案的 細節各 有不同 。 在英國 , 撒切爾 和她的 保守黨 同僚推 
出的 休克療 法形式 , 是國有 企業私 有化和 減少勞 動法規 ; 這些 措施導 致英國 工業重 大調整 和隨後 
提高 生產力 。 隨 著時日 , 英國 〔工 黨〕 首相布 萊爾在 任期間 鞏固這 些變革 , 導致失 業率大 幅下降 
和增 長較快 ; 而歐洲 和其他 地方的 觀察家 一早已 以爲英 國是無 何救藥 。 愛爾 蘭的改 革進程 開始得 
較早 '在 1968 年首 先實行 免費的 普及小 學教育 , 到了 1980 年代 ' 把企業 稅削減 至歐洲 的最低 
水平 , 只有 12.5% 。 愛爾蘭 政治領 導人還 與該國 的工會 組織達 成新的 「社 會夥伴 關係」 , 從而有 
效 限制工 資增長 , 同時減 少實際 上阻礙 企業開 除工人 (因此 也不會 招聘) 的保 護措施 。 所 有這些 
改革 幫助愛 爾蘭吸 引大量 外國跨 國公司 , 首 先是電 腦行業 (英 特爾 '戴 爾, 惠普, 微軟 等等) , 
後來 是金融 服務業 。 其 結果是 「愛 爾蘭 奇蹟」 , 增長 是全歐 洲最快 , 甚至超 過美國 的非凡 增長業 
績 (見表 12)。 

儘管今 天的歐 日國家 比幾十 年前的 英國愛 爾蘭更 爲富有 ,因 此不可 能接受 兩國實 施的休 克療法 , 
歐日 仍然可 以通過 不是那 麼急進 , 和風細 雨的策 略來加 速增長 ; 這 些策略 不僅有 機會得 到採納 , 
還 可以持 續下去 。 

徹 緣邁向 創新翻 業精神 

歐 洲大陸 和日本 現在正 處於或 接近科 技前沿 , 如 果想增 長較快 (上 文已槪 述他們 必須如 此的原 
因), 別 無選擇 必須要 促進更 多創新 。 當然 , 有好 運氣和 好政策 , 現 有的大 企業或 外國跨 國企業 
( 國 外的大 企業) 當然 可以在 一定程 度上推 動創新 。 然而 ' 正如我 們看到 , 大企業 通常是 善於增 
量 進歩而 不是激 進突破 ° 如歐 洲和日 本的政 策制定 者希望 要有激 進突破 , 他 們的首 要任務 應是促 
進創 新型企 業形成 和增長 - 

從表 面上看 , 似乎歐 洲領導 人已在 〈里 斯本 議程〉 認識到 這一點 。 特別是 歐洲委 員會在 2003 年 
發表 《創 業綠 皮書》 , 槪述一 系列措 施來促 進中小 型企業 。 日 本政府 官員也 不時點 頭同意 中小企 



業 增長的 重要性 ° 



但是 ,「中 小型 企業」 這名詞 基本上 混淆了 「創業 精神」 的意思 。 我們 所謂的 「複 製型」 創業家 
和 「創 新型」 創業 家有全 然不同 的分別 。 雖然複 製型創 業爲創 業家提 供金錢 的回報 , 只有 通過創 
新 型創業 家精神 (體 現於 新產品 或服務 , 或生 產或交 付方法 的商業 活動) , 社會才 能推動 其科技 
前沿 , 從而 提高生 活標準 。 



表 16: 自 僱人士 的比例 


國家 


佔勞 動人口 的比例 


奧地利 


11.0 (2001) 


比利時 


15.1 (1999) 


加拿大 


9.6 


捷克 共和國 


15.6 


丹麥 


8.3 


芬蘭 


12.4 


法國 


8.7 


德國 


10.0 


希臘 


34.7 


匈牙利 


13.4 


冰島 


16.4 


愛爾蘭 


17.0 


義大利 


24.6 


日本 


11.2 


韓國 


30.4 


荷蘭 


11.1 


挪威 


6.8 


波蘭 


24.0 


葡萄牙 


25.3 


斯 洛伐克 


8.5 


西班牙 


17.8 


域 曲 


9.5 


瑞士 


9.7 


土耳其 


37.8 (2001) 


英國 


11.5 


美國 


7.2 


資 料來源 : David G. Branchflower, 〈自僱 : 更多不 一定是 較好〉 "Self-Employment: 



More May Not Be Better," 美國國 家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0286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2004). 



這 區別解 釋了爲 何在評 估經濟 體系如 何成功 促進創 新型企 業精神 , 自 我就業 的數據 最大的 壞處是 

極 爲誤導 , 即 使最好 的也是 沒有多 大用處 。如表 16 , 歐洲 和日本 有相當 多的自 僱人士 。 一些歐 
洲國家 的自僱 人士比 例超過 了美國 。 但是我 們懷疑 ( 因爲缺 乏數據 , 沒有 確鑿的 證據) 歐 洲和日 
本自僱 創業者 的龐大 比例是 在複製 型企業 , 開辦 小型零 售店或 服務業 。 歐洲 大陸和 日本面 對的挑 
戰 , 是找到 一種方 法產生 和發展 下一個 諾基亞 或豐田 , 或 是下一 批創新 , 高增 長企業 , 可 以徹底 
改 變其經 濟體系 ' 一 如微軟 ' 英特爾 ' 思科 ' eBay 和 亞馬遜 ' 蜂涌 而起的 生物科 技企業 正在改 
變美國 。 儘管歐 洲的綠 皮書經 常提到 「快速 增長」 或 「創 新型」 企業 , 其建 議的目 的是廣 泛促進 
一般的 新企業 , 沒有 特別強 調創新 型創業 。 我們 也不知 道日本 政府有 任何正 式文件 或倡議 。 

要創建 並促進 經濟增 長的創 新型新 企業顯 然不是 容易, 面臨的 挑戰在 某種意 義上並 不需要 有政治 
勇 氣提出 任何一 攬子改 革計劃 , 以刺 激大企 業和工 人作出 根本性 的變化 。 就其本 質而言 , 目的在 
« 新事物 的改革 計劃必 須在邊 緣開始 , 而不 是直接 挑戰現 有的既 得利益 。 這應使 得重大 改革在 
政治 上更加 可行和 可持續 。 第六 章提到 的訣竅 , 是歐日 各國政 府爲有 高增長 潛力的 新企業 消除障 
礙 , 無需 直接挑 戰現有 大型企 業做生 意的方 法或是 工人現 有的任 何保護 ° 

値得 讚揚的 是歐洲 委員會 已經認 識到歐 洲大陸 需要一 些這樣 的改革 (我 們不 知道日 本官方 有正式 
批准 的一系 列建議 ) 。 一方面 , 歐 盟綠皮 書正確 建議各 會員國 進一歩 降低新 登記業 務的成 本和行 
政拖延 , 採取 更加精 簡的破 產程序 (我 們在 第五章 討論這 有助減 少失敗 的風險 , 從 而促進 創業精 
神)。 綠皮書 還正確 地呼籲 技術學 校和大 學要有 更多創 業教育 。 尤其在 這方面 , 歐 洲和日 本可借 
鑒美國 的劇本 , 在過 去二十 年以大 學爲基 地的創 業計劃 已經遍 地開花 , 部分 是因爲 Kauffman 基 
金會 (本書 各作者 有附屬 關係) 致力 在大學 校園促 進創業 , 不 僅是在 歷來有 教導這 課題的 商管學 
校 。 131 這是說 來容易 做時難 , 因 爲即使 美國也 缺少教 授創業 技能的 好教師 , 歐日 大學可 能會有 
興趣 , 至 少在初 期階段 , 通 過與成 績不俗 的美國 大學合 作以促 進創業 (一如 世界各 地許多 大學在 
其他 領域也 有這些 合作) ; 並 通過計 劃安排 本國學 生到美 國的創 業型企 業實習 。 假 設在完 成學業 
後 , 本國 有適當 的誘因 (這是 關鍵問 題), 歐日 各國就 有供應 充裕的 前瞻性 、 高度 創新的 創業家 。 
我們 這樣說 , 是因 爲歐日 各國有 優良的 小學和 中學教 育系統 , 學生訓 練有素 掌握技 術科目 , 例如 
數學 ' 電腦 科學和 基礎醇 ; 在科 技日益 尖端的 全球經 濟體系 ' 這是 創新型 創業家 必須懂 得的範 
疇 ° 

歐盟 委員會 綠皮書 還指出 , 缺乏 資本是 創業活 動的重 大障礙 , 並建議 各國政 府發起 或增加 資源爲 
中小 型企業 提供種 子資金 , 特別是 股本。 該文 件特別 讚揚芬 蘭的公 共項目 , 向創業 家提供 小額貸 
款 , 似乎含 蓄地向 其他國 家政府 推薦這 槪念以 及政府 擔保小 額貸款 。 

歐 盟委員 會埋怨 創業家 缺乏風 險融資 的說法 有一定 的理由 , 因爲歐 洲的銀 行傳統 上不資 助創業 



特 別是至 2007 年爲止 ' 基 金會將 資助兩 個回合 的競賽 , 資助 獲獎大 學進一 歩實現 這目標 。 



家 , 歐洲 也沒有 太大的 風險資 本行業 , 更不用 說有天 使投資 。 日本 的情況 差不多 。 但是歐 盟綠皮 
書提 出的解 決辦法 是否適 合歐洲 和日本 , 我們 是持懷 疑態度 。 依我 們所知 , 沒有證 據表明 {if 可地 
方 的政府 (包 括已經 設立風 險投資 基金的 美國州 政府) , 其業 績可以 有系統 和持續 超出私 人風險 
資 本或一 般私人 投資者 。 實際上 , 由 於始終 存在政 治感染 政府基 金管理 的風險 , 這 種資金 的業績 
將低 於市場 表現是 可能的 , 如果不 是必然 ; 也 就是說 , 回報不 足以彌 補政府 資本的 (低) 成本。 

原則上 , 政 府風險 投資基 金盡量 減少這 種風險 的方法 , 是只 在與私 營部門 匹配的 基礎上 才投資 。 
例如 , 美國 商務部 在過去 管理的 「先 進技 術計劃 132 」 , 只資助 能夠吸 引私人 資金的 一些科 技風投 

項目 。 有 些證據 表明這 方法是 成功的 (美國 國家硏 究議會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 2001 ) 。 

以色列 也有類 似政府 出資風 險資本 的案例 (見第 六章) 。 但即 使有與 私人資 金匹配 的要求 , 很難 
可 以知道 假如沒 有公帑 , 這 些由政 府資助 的合資 企業能 否吸引 其他私 人資金 。 

同時 , 以爲更 廣泛提 供小額 貸款是 對創新 型創業 家的重 要刺激 , 這只 是幻想 。 在發展 中國家 , 小 
額貸款 通常是 小金額 : 一 千美元 或更少 ; 發達經 濟體系 也不會 多很多 。 雖然 小額貸 款可能 足以幫 
助借 款人賺 到體面 的生活 , 並在 最好的 情況下 擴大到 僱用幾 個工人 , 小額貸 款資助 的企業 不太可 
能 成爲高 速增長 的企業 ' 導致更 廣泛提 高整個 社會的 生產力 。 正如 我們在 最後一 章討論 ' 小額貸 
款可以 幫助治 愈貧窮 , 但不是 真正的 創新型 創業家 可以指 望的資 金來源 ° 

那 麼如何 解決資 本進入 的問題 ? 歐洲 大陸和 日 本的 創新型 創業是 否還有 其他重 大障礙 必須克 
服 ? 我 們認爲 , 同樣 的答案 有助解 決這兩 個問題 。 

在某種 程度上 , 歐洲和 日本的 富人沒 有大量 投資新 辦企業 , 無 論是通 過風險 投資公 司或作 爲天使 
投資者 , 反 映這兩 個社會 的文化 ; 這情況 最近稍 有改變 。 這兩 個經濟 體系有 強烈的 家族企 業傳統 ; 
家 族企業 有利潤 , 成員會 把利潤 投放在 「家 中」 的 新生意 。 政 府決策 者很難 改變這 種模式 , 至少 
是 不能直 接改變 。 原則上 , 政 府可爲 創業企 業的第 三方股 權投資 提供稅 務優惠 , 但 由於歐 洲和日 
本的文 化傳統 , 我們 不能肯 定這會 有成效 。 這 可能適 得其反 , 變相提 供避稅 的誘因 ; 美國 多年來 
有 類似的 各種避 稅方法 ' 國庫損 失但沒 有助長 整體經 濟增長 。 

事 實上有 一些證 據顯示 , 私人股 本市場 得到外 國投資 者的資 金流入 , 可能靠 自己來 解決資 本進入 
的問題 ' 至少 在歐洲 是這樣 。 2005 年 ' 約有七 百三十 億美元 (六 百億 歐元) 投入私 人股本 。 雖 
然這 些資金 大多數 是針對 收購現 有的歐 洲企業 , 這種 發展是 好兆頭 : 通過資 本向歐 洲大型 企業注 
入 新血液 。 事實上 ' 約有一 百五十 億美元 (一百 二十億 歐元) 投資於 真正的 風險投 資基金 ' 這些 
資金 更可能 是針對 初創企 業或早 期階段 的企業 ; 這比 前一年 增長了 44% , 顯然是 令人鼓 舞的結 
果 。 ' 33 

要 進一歩 提高這 些數字 , 政策之 一是取 消對創 新企業 形成和 成長的 其中一 個最大 , 如果不 是唯一 



Advanced Technology Program 

133 歐 洲風險 資本協 會提供 這些初 步數據 , 請參見 
http://www.evca.com/images/attachments/tmpl 8 art 1 90 att 935.pdf 。 



的最 大障礙 : 法 律和制 度上阻 礙企業 開除冗 員或表 現欠佳 的員工 ; 在 這方面 有些國 家已豁 免最小 
的企業 。 正如 我們已 經指出 , 過於嚴 格保護 現有工 人即是 抑制僱 主僱用 新工人 。 要 解釋歐 洲缺乏 
快速 發展的 新企業 , 我們 認爲這 一點尤 其重要 。 若然 在今後 公司需 要更多 員工時 , 就鎖定 要永久 
僱用 , 不論員 工的表 現或公 司的商 品或服 務市場 有變化 , 那麼 爲什麼 要這樣 麻煩去 開設未 來的創 
新 型企業 , 更不用 說爲這 樣的企 業融資 ? 事實上 , 我們 懷疑一 些非常 成功的 歐洲新 企業出 售給其 

他 企業而 不是內 部擴大 , 例如 Skype (首 創基於 互聯網 的電話 服務) , 原因 之一可 能是在 科技迅 
速 變化的 環境中 , 創始 人不想 承擔永 久勞動 力的固 定成本 , 無 法因應 市場需 求作出 簡單過 渡到其 
他 工作。 同樣的 擔心態 度還可 以解釋 爲一些 歐洲準 創業家 (如 eBay 創始 人之一 Pierre Omidyar) 

移 居海外 (到 美國 或跨越 英倫海 峽到英 國和愛 爾蘭) 去創業 , 而不 是在自 己的國 家打拼 。 

日本 的勞工 問題有 所不同 , 但風險 資本沒 有在日 本起飛 , 這 也是重 要原因 。 正如 我們已 經指出 , 
日本大 企業採 用傳統 的終身 僱用制 , 大 大防礙 現職員 工離職 去開辦 新企業 , 即使是 那些最 有潛在 
創 新意念 的員工 。 如果創 業失敗 , 這 些前僱 員不僅 無法重 返以前 的企業 , 也 很難在 其他企 業找到 
工作 , 幾乎是 不可能 。 這樣 的制度 也使得 罕見的 創業家 很難找 到合適 的員工 或合作 夥伴來 幫助他 
們 。 知道 這一切 , 有潛力 的資金 來源爲 何還會 有興趣 融資這 些合資 企業? 

因此 , 文化在 維繫任 何做法 或模式 有其重 要作用 , 但我們 不相信 這是不 可改變 。 相反 , 政 府改變 
政策可 潛移默 化改變 準創業 家和可 能資助 他們的 投資者 的態度 ;這些 政策在 歐洲是 勞動市 場要更 
靈活, 在日 本也許 是激勵 日 本企 業創新 和容許 或鼓勵 員工追 求創業 。 特別是 如果更 多人有 自由爭 
取創 業夢想 , 如 果其中 一些企 業證明 是成功 , 其他 準創業 家和資 助者會 看到夢 想是可 以成真 。 

我 們認爲 , 利用在 歐洲和 世界其 他地區 一個極 不可能 平台的 最近事 態發展 , 可以啓 動這種 良性循 
環 ; 這個極 不可能 的平台 就是慈 善事業 。 直 到最近 , 爲 慈善事 業成立 基金會 幾乎是 美國的 獨有現 
象 。 除了少 數例外 , 歐洲 或日本 富人把 財富留 給家屬 , 而 不是在 有生之 年捐贈 , 或 在死後 遺贈基 
金會 。 這 種所謂 「文 化」 模 式已發 生變化 , 尤其是 在歐洲 , 因 爲富人 現在留 意到美 國富人 的行爲 
(《捐 贈 Business of Giving 》 ' 2006) 。 如果 可以改 變捐贈 「文 化」' 那 麼投資 「文 化」 也 可以改 
變以賺 取利潤 。 

如何在 歐洲和 日 本具 體實現 形成創 新企業 這個良 性循環 ? 我 們的答 案與上 一章對 拘泥於 國家指 
導 的發展 中國家 (和更 先進的 國家) 的建議 是相同 : 從 邊緣開 始改革 。 因此 , 在歐 洲大陸 , 除了 
我 們在上 文提到 的措施 , 歐洲 國家可 以在某 特定日 期之後 , 依 法成立 的新企 業完全 (或 接近) 轄 
免適用 於其他 企業的 勞工保 護法律 。我 們建議 豁免的 的基礎 是日期 , 而不 是規模 ; 一些歐 洲國家 
已 有規模 這方面 的法律 ' 也因 爲規模 「門 檻」 不僅 建立了 門檻的 「缺 口」, 而且 正如上 文指出 , 
這首 先是對 建立有 高增長 潛力的 企業形 成強大 障礙。 事實上 , 歐盟的 創業綠 皮書錯 誤提出 放鬆監 
管 一般的 小企業 。 這 是錯誤 的標準 。 如 任何管 理領域 (除了 勞工) 需要放 鬆監管 (我 們認 爲這是 
可 能的) , 這應 該是基 於日期 , 即是 只追求 新企業 ; 基於 日期比 基於規 模更能 M» 新企 業形成 。 



目 前的繁 重勞工 保護措 施豁免 新企業 , 其政 治和經 濟理由 很簡單 : 這不會 威脅到 現有企 業的工 



人 , 只 會惠及 創業家 和新企 業聘請 的工人 。 當然 不是全 無危險 , 當前 企業的 工人可 能認爲 這種改 
革只 是嘗試 開放的 可能性 : 現有 企業可 能開設 新企業 , 或 者更大 膽的關 閉和完 全變身 , 只 是爲了 
利 用豁免 。 從純 經濟角 度來看 , 我 們不擔 心這種 可能性 ; 相反 , 這可能 是可取 的辦法 , 導 致歐洲 
以更 大規模 進行更 快的經 濟改革 。 但 實際上 , 任何 改革都 可能以 以這種 方式輕 易擴大 , 變 身爲激 

進的休 克療法 ; 我們 已經質 疑其政 治上的 可行性 。 出於這 個原因 , S 谷 免監管 建立新 企業的 法律必 

須明確 禁止現 有企業 爲了享 受轄免 , 把部 分或全 部業務 轉移到 新公司 (雖然 政治上 是可以 讓現有 
企 業爲了 享受轄 免而設 立新企 業或附 屬企業 , 僱 用額外 的工人 。 ) 。 

進 一歩減 輕歐洲 工人憂 慮邊緣 的變化 會影響 到他們 , 這 可能是 有好處 和必要 。 丹麥 是榜樣 。 丹麥 
容許 企業僱 用和解 僱工人 , 沒有重 大障礙 ' 也嚴格 限制其 (高) 失 業福利 , 但同時 政府分 擔再培 
訓 費用和 補貼接 受新工 作工人 的工資 。 至少有 一項媒 體報導 , 這制度 似乎可 以解釋 丹麥的 失業率 

只是歐 洲鄰國 的一半 , 而 工人對 就業保 障的擔 心遠遠 低於歐 洲各國 (Walker, 2006a) 。 一 個相關 

的槪 念是工 資保險 : 在 有限的 時期內 (也許 兩年) , 政 府補償 被開除 工人接 受工資 較低的 新工作 。 
値得稱 贊的是 德國爲 年長工 人通過 工資保 險的限 制版本 (美 國也有 , 但只限 於工人 能夠證 明是因 
爲外國 進口而 被裁員 ) , 並減 少了長 期的失 業福利 。 134 

日本促 進創新 的企業 精神可 能會更 加困難 ; 那裡的 正規勞 工保護 不是主 要問題 , 困 難源於 終身僱 
用制 。 政府 可以開 始改變 , 但 不用直 接挑戰 就業體 制本身 。 具 體來說 , 日本 企業如 投資由 僱員創 
辦 的企業 , 政府 可給予 稅務優 惠或其 他與稅 務相關 的誘因 。 優惠限 制在員 工創辦 的企業 , 理由是 
防止公 司可能 「愚 弄」 稅制 ' 只 要開設 新公司 就可以 獲得稅 項抵免 。 事實上 , 爲 了避免 這結果 ' 
可 能有必 要限制 企業稅 務優惠 的資格 : 員工 在新企 業至少 擁有最 少若干 百份比 的股權 。 

最後 , 有些 人可能 認爲歐 洲和日 本的大 學可以 發揮更 大作用 , 促進創 業企業 的啓動 , 一如 英國劍 
橋大學 似乎已 取得一 些成功 。 我 們在下 一章對 美國提 出這方 面的一 些建議 , 至少在 原則上 似乎也 
適用 於歐洲 和日本 (如果 不是在 其他地 方)。 這很 可能是 真實的 , 但 我們都 不願意 在這一 點過於 
肯定 。 可能是 過度槪 而論之 , 我們 確信歐 洲和日 本大學 的教員 以往沒 有追求 創業或 進行容 易商業 
化 的硏究 。 135 更廣 泛地說 , 在 一些歐 洲國家 (例如 法國) , 大學 教師與 產業合 作是不 受歡迎 , 
因此沒 有嘗試 。 相反 , 與商業 相關的 硏發通 常只在 大企業 , 這 是我們 標記這 些經濟 體系爲 大企業 
資 本主義 領導典 範的原 因之一 。 

但是 , 如果創 新型創 業家精 神在未 來這兩 個或其 中一個 經濟體 系生根 , 大學 教師很 可能有 不同態 
度 。 如果 發生這 種情況 , 那麼我 們下一 章主張 的政策 , 在美國 大學促 進以大 學爲基 礎的創 新商業 
化 , 的確會 適用於 歐洲和 日本。 

在任何 情況下 , 沒 有更積 極歩驟 以促進 新的企 業形成 和增長 , 〈里 斯本 議程〉 這些 雄心勃 勃的目 
標 , 例如大 幅度增 加整個 歐洲的 硏發水 平至國 內生產 總値約 3% ' 很 少有機 #fg 夠實現 , 正如最 



Brookings 研究 所推動 這想法 。 見 Burtless and Schaefer, 2002 。 

徹底 分析困 擾歐洲 和其他 國家大 學的一 些問題 ' 參見看 Weber and Duderstadt, eds., 2006 。 



近一 份歐洲 「專 家」 報告 所承認 。 136 硏發開 支是創 新進程 的投入 , 不 是產出 。 企 業是把 將研發 
轉換 爲成功 的商業 產品和 服務的 代理人 。 到目 前爲止 , 一些歐 洲國家 已經有 很高的 硏發投 入但未 

能 產生較 大的社 會收益 , 正 是因爲 整體環 境不利 於新企 業形成 和增長 (Henrekson and 
Rosenberg, 2001 ) 。 這必 須改變 ' 否則 更多資 源投入 硏究和 開發很 可能只 是浪費 。 

王金凱 : 歐 盟企業 創業政 策及其 對我國 之啓示 

陳碧芬 : 歐洲 育成產 業發展 《淡 江大學 歐盟文 獻中心 通訊》 第七期 25-28 頁 

李威霆 : 法 國就業 法案改 革始末 : 一 場抵禦 全球化 與新自 由主義 的角力 

ISl^" 意見 

本 章討論 的經濟 體系是 大企業 資本主 義的一 般例子 。 在 這種形 式的資 本主義 , 經濟 增長有 兩個基 
本要求 : 消 除創新 型創業 家建立 新企業 的障礙 , 以 及鼓勵 大企業 進行積 極的創 新活動 。 很 少有人 
談 論可以 幫助實 現第二 個目標 的措施 ; 第八 章就關 於美國 方面詳 細討論 這主題 , 而 提到的 教訓在 
大 多數情 況下同 樣適用 於歐洲 和日本 。 

這一 章的重 點集中 於另一 項同等 重要的 任務: 在歐洲 國家和 日本刺 激倉噺 的創業 家精神 , 這些體 
制是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例子 。 我們 不知道 , 確 實也很 難預測 , 我們提 出的促 進創新 企業精 神的遞 
增建 議是否 , 以 及在何 種程度 , 在歐洲 大陸和 日本可 以落實 ' 但我 們認爲 嘗試不 會有什 麼缺點 。 
如 果措施 不生效 , 至少 可爲更 積極的 政策歩 驟鋪路 。 悲觀主 義者可 能認爲 這是行 不通的 , 因爲歐 
洲 的反企 業文化 不能輕 易改變 。 我們 不認同 這觀點 (至少 至現在 爲止) , 原因應 該是顯 而易見 。 

我們建 議的核 心問題 , 如果有 {if 可問題 , 是日 本或歐 洲大陸 沒有即 時的經 濟危機 ' 要求有 這些措 
施 。 例如 , 歐洲 大陸領 導人通 過諸如 〈里 斯本 議程〉 , 宣布 打算改 革經濟 , 這是 一回事 。 最近的 
歐洲 議會選 舉證明 , 要選 民歡迎 重大改 革並付 諸實施 , 是另一 碼子事 。 有一 線希望 是中等 和低收 
入的歐 盟國家 的公民 , 例 如西班 牙和東 歐國家 , 認爲國 家要更 快趕上 核心國 家的生 活水平 : 法國 , 
德國 , 意大利 ; 也 是因爲 在邊緣 的改革 會進行 得更快 。 若然 是這樣 , 會 喚醒核 心國家 的選民 ' 他 
們出於 嫉妒會 支持更 加積極 的改革 。 

中 國的改 革方法 是從邊 緣做起 , 沒有 明顯威 脅現有 的利益 ; 這 應爲歐 洲和日 本的改 革者帶 來最好 
和 最直接 的希望 。 改 革導致 更多成 功企業 , 因 此經濟 有增長 ; 歐日的 年輕選 民明顯 是潛在 受益者 - 
我們 建議這 些國家 的領導 人向年 青人推 銷改革 , 同時向 他們的 父母保 證改革 不會即 時威脅 到本身 
的利益 。 事實上 ' 爲了他 們子女 的福利 , 同時確 保政府 承諾的 醫療和 返休福 利能夠 由未來 的增長 
支付 , 這 些歩驟 是最好 的希望 。 



見獨 立專家 小組的 2006 年研 發報告 。 



第八章 



照 顧和維 翻麵資 本主義 

成功滋 生自滿 。 自滿滋 生失敗 。 餘 下的只 有偏執 。 

〜據稱 是英特 爾企業 創始人 Andrew S. Grove 博士 的箴言 

約近 百年來 , 美國一 直是這 世界的 領先經 濟實力 。 其成 功的部 分原因 , 是美 國一直 是混合 著創業 
和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典型 典範。 但是 , 美 國人和 現在仿 效美國 模式的 其他人 能否有 信心假 設美國 
經濟將 一如過 往繼續 成功? 或者 美國會 一如以 前的偉 大文明 (想 到古 羅馬和 希臘) , 註定 在可預 
見的將 來會跌 落或至 少是停 滯不前 ?我們 不自稱 是先知 , 但 我們認 爲雖然 有許多 保持樂 觀的理 
由 , 未來 也有一 些危險 。 我們在 本章慶 祝前者 , 呼籲注 意後者 , 希望 目前和 今後的 政策制 定者將 
採 取歩驟 幫助我 們避免 這些危 險可能 會譴責 我們的 命運。 

總 而言之 , 我們 在本章 建議美 國經濟 面臨最 即時危 險之一 , 是 有可能 轉化爲 創業精 神較低 的大企 
業體制 , 其特點 是僵化 , 有限 的激勵 , 又缺 乏突破 性發明 。 沒 有簡單 的公式 可以防 止這樣 的結果 , 
但本書 的分析 表明兩 項基本 原則的 重要性 :激勵 創業精 神和勸 阻創業 人才轉 移到非 生產性 或破壞 
性的財 富來源 。 在這最 後一章 , 我們 提供一 些建議 , 如 何更好 保持大 企業和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的關 
鍵平衡 , 某程 度上只 是匯集 前兩章 的意見 。 

人們 不能簡 單地把 大企業 體制的 危險置 諸不理 。 一方面 , 美國 經濟並 不總是 有這樣 一個大 企業和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的不 錯結合 。 1950 和 1960 年代是 大汽車 , 大鋼鐵 , 大 電訊企 業的鼎 盛時期 , 
經濟 更接近 大企業 資本主 義體制 。 然後是 1973 至 74 年的 石油價 格衝擊 , 多 年停滯 , 以 及二十 
年令 人失望 的生產 率增長 。 創業型 創新東 山再起 , 主要 是在訊 息科技 和通訊 , 力口上 更加激 烈的外 
國競爭 (這 迫使 老大企 業變得 更有效 率和提 高他們 產品的 質量) , 有助 美國經 濟復甦 。但是 ,正 
如俗 話所說 : 沒有天 長地久 。 可 以想像 的是美 國經濟 可能會 回復到 一個更 加嚴格 的大企 業體制 , 
認爲 這一模 式無法 重現只 是一廂 情願的 想法。 

事實上 , 已故的 Mancur Olson 是有遠 見的經 濟學家 , 他 認爲這 可能是 所有經 濟體制 的命運 , 尤 
其 是在民 主社會 (Olson, 1982) 。 Olson 聲稱 ' 隨著經 濟老化 , 特殊利 益集團 的數量 和權力 有所發 

展 。 如 發生這 種情況 , 就 更有可 能他們 彼此會 有衝突 。 一如 牛頓定 律的有 形物體 , 一些特 殊利益 
集團要 求採取 行動遇 上其他 集團的 逆反應 , 彼此 致力挫 敗對方 的野心 。 往往 結果可 能是癱 瘓或最 
嚴重的 「尋 租」: 法規和 政策只 惠及特 定群體 ' 沒 有照顧 ' 甚至偏 離大眾 的福祉 。 Olson 在 1980 
年 代初期 撰寫時 , 商會和 說客已 然泛濫 , 至 今猶甚 , 這 是他的 洞識卓 見的有 力明證 。 137 回歸大 
企 業資本 主義會 有類似 的效應 , 通過 放慢激 進創新 的速度 導致利 益集團 的癱瘓 。 

我們 在這一 章集中 於美國 , 特別是 考慮可 以做什 麼以保 持其大 企業和 創業型 資本主 義獨特 混合體 



又參見 Jonathan Rauch, 1994 。 



系 的未來 。 我們著 意美國 , 有三 個原因 。 首先 , 這是我 們最熟 悉的經 濟體系 。 第二 , 我們 估計許 
多 讀者是 美國人 。 第三 , 即 使對美 國以外 的讀者 , 我們認 爲可以 從美國 經驗學 到很多 。 

我 們遵循 前幾章 的結構 , 提出 正確結 合創業 型和大 企業資 本主義 的四個 廣泛先 決條件 , 以 及我們 
認爲要 維持經 濟健康 關鍵措 施的四 種類型 。 我們評 估三個 適用於 美國經 濟的這 些要求 目 前的趨 
勢 。 在某些 情況下 , 沒有什 麼令人 擔心的 ; 其他 情況有 很多令 人擔憂 , 而在這 方面我 們會樹 共一 
些可 能的解 決辦法 。 但是 , 爲 免讀者 認爲我 們槌胸 頓足作 爲本書 的結論 , 我們 以好消 息開始 : 美 
國 經濟一 路走好 的證據 。 

到目 前爲止 的生産 力奇蹟 

看看商 業媒體 , 你會 發現大 量的統 計數據 : 股 票價格 , 通貨 膨脹率 , 過去季 度或一 年的經 濟增長 
率 , 以及 目前的 失業率 。 但是 , 從長 遠來看 , 只 有一個 經濟統 計數據 是真正 重要的 : 計量 定量投 
入 的產出 增加的 生產力 增長率 。 因爲 以佔國 民收入 的份額 , 最 重要的 投入是 勞動力 , 這也 是產生 
貨物 和服務 的成本 , 許多經 濟學家 更爲關 注勞動 生產率 。 我們也 是這樣 。 

勞動 生產率 的定義 , 就是 計量產 生的每 勞動單 位投入 的產量 , 一般是 以每小 時計算 。 又再 根據定 
義 , 任何時 間的勞 動生產 率的水 平反映 任何經 濟體系 居民的 平均生 活水平 , 而勞動 生產力 的增長 

率 可以計 量平均 生活水 平提高 的速度 。 138 這 並不意 味著如 果工人 的生產 率上升 7% , 就 理所當 
然 以爲全 是本身 的功勞 。 技 術改進 , 更多和 更好的 原材料 , 以及其 他類似 的發展 都有重 大貢獻 ' 
並有充 分理由 認爲在 最近幾 個世紀 , 創新一 直是生 產力增 長的主 要來源 。 因此 , 雖 然是比 較容易 
測量生 產力及 其增長 , 要 充分確 定增長 的成因 是極其 困難的 。 ' 39 



把生 產力統 計數據 轉換成 完全站 得住腳 的平均 生活水 平指標 , 要有一 些調整 。 首先 , 我 們必須 理清通 貨膨脹 的影響 : 
在 1 950 年 工人每 小時生 產價値 $1 的商品 ' 在 2005 年每 小時生 產價値 $20 的商品 , 他的 生產力 沒有增 加一倍 , 因爲通 
貨膨 脹率把 2005 年 $1 美 元的購 買力降 至低於 1950 年的 $1 。 另 外的事 實是工 人的家 庭人口 不同。 如果兩 個工人 賺錢一 

樣的多 , 人數較 多的家 庭將無 法實現 小家庭 的高生 活水平 。 最後 還有一 個事實 , 即 美國工 人的部 分產品 是出口 , 而不是 
在國 內消費 ' 而他 的一些 消費項 目是來 自國外 。 統 計人員 計及所 有這些 和其他 並發因 素而調 整數據 。 
139 爲了 反映資 本設備 (和建 築物) 也 是生產 商品和 服務所 必需的 , 一些經 濟學家 轉用更 廣泛的 「多 因素生 產力」 來計 
量 經濟體 系的長 期表現 。 這 項計量 的定義 , 是總產 出除以 兩項主 要投入 (勞 動力和 資本) 的加權 平均數 。 權重一 般是每 
項投入 (生產 要素) 產生國 民收入 的份額 (假 設某種 形式的 「生產 函數」 把產出 與這兩 項投入 相連) 。雖 然這些 成分在 
不同 國家有 所不同 , 作爲粗 略槪括 , 勞動 力收益 通常佔 一國產 品約三 分之二 , 資 本供應 者賺取 另外三 分之一 。 



1948 1958 1968 1978 1988 1998 2005 

Year 

直軸 : 每 小時真 正產出 的指數 (1992 年 =100) 

圖 6 : 美國勞 動生產 力指數 (非農 商務) , 每 小時實 際產出 , 1948 年至 2005 年 。 

資 料來源 : 美 國勞工 統計局 《主 要部門 生產力 和成本 指標》 , 2006 年。 http://data.bls.gov/ ° 

然而 , 我 們知道 , 美國 和其他 富裕經 濟體的 生產力 , 在過 去兩個 世紀一 直增長 , 幾乎沒 有間斷 , 
儘管 速度時 快時慢 (見圖 6) 。 增長 速度一 直受起 伏困擾 。 美國 在二戰 後的二 十五年 , 即 1948 
至 73 年, 生產力 增長平 均每年 2.8% ' 這是美 國勞工 統計局 的數據 。 1 973 至 95 年' 增 長放緩 : 
每 年約爲 1 .4% ; 但是在 1995 至 2002 年間 恢復到 2.8% ' 一 直至到 2005 年更高 的速率 (略多 
於 3%) 。 我們 的每年 收入增 加率在 1.4% 和 2.8% 之間 的差異 , 似乎不 是很多 , 但 這差異 逐年增 
加 , 一如 銀行帳 戶的複 利計算 。 以每年 1.4% 穩 步增長 , 以購買 力計算 , 百 年後我 們子孫 的收入 
平均 爲我們 的四倍 。 但是 , 如 果是以 2.8% 穩 歩上升 , 我們後 代的購 買力將 上升爲 我們的 十六倍 。 
生產 力增長 率看來 是微小 的差異 , 很快就 顯得極 爲重要 。 

許多經 濟學家 認爲生 產力復 甦頗大 程度上 歸因於 1990 年 代的訊 息科技 , 包 括電腦 , 電 腦軟件 ' 
互 聯網等 。 訊息 科技業 界本身 的生產 力有驚 人增長 。 例如 , 美 國勞工 統計局 收集的 統計數 據表明 , 
在 1993 至 2003 年間 , 電 腦和電 子產品 製造業 的勞動 生產率 ( 每小時 產出) 每 年增長 平均爲 
15% ' 相對 於整體 製造業 平均爲 4% ( 美 國勞工 統計局 ' 2006 ; Schweitzer and Zaman, 2006 ) 。 
電 腦製造 業這個 非同尋 常的生 產力增 長速度 ' 推 動力是 電腦技 術進歩 和電腦 行業在 生產過 程採用 
的科技 。 這快速 增長也 說明了 「摩爾 定律」 : Gordon Moore (英 特爾 創始人 , 世上 最大的 電腦蕊 
片製 造商) 預言蕊 心的晶 體管數 量將每 18 個 月左右 翻一番 。 

有利 用訊息 科技的 經濟其 他部分 , 其生產 力也受 益於訊 息科技 的奇蹟 。 一如 工業和 家庭開 始使用 
電力 , 訊息科 技要經 過幾十 年才對 其他經 濟部門 的生產 力增長 有很大 的影響 。 但是 ' 一旦 其他行 
業學 會使用 , 後 果驚人 ; 有 理由把 1990 年代勞 動生產 率增長 頗爲重 要的組 成部分 歸功於 訊息科 




技的作 用和能 力增加 。 



最 新的數 據表明 , 美國的 勞動生 產率自 2000 年以 來以更 快的速 度前進 : 至 2005 年爲止 是超凡 
的 3.5% 。 這 樣高的 增長在 未來能 否持續 ? 若然未 能維持 , 會後 返多少 ? 經 濟學家 對此有 嚴重分 
歧意見 。 在我 們看來 , 最有可 能的結 果是生 產率增 長會稍 爲下降 , 因 爲提高 生產力 的訊息 科技最 
終將 會放慢 , 而事 實上政 府的官 方預測 也反映 這一點 。 例如 , 國會預 算辦公 室和社 會保障 行政部 
門 ' 預 測長遠 的未來 生產率 增長略 微超過 2% ' 高於 1973 至 95 年令人 失望的 1 .45% ' 但遠遠 
低 於過去 十年的 3% 增長率 。 歷 史表明 ' 極爲 迅速或 特別緩 慢的勞 動生產 率增長 不會維 持很久 。 
事實上 ' 勞動生 產率自 2001 年 以來激 增接近 4% ' 至 2005 年增 長不到 3% 。 



表 17 : 勞動生 產力不 同增長 率的長 期後果 


如勞 動生產 力年增 長率是 


五 十年後 平均默 請 


一 百年後 平均收 入上升 


2 % 


1 70 % 


620 % 


3 % 


340 % 


1820% 


資 料來源 : 作 者計算 



這 嚴重關 繫到子 孫後代 。表 1 7 說明勞 動生產 力年增 長率爲 2% 和 3% 其中 差額的 長期收 入後果 。 

這些 未來的 增長率 , 那一個 會落實 很可能 取決於 下一輪 重大創 新突破 的性質 , 也就 是說是 否會一 
如 互聯網 的重要 。 一些突 破可能 會帶來 巨大的 社會經 濟效益 , 但經 濟統計 數據不 會顯示 ; 可能的 
例 子有生 物科技 或其他 醫療硏 究的重 大進展 。 這些 發展延 長我們 許多人 的壽命 , 但 長壽的 好處不 
會見諸 更高的 國內生 產總値 。 相反 , 隨 著人口 老齢化 , 目 前和今 後的工 人福利 負擔都 會增加 , 從 
而政府 借貸增 加導致 較高的 稅項和 /或較 高利率 , 兩者都 有可能 抑制經 濟增長 。 其他 的突破 , 如 
納米技 術或某 種現在 不可預 見的新 產品和 生產技 術組合 , 將會包 含在經 計算的 國內生 產總値 。 如 
果本 書的論 點正確 , 這些激 進的突 破更有 可能來 自較小 和較新 的企業 , 但 無論小 企業能 拿出什 
麼 ' 要 大規模 生產和 提高可 靠性和 擴大能 力規模 ' 較大 型的已 有企業 將是至 關重要 。 

經濟增 長持續 ' 不僅 對於要 滿足美 國人希 望繼續 保持競 爭力排 名第一 是重要 ' 如果 我們要 在許多 
層 面繼續 改善我 們的生 活質量 , 經濟增 長是當 務之急 ° 鑑於 人口迅 速老化 , 這趨勢 在日本 和西歐 
更 爲明顯 , 經濟增 長也是 很重要 。 人 口老化 , 政 府要承 擔將越 來越大 的責任 , 以履 行國家 福利制 
度 的承諾 ; 社 會保障 以及也 許更重 要的醫 療保險 ; 而這 時候國 家正面 臨著許 多其他 緊迫的 優先事 
項 , 包括在 國內外 的國家 安全開 支增加 , P 方範恐 怖主義 , 以及 擴大醫 療保險 以保障 近五千 萬名六 
十五歲 以下沒 有醫療 保險的 美國人 。 在這種 情況下 , 任何可 以提高 科技變 革速度 的措施 , 因而提 
高經 濟增長 , 將受 到歡迎 。 



弄清楚 資訊科 技及資 訊科技 使用部 門對提 高美國 勞動力 生產^ 貢獻 ' 歸 功於聯 邦儲備 系統的 幾位經 濟學家 = 
Stephen Oliner, Kevin Stiroh, and Daniel Sichel ' 以及 哈佛 大學經 濟學家 Dale Jorgenson 。 參見 Jorgenson et al., 2002 
Oliner 與 Sichel, 2002 。 



出於 所有這 些原因 , 至關 重要的 是美國 要保持 , 以及理 想的話 能改進 , 滿足 第五章 槪述的 四個先 
決條件 , 以確保 正確混 合創業 型和大 企業資 本主義 。 這 一章和 其後一 章方便 的把四 個先決 條件結 
合 爲三個 : 

1 必 須保持 , 更 理想的 是加強 , 足夠措 施來激 勵生產 型創業 , 包括適 當的獎 勵和適 當保護 這些獎 
勵和盈 利過程 ; 

2 必 須限制 , 更理想 的是消 除非生 産型創 業精神 ; 和 

3 必 須保證 大企業 之間的 創新競 爭繼續 。 

麵 生産麵 業 

增長的 三個先 決條件 , 第一 項是各 種激勵 , 鼓勵人 們創業 , 運用 生產手 段以實 現其個 人目標 , 大 
槪 是財富 , 權 力和威 望的某 種組合 。 爲此 , 最簡 單的說 法是社 會必須 對最成 功的生 產型創 業家提 
供 一些最 高獎勵 ; 尤其 是規則 和體制 必須消 除對這 種活動 的障礙 , 必 須提供 或至少 不會干 預成功 
帶 來的金 錢獎勵 , 必須 保障這 些獎勵 , 提供某 種程度 的保證 獎勵不 能隨意 被拿走 。 

一般 情況下 , 這 些問題 的最後 一項不 再有嚴 重爭議 ; 在較 早的歷 史時期 , 在 一些非 資本主 義社會 , 
國王 或橫行 無忌的 貴族或 軍閥可 以隨意 巧取豪 奪生產 型活動 的收益 。 今天 , 至少在 經濟發 達的國 
家 , 有法律 界定產 權和詐 騙或盜 竊應受 的懲罰 , 對生 產型創 業家提 供合理 的保護 。 這套保 護資產 
積累 的體制 , 只有 一個元 素需要 更廣泛 的討論 , 尤其在 美國的 背景更 具意義 , 那 就是專 利制度 。 
雖 然要鼓 勵生產 型創業 , 專利是 必要的 , 但近年 來美國 的制度 似乎已 變得過 於保護 , 這不 僅會阻 
止新 創業家 創造新 的市場 , 也保護 了現有 企業免 受競爭 的熱氣 。 

在其 他大多 數方面 , 對於 在所有 必要的 戰線激 勵生產 型創業 , 美國保 持著良 好記錄 : 有開 發得很 
好的產 權制度 , 近年 已減少 邊際所 得稅稅 率以及 一些妨 礙生產 型創業 家工作 的條例 。儘 管如此 , 
隨著 美國人 口老化 , 需要 取得資 金以支 付福利 , 如養老 金和醫 療保健 , 所得 稅體制 將受到 越來越 
大 的壓力 。 企業 所得稅 , 假設仍 然存在 , 可以 調整以 加強刺 激增長 。 在財務 報告醜 聞十年 之後頒 
布 有關財 務報告 和企業 管治的 新條例 , 現 在看來 對新企 業是過 於沉重 。 我們 稍後逐 一討論 。 

消除障 親啓動 生產翻 業 

使生產 型創業 具吸弓 I 力 , 最明顯 一歩是 消除建 立新企 業的任 何障礙 。 這比看 起來較 爲困難 。 在世 
界許 多地區 , 官僚 主義是 建立企 業的巨 大障礙 。 幸好 在美國 , 有 關創業 的技術 、 法 辦 口制 度費用 
仍 然很低 ; 世界 銀行的 《經 商》 報告 有一貫 的記錄 。 互 聯網很 可能會 進一歩 減少這 些費用 , 因爲 
在更 多州市 和地區 , 無需 親自去 到政府 辦公室 就能取 得必要 的授權 和批准 。 越來越 多其他 國家擁 
抱 互聯網 , 也會 有同樣 的效果 。 

更廣 泛地說 , 訊息 科技和 通訊行 業的科 技進歩 , 大大減 少了進 入一些 訊息科 技和許 多互聯 網相關 
業 務的相 關資本 成本。 零售商 和中介 商的成 本可能 只是幾 千美元 , 以 購入一 台電腦 , 一些 相關設 



備 (如 打印機 , 掃描 儀和傳 真機) , 以 及一些 現成的 網站編 寫軟件 。 141 事實上 , 開辦成 本現在 
是 這麼低 , 許 多互聯 網企業 成立不 再需要 風險資 本資助 , 因爲 可以在 相對較 短的時 間內取 得正數 
的 現金流 。 這顯然 是有利 的發展 。 互 聯網正 成爲強 大的弓 I 擎 , 在整 個經濟 體系減 少成本 , 提高生 

產率 ( Litan and Rivlin, 2000) 。 

然而在 這方面 , 一如其 他考慮 , 有 理由擔 心在 更遙遠 的未來 ' 日益增 加的趨 勢是許 多新創 企業出 
售給 大企業 , 而不是 「上 市」, 至少 在美國 是如此 ;在 1990 年代 ,「上 市」 是高科 技企業 創始人 
和 早期投 資者常 用的返 場戰略 。 事實上 , 有相 當多的 大企業 , 例 如微軟 , 思 科和英 特爾等 , 已大 
量把硏 發外包 予創業 型市場 , 等待創 新型企 業來證 明自己 , 然後 購入整 盤生意 , 或 至少購 買新企 
業 的股票 , 一如在 1990 年代風 險資本 家向許 多高科 技企業 打主意 。 這使得 一些風 險資本 家尋找 
其他投 資機會 。 

我們 不是擔 心風險 資本家 的好處 , 而 是擔心 建立於 激進和 顛覆性 科技的 小規模 , 年 輕的創 新企業 
如果經 常被更 大規模 , 更官僚 , 可能沒 有同樣 創業精 神和文 化的企 業吃掉 , 創新企 業將無 法實現 
企 業及其 創新的 真正潛 在能力 。 的確 , 近年 來這趨 勢已頗 爲顯著 , 由新 企業把 握機會 , 進 佔成功 
前輩離 場留下 的空間 。 但 這過程 仍然令 人關注 , 未來的 政策調 整可能 需要確 保創新 型新企 業的管 
道源 源不絕 。 

另一個 可能影 響今後 創新企 業成立 , 令人 擔憂的 公共政 策制定 , 是最 近收緊 了破產 法意想 不到的 
效果 。 美國 國會在 2005 年修改 破產法 , 不知道 個人破 產有百 分之二 十可能 事實上 是與經 商有關 
(Lawless and Warren, 2005) 。 由於 許多創 業家開 始時是 以信用 卡來資 助活動 , 修改破 產法迫 

使 宣布破 產的人 士要償 還更多 的債務 (似 乎是 好事) , 可能無 意中阻 止新企 業成立 。 有效 的破產 
法是 重要的 , 因 爲企業 離場越 是困難 , 創新 型企業 家就較 不可能 敢於承 受創業 的風險 。 我 們不要 
忘記 , 阻礙不 成功企 業離場 , 實際 上是相 等於增 加進場 的成本 。 

稅收親 

像本 書一樣 的著作 , 經 常把重 點放在 作者認 爲是對 增長至 關重要 的力量 , 建 議各國 政府提 供一些 
補充 獎勵以 加強這 些力量 。 最經常 提出的 獎勵辦 法也許 是減稅 , 稅 項抵免 , 或降低 有助經 濟擴張 
活動 的稅率 。 事實上 , 美國 聯邦政 策制定 者近年 來已對 各種活 動提供 大量稅 收優惠 ,這是 目前稅 
法複雜 的原因 。 在 2001 和 2003 年' 美國總 統布什 提議和 美國國 會批准 兩項減 稅法案 ' 大幅降 
低個 人的邊 際所得 稅稅率 , 尤其是 高收入 納稅人 , 以及 (至 2007 年) 訂立 企業紅 利支付 15% 
的利率 。 這 兩個稅 務法案 一共把 聯邦所 得稅佔 國內生 產總値 的比例 , 從 2000 年的 20% 降至 
17% 。 2005 年 11 月' 由布 什總統 任命的 稅制改 革特別 諮詢小 組槪述 了廣泛 的建議 ' 駁回 了一些 
個人扣 除以簡 化稅法 (値 得注意 關於各 州和和 地方所 得稅的 建議) , 並進一 歩降低 個人邊 際所得 
稅稅率 作爲權 衡取捨 。 小組還 提出有 關企業 所得稅 的建議 , 以 加強刺 激投資 (提議 所有新 投資列 
爲即 時開支 , 從而免 受徵稅 , 但拒 絕扣除 任何借 貸利息 )。 一項硏 究認爲 , 通過減 少當前 稅制的 



對於 一些新 的軟件 , 主要 投資是 人力資 本和聰 明才智 ' 或所 謂的汗 水資本 。 最戲 劇化的 說明是 Skype 的成功 ' 是由 
兩位 芬蘭人 發明的 互聯網 長途電 話服務 ' 在 2005 年這項 獨創性 服務以 26 億 美元連 本帶利 出售予 eBay 。 



一 些歪曲 , 小組 稅務建 議的簡 化要素 應惠及 創業家 (Bruce and Gurley-Calvez, 2006). 



與 簡化稅 制同樣 重要的 是稅制 的結構 ; 任何稅 制的核 心目 標是自 給自足 , 也就 是收集 足夠的 收入 
來支 持政府 的開支 。 爲此 , 布 什的減 稅小組 其任務 是沒有 價値的 , 因 爲它的 唯一指 示是審 查不會 
影響 總稅收 的提案 。 然而 , 這 指示忽 視了財 政預算 的數學 。 面對 嬰兒潮 一代即 將返休 , 加 上醫療 
費用 持續快 速增長 (儘 管硏 究和科 技進歩 提高其 質量) , 政府 的三個 主要福 利項目 (社 會保障 , 
醫 療保險 和醫療 補助) 中的聯 邦政府 支出預 計將迅 速增加 。 特別是 除非福 利結構 有改變 ' 這些項 
目 的 聯邦政 府開支 ' 在 2005 年佔 國內生 產總値 稍多於 8% ' 預計在 2025 年將 達到近 1 4% , 2050 
將高達 19% 。 142 由於這 一時期 的其他 聯邦政 府支出 , 其中包 括利息 , 很可 能至少 佔國內 生產總 
値 12% (2005 年 水平) ' 很顯 然稅收 佔國內 生產總 値的比 例不能 保持在 17% 而 赤字佔 GDP 的 
份額不 會暴升 。 在某種 程度上 , 不 可避免 的是未 來的國 會和總 統必須 達成一 攬子削 減預算 開支中 
的福 利增長 , 而且還 要加稅 。 

當然沒 有人喜 歡加稅 ; 向已 習慣於 2001 年稅收 法案降 低邊際 所得稅 稅率的 大眾推 銷加稅 將是極 
其困難 。 從 經濟角 度來看 , 重要 的是任 何加稅 要對長 期經濟 增長損 害最少 。 什麼樣 的加稅 最符合 
該測試 ? 

從原 則上說 , 通過消 費徵稅 , 而不 是較高 的所得 稅率來 籌集額 外收入 , 應該 最不傷 害經濟 , 因爲 
消 費稅應 鼓勵私 人儲蓄 , 而這 反過來 又應降 低利率 , 從而增 加投資 (從 長遠 來看這 可能導 致較高 
增長 , 雖然短 期內增 長放緩 , 這 是由於 消費稅 對總需 求令人 沮喪的 影響) 。 相 比之下 , 提 高所得 
稅 稅率帶 來一些 阻滯努 力工作 的風險 , 儘管全 面提高 每個人 (員工 和企業 主一視 同仁) 所 得稅稅 
率不 一定會 特別阻 礙創業 型活動 。 143 

但是消 費稅有 其缺點 。 一方面 是很難 設計其 影響是 進步的 消費稅 , 即 是低收 入納稅 人繳納 的稅額 
相 對較少 於高收 入人士 。 再者 , 更爲 切合我 們手上 的問題 是某些 種類的 消費稅 , 例如 增値稅 , 實 
際上可 能傷害 創業家 , 要 求他們 他們在 銷售產 品和服 務可以 取得收 入之前 , 已經要 爲生產 的投入 
付稅 ; 要有銷 售才有 資格獲 得返還 投入稅 。因爲 某些投 入要支 付直接 銷售稅 , 創業 家的現 金流可 
能 受到不 利影響 。 

因此 , 以更進 歩的方 式來增 加收入 而又不 會令人 失去工 作或創 業努力 的動機 , 將會是 「擴 大稅 
基」 ' 即是保 持邊際 所得稅 率不變 , 但削 減扣除 和豁免 。 這可 能是理 想的經 濟成果 , 但擴 大稅基 
的辦法 可能是 在政治 上最不 容易接 受的增 加收入 的方法 , 因爲 這方法 的目標 是具體 , 可識 別的組 
群 , 即是那 些受益 於扣除 (住房 建造業 , 州政府 和地方 政府官 員和慈 善組織 , 僅舉 幾例) , 而不 

是由全 體負擔 。 



數 據來自 國會預 算辦公 室網站 : http://www.cbo.gov (中 度開支 的情況 )。 
143 例如 ' Gentry and Hubbard (2004) 顯示 ' 稅 率表對 創業家 的影響 ' 比稅 率水平 更重要 。 他們 具體表 明稅率 表越是 
累 進性質 (收 入增 加越多 , 邊 際稅率 上升得 越快) , 個 別人士 較不願 意成爲 創業家 。 假設 這些結 論成立 , 那 麼全面 增力口 
邊際所 得稅率 應會提 高收入 ' 不 會對創 業家精 神有嚴 重影響 。(譯 註: 累 進稅率 : 隨 課稅所 得額的 增加而 級距提 高的稅 
率 , 也 就是課 稅所得 額越小 ' 稅 率越低 ' 課 稅所得 額越大 ' 稅 率也逐 級遞增 。 資 料來源 : 
http://fund, chinfonbank.com. tw/z/glossary/qlexp 673.asp.htm ) 



顯然 , 在本 書鉤劃 在政治 上是最 少害處 , 又會 對增長 和創業 家精神 做成最 少傷害 的一籃 子稅制 , 
對 我們來 說沒有 什麼比 較優勢 。 我們 所能做 的就是 突出涉 及的權 衡取捨 , 同時 強調另 一方案 : 「 不 
作 爲」, 從長 遠來看 對創業 家和所 有美國 人而言 是任何 增加收 入的辦 法最壞 的取捨 ; 「不 作爲」 就 
是 已知社 會保障 , 醫療 保健和 醫療補 助或類 似其目 前形式 的替代 , 依然不 採取行 動以提 高收入 。 

財薩告 要求和 Sarbanes-Oxley 法案 

法 律要求 以及爲 符合這 些要求 所付出 的努力 和成本 , 可能 阻礙企 業發展 。 這 些成本 可能不 會強加 
諸 初建立 的企業 , 但會 影響日 後有盈 利時企 業擴張 的前景 (如新 企業證 明是成 功的) , 這 可能妨 
礙生產 型的創 業活動 。 

一個 重要的 例子是 最近通 過的政 策以努 力防止 金融不 當行爲 ; 安然 , 世界通 訊以及 其他突 飛猛進 
的企業 的失敗 , 導致了 2002 年的 Sarbanes-Oxley 法 案和在 主要證 券交易 所上市 交易的 相關改 

變 。 改 革要求 : 獨 立董事 應佔上 市企業 董事會 的多數 (而 不是 企業內 部管理 人員) ; 上市 企業對 
內部監 控進行 廣泛的 年度內 部和外 部審計 (這機 制是確 保企業 資金不 被濫用 ) , 餘 下的四 家大型 
會計師 事務所 ( 以 及任何 較小的 上市企 業審計 事務所 ) 須受 新成立 的上市 企業會 計監督 委員會 144 

監督。 ° 

我們特 別感興 趣的是 廣泛審 計和獨 立董事 的要求 。 沒有黑 白答案 的問題 : 這 些措施 的成本 是否提 
供足夠 的好處 , 即是 比先前 以刑事 處罰那 些參與 企業財 務醜聞 的人士 , 更能 減少不 當行爲 。「上 
市」 就是前 身由私 人擁有 的企業 , 邀 請公眾 通過購 買企業 股票獲 得部份 所有權 。 最 低限度 , 這些 
「上 市」 的額外 成本可 能助長 成功創 業爲避 免公開 發行而 出售給 大企業 的趨勢 。 再者 , 還 有零星 
報 告指出 , 無論 Sarbanes-Oxley 法案 是否嚇 怕了年 輕的企 業上市 , 這已經 讓企業 創始人 在上市 
後 無心留 在企業 。 有更多 上市企 業準備 「私 有化」 ' 也許 是爲了 避免與 Sarbanes-Oxley 法案有 
關 的監管 。 

很難 知道所 有這些 影響在 現在或 未來有 多重要 , 但 正如俗 話所說 : 有煙 必有火 。 雖 然我們 沒有打 
算 總結謂 Sarbanes-Oxley 法案的 成本已 經超過 了好處 ' 可 以想見 的是總 體來說 好處多 於成本 ; 
似乎 環繞著 Sarbanes-Oxley 法案 的影響 有足夠 的周邊 「煙 霧」, 値 得硏究 人員和 決策者 進一歩 

審視 這法案 , 以 確定法 案或執 行法案 的規章 是否可 以修改 , 使其更 符合成 本效益 。 

一個良 好的開 端將是 完善第 404 條規則 , 使內 部監控 的審計 是比現 在看來 更加基 於風險 。 檢討 
應適 用於執 行與法 案相關 的規則 , 大 小上市 企業一 視同仁 。 在撰寫 本文時 , 美國證 券交易 委員會 
似 乎正進 行這樣 的活動 , 並於 2006 年 12 月提 出澄清 以實現 這目標 。 145 



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 (PCAOB). 
145 2006 年 4 月, 美國 證券交 易委員 員一個 小企業 諮詢小 組建議 : 較 小規模 的上巿 企業可 獲豁免 , 或是受 比大企 業寬鬆 
的 404 版 本監管 。 委員 會拒絕 這建議 , 因爲這 將無意 中引進 區別大 和小企 業的人 工區分 , 可能 阻礙小 企業增 長壯大 。 較 
爲低 風險的 做法是 該委員 會採納 的方法 : 小 規模上 巿企業 要遵守 S0X 法 案所有 規定的 生效曰 期延至 2007 年底 。 



另一 個更雄 心勃勃 的想法 , 是由美 國證券 交易委 員會指 定不同 級別的 「404 強度」 , 讓股 東選擇 
他們 想要的 。 因此 , 如股東 對目前 管理層 有疑心 , 擔心 或關心 , 可 以投票 最強度 (和 昂貴) 的內 
部監 控審計 ; 較爲信 任管理 層的股 東可能 會選擇 較寬容 的版本 。誠然 , 這將 需要一 些工作 來落實 
這 些選項 的細節 , 但 至少在 原則上 , 如果 投資者 在這件 事有一 些參與 , 我們認 爲可以 減少對 404 
審計 的相對 成本和 效益有 這麼多 的猜測 。 

法 律保翻 識産權 

以專利 , 商標 , 版權 和商業 秘密法 等形式 , 由 法律保 護創意 一直是 美國法 律結構 的部份 。 憲法特 
別提 及專利 和版權 。 專利 的權利 起源於 意大利 , 可 追溯到 15 世紀 。 

從原 則上說 , 所 謂的知 識產權 是爲了 鼓勵發 明家和 創業家 參與產 生和傳 播創新 的活動 。 現 實是更 
爲複雜 。 當 涉及到 促進創 業精神 , 保 護知識 產權有 兩面性 。 一方面 , 有一些 法律的 保護無 疑是鼓 
勵 創新所 必要的 , 雖然 創新所 得回報 的最大 份額是 歸於社 會整體 , 而不是 發明人 或原來 的創業 
家 。 146 —方面 , 太 多的法 律保護 可以阻 礙創新 和創業 家精神 , 特別 是錯誤 保護不 屬於真 正新鮮 
的 產品或 生產方 法或服 務提供 。 不 適當或 過於寬 泛的法 律保護 , 提高 了創業 家進入 的壁壘 , 完全 
阻止一 些來自 發展中 國家的 創新或 推廣新 工藝或 新產品 。 找 到正確 的平衡 , 或在兩 者之間 穿針弓 I 
線 , 是 困難的 , 但極 爲重要 。 

建立保 護知識 產權的 制度導 致第二 個目標 的衝突 。 作爲 保護社 會利益 的手段 , 專利 和版權 有兩個 
主要 目標。 一 個目標 是確保 創作者 有機會 從他們 的努力 獲得一 些獎勵 , 這既 是公平 也是獎 勵進一 
歩 創造性 的努力 。 但第二 個目標 明顯與 此是不 相容的 , 那就是 他人易 於取得 和傳播 , 以確 保創新 
爲整 個社會 帶來的 好處是 重大和 合理可 行的廣 泛使用 。 

這 兩個目 標之間 的衝突 得到廣 泛承認 。 取得 知識產 權的障 礙較低 , 創 作者較 少能指 望因使 用而收 
費 。 如果 沒有什 麼障礙 , 任 何人都 可以利 用新的 , 受法 律保護 的創意 , 取用的 價格幾 近於零 。 然 
而 , 有一 種方法 可以協 調這兩 個目標 , 至 少是在 原則上 。 與人 們的猜 想相反 , 專利 一般沒 有阻礙 
傳播 , 而在 各種各 樣的情 況下方 便並鼓 勵傳播 。 要了解 這一點 , 快快回 顧歷史 , 然 後看看 專利法 
如何 可以促 進發明 和披露 。 



耶魯 大學經 濟學家 William Nordhaus 非常仔 細計算 ' 說明 發明家 的創新 總價値 ' 平 均只有 3% 是落在 發明家 的口袋 
(Nordhaus, 2004) 。 這數 字乍看 似乎難 以置信 , 但當考 慮到自 工業革 命以來 , 世 界上所 有較富 裕的國 家的收 入增加 , 
其中 大部分 增長大 槪是因 爲發明 和發現 ' 而 Bill Gates 和其他 非常成 功的創 業家的 收入只 佔其中 小部份 ' 這說法 就更容 

易 接受。 



英皇亨 利六世 的制誥 (英 國劍橋 大學英 皇書院 藏品) 。 
歷史的 怪點是 專利開 始時不 是爲了 獎勵創 造新穎 , 商業 上有用 的知識 , 而是 促進從 一國轉 移到另 

一國 。 North and Thomas (1973) 指出 ' 所謂的 英皇制 誥源自 1300 年代 英格蘭 ' 一如 現在是 

把制 誥點名 的物品 其生產 和銷售 的壟斷 權利在 指定時 間內授 予某人 。 147 最初 , 這 些權利 不是授 
予該 發明的 發明人 , 而 是授予 可以在 本國竊 取發明 , 向英格 蘭輸出 的外國 生產商 。 換言之 , 專利 
是用於 誘導技 術轉移 , 而不一 定是技 術]^ 新 。 第一個 這類的 函件是 爲此目 的授予 一位比 利時織 
工 。 隨 後英格 蘭鼓勵 許多其 他活動 ( 除了 紡織) 從 歐洲大 陸各地 搬遷到 英格蘭 : 採礦 , 金 屬加工 ' 
絲 綢生產 , 製造彩 帶等等 。 事實上 , 伊麗莎 白一世 頒發的 五十五 項壟斷 特權中 , 有 二十一 項是頒 
發給外 國人或 歸化子 民的各 種產品 。 148 

現 代的做 法主要 是把專 利授予 本國的 發明人 。 始作 俑者是 1 623 年 英格蘭 法律的 〈 壟斷 法約' 49 > 。 
當時國 會極爲 憤怒皇 室濫用 英皇制 誥以獎 勵寵臣 , 其 目的與 鼓勵創 造創新 沒有任 何關聯 。 自此至 
近今幾 十年來 , 自願 傳播專 利材料 已成爲 主要經 濟活動 。 更重 要的是 世界各 地的專 利法自 此以來 
都要求 專利持 有人披 露値得 取得專 利的技 術細節 。 因此 , 專利不 但沒有 是阻礙 這進程 , 而 且發揮 
了關 鍵作用 , 有吸弓 I 力 促使專 利擁有 人願意 有效率 和自願 傳播。 事實上 ' 至 少在十 九世紀 下半葉 ' 
出售或 出租知 識產權 已變得 如此有 吸引力 , 導致 創造這 類交易 的市場 , 並得 到專門 從事所 需活動 
的 專業人 士協助 。 



「英 皇制誥 Ryal Patent j 是皇 室發出 的函件 , 供大 眾閱覽 ( patent ) , 有別 於機密 的密函 。 
148 例子包 括肥皂 , 疏浚和 土地排 水機械 , 烤爐 和火爐 ,油, 皮革, 磨床, 鹽, 玻璃 , 飲水杯 , 抽 水的壓 力泵浦 ' 書寫 
紙 ' 處理 回火鐵 的機器 ' 銑玉米 ' 油菜 籽榨油 ' 布 料修整 ' 烘乾 和熱軋 (North and Thomas, 1973, 153- 54 頁)。 

149 

Statute of Monopolies 



事實上 , 今 天的科 技銷售 ' 特許和 貿易已 成爲大 型活動 。 Arora, Fosfuri 與 Gambardella 列出 「科 

技市 場主要 交易商 」 的範 例名單 , 其中包 括許多 大企業 。 150 他們 還報告 了英國 諮詢公 司調查 1 33 
家企業 的結果 , 調查的 企業有 77% 曾取得 其他企 業的技 術特許 , 而 62% 有授予 特許權 給他人 。 
但他們 也指出 : 「但 比較企 業的內 部硏發 , 以財政 預算計 , 許 可權證 只是相 當溫和 的活動 。 該調 
查估計 , 從他人 取得科 技授權 分別只 佔北美 ' 歐洲和 日本受 訪者其 總硏發 開支的 12% , 5% 和 
10% 。 」 (Arora, Fosfuri, and Gambardella, 2001, 30-31). 

對於一 些企業 , 參與 技術市 場是極 其重要 。 例如 , 出售 聚丙烯 技術是 聯合碳 化物企 業的重 大活動 。 
IBM 告知本 書作者 Baumol 該公 司與世 界各地 的電腦 重要元 件主要 生產商 都有技 術交流 合同。 顯 

然 自願傳 播不是 孤立和 不尋常 的現象 。 

然而 , 專 利法運 作有很 大的改 進餘地 ; 特別是 在美國 , 越來越 多的證 據表明 過於嚴 格或過 於寬鬆 
的專利 規則兩 者之間 沒有取 得可能 的平衡 , 因 此專利 是授予 「明 顯」 而非 「新 穎」 的發明 。 專利 
商標局 最臭名 昭著的 例子是 決定授 予亞馬 遜網站 「一次 點擊」 的功能 【點擊 此處購 買】。 但專利 
商標局 批準的 專利總 數目顯 著增加 , 這強烈 暗示該 局已不 堪重負 , 因此更 傾向於 有任何 疑點時 , 
利益歸 於專利 申請人 。 例如 ' 在 2004 年 ' 專 利商標 局批準 181 ,000 項專利 ' 1 990 年只有 99,000 
項 。 新申請 每年有 400,000 項 。 以專 利商標 局現時 的人手 , 將需要 兩年時 間才能 清除積 壓的申 
請 , 更不 用說處 理持續 雪崩的 新申請 (Orey, 2006) 。 

Adam Jaffe 和 Josh Lerner 兩位教 授認爲 ,專 利商標 局已變 得更加 寬鬆, 部分 原因是 國會於 1982 
年成立 專門上 訴法院 , 審裁知 識產權 的案件 , 而法 官是一 面倒向 專利索 3剖 頃斜 (Jaffe and Lerner, 

2004) 。 這些 法官的 行爲無 疑就像 政府官 員一樣 , 以最大 限度擴 大機構 的活動 。 另 一個因 素是專 
利商 標局人 手不足 , 而 財政預 算是和 批准專 利的收 費掛鉤 ° 因此 , 審 核員沒 有足夠 時間來 獨立確 
定專利 申請是 否真正 的新穎 , 而一 般而言 , 專利商 標局有 金錢的 動機去 批準更 多專利 。 不 管專利 
裁決的 明顯轉 變有什 麼理由 ' 不只是 Jaffe 和 Lerner 批判現 行體制 。 兩 個著名 的機構 : 國家硏 
究 理事會 (Merrill et al., 2004) 和聯 邦貿易 委員會 (FTC, 2003) 也得 出類似 的結論 。 

當然 , 捍衛強 而有力 的法律 以保護 知識產 權的利 益團體 ——^ # 別是軟 件和蜈 樂產業 —— 堅 持非常 
不同 的看法 。 他們 在最低 程度上 贊成嚴 格執行 現有的 專利和 版權法 ' 特 別是面 對例如 Napster 
這種 新科技 , 方便互 聯網用 戶能夠 輕易複 製音樂 和視頻 。 (法院 對此極 爲同情 。 ) 一些支 持更強 
大 的知識 產權法 。 還有中 間觀點 , 認識 到繁複 專利和 版權的 潛在僵 化效應 , 但 淡化這 種險況 ; 因 
爲知 道只有 少數企 業可以 壟斷生 產越來 越複雜 產品的 所有必 要的知 識產權 , 大多數 企業有 強大動 
機彼此 交叉授 權其知 識產權 ° 151 



其中包 括微軟 ' 旧 M ' AT&T ' Monsanto ' 摩 托羅拉 ' Bell South ' 戴姆 勒奔馳 ' 禮來 ' 柯達 ' Sprint ' 飛利浦 ' 西 
門子 ' 通 用汽車 ' 漢威 '波 音, 法雅' 福特 ' 通 用電氣 '日 立' 東芝' 道 氏化學 ' 強生 以及其 他許多 ( Arora, Fosfuri and 
Gambardella, 2001 , pp. 34—37 頁 ) 。 

151 這是 《經濟 學人》 全 面審查 這領域 的爭議 所表達 的觀點 (〈創 意的 巿場〉 2005 年)。 



我們的 觀點是 這制度 有裂縫 , 可 以改進 。 Jaffe 與 Lemer , 國 家硏究 理事會 以及美 國聯邦 貿易委 

員會 都各自 提出一 些技術 性建議 , 目的 是提高 「專利 質量」 (使 專利 只給予 真正新 穎和不 是明顯 
的 創新) , 減 少可能 取得專 利保護 的不確 定程度 , 並 降低取 得專利 的成本 。 至少在 原則上 這是無 
可非議 的建議 , 而他 們的具 體建議 値得認 真考慮 。 

例如 , 有 要求允 許第三 方在授 予專利 之前提 出抗議 , 並給予 專利批 準後的 行政審 查有更 強力度 ( 例 
如 , 通過把 推翻專 利的法 律標準 從要求 「明 確和令 人信服 證據」 的基礎 修改爲 「優勢 證據」 )。 另 
一 個想法 是提高 法官或 特派員 (不 是陪 審團) 決定非 常技術 性問題 的能力 , 特別是 發明是 否新穎 
和 不明顯 。 有越 來越多 的共識 , 甚至 是上述 改革的 反對者 , 應 給予專 利商標 局更多 資源以 完成工 
作 , 但 任何新 資金應 與專利 費脫鉤 (以 使不 鼓勵該 局不是 橡皮圖 章處理 申請) 。 誠然 , 對 非專家 
來說 , 這些建 議看似 是技術 性修補 , 但整體 來說是 朝著正 確的方 向發展 : 走向一 個更好 的體制 , 
足 以保護 有價値 的進歩 , 而同 時減少 沒有價 値的申 請獲得 批准的 可能性 。 152 

美國決 策者也 可以模 仿日本 專利制 度的幾 個特點 , 其 目的是 鼓勵傳 播發明 。 這些措 施包括 : 

■ 專利是 授予首 先申請 , 而 不是證 明是該 項目的 第一個 發明者 。 這樣 的制度 鼓勵儘 早備案 , 

將使 披露技 術資料 早於目 前美國 的制度 。 (世界 各地廣 泛應用 這制度 , 但不是 在美國 。 ) 
■ 在專 利申請 已經提 交一段 時期後 , 允 許他人 提前使 用可登 記專利 的發明 , 只 需要求 他們支 

付 r 合理」 版稅 。 在披 露期間 , 用戶必 須支付 特許權 使用費 , 除非可 以證明 申請人 的發明 
「明 知」 已經 被使用 。 這制 度顯然 增加了 申請人 未能與 潛在用 戶早日 達成協 議而面 臨的風 

險。 

■ 以非 常狹窄 的意義 來定義 專利的 覆蓋面 , 因此只 會禁止 其技術 與專利 項目非 常相似 , 又未 

經批 准的生 產項目 。 任何 專利制 度都要 求申請 專利的 槪念是 新穎的 , 但 日本對 「新 穎」 的 
解 釋是相 對鬆散 。 結 果是對 手在專 利申請 之後的 披露期 間學懂 這發明 的技術 , 會利 用這些 
知識爲 原來的 發現設 計一些 小調整 , 然 後就有 權申請 本身的 專利以 涵蓋這 些差異 。 這顯然 
削弱 了專利 排除他 人使用 的權限 。 再者 , 原來的 發明可 能受限 於衍生 專利而 無法在 本身的 
生產 過程使 用本身 的發明 , 因爲害 怕侵犯 「改 進的專 利」。 153 

所有這 些專利 規定對 日本的 創新者 構成強 大壓力 , 迫使要 和競爭 對手安 排交叉 授權。 僅僅 有這些 
規 則存在 , 不 僅對最 初專利 申請的 成功構 成威脅 (因 爲有 直接反 對的可 能性) , 而 且即使 專利批 
準 後使用 的權利 可能被 有專利 的改進 所限制 。 用 Ordover 的 話來說 : 「 日本 專利制 度把創 新者建 
立排 他性權 利的短 期利益 ' 臣服 於傳播 技術這 更廣泛 的政策 目標」 (Ordover, 1991, 48)。 因而日 

本模式 說明一 種方法 可以把 「遊戲 規則」 設計成 爲激勵 管理層 的措施 , 特別 是持有 相當數 量專利 
創新的 大企業 , 以提高 企業對 經濟生 產能力 和增長 的貢獻 。 



値 得讚揚 的是專 利商標 局本身 一直在 與一些 科技企 業攜手 , 力圖使 專利過 程更有 效率和 更可靠 。因此 ,截至 2006 

年初 , 該 局在探 索設立 所有開 放式源 碼和相 關文件 的中央 資料庫 ; 專利 申請可 行性排 名的索 引系統 ; 利用 公私營 部門各 
專家現 有知識 的方法 (類似 網上百 科全書 《維基 百科》 已經做 了好幾 年的方 法)。 

153 這 些段落 的內容 撮寫自 Janusz Ordover (1991) 這份 非常有 啓發性 的文章 ' 其中敘 述了日 本有關 的安排 ' 並 分析其 

後果。 



不是很 久以前 , 曾 經有一 段時間 , 沿著 以上所 言去改 革專利 制度的 想法被 視爲政 治上不 可想像 
的 。 「強 大知識 產權」 背後的 力量看 來是極 爲強勁 , 不容許 「弱 化」 知識 產權保 護的任 何改變 。 

但是 , 2005 和 2006 年 期間一 件引人 注目的 事件可 能已經 改變政 治版圖 , 並爲短 期至中 期的未 
來建設 性專利 改革搭 好舞台 。 在 這期間 , 廣 爲使用 的黑莓 Blackberry 設備 (方 便無線 電郵) 險 
被關閉 , 因爲這 設備依 賴的關 鍵技術 發明者 —— NTP 企業 —— 差點兒 取得法 院禁令 。 這 項威脅 
被 視爲非 常嚴重 , 以 至美國 政府的 律師要 求法院 : 假如發 出禁令 , 要 豁免聯 邦政府 、 國會 和司法 
部門 的僱員 。 最後 ' 關機的 威脅得 到解除 ' 因爲在 最後時 刻黑莓 製造商 (Research in Motion 企 
業) 以六億 多美元 達成庭 外和解 。 由於 黑莓用 戶眾多 , 一家 沒有從 事製造 , 只是持 有一些 專利組 
合的公 司提出 這似乎 是神神 秘秘的 訴訟, 喚醒了 決策者 和公眾 認識到 專利原 則和應 用不僅 波及創 
新 , 也是對 會使用 和依賴 它的人 們有潛 在的巨 大意義 。 

不纖 非生產 型企業 

我們 主張的 三管齊 下計劃 , 第二個 元素是 是減少 , 理 想的話 是消除 , 有創業 天份人 才把他 們的能 
力投 向沒有 生產力 的動機 , 這實際 上損害 國家的 生產力 。 非生產 型創業 精神可 以有多 種形式 ' 例 
如 , 具野心 的腐敗 , 形 成有組 織的犯 罪圈伙 , 或 從事合 法活動 , 如遊 說立法 機關以 促使通 過法律 
爲遊 說者或 他們的 客戶帶 來利潤 。 法院 和監管 機構爲 聰明的 律師一 創業家 提供許 多機會 。 相對於 
其 他國家 , 美 國沒有 嚴重腐 敗問題 ; 至少 在非政 府組織 「透明 國際」 的 2005 年腐 敗感知 指數中 , 
美國在 150 個國家 中排名 17 。 154 已故 Mancur Olson (1982) 預 示的更 大問題 ' 是 利益集 團和遊 
說團 體越來 越集中 , 最好的 情況是 導致效 率低下 , 嚴 重的是 削弱經 濟增長 。 例子並 不難找 : 未能 
成功認 真改革 由政府 贊助的 大團體 (房 利美 Fannie Mae 和 房地美 Freddie Mac); 美國 農民遊 
說 獲得大 量補貼 (這使 美國難 以推動 貿易自 由化) ; 高 科技和 娛樂行 業遊說 擴大知 識產權 (一如 
上述 , 很 可能走 過頭了 ) ; 尋 租訴訟 , 企業 互相競 爭以取 得壟斷 許可證 , 或 起訴更 成功的 競爭者 
以求 保護免 受競爭 。 所 有這些 活動利 用代表 各方利 益的創 新努力 。 足 智多謀 的遊說 者可以 想到新 
辦法 來實現 其目標 , 靈巧的 訴訟當 事人的 法庭活 動可以 很創新 , 如果他 們成功 , 可 以取得 大回報 ; 
但這 過程只 是把資 源從一 個口袋 轉移到 另一個 , 對總 產量沒 有什麼 貢獻。 

要解 決這些 問題不 是容易 。 似乎有 些措施 可以減 少遊說 的問題 , 例如 公告民 選官員 得到的 選舉捐 
款 。 代言組 織泛濫 ; 但 根據美 國憲法 , 這 是不受 披露要 求管制 , 這已 經顯示 出是多 麼容易 繞過這 
些規則 。 

政府還 可以通 過規則 限制尋 租訴訟 , 雖 然這是 有爭論 , 也可能 不符合 維護受 害方因 爲合法 的不滿 
尋 求補救 的能力 。 建設 性改變 的例子 , 是美國 國會在 2005 年 立法阻 止集體 訴訟的 「論 壇購物 
' 55 」 , 那是 原告人 找尋對 本身友 好的州 法院提 出訴訟 。 根 據新法 , 當原 告人居 住在與 被告人 (在 
典型的 集體訴 訟案中 , 被 告人往 往是大 企業) 不同 的州省 , 訴訟 必須在 聯邦法 院提交 。 更 有前途 
的進一 歩改革 是把涉 及高度 技術性 的案件 , 如 醫療糾 紛案件 , 交由 專門法 院審理 ; 有關專 利的案 
件也 應如是 。 但這未 必是靈 丹妙藥 , 因爲 這些法 院也可 能被既 得利益 者俘虜 (專利 知識產 權制度 



訊 息參見 http://www.transparency.org 。 
forum shopping 



似 乎是這 種情況 (Jaffe and Lerner, 2004) 。 然而 ' 到了某 時某刻 , 可能會 執行一 些措施 來減少 

非生 產性創 業精神 。 



避 免濫用 MS 斷法 

企業 敗於競 爭對手 , 因爲低 效率或 產品質 量不足 , 然後尋 求保護 , 聲 稱對手 的競爭 行動是 「不公 
平」 , 「掠 奪性」 或 「破 壞性」 ; 歷史多 的是這 些實例 。 當 然有些 情況是 確實有 企業採 取措施 , 其 
唯一的 可能目 的是摧 毀對手 , 例 如企業 利用雄 厚財力 , 把 產品的 價格訂 得遠低 於成本 , 希 望競爭 
對 手因爲 陷入價 格比賽 而破產 。 但 也有一 些所謂 「假 訴訟」 : 例如 , 當競爭 對手的 成本低 , 價格 
低 確實是 合法且 符合公 眾利益 , 但對 手企業 因而發 起訴訟 。 被 告人知 道訴訟 成本高 , 耗 神費時 , 
結果又 不確定 , 可能迫 使向原 告人支 付一定 數額以 交換撤 回申訴 ; 那 些不能 依靠本 身實力 而成功 
的企業 因而有 動機提 出訴訟 , 作 爲失敗 的保險 。 

事實上 , 本書 作者之 一曾參 與這樣 的案子 : 多個飲 料生產 商聯合 組成合 作企業 , 生 產的瓶 子費用 
只有當 時的壟 斷瓶子 製造商 的一半 。 製造 商通知 前客戶 , 告訴 他們將 來必須 以賣方 所訂價 格獨家 
向製造 商購貨 , 否則 將發起 反壟斷 訴訟指 控他們 。 客 戶拒絕 , 瓶子製 造商於 是起訴 。 幸運 的是審 
理這 案子的 法官知 悉原告 的赤裸 裸威脅 , 裁決訴 訟敗訴 。但是 , 這類 案子並 不總是 這樣完 善結束 , 
特別 是因爲 外觀完 全等同 的訴訟 可以完 全是合 法的。 

可以採 取一些 歩驟來 阻止這 種謀略 訴訟。 根據美 國現行 的規則 , 如果 這類案 子的原 告獲勝 , 可預 
期 取得法 律費用 以及三 倍賠償 (見 下文) 。 但是 , 假如 原告的 案子毫 無理據 , 即 使被告 人勝訴 , 
原 告一般 不用支 付被告 人的法 律費用 。 顯然 , 這 樣的制 度會鼓 勵提出 沒有理 據的法 律申訴 , 甚至 
可能 確保原 告人在 這程序 幾乎沒 有損失 。 糾正這 問題方 法之一 是通過 「英 格蘭 規則」 : 在 某類案 
件 , 如雙 方都有 商業利 益的商 業訴訟 , 敗 訴一方 支付律 師費用 。 但是 ' 如這 更爲廣 泛適用 , 合法 
權益 受損的 消費者 可能有 困難取 得賠償 。 

另一 個想法 是重新 規定美 國的反 壟斷法 , 長期 以來這 容許原 告人勝 訴時可 得到三 倍損失 的賠償 。 
這只會 增加上 文討論 的虚假 反壟斷 訴訟的 吸引力 ; 要終結 這一切 , 不 僅要保 護原告 人免受 更有效 
競 爭對手 的競爭 , 也 要避免 原告人 得到龐 大的金 錢獎勵 。 採納三 倍損失 的賠償 , 原因 有兩個 。 首 
先 , 違反反 壟斷法 的企業 有相當 機會消 遙法外 ; 如果企 業無懼 於要支 付競爭 對手的 賠償會 多於其 
非法活 動做成 的損害 ' 就會著 手侵犯 。 如果 是這樣 , 三倍損 失的賠 償可能 構成適 當的威 懾力量 。 
但三倍 損失的 賠償的 第二個 理更令 人懷疑 : 爭取 「私 人檢察 總長」 發 現和起 訴反壟 斷濫用 。 雖然 
有一些 合法的 案子仍 然是以 這種方 式啓動 , 往 往是由 政府官 員負責 調查和 起訴案 件的辛 勤工作 , 
而 私人原 告追隨 這些事 實之後 , 拿走 龐大的 損害賠 償裁決 。 由 於即使 沒有三 倍損失 的賠償 , 原告 
人 會有動 機向政 府投訴 , 我 們認爲 美國反 壟斷法 應取消 三倍損 失賠償 的規則 ° 

遏制 其他沒 有理據 的訴訟 

沒 有理據 的訴訟 不僅強 加不必 要的交 易成本 , 還會阻 止創業 和發展 。 尤其是 一般權 宜應急 提出沒 
有 理據的 集體訴 訟可以 涉及數 以億計 , 如果 不是數 十億美 元的損 害賠償 。 



應 急訴訟 往往是 由日益 有精密 聯繫的 原告律 師提出 , 所作出 的安排 是原告 不用提 前支付 律師費 ; 
如案 子勝訴 , 律師 瓜分補 償的很 大份額 。 這樣做 法誘使 一些律 師圓利 之計是 尋找根 本不會 上到法 
院的可 能案子 , 並引誘 潛在的 眾多客 戶成爲 原告人 , 這些 原告人 沒有金 錢損失 的風險 (技 術上是 
有道 德規則 以防止 這一切 , 但成功 的原告 律師似 乎有辦 法規避 ) 。 

集體 訴訟開 始時分 兩個階 段進行 。 首先 , 法院 必須確 定所有 成員是 「處境 類似」 或 因同一 原因而 
利 益受損 , 才可 以視爲 「集 體」 行動 。 在考 慮是否 作出這 結論時 , 法 院含蓄 地假設 被告人 要承擔 
賠 償責任 , 因此 不可以 在這問 題上提 出證據 。 第二 , 一旦 確認爲 「集 體」, 法院進 一歩考 慮被告 
實際上 是否應 承擔賠 償責任 , 如果 是的話 , 是多少 (以集 體計) 。 

對被告 人而言 , 這兩 個階段 較重要 的是第 一階段 , 因爲一 旦法院 批准集 體訴訟 , 即 使是沒 有理據 
的原告 人可以 成爲龐 大風險 。 如 集體人 數眾多 , 總賠 償額更 爲龐大 。 因此 , 即 使他們 是無辜 (或 
認爲 自己是 無辜) ,在 「集 體」 已被 確認的 集體訴 訟被告 人可能 只有選 擇投降 及和解 , 實 際上是 
支 付贖金 以逃避 訴訟現 在威脅 的危險 。 這顯 然鼓勵 進取的 訴訟人 找尋此 類案件 。 

集體訴 訟的效 果實際 上是勒 索財力 雄厚的 被告人 (本 身有財 力或是 有責任 保險爲 後盾) ; 減少鼓 
勵進 取的集 體訴訟 , 可 能的辦 法之一 是允許 被告人 在這種 情況下 , 在法 院批准 或否決 「集 體」 界 
定之前 , 有有限 的機會 提出一 些證據 (如 果它 有任何 證據) 證明 被告人 是無辜 。 證據 越有力 , 原 
告人 如要維 持集體 訴訟的 門檻就 越高。 我 們鼓勵 對這問 題有興 趣的法 律界人 士和經 濟學家 考慮其 
他 辦法來 解決這 個問題 。 156 

競爭 和創新 : 讓 勝利者 麟警惕 

以下 是我們 建議鼓 勵生產 型企業 的第三 個要素 。 第一和 第二元 素主要 集中於 個人創 業家和 他們的 
發明合 作夥伴 , 假 如不是 全部都 集中在 這方面 。 第三元 素的內 容涉及 大企業 和刺激 他們繼 續創新 
的措施 。 在 「創 業型」 經 濟體系 , 這是 適當和 必要的 ' 因爲大 企業在 這些經 濟體系 中發揮 重要和 
互 補作用 : 累積企 業發明 的改良 , 促使 和鼓勵 廣大消 費者有 欲望和 使用這 些改良 。 再者 , 因爲這 
些大 企業激 烈競爭 , 迫使他 們在被 競爭對 手擊敗 之前不 敢鬆懈 引入這 些改進 , 這才 導致創 新和科 
技 進歩源 源不斷 。 

我 們將集 中於若 干政策 工具以 幫助確 保這結 果持續 : 主 要是大 企業不 斷創新 ; 首先 討論反 壟斷法 
的適 當作用 , 並 指出必 須對外 國貨物 、 服務 、 創意和 資本繼 續開放 的重要 , 爲創新 比賽增 加競爭 
壓力 。 企 業所得 稅條例 有關處 理股票 期權的 部份也 可改進 , 尤 其是要 刺激大 企業繼 續創新 。 大學 
院系 開發的 創意已 經是創 新的重 要來源 , 在 未來的 高科技 領域很 可能更 爲重要 ; 這 些創意 可以更 
迅速 商業化 , 促進創 業成功 。 所有 這些建 議都應 能推動 大企業 的技術 創新和 商業化 。 最後 , 有必 
要確保 美國的 大小創 新型企 業有足 夠人才 : 訓 練有素 , 適 合二十 一世紀 日 益 技術化 要求的 勞動力 。 



我們 較爲不 傾向美 國民事 侵權行 爲改革 一項最 受喜歡 的提案 : 立法規 定非經 濟損失 (那些 「精神 痛苦」 ) 的上限 。 儘 

管 有證據 表明上 限有威 懾訴訟 的效應 ( Danzon et al., 2004 ) , 這 對因爲 被告疏 忽而遭 受嚴重 精神痛 苦的人 士本質 上是不 

公 平的。 



適斷 删和 協作創 新活動 

第五章 討論反 壟斷法 的作用 不僅是 在維護 , 而 且也鼓 勵競爭 。 無 可置疑 這些法 律應繼 續執行 。 與 
此同時 , 同樣 重要的 是反壟 斷當局 要更加 重視執 法工作 , 方便 企業之 間爲服 務公眾 利益的 某些類 
型合作 。 在 創新的 舞台上 這尤其 是如此 。 創 新有助 加快消 除過時 的事物 , 使 企業分 擔在研 究和發 
展進 程中付 出沉重 的成本 , 使個別 企業更 容易承 擔自己 的開支 。 創新 降低了 硏究和 發展的 風險投 
資 , 並 減少重 複工作 , 也 有助兼 容設計 , 方 便企業 的科技 進歩能 順利與 另一企 業協調 , 同 時促進 
各企 業在開 展本身 創新活 動時彼 此學習 。 

在 實踐中 , 反壟 斷當局 可以認 識到這 些合作 的好處 , 運用 「理性 的寬鬆 規則」 , 無 論是在 權衡合 
資硏究 , 硏 究聯盟 , 甚至高 技術產 業兼倂 的競爭 (或可 能是反 競爭) 影響時 , 這些 都可能 是困擾 
著生產 和知識 傳播的 市場失 效時的 最佳社 會回應 。 事實上 , 目 前在高 科技產 業擁有 大量市 場份額 
的企 業合倂 (在 這產業 , 硏究 、 開 發和部 署新科 技的固 定成本 昂貴) , 可以 被推定 爲有利 於長期 
效率 , 尤其 是在較 少由科 技驅動 的產業 。 

事實上 , 美國 兩個反 壟斷執 法機構 (司 法部 和聯邦 貿易委 員會) 的 知識產 權準則 , 已表明 認識到 
合作 的好處 。 157 更 爲正規 化宣告 理性的 寬鬆規 則將清 除一些 剩餘的 法律不 確定性 。 158 

開雄 界以 加強競 爭壓力 

對 外開放 貿易和 直接投 資是弓 I 起一 般公眾 懷疑 , 有時敵 意的經 濟措施 。 人們 普遍擔 心歡迎 其他國 
家 的出口 , 尤其 是低工 資和生 活水平 的國家 , 將導 致國內 就業機 會損失 , 企業少 做生意 , 把工資 
壓 低至可 憐的發 展中國 家水平 。 幾 十年來 , 受歡 迎的輿 論製造 者已聯 合反對 「廉 價外國 勞工」 製 
造 的進口 貨物帶 來不公 平競爭 的威脅 。 現在 , 類似 的投訴 已針對 把工作 「外 包」 (或 更準 確的說 
是 「離 岸」) 予支付 較低工 資國家 的服務 供應商 。 

對富裕 國家把 工作離 岸外包 , 有錯誤 和正確 的反應 。關 起貿易 的大門 是錯誤 , 甚至 只是通 過關稅 , 
配額或 其他措 施阻礙 進口也 是錯誤 ; 這 都肯定 是錯誤 的反應 。 經濟學 家的標 準結論 認爲貿 易對雙 

方有利 , 基 本上是 正確的 (但 Baumol and Gomory [2005] 表明 ' 如 企業把 工作離 岸外包 , 外國 

競 爭可以 降低這 些好處 的份額 , 但不會 抵銷創 新的進 歩)。 進 口國通 過貿易 進口外 地製造 商更便 
宜生產 的產品 , 以 交換出 口國家 成本較 低生產 商製造 的物品 。 當交易 各方都 是在美 國境內 , 我們 
歡 迎交易 ; 若 然不認 同這種 有益交 易對我 們本身 的好處 , 只會 加重開 放貿易 和離岸 外包對 我們已 
經做 成的任 何痛苦 。 

正確的 反應是 如某國 (例如 美國) 企業 已有離 岸外包 , 該國的 生產者 創新要 更迅速 , 開 發更好 , 
更便宜 的產品 。 有 證據浮 現表明 把部分 或大部 分日常 工作離 岸外包 的國家 , 正利用 其相對 優勢更 
迅 速和更 具成本 效益把 創新帶 入市場 ( Engardio, 2006 ) 。 隨 著創新 的進歩 , 各國 可以擴 大貿易 , 



美 國司法 部和聯 邦貿易 委員會 《知 識產 權轉讓 反壟斷 指南》 Antitrust Guidelines for the Licensing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Washington, D.C.,1995 年 4 月 6 日。 

158 最 近有嘗 試進一 歩闡明 所涉及 的問題 ' 參見 Swanson and Baumol, 2005 。 



又 同時體 驗到經 濟增長 , 創造 更多就 業機會 , 以 及提高 整體工 資帶來 的好處 。 扇吉 果可見 證於近 

期美國 的歷史 。 進口佔 總產出 的份額 , 從 1995 年只有 11% 升至 2004 年近 17% 。 然而 ' 在此期 
間 , 家 庭的平 均收入 增加了 8% , 國內 生產總 値增長 30% 以上 , 總 就業人 數增加 12% 。 159 很明 

顯 , 各 國可以 增加貿 易和同 時享受 生活水 準改善 。 

事實上 , 自 由貿易 再加上 外國人 建設自 己的工 廠的直 接投資 , 使美國 企業對 競爭保 持警惕 , 使美 
國 消費者 受益於 更廣泛 的產品 和服務 , 價 格更低 。 例如 , 如果 沒有更 具燃料 效率和 高品質 日本汽 
車 的競爭 , 美國汽 車企業 只會生 產比現 在燃料 效率較 低和較 不可靠 的汽車 。 鋼鐵和 紡織工 業等等 
已曾經 歷同樣 的過程 。 

這 不是否 定對在 科技領 域外國 取得進 展的合 理擔心 。 依然有 「先 行者」 優勢 的企業 在新領 域首先 
實現商 業成功 , 是 其他企 業難以 (但 並非不 可能) 趕上的 。 規 模化生 產的經 濟效應 , 有經 驗勞工 
所吸取 的經驗 , 以 及相關 行業相 互支持 , 促使早 著先機 的業界 和所在 國家在 抵抗其 他國家 的科技 
入侵時 佔著強 大的防 禦位置 。 即使 互聯網 時代方 便許多 產品在 世界各 地設計 和組裝 , 地點 依然是 
有優勢 。 一旦 某地方 或地區 在某些 專業取 得了穩 固地位 , 似乎會 走上良 性循環 : 有 專門知 識的勞 
工 和相關 支持服 務吸弓 I 更 多企業 , 這反過 來吸弓 I 更多 這樣的 人才和 基礎設 施等等 。 例子不 僅見諸 
美國 (最顯 著的是 奧斯汀 , 波士頓 , 羅利 , 西雅 圖和舊 金山海 灣區) , 而且還 見諸世 界各地 : 印 
度的班 加羅爾 (車 欠件) , 意大 利北部 (設計 ) 和台灣 (製 造消費 類電子 產品) 。 卡內 基-梅 隆大學 
的 Richard Florida 指 出地理 集聚作 爲證據 , 說明 世界是 「有平 有突」 , 而不 是紐約 時報專 欄作家 
Thomas Friedman 所主張 「世 界是 平的」 (Florida, 2005; Friedman, 2005) 。 160 

與 此同時 , 重要的 是正面 解釋經 濟進歩 在世界 各地擴 散的關 。 作爲 美國人 , 我們應 該希望 世上的 
印度和 中國富 裕成長 , 因 爲他們 越富有 , 我們的 出口就 有更大 的市場 。 而且 , 僅僅 因爲新 創意是 
其他 地方開 發出來 , 並不 意味著 美國沒 有得益 。 正如世 界其他 地方已 經受益 於我們 幾十年 來的科 
技進歩 , 而 通過進 口體現 科技改 革的資 本貨物 , 和接受 通常配 備先進 工藝和 (或) 管理技 的外國 
直 接投資 , 我 們也可 以獲益 。 事實上 , 美 國在歷 史上正 是得益 於一系 列事件 , 從十 九世紀 的英國 
鐵路 到最近 的日本 「及 時」 生產和 質量圏 。 

從長 遠來看 , 如 果有更 多有技 能的人 推進科 技前沿 , 世上 所有人 , 包括富 裕國家 如美國 , 可以期 
待得到 更好的 。 廣 受歡迎 的作家 Malcolm Gladwell 最 近指出 : 「隨 著中國 , 印度和 發展中 世界其 
他地 區的發 展歩伐 , 我們 只是增 加了現 有人才 , 解放 廣大人 口和他 們的聰 明才智 , 讓他們 接受教 
育 。 當 我們有 十倍的 人才一 起工作 ' 要嫩 世上各 種問題 會是如 MM 加容易 ° 」 (《時 代》 , 2005 
年 10 月 24 號, 第 86 頁; 著重號 另加) 。 

所有 這一切 不是失 敗主義 , 而是 要告誡 大家不 要恐慌 。 當然 , 美國公 私營體 系的領 導人應 努力保 



數字 來自 《2006 年總 統經濟 報告》 The 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 2006 • Washington, D.C.: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 

150 相對於 其他人 , Florida 教授 不是很 擔心印 度和中 國專利 的挑戰 (相 對於美 國產生 的專利 , 這 兩個國 家依然 遠遠落 

後) , 他提 出數據 來支持 這判斷 。 



持美國 在創新 和商業 化的領 導地位 。 在這 情景中 , 我們會 得到更 多好處 , 因 爲我們 得益於 創新和 
作爲良 性循環 經濟領 袖帶來 的利潤 。 但對外 國貨物 , 服務 , 創 意和資 本封鎖 , 在任 何方面 都不能 
幫 助我們 。 相反 , 這剝奪 美國消 費者和 美國生 產商取 得世上 最好的 , 撤返至 保護主 義是走 向二流 
經 濟地位 的最可 靠途徑 。 

美國 (和其 他富裕 國家) 決策 者的關 鍵挑戰 , 是 在面臨 所有政 治派別 , 藍領 和白領 工人都 越來越 
關注 外國競 爭對就 業保障 和收入 提高的 威脅時 , 要 維持自 由貿易 的承諾 。 如 果美國 貿易赤 字不是 
這 麼龐大 , 會更容 易應付 這挑戰 。 若然 聯邦政 府的預 算赤字 不大幅 度減少 , 這赤字 不可能 大幅度 
減少 , 因而 國民儲 蓄流失 , 從而需 要外國 資本資 助美國 的投資 。 對應 資本流 入是經 常帳目 赤字高 
企 和增加 。 在 此期間 , 無論在 預算方 面有或 沒有任 何行動 , 聯 邦政策 制定者 如能多 爲職位 被取替 , 
收入有 損失的 工人提 供緩衝 , 可以 減輕他 們對全 球競爭 的焦慮 。 一 個辦法 是提供 有限的 工資保 

險 , 補 償工人 因失去 永久職 位而要 接受低 工資的 新工作 。 美國 國會在 2002 年延長 總統的 貿易談 
判 授權時 , 沿著這 路線通 過有限 的實驗 , 但僅限 於五十 歲以上 的工人 , 他們 可以證 明貿易 是失去 
工 作的主 要原因 。 這項 計劃應 該擴大 涵蓋所 有工人 , 不論 他們失 去工作 的理由 (往 往是因 爲持續 
提高生 產率) , 實 施這措 施只需 要合理 的費用 , 也許 不到每 年五十 億美元 (略 爲增 加聯邦 失業保 
險稅就 可以) 。 161 正 如第七 章討論 , 歐 洲應採 取類似 的計劃 , 作爲 從高度 昂貴的 失業保 險計劃 
的部 分過渡 。 

腿外國 技術轉 讓的赚 蘇 

美國應 對外國 商品和 創意保 持開放 , 政府 可以而 且應該 發揮積 極作用 , 以促 進以美 國爲基 地的企 
業 利用外 國科技 。 事實上 , 沒有一 個國家 是全球 經濟中 的孤島 。 沒有 任何一 個國家 壟斷所 有創新 。 
以每年 的專利 數量計 ' 即 使美國 和日本 到目前 爲止領 導世界 , 各自 創造的 不超過 全球的 35% , 
這意 味著他 它們必 須取得 (購 買或 授權) 其餘 65% 的相 當部份 , 以 避免絕 望地落 後於競 爭對手 。 
m 事實上 , 技術轉 讓本質 上是創 業活動 。 這 意味著 知悉有 望可以 進口的 外國先 進科技 , 重新設 
計 這些創 新使其 適應國 內需求 , 然 後重新 安排融 入進口 國的生 產企業 。 

在 所有這 些活動 , 政府可 以而且 應該發 揮非常 有幫助 的作用 。 主要原 因在於 取得新 訊息可 以是非 
常昂貴 , 困難 和耗時 ' 涉 及許多 高學歷 ' 高 技能的 人才辛 勤工作 。 但是 ' 一 旦支付 了這些 初始費 
用 , 發 放已取 得的訊 息幾乎 沒有什 麼成本 , 無論 是發放 給十個 , 千個甚 至更多 的用戶 。 換言之 , 
向 額外用 戶提供 訊息的 成本幾 乎是零 。 正因 爲如此 , 由 中央採 集訊息 , 如政 府機構 , 可以 同時服 
務 多種多 樣用戶 的需求 , 成 本遠低 於個別 用戶爲 本身爭 取訊息 。 例如 , 服務 該經濟 體系的 多種多 
樣企業 , 或是 甚至有 相當多 的行業 , 監測 外國科 技刊物 和翻譯 相關技 術文章 的工作 會一如 服務任 
何單一 企業一 樣便宜 。 



這建議 的細節 ' 參見 Kletzer and Litan, 2001 ; Brainard, Litan and Warren, 2005 。 爲解 決工人 焦慮而 制訂更 廣泛的 
「安 全網」 建議 ' 參見 Sperling, 2005 。 

162 經濟合 作與發 展組織 ( 2005b ) 提供 以下有 關專利 的資訊 : 「專利 家族」 是 在不同 國家申 請一套 專利以 保護單 一發明 。 
「三 重專利 家族」 是指 在歐洲 專利局 , 日本專 利局和 美國專 利商標 局提交 的申請 。這種 三重專 利家族 消除了 「主場 優勢」 ' 
一般只 代表有 高價値 的專利 。 2002 年約有 51 ,500 項 三重專 利家族 ' 分 別來自 : 美國 35.6% ; 日本 25.6% ;歐盟 31 .5% 
和其 他國家 7.3% 。 



用於 這目的 而投入 的資源 , 各國 似乎大 不相同 , 而 美國顯 然不是 領導者 。 雖 然以下 的調查 已經超 

過 十五年 , 我 們懷疑 調查的 主要結 論在今 天是否 與當年 調查有 所不同 。 Edwin Mansfield 調查了 
十 三個行 業的一 百間美 國企業 ,在 1990 年報告 謂受訪 者認爲 美國企 業在監 測外國 科技發 展時的 
開支 (佔 銷售 額的百 分比) , 只有 29% 是和日 本競爭 對手相 提並論 , 47% 謂他 們的 開支與 德國同 
行相若 , 與法國 相比有 51% ' 與英國 相比有 70% (Mansfield, 1990, 343) 。 假設 這差距 持續至 

今 (我們 瞎疑是 如此) , 這可能 是機會 讓成長 中的經 濟因監 測和採 用外國 技術而 取得差 別優勢 。 

縮小 科技差 距的一 種方法 , 是由聯 邦政府 設立科 技監測 辦事處 , 有 專業人 員利用 外國刊 物來監 
測 , 翻譯和 傳播有 關資料 。 這辦 事處可 設於現 有機構 , 如 商務部 , 甚 至是專 利商標 局的另 一部門 
(但新 辦事處 要有額 外資金 , 不是抽 調過勞 的專利 商標局 現有人 員離開 當前的 工作) 。 這 辦公室 
無需是 大規模 , 許多工 作也許 可以外 包給美 國大學 。 再者 , 聯 邦辦公 室可求 助於世 界各地 美國大 
使館 人數眾 多的科 技人員 ' 其主要 任務是 監測科 技發展 (科 技雜誌 , 專 利申請 ' 企 業通訊 和報告 ) , 
並定期 向華盛 頓報告 。 結 果可以 彙編爲 數據庫 , 翻譯 成英文 , 並 廣泛利 用互聯 網查詢 。 使 館的專 
家 還可以 幫助促 進美國 和外國 企業和 本地企 業的技 術轉讓 協議。 

大學是 把外國 技術轉 移到美 國的另 一個潛 在而重 要的傳 輸鏈路 。 在二 戰後頗 長時期 , 外國 學生來 
到 美國在 我們最 好的大 學學習 , 他們往 往得到 本國政 府贊助 , 取得 用於本 國的尖 端技術 , 管理技 
能 和知識 。 事實上 , 在美國 大學取 得科學 與工程 博士的 本地和 外國出 生畢業 生之間 的比例 歷年來 
已顯 著改變 :在 1966 年' 這些 學位有 77% 是授 予本土 出生的 美國人 ; 到了 2000 年 , 這 數字已 
下降到 61% ( Freeman et al., 2004) 。 2001 年, 自 911 恐 怖襲擊 事件後 ' 美國移 民當局 已經收 
緊外 國學生 來美國 繼續科 學和工 程硏究 的資格 。 我們 認爲這 是錯誤 , 美國移 民政策 應更寬 鬆對待 
外 國學生 , 對 在數學 和科學 有關領 域取得 學位的 外國學 生給予 長期工 作簽證 , 甚至 立即歸 化成爲 
公民 ( Becker, 2005 ; 和 Schramm and Litan, 2005 ) 。 2006 年 , 美 國決策 者同意 這論點 。 美國 
國會把 r H1-B」 科學 和工程 入境客 工簽證 的年度 限額從 六萬五 千增至 十一萬 五千人 ; 在 2006 
年夏天 , 開始討 論是否 讓更多 外國學 生在取 得數學 , 工程學 , 科技和 物理科 學美國 大學高 級學位 
後 成爲永 久居民 (我 們偏向 自動取 得公民 身份) 。 

與 此同時 , 我們 還敦促 美國政 府吸取 其他國 家政府 的教訓 , 提 供更多 獎學金 資助美 國學生 到外國 
大學學 習工程 和科學 。這計 劃把現 有的富 布賴特 硏究生 獎學金 163 擴 大到大 學本科 和硏究 生的學 

校 , 而且補 貼美國 學生學 習他們 打算進 讀國家 的語文 。 在二十 一世紀 日益全 球化的 經濟中 , 政府 
有正式 政策是 適當的 , 促 使美國 學生更 好爲全 球競爭 工作和 創業做 好準備 。 認識到 我們可 以從世 
界 學到很 多東西 是良好 的開端 。 

最後 , 要 加速技 術轉讓 不僅只 是派遣 美國人 到國外 , 也可 以歡迎 在這裡 的訓練 有素的 外國人 。 這 
樣的政 策可能 會被高 技能的 美國同 行堅決 抵制, 他們的 收入增 長可能 因爲訓 練有素 的勞工 供應量 
增加 而減少 , 就像 較低技 術工人 通常反 對勞力 密集的 進口貨 物或低 技能工 人移民 。 但是 , 在這樣 
一個 知識越 來越沒 有界限 的世界 , 不 利用外 國勞工 的培訓 和技能 將是集 體錯誤 。 



Fulbright postgraduate fellowships 



利 用企業 所得棚 S^iftl, 

一 如個人 所得稅 , 可 以利用 企業所 得稅來 ta» 創業 型企業 。 我們 想到企 業所得 稅的一 項修改 一一 
無論這 些稅項 是增加 或減少 (許多 經濟學 家長期 以來堅 持如此 ) 或是 大槪保 持現況 —— 可 有助促 
進大企 業和歷 史較短 , 更 具創業 精神的 企業一 起創新 。 

我們的 具體題 目是股 票期權 ,這自 1990 年 代初以 來已成 爲日益 受歡迎 , 獎 勵個人 的手段 , 尤其 

是在 高增長 , 高科 技企業 。 股票期 權讓持 有人有 機會以 某一特 定價格 (履約 價格) 買入企 業的股 
票 , 從 而提供 如股票 價格上 升時潛 在的賺 錢機會 , 另一方 面這沒 有虧本 的風險 (因 爲如股 票價格 
不上升 , 股票期 權持有 人沒有 動機行 使這權 利)。 原則上 , 股票 期權有 助解決 被稱爲 「委託 —弋 
理」 的問題 , 即是 股東是 委托人 , 而企 業經管 理層是 代理人 。 這樣安 排會產 生問題 : 即代 理人首 
先照 顧本身 在企業 的利益 , 照顧 企業所 有者在 利益只 是次要 , 甚至放 手不理 。 給予 企業管 理層擁 
有權 , 或者 至少是 潛在的 擁有權 (一 旦行 使股票 期權) , 理論 上股票 期權會 更好把 企業管 理層和 
股東的 利益保 持一致 。 

但目 前的股 票期權 有重大 缺點。 如期權 的價値 只是與 企業的 股票價 格掛鉤 , 而股票 價格又 可以暫 
時被高 於預期 的收益 所推高 , 管理人 員可能 有動機 「做 假帳」 , 即是 僞造會 計記錄 : 少報 開支或 
虚 報收入 , 以 超出預 期收益 (尤 其是 追蹤上 市企業 命運的 股票分 析師的 期望) , 希 望在股 價上升 

後能 兌現自 己期權 。 1990 年 代末和 2000 年代 初的企 業醜聞 , 可以 解釋爲 就是這 樣的一 系列事 
件 ( Bogle, 2005; Bromwich et al., 2002 ) 。 

2005 年的 財務會 計準則 委員會 164 決議 可能糾 正股票 期權的 一些濫 用行爲 ; 決議要 求美國 的上市 
企業 使用已 批核技 術的任 何一種 , 開始記 錄股票 期權作 爲獎勵 的開支 。 較早 之前國 會施壓 反對委 
員 會這樣 的措施 , 很大 程度上 是爲高 科技企 業代言 , 這些企 業擔心 把期 權列爲 「開 支」 的 辦法會 
妨礙他 們吸弓 I 有天 份的員 工和管 理人員 。 該 委員會 討論超 過十年 才採取 這行動 。 沒 有充分 證據知 
道這 樣的擔 心是否 在現在 或以往 任何時 候是有 道理的 ; 但即使 有道理 , 這 也可是 以解決 : 新企業 
在 交易所 上市後 , 在 有限的 時間內 可豁免 「列爲 開支」 的要求 。 

但是 , 我 們在此 要處理 的問題 是股票 期權在 稅務上 是如何 或應如 何處理 。財務 會計 準則委 員會的 
規定 , 基本上 是要求 企業估 算發出 股票期 權的相 關費用 , 而當 前的企 業所得 稅規例 是只有 當僱員 
行 使期權 時才允 許扣減 。 稅 務的股 票期權 價値不 同於財 務報告 的價値 , 很可 能是因 爲基於 行使和 
履 約價格 (稅務 定義) 來 驗證股 票期權 的開支 , 是比估 算發出 期權時 的價値 (呈報 定義) 較爲容 
易 。 對我 們來說 , 更重要 的是美 國稅法 允許企 業扣除 股票期 權的相 關費用 , 不論相 對於同 一行業 

的其 ftefc 業 或所有 其他上 市企業 , 企業本 身的表 TO 如何 。 以這種 方式構 成的股 票期權 (幾 乎全 

部 期權) 不是因 爲出色 表現而 獎勵管 理人員 和員工 ; 相 反的是 期權持 有人可 以受益 於企業 成績在 
水 準之下 , 因 爲只要 企業的 股票價 格上漲 , 他 們行使 期權就 可以袋 袋平安 。 



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再者 , 雖然企 業一般 限制管 理人員 和僱員 在授予 期權後 有一段 時間不 能行使 , 限制 往往只 是短短 
的 六個月 。 因此 , 期權持 有人有 動機盡 力爭取 企業股 票的短 期表現 (包 括做 假帳) , 而把 這些活 
動可 能對企 業業績 的長期 發展的 影響置 之不理 。 

我們 認爲如 扣減股 票期權 費用能 符合一 些條件 , 企業所 得稅法 會更好 鼓勵出 色又長 期的企 業業績 
( 因 而鼓勵 創新) ; 這些 條件是 : (1 ) 股票期 權不能 在相當 長的期 限行使 , 比 如五年 ; 因 此任何 

擁有期 權的人 的考慮 會超越 股票價 格的短 期效應 ; (2) 股票 期權必 須是基 於業績 , 其數 額取決 
於該 企業的 業績超 越可比 較的企 業或本 身過去 的記錄 。 165 另外 , 規 範上市 企業報 告的美 國證券 
交 易委員 會應要 求及時 披露高 級管理 人員出 售股票 , 使 投資大 眾知道 「 內幕 人士」 是何時 出售他 
們 的股份 。 

所建 議的稅 制改革 , 連同建 議的披 露要求 , 應會阻 止管理 人員採 取行動 人爲推 高公司 的股價 , 然 
後出售 股份拿 走檯上 的籌碼 。 從更正 面的觀 點來看 , 建 議中的 改革應 對企業 管理層 說清楚 : 要提 
高本身 的獎勵 , 唯一 方法是 改善公 司的創 新歩伐 , 這 對股東 和整體 經濟都 是好事 。 

翻以 大學 爲基礎 的研究 商業化 

明顯的 , 創業家 必須有 動機把 創新帶 到市場 。 大 企業也 是如此 , 雖然 我們認 爲他們 的創新 本質上 
更 可能是 漸進的 , 只有 在這些 企業面 臨競爭 壓力要 持續參 與創新 軍備競 賽時才 拿出來 。 

至少 在美國 , 大學也 已越來 越成爲 新科技 知識和 新產品 及工藝 的來源 。 166 隨著科 技變得 更爲複 
雜 , 大 學可以 發揮更 重要作 用以推 動創新 , 以 創意推 動大小 企業的 創新軍 備競賽 。直至 1 980 年, 
對大學 及其院 系創新 的擁有 權程度 , 還有 一些不 確定性 , 許多人 認爲這 阻礙了 創新的 商業化 。 
Bayh-Dole 法案 清除了 這種不 確定性 , 明 確允許 大學及 其院系 商業化 , 從聯 邦政府 資助的 硏究中 
得益 。 立法 的目的 是推動 以大學 爲基礎 的科學 「走 出去」 和盡快 進入商 業市場 , 不 管是通 過成立 
新的合 資企業 , 或 是向大 企業出 售或轉 讓技術 ; 許多 大企業 轉而求 助大學 以補充 自 身 的創新 管道。 

從 一些指 標來看 , Bayh-Dole 法案表 面上是 成功的 : 從 1980 到 1990 年 代中期 ' 大學佔 國內專 

利的份 額有四 倍增長 (Mowrey, 2005) 167 ' 以及 由大學 孕育出 一些具 知名度 的高科 技企業 : 谷 
歌 Google (互聯 網搜索 ) ' 基 因科技 Genentech (生物 科技) ' Chiron (疫苗 ) ' Cirrus Logic (訊 

息 科技) 和 Netscape (制 定第一 個廣泛 使用的 互聯網 瀏覽器 , 後 來黯然 失色敗 於微軟 , 部分原 

因是因 爲有些 行爲被 美國法 院認爲 是違反 美國反 壟斷法 ) 。 大 企業和 風險投 資公司 也急切 地在大 
學 大門之 外排隊 , 不 再等待 公司分 拆出來 , 而是 一開始 就尋求 大學最 好的科 技授權 。 近年來 , 其 
他國家 (以前 阻止大 學開發 的創新 商業化 , 理由是 這將分 散對教 學和基 礎硏究 這些核 心職 能的注 



由於美 國財務 會計準 則委員 會要求 , 爲財 務報告 的目的 , 股 票期選 擇權列 爲開支 , 一 些企業 (微軟 是突出 例子) 已 
經發 出持有 期往往 有限制 的股票 取代期 權獎勵 。 作 爲獎勵 ' 股 票獎勵 在這方 面是優 於期權 , 因 爲當股 價下跌 , 管 理人員 
有損失 ; 這與期 權不同 , 期權 的價格 不可能 低於零 。 然而 , 如 稅法按 照我們 對期權 的建議 , 允許股 票獎勵 在同樣 的條件 
下列 爲開支 , 股 票獎勵 的價値 會提高 。 

166 美國 大學發 明的一 些主要 商業創 新清單 , 其中包 括谷歌 捜索引 擎和前 列腺癌 特異抗 原測試 , 請 參閱美 國大學 科技管 

理 人協會 網站 : http://www.autm, net/betterworldproject.cfm ° 

167 但是 , Mowrey 本人對 專利和 許可活 動增加 ' Bayh-Dole 法 案在何 種程度 上有貢 獻持懷 疑態度 。 



意力) 一 直在尋 求執行 或已經 通過他 們本身 版本的 Bayh-Dole 法案 。 



雖 然有這 些表面 的成功 , 但 我們認 爲大學 硏究外 流創業 家和大 企業的 速度不 如理想 , 創業 家和大 
企業正 試圖通 過擁抱 和利用 新開發 的科技 變得更 具創業 精神。 商業化 報酬的 誘惑似 乎只激 勵少數 
且 爲數不 多的硏 究人員 。 例如 , 只有 四間大 學每年 產生超 過一百 項專利 , 只 有十間 大學一 共呈報 
二百 七十多 項披露 (披 露是 新發現 申請專 利前的 階段) 。 表 18 總 結落實 商業化 的行動 , 說明是 

多 麼有限 。 



表 18: 大學 科技授 權的累 積收入 




五 年總額 


財政 年度腦 


財 政年度 2003 


財政 年度塑 


財政 年度誦 


財政 年度誦 


力口州 大 學系統 


$575,096,000 


$79,265,000 


$67,019,000 


$88,148,000 


$72,899,000 


$267,765,000 


哥倫比 亞大學 


$460,377,115 






$168,097,058 


$143,342,000 


$148,938,057 


紐 約大學 


$291,979,740 


$109,157,450 


$85,946,382 


$62,700,209 


$25,691,655 


$8,484,044 


斯坦 福大學 


$225,707,852 


$49,501,622 


$45,383,189 


$52,712,041 


$41,167,000 


$36,944,000 


佛羅理 達州州 立大學 


$219,931,655 


$14,316,563 


$24,023,189 


$52,077,120 


$62,077,749 


$67,437,034 


麻省理 工學院 


$194,083,674 


$30,031,032 


$26,824,897 


$28,706,848 


$77,040,976 


$31,479,921 


mm 康辛 大學校 友研究 
基錯 


$164,248,265 


$47,976,489 


$36,765,393 


$32,340,266 


$24,230,361 


$22,935,756 


佛 羅理達 州大學 


$159,298,772 


$37,446,673 


$35,278,127 


$31,615,691 


$28,683,282 


$26,274,999 


明尼蘇 達大學 


$150,611,500 


$46,198,818 


$38,083,275 


$26,458,840 


$16,727,250 


$23,143,317 


密 西根州 立大學 


$146,661,298 


$36,578,455 


$23,931,337 


$30,032,740 


$30,397,759 


$25,721 ,007 


羅切 鰣大學 


$145,562,700 


$33,736,882 


$26,741,537 


$42,095,533 


$29,589,000 


$13,399,748 


華盛 頓大學 


$136,058,292 


$25,202,792 


$29,282,203 


$24,823,037 


$26,446,297 


$30,303,963 
















全 部向美 國大學 科&經 
理人協 會呈報 的機構 
(美國 和加拿 大的大 
學、 醫院、 研究 學院) 


$6,348,048,669 


$1,361,613,710 


$1,250,818,557 


$1,255,665,014 


$1,153,534,736 


$1,326,416,652 
















頭十名 的總額 


$2,587,995,871 












頭 十二名 的總額 


$2,869,616,863 












資 料来源 : 美國 大學科 技經理 人協會 《美國 科技授 權調查 ' 財 政年度 2004 調 查小結 AUTM U.S. Licensing Survey, FY 2004 Survey Summa/y》 Ashley 丄 
Stevens, Frances Toneguzzo 與 Dana Bostrom 編輯 (Northbrook, III.: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chnology Managers, 2005). 



我們認 爲如能 減少官 僚作風 , 有更積 極進取 的精神 , 大學 可以做 得更好 , 把他 們的帶 到市場 , 即 

使是那 些在創 新和商 業化活 動已頗 爲集中 的大學 。 Bayh-Dole 法 案一項 無意的 副產品 , 是 大學某 

程度上 認爲他 們要落 實法案 , 只能 (或 者至 少是最 好的) 把商 業化活 動集中 在內部 的科技 轉讓辦 
公室 。 大學有 充分理 由相信 這一點 。 從原 則上說 , 這些 辦事處 應當能 夠幫助 有創業 精神的 教員確 



定自 己的創 新是否 可以申 請專利 , 或得 到某種 形式知 識產權 的保護 , 然後支 付呈交 專利申 請文件 
所必 要的法 律工作 , 和談判 授權許 可或在 商場創 業使用 。 因此 理論上 大學科 技貿易 辦事處 應能夠 
加快 以大學 爲基礎 的創新 商業化 。 

但是 , Ewing Marion Kauffman 基金 會員工 收集的 硏究記 錄透露 ' 在 實踐中 (除 少數 例外) 許多 

大學科 技貿易 辦事處 已成爲 商業化 的瓶頸 。 鑑 於辦事 處是大 學的官 僚機構 , 開支 方面很 難吸弓 I 流 
向私 營部門 的談判 , 授權和 法律先 進人才 。 再者 , 典型 的大學 科技貿 易辦事 處是人 手不足 , 這無 
可 避免放 緩商業 化進程 。 因此 , 雖 然大學 教師在 技術上 受約束 : 商業 化活動 要通過 科技轉 讓辦公 
室 , 許 多大學 教師都 「走 後門」 ' 繞開 辦事處 (Shane, 2004; Audretsch et al., 2006) 。 再者 , 極 

少有科 技轉讓 辦公室 能夠有 足夠收 入來支 付費用 ; 某些 大學有 大量授 權收入 是例外 。 

我們認 爲如大 學嘗試 一些不 同安排 , 將 大大改 善商業 化進程 。 要減少 與授權 談判相 關的延 誤和交 
易費用 , 大學 可以合 作開發 或效仿 其他國 家制定 標準授 權協議 。 一個 明顯的 類比是 典型的 出版合 
約 , 說 明適用 於通過 不同媒 體銷售 的標準 專利費 。 專利 費以及 其他可 能條件 可能因 爲授權 是否獨 
家 而修改 。 誠然 , 這可 能無法 規範創 辦業務 的安排 , 可 能繼續 需要按 情況制 定協議 。 但是 , 如科 
技轉讓 辦公室 受到一 定程度 的競爭 , 這過 程也可 以加快 。 

科 技轉讓 辦公室 無法爲 大學產 生利潤 , 其中一 個原因 (這 似乎 是辦公 室存在 的主要 理由) 是他們 
既 不能達 到足夠 的規模 實現規 模經濟 , 也未 能吸弓 I 私 營部門 可用的 授權和 其他有 專業知 識的員 
工 。 如一 個地區 的大學 (至少 是公立 大學) 結合本 身的資 源共享 一個科 技轉讓 辦公室 , 而 不是各 
自繼 續保留 辦公室 , 問題可 能得到 解決。 可以肯 定的是 , 分 擔安排 會有一 些前期 和或許 持續的 「地 
盤」 問題 , 但 假設這 些大多 可以事 先解決 (通 過那 些發明 「歸 功」 於那些 機構的 協議) , 這種聯 
合 安排的 規模經 濟應明 顯抵消 任何運 作上的 困難。 

另一個 槪念是 大學要 改變科 技轉讓 辦公室 的目標 , 從 爭取最 大利潤 (或 至少盡 量減少 損失) 改變 
爲安排 能最多 「交 易」。 要 是辦事 處知道 評分是 以能夠 幫助多 少創新 「走 出去」 計算 , 可 能會放 
鬆瓶頸 , 減 少延誤 ; 瓶頸和 延誤是 因爲轉 讓辦公 室過於 把寶貴 的時間 和金錢 集中在 安排一 項或幾 
項 科技的 r 完美」 授 權安排 , 忽略 了堆積 如山的 創新有 待處理 。 

第四 個是更 爲激進 的想法 , 大 學嘗試 結束科 技轉讓 辦公室 的壟斷 , 這 源於要 求所有 教師的 任何創 
新授 權或其 他商業 化都要 使用該 辦公室 。 相反 , 大學可 以讓教 師選擇 本身的 知識產 權代理 機構或 
大 學的科 技貿易 辦事處 。 允許 競爭應 會激勵 轉讓辦 公室改 善表現 , 減少延 誤和交 易成本 。 168 

也許是 最激進 的建議 是大學 在一些 領域只 需放棄 追求前 期利潤 , 免 費提供 某些知 識產權 ; 這是按 
照開放 源代碼 模式成 功發展 Linux 電腦 操作系 統軟件 。 這一政 策將加 快把新 創意帶 進市場 。 大學 
希望教 員產生 的創意 成功商 業化帶 來利潤 , 其 實可以 期望稍 後以不 同的形 式獲得 , 或許是 從中獲 
利的 個人或 企業慷 慨饋贈 。 這個 想法不 是牽強 。 大學現 在已經 是極爲 依賴感 恩校友 捐贈重 要資源 



據我 們所知 , 設有科 技貿易 辦事處 或相等 辦事處 的各主 要大學 , 只 有威斯 康星大 學目前 允許這 種競爭 ' 



或營 運費用 。 如教 員可以 享有創 新商業 化的全 面權利 , 現 實的說 , 大 學可以 期望感 恩的教 員會有 
類似 的捐贈 。 

雖然看 似不同 , 這些 建議有 一個共 同目的 : 加快 把大學 產生的 創意進 入市場 。 這在 財政上 既有利 
於大學 , 也是重 要的社 會公益 , 尤其是 當世界 各地越 來越多 企業總 部要決 定在那 裡設置 硏發機 

構 , 部分 是基於 容易聯 絡以大 學爲基 礎的硏 究人員 和產出 (Thursby 與 Thursby, 2006) 。 

那麼 , 爲什 麼沒有 大學校 長採用 一項或 所有這 些措施 ? 我們懷 疑部份 答案是 大多數 大學校 長本身 
不熟 悉商業 化進程 , 就像 處理訊 息科技 的決定 : 授 權一些 人處理 ' 假定他 們通曉 這領域 。 在資訊 
科 技領域 , 這可能 是明智 的策略 。 但是 , 當涉及 到科技 商業化 , 授權 予獨立 辦公室 的危險 是科技 
貿易辦 事處的 主管和 僱員可 能有本 身的既 得利益 , 尋求維 護自己 職位和 可能擴 大業務 。鑑 於大學 
校 長有許 多責任 , 不 足爲奇 的是他 們在很 大程度 上會忽 略科技 貿易辦 事正在 做什麼 , 以爲 任何商 
業化都 是成功 (可 以說是 「免費 貨品」 ) , 但校長 不知道 實現商 業化進 程可否 有不同 的安排 。 

聯邦 政府在 這方面 可以發 揮建設 性作用 。 在最 低限度 , 向大 學調撥 款大量 硏究基 金的關 鍵機構 ( 美 
國國 立衛生 硏究所 , 美國國 家科學 基金會 , 能源 部和國 防部) 可以集 體同意 (也許 在白宮 科學顧 
問和 (或) 國家 經濟委 員會主 席的指 導下) 召集大 學校長 , 告知並 說服他 們商業 化的替 代模式 。 
更積極 的做法 是這些 機構把 大學的 硏究撥 款附帶 條件, 要求大 學嘗試 一項或 多項方 法來加 速商業 
化 。 無 論是如 何達致 , 當 更多大 學熟練 掌握轉 讓科技 , 當 大學組 織變得 更加有 效率和 創造性 , 創 
業家和 大企業 , 美 國和世 界其他 地區都 會受益 。 

保 持訓練 有素的 勞動力 

任何經 濟體系 人民享 有的生 活水平 , 是 依賴於 勞工的 生產力 。 如工 人有更 多和更 好的資 本設備 , 
他們的 工作更 有成效 。 如工 人得益 於教育 和培訓 , 他們 也更富 有成效 , 。 

任 何經濟 體系要 維持經 濟增長 , 創新 競賽至 爲重要 ; 教 育和培 訓對創 新競賽 發揮重 要作用 。在 「第 
一 回合」 成功 的企業 , 除非 管理人 員和工 人有產 生創新 的技能 , 或至 少熟悉 和購買 他人開 發的創 
新授權 , 否則不 能預期 在隨後 的競爭 「回 合」 中繼 續成功 。 

隨著二 十一世 紀來臨 , 美 國人已 越來越 擔心中 小學教 育系統 的質量 , 以及是 否有能 力爲新 世代美 
國人 繼續提 供必要 技能。 由 高資格 和有影 響力人 士出掌 的多個 委員會 已經注 意到一 系列學 生成績 
令人失 望的統 計資料 , 特別 是數學 和科學 。 根據 各項國 際測試 , 美國 學生在 這些科 目的排 名遠遠 
落 後於世 界各地 ; 對美 國學生 的平均 成績有 多差勁 , 究 竟他們 的相對 表現是 在高年 級時滑 落或是 
隨 著成長 基本上 保持相 對平穩 , 這些 方面仍 然有一 些爭論 。 

與 此同時 , 在大 學層面 , 美國 出生的 青年對 數學和 科學的 興趣似 乎下降 ; 因爲 2001 年 9 月 11 

號恐 怖襲擊 事件之 後的移 民限制 , 近年 來佔數 學和科 學畢業 生頗大 份額的 外國生 人數已 經減少 。 
以二十 五至三 十歲曾 受高等 教育的 人口比 例計算 , 美 國曾是 第一位 , 但到 1991 年 已下降 到經合 



組織 國家的 第三位 , 在 2003 年已 下降到 第八位 (Bowen, 2005) 。 169 總之 , 美國 各級教 育的情 

況 令人相 當不安 , 其他 國家的 教育程 度正趕 上我們 , 支付 的工資 低得多 , 而 我們的 訓練未 來勞工 
的制度 似乎問 題多多 。 鑑 於在美 國受教 育的外 國科學 傾向回 到本國 , 那裡有 最先進 的硏究 設施等 
待他們 , 這 種情況 顯得尤 爲可怕 (Lemonick, 2006) 。 

但是 , 必須 恰當理 解美國 面臨挑 戰的消 息來源 和後果 。 K-12 1 7 ° 的統 計數字 雖然令 人震驚 , 這只 
是平 均排名 , 夾雜 著出色 郊區公 立和私 立學校 裡我們 最好和 最聰明 的學生 , 也有許 多效果 不好的 
城 市學校 。 美國 學生在 大學前 的數學 / 科學成 績欠佳 , 真 正的擔 心可 能是這 預示今 後的收 入不平 
等 , 而 不是對 持續科 技變革 的意義 。 

同時 , 對 美國工 程師的 關注明 顯不足 , 忽略了 幾個重 要事實 。 首先 , 以大學 和硏究 生水平 的工程 
師 絕對數 量計算 , 儘管美 國落後 於中國 和印度 , 但以人 均計算 , 美國 排名仍 然遠高 於這兩 個國家 。 
171 這應會 持續一 段時間 , 如 果不是 無限期 。 其次 , 比 較絕對 數量沒 有考慮 到美國 和其他 國家培 
訓 的工程 師的不 同質量 。 雖 然中國 , 印度和 其他國 家有第 一流大 學培訓 工程師 , 美 國有更 多這樣 
的 高等院 校學位 , 培訓 出高度 訓練有 素的工 程師和 科學家 。 即 使世界 其他地 方培訓 出和利 用更多 
科 學人才 , 從長 遠來看 , 這將有 利於其 他國家 和美國 ; 我 們在前 文已給 出原因 。 最後 , 美 國市場 
沒 有工程 師短缺 的訊號 , 否則需 要他們 服務的 企業提 高工資 會比以 前爲快 , 從而誘 使更多 人進入 
該領域 。 決策 者最好 留意上 一次敲 響工程 師短缺 的警鐘 : 1987 年, 美國國 家科學 基金會 預測工 
程師 有短缺 , 這促使 美國國 會增加 獎學金 的撥款 , 擴大 外國簽 證津貼 , 終於 導致數 年後美 國培訓 
的工 程師供 過於求 , 很多 人找不 到工作 (Friel, 2006, 40) 。 

作 爲群體 , 工 程師和 科學家 依然可 能創造 的社會 效益是 遠超過 他們累 積的私 人利益 ; 在 這方面 , 
工程師 和科學 家和教 師一樣 。 這也是 爲什麼 我們認 爲政府 有理由 繼續資 助他們 的教育 , 以 及通過 
大學 提供硏 究經費 , 間接增 加對他 們服務 的需求 , 因而 提升他 們的就 業前景 和收入 。 現在 的情況 
是 聯邦政 府對基 礎研發 的支持 多年來 一直穩 歩下降 , 從 1 965 年佔 國內生 產總値 2% , 減少至 2005 
年不 及一半 。 再者 ' 聯邦政 府支持 硏發的 成份已 隨著時 日改變 , 從物 理科學 , 工 程科學 , 數學和 
電 腦科學 轉移到 醫療» 1 7 2 ; 布 什政府 提出的 2007 財 政年度 聯邦預 算開始 在以後 十年扭 轉這趨 
勢 。 業界硏 發投入 的表現 已優勝 於美國 聯邦政 府支持 的硏發 , 但這是 應用硏 究而不 是更有 可能滋 
生 激進突 破的基 本硏發 ( Friel, 2006) 。 

無論美 國科學 家和工 程師的 數目是 否太少 , 太多或 恰恰好 , 毫 無疑問 美國企 業日後 將要求 其他工 
人有更 好的數 學和科 學技能 。 沒有 這種培 訓的工 人會發 現自己 在職場 處於不 利的競 爭地位 , 因此 
不能 期待享 受擁有 這些技 能的工 人的生 活水平 。 只要 技能在 人口中 的分佈 是高度 不均衡 , 收入也 



原 始數據 來自經 合組織 , 該組 織是由 世上最 富有國 家組成 。 

170 譯註 : K-12 ' 美國學 制的十 二年級 '通常 17-18 歲。 

171 例如 , 雖然 中國每 年有五 十萬名 工程系 畢業生 ' 印度有 二十萬 , 美國少 於十萬 ' 以人 均計算 ' 美國在 同一年 畢業的 
工程師 是中國 的兩倍 ' 印度 的五倍 (參見 Friel, 2006 ' 基於美 國國家 科學院 的數據 ) 。 

172 特 別是自 1980 年代中 期以來 ' 儘管 聯邦政 府對物 理科學 ' 工程 ' 數 學和綜 合科學 的五十 至六十 億美元 (2004 年美 
元) 資 助一直 保持相 對穩定 , 聯邦 政府對 生命科 學領域 的資助 已增加 約三倍 '從 1984 年約五 百億美 元增至 2004 年約 
一 千五百 億美元 (參見 《競爭 力國家 峰會》 National Summit on Competitiveness, 2005 年)。 



會如是 。 整 頓這些 教育不 平衡的 標準處 方當然 是花更 多的錢 。 多份突 出的報 告以及 布什總 統本人 
已提出 各種增 加資金 的建議 : 更多數 學和科 學教師 , 設備 , 輔導培 訓等等 。 173 我 們贊同 這一做 
法 , 只限 於是根 據普遍 存在於 私營部 門以業 績爲基 礎的薪 酬制度 , 把 任何額 外教育 資金向 教師投 
放 。 否 則的話 , 額外 資金可 以改善 教育任 何一班 學生成 績的可 能性微 乎其微 。 

更根 本的是 需要同 樣注意 教育資 金是如 何使用 , 而不是 總金額 。 與教 育政策 同樣有 爭議的 是人們 
普遍 認爲美 國沒有 從數以 十億計 的教育 金錢得 到最大 的可能 「爆 炸」。 例如 , 令人 震驚的 是對改 
善 弱勢社 群學生 的成績 有什麼 實際教 育工作 的做法 , 只有極 少硏究 。 我們的 教育做 法很像 十九世 
紀 前的醫 療方面 , 當時醫 生在沒 有證據 之前就 只是選 擇放血 和拔罐 作爲大 多數疾 病的普 遍療法 。 
不管做 了什麼 , 缺乏 硏究最 佳教育 做法這 方面必 須糾正 。 再者 , 改善 全體學 生的教 育成績 , 特別 
是那些 來自弱 勢背景 的學生 , 需 要在地 方層面 促進更 多競爭 。 特許學 校是競 爭的一 種形式 , 但我 

們 希望看 到至少 有某種 形式的 學券制 , 經 濟學家 Milton Friedman 很久之 前已有 此建議 。 如私立 

學 校學券 不爲憲 法接受 , 那麼 , 至少家 長應該 有權選 擇子女 在那些 公立學 校進讀 。 ' 74 如 沒有足 
夠 的選擇 , 那麼 , 再一次 至少公 立學校 當局應 把公共 特許學 校和其 他公立 學校一 視同仁 , 提供每 
名學 生的對 等資助 , 一如 現在的 傳統公 立學校 。 

增 長的政 治經濟 

像本 書一樣 的著作 , 一個問 題是書 中提出 的政策 建議可 能被認 爲至少 在短期 內是不 切實際 或政治 
上 不可行 。 可 悲而不 幸的事 實是在 任何民 主國家 , 政治 領導人 很少預 見問題 , 而只 是回應 真正或 
人爲 的危機 。 關鍵的 問題是 : 危機 發生時 拉動了 什麼政 策槓桿 ? 問題 的答案 往往從 書架拿 出在學 
界 或智囊 團群體 滲透已 久的政 策處方 或意見 , 拍 拍灰塵 , 然後 以某種 形式寫 入法律 。 危機 引導政 
策 的例子 , 在整 個美國 歷史比 比皆是 : 1933 和 1934 年 的證券 登記和 披露法 案以及 1933 年的 
Glass-Steagall 法案 分隔開 商業銀 行和投 資銀行 ; 這 是在深 陷經濟 大蕭條 後才獲 得通過 ; 1980 
和 1990 年代頒 布的銀 行業改 革法律 , 是在 1980 年代 存款機 構倒閉 浪潮後 才立法 ; 2000 年代眾 
多企業 醜聞後 才採納 Sarbanes-Oxley 法案 。 這些 歩驟通 常是亡 羊補牢 ; 在某些 情況下 , 到頭來 
適得其 反但難 以廢除 或修改 (最 有名的 例子是 Glass-Steagall 法案 。 參議員 Carter Glass 是提 
案 人之一 , 在 立法後 僅僅兩 年己敦 促廢除 , 但這 意見超 過六十 年未被 f 斜內) 。 

政治領 導人有 時成功 「製 造」 長期惡 化問題 的危機 , 以便創 造動員 政策行 動的緊 迫需要 , 特別是 
當 需要美 國國會 的行動 ; 在這些 情況下 ' 政策也 會改變 。 這方 面的例 子包括 1960 年代對 貧窮宣 
戰 ; 1986 年簡 化稅法 ; 1990 年 代的福 利改革 撤消了 1960 年代對 貧窮宣 戰的部 份政策 。 並非所 

有 製造的 危機都 導致公 共政策 的行動 , 但 是這一 類的例 子包括 布什總 統企圖 在第二 個任期 內改革 
社 會保障 , 和克林 頓總統 在第一 個任期 大膽努 力改革 醫療保 健制度 。 兩者 都失敗 , 因爲公 眾無法 
理解改 革的迫 切需要 ,和 (或) 對任何 改革應 如何架 «W 重大 的分歧 - 



例如 , 美 國國家 科學院 , 美國 國家工 程院和 醫學研 究所的 多項建 議之一 ' 是每年 招募一 萬名科 學和數 學教師 , 辦法 
是 給予四 年大學 獎學金 (每名 學生每 年高達 二萬美 元), 以換取 承諾在 K-12 學校任 教五年 (教 師在 條件差 的社區 任職另 
有一萬 美元獎 金)。 以平 均每年 一萬美 元計算 ' 每年有 一萬名 大學生 的穩定 供應將 耗資一 億美元 ' 看來 是很小 的代價 。 

但是 , 該報 告包含 許多其 他建議 , 大大增 加了整 體成本 (見 國家 科學院 ' 2005 年)。 

174 在 2006 年 1 月 , 美國佛 羅里達 州最高 法院推 翻派發 給學生 家長的 私立學 校學卷 , 這些 家長的 子女是 在成績 欠佳的 
學 校就讀 。 早 些時候 , 美國俄 亥俄州 最高法 院也作 出類似 的裁決 。 



維持創 業型和 大企業 資本主 義的適 當混合 , 以使 長期增 長繼續 和加速 , 也許 是比動 員公眾 及其民 
選代表 來處理 本書強 調的問 題更加 困難。 這是因 爲公眾 往往認 爲經濟 增長更 多是週 期性問 題而不 
是 結構性 , 也 就是說 只是在 經濟衰 返時需 要處理 。 不能指 望公眾 (或甚 至經濟 學家) 區分 總產出 
的週期 性短缺 和經濟 增長向 下調整 。更加 困難的 是公眾 或政治 領導人 都不能 容易想 像如採 用某些 
政策以 加強創 新和經 濟擴張 , 長 期來看 增長可 能會高 於現在 。 

總之 , 在沒 有危機 迫使他 們採取 行動時 , 不能 指望決 策者採 取表面 上激進 的行動 以創造 恰當的 「 資 
本 主義」 混合 , 從 而提高 長期經 濟增長 。 沒有經 濟衰返 , 不能 指望政 治領導 人會設 想能夠 利用公 
眾目 前擔心 印度和 中國的 經濟競 爭日增 , 從而製 造這樣 的危機 。 但是 , 如果 採取行 動的動 機完全 
是 爲了挫 敗察覺 到的外 國威脅 , 那麼就 有很大 的危險 , 決策者 做出錯 誤的事 情( 如 通過提 高貨物 , 
資本 和創意 的障礙 , 轉爲 內向) , 而不是 採取我 們認爲 是應更 具建設 性的歩 驟來加 強我們 的國內 
經濟 。 

政策 行動的 較爲可 能來源 是另一 次衰返 , 這對 數以百 萬計就 業受到 威脅的 工人來 說是過 於真實 。 
當然 , 當 出現這 情況時 , 總 體經濟 政策可 用來拯 救經濟 , 雖然在 在未來 的經濟 衰返時 , 聯 邦政府 
的 龐大預 算赤字 會抑制 利用財 政政策 (無論 是進一 歩減稅 或增加 開支) 。但 也許是 因爲只 剩下貨 
幣 政策將 來幫助 經濟走 出低迷 , 決 策者需 要尋求 其他措 施以刺 激經濟 的長期 增長率 。 如果 當這種 
情 況發生 , 我們在 此槪述 的框架 重點是 加強大 大小小 的創新 , 應對 政治領 導人有 吸引力 。 

許 多年前 , 英國 經濟學 家凱恩 斯寫道 : 「相信 自己是 頗爲不 受任何 知識影 響的實 際男子 , 通常是 

一些過 氣經濟 學家的 奴隸」 (John Maynard Keynes, 1965) 。 幸 運的是 ' 我 們當中 沒有一 個人是 

過氣的 。 但我們 希望在 這裡提 出的想 法將會 在未來 影響實 際的男 男女女 , 落 實措施 來維持 和確實 
把美國 經濟迄 今已實 現的經 濟增長 驕人紀 錄更上 層樓。 

總 結思考 : 爲什麼 接受我 們的分 析 1 ? 

在所有 這些討 論和辯 論之後 , 如讀 者保留 超過一 定程度 的懷疑 , 這 是可以 理解的 。 畢竟 , 知名及 
具資 格作者 近期發 表了許 多著作 , 各自大 力提倡 本身的 經濟增 長菜譜 : 先進 經濟體 系如何 能保持 
增長 , 滯 後或正 陷在貧 困的又 如何可 以加速 。 再者 , 擁 有大量 資源的 各個國 際組織 有本身 的的行 
動清單 , 認 爲這些 行動是 必要的 , 甚至 已足以 實現這 些目標 。 然而 , 以前 發生的 經濟增 長奇蹟 ( 在 
亞洲 , 以色列 , 印度和 愛爾蘭 ) 是自 我生成 , 沒有 外界專 家諮詢 意的明 顯幫助 。 如 果是這 種情況 , 
那麼爲 何要重 視任何 有關增 長成分 的聲明 , 無論是 他人或 我們本 身的? 

因爲我 們認爲 , 自 力更生 的成功 國家提 供了重 要經驗 , 其他國 家可以 而且應 該借鑒 ; 本書 主要是 
提煉了 我們認 爲這些 經驗可 以傳授 的重點 。 可 以肯定 的是各 國的歷 史和文 化有重 大分歧 , 現在是 
如此 , 將來也 是如此 , 因 此沒有 「大小 同碼」 的祕方 。 我 們試圖 抵制屈 服於這 種誘惑 , 反 而是提 
出祕 方的可 能元素 , 我們 認爲這 些元素 對經濟 增長是 重要的 , 但各國 領袖如 何和以 何種方 式應用 
這 些成分 必須由 該國的 特殊情 況塑造 。 



儘 管如此 , 我們解 讀的歷 史證據 和繁榮 , 創新 , 並 迅速增 長的經 濟體系 的經驗 , 爲 希望本 身會一 
如 前者那 樣成功 改善人 民生活 水平的 經濟體 系指出 兩個非 常重要 的結論 。 首先 , 激勵是 關乎重 
要 。 其活動 促進經 濟增長 的國家 , 回 報是增 長速度 將高於 情況並 非如此 的國家 。 第二 , 創 業家對 
增長 過程的 貢獻是 巨大的 。 

本書主 要集中 在第二 項主張 。 但是 , 有什 麼基礎 令我們 有信心 認爲有 大量具 生產力 的創業 家可以 
有重大 的影響 ? 當然 不可能 有絕對 的確定 。 歷史實 際上爲 我們提 出實例 和軼事 , 我 們是在 此基礎 
上提 出結論 , 但結論 提出的 推斷可 以是強 大和幾 乎是毫 不含糊 。 

也許最 突出的 例子是 蒸汽機 , 比 何單一 發明更 爲確定 了工業 革命。 回顧蒸 汽機的 歷史不 無裨益 ; 
林肯 總統槪 括如下 : 

「毫 無疑問 , 有 利使用 蒸汽動 力是現 代發現 。 然而 , 遠 至兩千 多年前 , 不僅 有人觀 察到蒸 
汽 的動力 , 而 且實際 上製成 由蒸汽 動力推 動的巧 妙玩具 ; 那 是在埃 及亞歷 山大港 。 

看來 奇怪的 是無論 玩具發 明者或 其他人 , 在此之 後這麼 長的時 間都沒 有認識 到蒸汽 會推動 

有用的 機械以 及玩具 。 」 (Lincoln, 1858) 

要 解釋林 肯之謎 , 答案 是羅馬 時代真 正的創 業家精 神主要 是軍事 征服和 勝利的 回報。 中世 紀的中 
國 有類似 的故事 ; 中國 有一系 列驕人 的發明 , 同 樣沒有 辦法進 入商業 化應用 , 這情 況維持 直至幾 
個世 紀之後 。 將這 些與瓦 特的經 驗對比 , 他在 改善蒸 汽機後 與傑出 創業家 Matthew Boulton 聯 
手 。 Boulton 著手積 極推銷 這設備 , 當 時的普 遍使用 是從礦 場抽水 。 在認識 到這市 場已接 近飽和 , 
他 要求瓦 特再次 投身尋 找方法 , 改裝發 動機作 其他大 量用途 , 很快 就找出 很多其 他用途 。 由此而 
起的 工業革 命改變 了美國 和歐洲 。 我們從 這段歷 史吸取 的教訓 : 沒有 創業家 , 沒有 正確的 激勵讓 
他們熱 情和不 懈努力 投身於 把發明 商品化 , 就 不能指 望有經 濟發展 , 事 實上也 不可能 有經濟 發展。 

在我 們看來 , 從 突出的 歷史證 據顯示 , 這些 當時的 創業精 神和適 當激勵 , 是 任何經 濟增長 必不可 
少 的因素 。 簡 而言之 , 這 就是本 書的核 心教訓 , 我們認 爲不能 也不會 輕易被 S 倒的一 個教訓 。 



附錄 



經 濟學家 喜歡做 兩件事 : 理論 和計量 。 第 一項工 作越來 越多是 留給最 傾心數 學或有 天份的 經濟學 
家 , 在這專 業中也 往往得 到最高 的獎勵 。 諾貝爾 〔經 濟學〕 獎 得主鮮 有不利 用一些 優雅的 數學工 
具來 證明或 解釋看 來是基 礎論點 。 雖 然這有 時被沒 有這些 技能的 經濟學 家嘲笑 , 他 們認爲 更重要 
的是著 眼於經 濟體系 的制度 , 文化 和歷史 ; 數 學應用 於經濟 學還是 有用的 , 因爲可 揭露一 些令人 
驚訝 和重要 的見解 。 

大 多數不 專注理 論的經 濟學家 埋首於 「實證 硏究」 , 使用 ( 日益 複雜) 的 統計技 術以測 試理論 。 
我們 已經討 論這種 分析用 於評估 推動經 濟增長 的因果 因素時 的限制 。 儘 管如此 , 我 們承認 直到至 
少有 某種程 度的統 計驗證 (雖 然外行 人一般 不會應 用這種 嚴格的 標準) , 有 關經濟 增長的 主張不 
會被這 專業廣 泛接受 。 例如 , 我們 希望能 夠測試 有關我 們四類 資本主 義的各 種理論 。 我們 希望解 
答問題 , 如 : 寡 頭經濟 增長是 否低於 其他經 濟體系 ? 國 家指導 和官僚 體制可 以在一 段長時 間內產 
生經 濟增長 , 但到了 那一點 會洩氣 ?這些 經濟體 系是否 無可避 免會到 達到這 一點? 如果 不是這 
樣 , 爲什麼 不會? 而且 , 正如我 們較早 前提問 , 創 業型企 業和大 企業怎 樣混合 (也 許以每 類型的 
相對 產出來 計量) 最 有可能 爭取最 大限度 的增長 ? 答 案是否 取決於 國家的 經濟發 展階段 ( 以人均 
收入 計量) ? 

如果要 計量和 (或) 分 類資本 主義經 濟體系 有多大 程度符 合我們 槪述四 類的一 個或一 個以上 , 這 
些問 題都需 要檢視 。 不 幸的是 , 這項 工作是 困難的 , 可以想 像是不 可能的 ; 但無 論如何 , 這不是 
我們在 此承擔 的工作 。 我們 相信如 果我們 的論點 至少與 一些經 濟學家 有共鳴 , 其他 比我們 更爲專 
業 的人士 會投入 精力和 資源來 收集和 分析有 關數據 。 但是 , 如 果我們 說對了 : 大多 數經濟 體系表 
現出幾 個或所 有資本 主義類 別的某 種組合 , 那麼 把整個 經濟體 系放在 這個或 那個箱 子內只 會是徒 
勞無益 。 相反 , 更 爲深入 的是能 夠跟踪 任何經 濟體系 中不同 類型資 本主義 的組合 , 或許是 以已分 
類 爲這四 類之一 的企業 所產生 的附加 値計量 。 

如要 在任何 合理的 時間內 做得到 , 即 使這可 能也是 困難的 , 如果不 是不可 能的話 。 十 多年前 , 秘 

魯經 濟學家 Hernando de Soto 已提出 這些因 素在鼓 勵或妨 礙發展 中國家 經濟增 長是至 關重要 , 

他的 觀點很 受歡迎 ; 但正 如我們 在第五 章提到 , 世界銀 行過去 兩年才 組裝一 套指標 來衡量 法律制 
度和監 管負擔 的力度 。 但由 於世界 銀行無 法收集 早期階 段的這 些數據 , 要經 過許多 年才可 以收集 
到一系 列足夠 可用於 統計分 析的時 間跨度 數據。 要收集 我們槪 述的各 種形式 資本主 義在不 同經濟 
體 系所佔 的份額 , 情況也 是一樣 。 

在 此之前 , 同意 我們分 類的決 策者和 經濟學 家不得 不滿意 於不同 經濟體 系的印 象觀點 , 輔 以硬統 
計數據 的小價 値東西 。不 容易得 到國家 指導經 濟體系 的數據 , 因爲 正如我 們指出 , 國家指 導以多 
種形 式出現 , 外 部觀察 者往往 難以發 現其微 妙之處 , 更 不用說 要計量 。 測量 或指明 寡頭資 本主義 
的數據 較爲容 易收集 。 再者 , 一 如前述 , 這 種經濟 體系的 特點往 往是收 入高度 不平等 , 存 在著大 
量地下 (即非 正規) 部門 , 以及 大量腐 敗現象 。 收入不 平等可 以很容 易測量 , 但腐 敗和非 正規部 



門 的規模 只能粗 略計算 。 



測 試大企 業理論 

得出 以爲計 量大企 業資本 主義是 更容易 這樣的 結論是 誘人的 。 例如 , 爲何不 看看經 濟體系 最大規 
模的 一百或 五百企 業的增 値或職 位份額 ? 這看 來簡單 的辦法 , 缺點 是國家 規模事 關重要 。 在小規 
模經 濟體系 , 相對較 少數企 業可能 佔了增 値或職 位的很 大份額 , 但依國 際標準 來看這 些可會 是 
小企業 。 換 句話說 , 在這些 經濟體 系的企 業可能 是在寡 頭壟斷 的情況 下競爭 , 但相 對於在 更大和 
更富裕 國家的 大企業 , 還是 小規模 。 另 一方面 , 在美國 , 印度和 中國這 些國家 ' 最 大的企 業可能 
只佔 增値或 職位相 對較小 的份額 , 但 只是以 規模計 算已可 以定位 爲官僚 式企業 。 根 據這些 企業營 
商的不 同行業 , 他們可 能或可 能不是 在寡頭 壟斷市 場競爭 。 由於這 些原因 , 跨國比 較各國 固定數 
量的 企業其 增値份 額很可 能不會 披露很 多事實 , 更壞 的是甚 至有可 能誤導 。 相反 , 可能更 有啓發 
的是在 某經濟 體系中 , 頂級 企業的 營業額 和排名 上落。 在大企 業經濟 體系的 動態中 , 可以 預期隨 
著 時日最 大規模 企業的 排位會 有合理 的改變 , 因 爲一些 企業迅 速增長 , 而 其他企 業消返 。 在動態 
不足 的情景 , 沒有 什麼排 名上落 。 

表 19 顯示我 們想到 的數據 , 只 包括自 1955 年以 來美國 企業前 二十位 (按收 入計) 每十 年的快 
照 。 有 趣的是 , 儘管 通用汽 ,口埃 克森美 孚大部 分時間 居首位 , 到 2005 年都 被沃爾 瑪超過 ; 這 
家 企業在 1995 年名 列第四 ' 於 1975 年甚 至沒有 進入前 二十名 。 這 列表顯 示整個 時期排 名前五 
位 的企業 有很大 的變動 。 把 焦點擴 大到較 大的企 業組合 , 更加強 了列表 的訊息 。 根據一 項計算 , 
在 1970 年代 美國的 一百最 大製造 業和工 業企業 ' 只有約 一半到 2000 年依 然存在 ' 其餘 的通過 
收購 或破產 而消失 ( Micklethwait and Woolridge, 2003, 130-31 ) 。 



表 19 : 1955-2005 年期 間美國 首二十 間公司 (以 收入計 ) 


排名 


1955 


1965 


1975 


1985 


1995 


2005 


1 


通 用汽車 


通 用汽車 


埃 克森美 孚石油 


埃 克森美 孚石油 


通 用汽車 


沃爾瑪 連鎖店 


2 


埃 克森美 孚石油 


埃 克森美 孚石油 


通 用汽車 


通 用汽車 


福 特汽車 


唉餘美 孚石油 


3 


美 國鋼鐵 


福 特汽車 


福 特汽車 


美 孚石油 


埃克 森美孚 


通 用汽車 


4 


通 用電氣 


通 用電氣 


德士 古石油 


福 特汽車 


沃爾瑪 連鎖店 


福 特汽車 


5 


Esmark 鋼鐵 


美 孚石油 


美 孚石油 


德士 古石油 


美國電 話電報 


通 用電氣 


6 


克萊斯 勒汽車 


克萊斯 勒汽車 


雪佛 龍德士 古石油 


國際商 業機器 


通 用電氣 


雪 佛龍德 士古石 
油 




Armour 


美 國鋼鐵 


海 灣石油 


杜 邦化工 


國際商 業機器 


康 菲石油 


8 


海 灣石油 


德士 古石油 


通 用電氣 美國電 話電報 


美 孚石油 


花 旗集圑 


9 


美 孚石油 


國際商 業機器 


國際商 業機器 


通 用電氣 


Sears Roebuck 

零售 


美國國 際集圑 


10 


杜 邦化工 


海 灣石油 


國際 電話電 報工業 


阿莫 科石油 


Altria 煙草 


國際商 業機器 


11 


阿莫 科石油 


美國 電話電 報科技 


克萊斯 勒汽車 雪 佛龍德 士古石 


克萊斯 勒汽車 


惠 普電腦 











油 






12 


伯利 恆鋼鐵 


杜 邦化工 


美 國鋼鐵 


阿 科石油 


州立農 業保險 


巴 郡投資 


13 


哥倫比 亞廣播 


Esmark 鋼鐵 


阿莫 科石油 


壳 牌石油 


美國保 誠保險 


家續 家 居建材 


14 


德士 古石油 


壳 脾石油 


壳 牌石油 


克萊斯 勒汽車 


杜 邦化工 


威瑞 森通訊 


15 


美 國電話 電報科 
技 


阿莫 科石油 


美國 電話電 報科技 


i _^ ; -. 

馬拉 松石油 


Kmart 零售 


麥 克森藥 物零售 


16 


壳 牌石油 


雪佛 龍德士 古石油 


康 菲石油 


聯 合科技 


德士 古石油 


Cardinal 醫療產 

品 及服務 


17 


Kraft 零售 


哥倫比 亞廣播 


杜 邦化工 


康 菲石油 


花 旗集團 


Altria 煙草 


18 


雪 佛龍德 士古石 
油 


伯利 恆鋼鐵 


Atlantic Richfield 


西 方石油 


雪 佛龍德 士古石 
油 


美 洲銀行 


19 


好時 年輪胎 


Navistar 商 用車及 

發動機 


哥倫比 亞廣播 


Tenneco 工業設 
備 


寶僑家 庭用品 


州立農 業保險 


20 


波 音飛機 


羅 克韋爾 自動化 


西 方石油 


Sunoco 煉油 


百 事可樂 


摩根大 通銀行 


資料 來源 : 《財 富? 1: 百大 企業》 « 網頁 http://www.fortune.com/fortune/fortune500. 



我們 不知道 歐洲或 日 本 以及其 他經濟 體系過 去幾十 年最大 企業情 況的類 似圖表 或數據 , 情 況會是 
怎樣 。 然而 , 我們 猜測在 快速增 長的經 濟體系 , 大企業 的排名 上落通 常會比 增長較 爲總曼 的體系 
更 加明顯 。 無 論如何 , 美國 數據給 出的印 象表明 , 在過去 五十年 (如 果不 是更長 時期) 大 企業部 
門的 經濟動 力是頗 爲合理 , 甚至 顯著充 滿活力 。 如果 考慮到 創業企 業部門 , 美國經 濟看來 更具活 

力。 

創 業數據 和理論 

談到資 本主義 的對立 面形式 , 就 需要創 業活動 的計量 或指標 。 正如 本書多 番解釋 , 只是計 算簡單 
創 業家或 小企業 , 或自 稱是自 僱人士 的數目 , 並以此 計量創 業型資 本主義 的活力 或程度 , 將會是 
錯誤 。 爲 了我們 的目的 , 這項 計量過 於廣泛 , 因爲 它可能 包括比 更多的 複製型 創業家 , 我 們的主 

要興 趣只是 創新型 創業家 。 在 這附錄 的結尾 , 我們描 述原則 上調查 設計用 來收^ M 新 SiM 業家數 
量和增 長數據 的工作 。 由於斯 堪的納 維亞半 島國家 和法國 有收集 這些企 業的廣 泛數據 , 我 們覺得 
這些 國家已 經有現 成數據 , 即使要 產生也 沒有很 大困難 。 然而 , 我們 懷疑其 他國家 是否有 這些數 

據。 

創 業數據 

現在 的創業 數據零 零星星 , 要 測試本 書提出 的意見 , 不幸的 只是有 限價値 。 175 然而 , 有 很多, 
於創 業精神 的現成 資料可 用於其 他目的 。 例如 , 我 們能夠 區分受 僱和自 僱人士 的人數 , 這 可適用 
於瞭解 社會行 爲和知 道對監 管或其 他鼓勵 或阻礙 的回應 。 同樣 , 我 們可以 利用新 公司成 立的數 
據 , 以 理解監 管和體 制環境 對某國 的特定 類型創 業活動 的影響 。 



對 有關創 業家精 神現有 數據是 否足夠 或有用 ' 類似抱 怨參見 Audretsch, Keilbach and Lehman, 2006, 7-9 。 



自 僱數據 。 在美國 , 《當 前人 口調查 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 》 和 《人 口普查 Census of 

Population) 有自 僱公司 數字的 每年和 每十年 的估算 。 從這些 家庭調 查數據 可以估 算在某 時間點 
的自僱 人士數 目和跟 踪隨著 時間的 變化。 美國加 州大學 Santa Cruz 分校 Robert Fairlie 教 授彙集 

的 「創 業活動 Kauffman 指數」 176 把這些 分析推 前一步 ' 利用 《當 前人口 調查》 相 對的基 本每月 

檔案 , 以了 解在國 家層面 創立生 意速率 的趨勢 。 

但是 , 跨 國比較 要找到 類似的 自僱數 據來源 , 這本 身是非 常困難 。 除 了文化 差異影 響調查 的答覆 
外 , 自僱 的定義 可能因 國而異 。 對 無薪酬 的家庭 工人呈 報爲自 僱人士 , 各 國之間 有差異 (可 能是 
稅收 和福利 制度的 功能) , 不 是所有 國家都 認爲較 大型企 業的業 主是自 僱人士 。 

經 濟合作 與發展 組織主 要由富 裕國家 (共三 十個) 組成 , 已相 當盡力 建立可 相互比 較的跨 國自僱 
數據 。 經合 組織的 《勞 動人 口統計 Labour Force Statistics) —般是 根據家 庭勞動 力調査 , 樹共 

經合 組織成 員國的 所有自 僱數據 。 因爲大 多數這 些國家 (除 冰島 , 墨西 哥和土 耳其) 使用 國際勞 
動組織 準則的 自僱定 義來計 量就業 , 大部 分統計 資料都 可以跨 國比較 。 作爲 計算這 些自僱 率的分 
母是 人口統 計數字 , 這是來 自勞動 力調查 ' 行政 記錄和 人口普 查的混 合使用 。 

不 幸的是 , 美 國或經 合組織 的數據 都不能 測試本 書提出 的理論 。 要區 分由於 缺乏更 好選擇 或是利 
用創業 機會的 自僱人 口是不 可能的 。 我 們不能 區分尋 求業務 增長與 只有興 趣保持 市場份 額的人 
士 , 而且 肯定是 沒有辦 法確定 那些自 僱人士 是真正 的創新 創型的 新實體 。 

新企 業成立 。 美國 有保留 新企業 創辦以 及全國 小企業 的數據 。 禾 U 用業 務利 得稅報 稅表和 行政記 
錄 , 美國人 口普查 局有各 種項目 從這些 檔案中 提取相 關數據 , 以 及作爲 企業調 查的抽 樣框架 。 

但是 , 用於創 業精神 的硏究 , 這些數 據的用 處有限 , 也 當然不 能爲調 查創新 和發展 提供更 多訊息 。 
這些數 據集包 括所有 收入達 1 ,000 美元 或以上 , 而其 中可能 包括副 業或不 甚在意 的生意 , 因而可 
能 誇大創 業活動 。 利用小 企業作 爲創業 家的代 用數據 , 也可 能誇大 新企業 的數目 。 小企業 管理局 
定 義小企 業是少 於五百 名員工 , 這分 類包括 的企業 可能遠 遠大於 我們設 想的創 業企業 , 而 這些企 
業可 能已經 開辦了 幾十年 。 

國 際數據 ' 全球創 業觀察 《全 球創 業觀察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 的 設計實 際上是 

爲了 提供回 答本文 一些重 要的國 際數據 。 調 查涵蓋 約四十 個國家 , 目 的是提 供可比 較的創 業精神 
數據 , 其中包 括創新 的計量 , 以 及區分 利用機 會的創 業家和 必要性 創業家 。 〈全 球創業 觀察〉 提 
出 「總創 業活動 Total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 (TEA)」 指數 ' 計量初 生和早 期兩個 階段的 創業精 

神 , 涵蓋 在參與 開辦或 管理成 立不超 過四十 二個月 的企業 , 年齢 介於十 八和六 十四歲 的人士 。 再 
者 ,〈全 球創業 觀察〉 尋求計 量創新 : 查詢 受訪者 的產品 或服務 是否完 全新穎 , 數 據集根 據創業 
家決 定創業 的理由 而計量 「總 創業 活動」 機會和 「總 創業 活動」 必要性 。 有了這 些訊息 , 領導調 



Kauffman Index of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 



査 人員得 出結論 , 認 爲創業 活動和 經濟增 長有正 向關係 。 



雖然 < 全球創 業觀察 > 開始確 定必然 是未來 數據收 集工作 的部份 ' 但 數據有 關方法 的問題 和隨著 
時 日 數據 不一致 , 表明數 據是能 以嚴謹 和有意 義的方 式來探 討文本 提出的 問題。 目 前尙 不清楚 〈 全 
球創業 觀察〉 對創業 活動的 定義是 否充分 細緻可 用於科 學調查 , 有 可能各 國對這 定義有 不同解 
釋。 再者, 雖然這 些調查 的回覆 率是在 商業市 場調查 的運作 範圍內 , 但可能 不符合 學術分 析的較 

高 要求。 

< 全球創 業觀察 〉 的結果 不一致 , 令人 懷疑數 據的可 信程度 是否可 用於學 術硏究 。 某國的 創業率 
每 年有重 大改變 , 以及 〈 全球創 業觀察 > 對美國 的調查 結果與 美國人 口普查 局同一 時期的 數據有 
矛盾 , 顯 示這樣 的計量 方法用 於這類 型的硏 究是問 題多多 。 

嘰活 動數據 

Kauffman 基金 會致力 改善收 集有關 美國和 在世界 各地的 創業活 動數據 。 因 爲我們 察覺區 分複製 

型和創 新型創 業家精 神是有 關創業 和發展 的根基 ,基金 會有多 項收集 數據的 方案是 明確打 算理清 
兩 者之間 的對比 。 

首先 , 基金會 贊助美 國學術 界硏究 聯邦政 府的商 業統計 。 國家 統計數 據委員 會已成 立專家 小組檢 
討現 有的數 據來源 , 這 是因應 硏究人 員要求 更好計 量年輕 和較小 型企業 , 及其隨 著時日 的演化 , 
經濟 表現和 在大經 濟體系 的作用 。 該小 組將在 2007 年 完成最 後報告 , 並提 出建議 以改善 高增長 
企業的 數據來 源和取 得途徑 , 還將提 出新的 數據收 集工作 , 使 硏究人 員有更 好的資 訊以計 量和分 
析商業 的早期 生命週 期動力 , 和 評價企 業形成 , 選擇 和增長 的理論 。 

在國 際層面 也有做 出同樣 努力以 進行有 意義的 比較。 基 金會通 過經合 組織贊 助的一 項硏究 , 開始 
確 定收集 國際數 據的需 求和提 出建議 。 硏究 評估現 有數據 的來源 , 以 及識別 至今沒 有可用 的國際 
數據 、 與創 業有關 的問題 , 促請關 注高增 長企業 可供比 較數據 的來源 , 爲 未來工 作提出 路線圖 。 

因爲這 兩項硏 究現在 處於早 期階段 ,基金 會已採 取歩驟 開始收 集數據 以便更 好了解 美國的 複製型 
和創 新型創 業之間 的差異 。 基 金會開 始資助 Kauffman 企 業調查 ' 對在 2004 年在 美國創 辦的新 
企業作 多年的 縱貫性 硏究, 預期 從高科 技企業 的超取 樣可得 出比大 多數商 業調查 更多的 創新企 

業 , 並 把重點 放在企 業的金 融發展 , 使硏究 人員深 入了解 新企業 的融資 和增長 。 

雖然 基金會 可以開 始確定 現有數 據來源 之不足 , 資助數 據收集 工作以 進一歩 回答本 文提出 的重要 
問題 , 有真 正需求 的全面 數據收 集工作 需要多 國組織 的支持 , 如聯合 國或世 界銀行 。 這些 組織本 
身 有這項 極其重 要和難 以置信 艱難任 務所需 要的廣 泛資源 和關係 網絡。 



創業 精神的 財務謹 

一些 分析家 認爲以 企業的 財政資 源來計 量創業 精神是 有用的 , 具 體是第 三方股 權融資 , 風 險投資 



或天 使資本 。 美國和 歐洲風 險資本 有可用 的資料 , 而其他 國家方 面則較 爲有限 。 至 於天使 投資在 
各國 的幅度 , 所 知甚少 , 儘 管有人 致力收 集這方 面的美 國數據 。 177 

但是 , 關於風 險投資 的數字 ' 必須提 到有兩 種解釋 。 其 中之一 是由於 互聯網 泡沬在 2000 年爆破 , 
在美 國的風 險投資 基金似 乎主要 投向現 有企業 , 而不 是支持 「早期 階段」 的企業 。 因此 , 即使風 
投 資金的 籌集或 投資可 能不再 是與新 創企業 相關風 險的很 好指標 。 對美 國來說 , 天 使投資 現在很 
可能是 創業活 動更好 的指標 (但迄 今爲止 , 沒有 這項計 量的可 用全面 數據) 。 第二 個解釋 是雖然 
風 投資金 很重要 (哈 佛商 學院的 Paul Gompers 與 Josh Lerner 認爲這 對許多 「創 新」 企 業是至 
關 重要) , 許多創 新企業 沒有取 得風投 資金已 經啓動 (Gompers and Lerner, 1999) 。 



•9 lilU,UUU 



$80,000 
$60,000 
$40,000 
$20,000 
$- 























i r 1 1 1 1 r 1 1 1 " ~ 


1 1 1 



^ # ^ 、# # 、# 、# ^ # ^ / ^ ^ 

以百萬 美元計 

圖 7 : 美國 風險資 本投資 的趨勢 。 

資 料來源 : 普 華永道 / 湯姆 森風險 經濟學 / 美國 風險資 本協會 MoneyTreeTM 調查 。 

創 業型活 動中一 個沒有 這些困 難的財 務指標 , 是通過 首次公 開募股 (上市 ) 籌集資 金的企 業數目 , 
無論是 在當地 或外國 證券交 易所上 市交易 。 但是 , 即 使上市 數據也 有局限 , 因爲這 不包括 在美國 
和世 界各他 許多私 人控股 , 但迅 速增長 的企業 。 



再者 , 投進風 險投資 (天使 ) 的 資金和 公開募 股市場 的活動 , 只反映 某些類 型投資 者願意 承擔更 
高風險 的意願 。 在 根本的 創業活 動之外 , 這些 措施肯 定有更 多變化 。圖 7 顯示自 1980 年 以來美 
國 風險投 資基金 的總資 金流入 , 顯示在 2000 年的 高峰約 有一千 億美元 , 其 後資金 流入急 劇下降 , 
在 2003-04 年溫 和復甦 。 很難 相信在 此期間 , 創新型 創業活 動或是 對風投 (和 天使) 資 本最有 
吸引 力的那 些活動 , 會有 所不同 和以這 樣的幅 度下降 。 



siellop p suo 一 -U 一 



這 方面的 工作始 於成立 天使資 本協會 Angel Capital Association ' 截至 2006 年 6 月 '該 組織成 員有約 一百三 十個天 
使投 資集團 。 Ewing Marion Kauffman 基 金會爲 該組織 提供初 始資金 。 



與 此同時 , 美國 大企業 似乎沒 有放棄 通過風 險投資 基金和 上市來 資助早 期階段 的企業 。 178 從長 
遠來看 , 這種 融資可 能不太 支持創 業活動 , 因爲 導致初 創企業 成功的 較爲沒 有條理 的環境 , 往往 
與收 購前者 的大企 業其官 僚結構 有衝突 , 更 重要的 是與激 勵制度 有衝突 ; 這 是事實 。 然而 , 初創 
企業依 然有活 躍市場 , 這情況 足以杼 緩以上 的觀點 ; 因爲風 投資金 或上市 融資可 能減少 , 創業活 
動 理應隨 之減少 。 

所有這 一切不 是排除 風投資 金和上 市對創 業型經 濟的適 用性。 正 如第五 章討論 , 隨 著經濟 體系成 
熟 , 其正 規金融 體系的 深度和 複雜性 似乎對 加強創 業精神 發揮重 要作用 。 因此 , 美 國的早 期資本 
市場 比其他 國家較 爲發達 , 形式無 論是天 使集團 , 風險投 資基金 , 首 次公開 招股或 大企業 直接購 
買早 期企業 , 在在 強烈顯 示美國 比別人 更有創 業精神 。 

要避免 的指標 

最後 , 重要的 是知道 不要採 用什麼 樣的計 量作爲 經濟體 系中創 業活動 的指標 。 在 這方面 , 我們想 
到的是 各種科 技指標 , 如 政府發 出的專 利數目 , 科 學家和 工程師 的數目 。 179 這兩 項計量 可以揭 
示 經濟體 系的創 新程度 , 但不 是必然 說明創 業程度 。 第 八章已 提到在 美國似 乎越來 越容易 取得專 
利 ; 〔創 新〕 可以 申請取 得專利 , 但可以 置諸高 閣多年 , 直到 現有企 業或新 企業的 創業家 實際上 
取 得授權 或買入 , 把 專利投 入使用 。 同樣 , 印度 和中國 這些經 濟體系 比以往 任何時 候培育 出更多 
的 工程師 , 但 這些訓 練有素 的人才 有許多 (也 許是大 多數) 會在 現有的 官僚企 業工作 , 處 理遞增 
式改良 , 而不 是發展 和帶給 市場真 正激進 的創新 , 這才 是創業 型經濟 體系的 特點。 日本的 專利數 
量領 先世界 , 但 即使日 本人也 會承認 他們的 經濟體 系不是 創業型 資本主 義模式 。 相反 , 日 本的創 
業 精神基 本上就 是小零 售商店 , 這 是大型 日本企 業前管 理人員 終結職 場生涯 的方式 , 也補 充他們 
的返 休收入 。 

摘要 

總之 , 現 有數據 不能以 經濟計 量測試 本書提 出的各 項假設 。 但我 們認爲 我們論 證的大 綱會弓 I 起許 
多讀者 的共鳴 ; 具 體而言 , 我 們區分 不同類 型的資 本主義 。 有時 , 非 正規的 證據會 一如排 山倒海 
的 數字確 實會爲 專業人 士帶來 新視野 。 

特 別感謝 Alyse Freilich 協助編 寫附錄 。 



Christiansen and Raynor, 2003 詳細 研究大 企業收 購新的 ' 較 小企業 。 

179 SP 使作 爲創新 的計量 , 專 利總數 目有幾 個缺點 。 專利 不包括 沒有正 式納入 爲專利 的創新 , 而這 些創新 仍然引 起技術 
訣 竅的重 大突破 , 尤其 是在生 產或特 定產品 。 這 些創新 可能受 「商業 秘密」 法保護 ' 但政 府機構 (或 同性質 的私營 機構) 
不能 量化商 業機密 。 另 一限制 是僅僅 專利數 目並不 反映其 重要性 。 一 項專利 可能產 生數十 億美元 的收入 ' 而另一 項可能 
是留 在抽屜 , 永遠 不使用 。 



參 考書目 



Abraham, Katherine G., and Christopher Mackie 編輯 。 2005. 《超 越巿場 : 爲美 國設計 非巿 場帳戶 》 Beyond the Market: 

Designing Nonmarket Accounts for the United State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Abramson, Bruce. 2005. D/^a/P/7oen/x (Cambridge: MIT Press). (簡譯 ) 《数 字夙凰 : 信 息经济 为什么 能浴火 重生》 赵 

培 、 郑 晓平译 , 上 海远东 出版社 , 2001 年 

Acemoglu, Daron, Simon Johnson, and James A. Robinson. 2001. 〈比較 式發展 的殖民 源起: 實證 研究〉 "The Colonial 
Origins of Comparative Development: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美 國, 經濟 論〉〉 vAmer/canEconom/bRew'ewSI (5): 
1369-1 401. 

. 2002. 〈 命 運逆轉 : 現 代世界 形成收 入分配 之地理 及機制 〉 "Reversal of Fortune: Geography and Institutions in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Income Distribution," 《經 濟季干 【J》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7 (4): 1231-94. 
Acs, Zoltan, and Catherine Armington. 2004. 〈 城巿 的就業 i 曾長禾 口倉' J 業、 活動 > "Employment Growth and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 in Cities," 《區域 硏究》 Regional Studies 38: 911-27. 

. 2006. 《倉 lj 業精神 , 地 理及美 國經濟 增長》 Entrepreneurship, Geography, and American Economic Growth 

(Cambrid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Acs, Zoltan, and David B. Audretsch. 1990. 《倉 [J 新與小 企業》 fnnovatbn and SmaH Firms (Cambridge: MIT Press). 
Acs, Zoltan, and Lawrence A. Plummer. 2005. < 突 破區域 經濟 體系的 n 知識過 濾」〉 "Penetrating the 'Knowledge Filter' 
in Regional Economies," 《區 域科學 年鑑》 Armsls of Regional Science 39: 439-56. 

Aghion, Beatriz Armendariz de, and Jonathan Morduch. 2005. 《小 額貸款 經濟 學〉〉 The Economics of Microfinance 
(Cambridge: MIT Press). 

Aghion, Phillippe, and Rachel Griffith. 2005. 《帶 增長 的競爭 : 協調 理論與 證據》 Competition and Growth: Reconciling 
Theory and Evidence (Cambridge: MIT Press). 

Alesina, Alberto, Edward Glaeser, and Bruce Sacerdote. 2005. 〈 美國禾 口歐洲 的工作 與閒暇 > "Work and Leisur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美國國 家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1278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Amarante, Massimiliano, and Edward Phelps. 2005. 未付 梓的 幸艮告 Unpub. report prepared for the Ewing Marion 
Kauffman Foundation. 

Arora, Ashish, Andrea Fosfuri, and Alfonso Gambardella. 2001 . 《科技 的巿場 : 創新的 經濟學 與企業 策略》 Markets for 
Technology: The Economics of Innovation and Corporate Strategy (Cambridge: MIT Press). 

Arrow, Kenneth J. 1 962. < 邊做邊 學的經 濟含義 〉 "The 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Learning by Doing," 《經 濟研究 評論》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29 (June): 1 55-73. 

Arvelund, Erin E. 2005. 〈俄羅 斯蓬勃 中的富 與貧〉 "In Russia's Boom, Riches and Rags," 《國際 先驅論 壇報》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April 1 5, p. 3. 

Askari, H ossein, and Roshanak Takhavi. 2006. 〈 中東 的經濟 失敗〉 "Economic Failure in the Middle East," 《國 家勞 
雲力 銀行 季評》 Bsnca Nazionale Del Lavoro Quarterly Review (March). 

Audretsch, David A., Taylor Aldridge, and Alexander Oettl. 2006. 〈科 學家創 業精神 : 大學 商業化 的沉睡 巨人〉 Scientist 
Entrepreneurship: The Sleeping Giant of University Commercialization. 未付梓 幸艮告 Unpub. report prepared for the 
Ewing Marion Kauffman Foundation. 



Audretsch, David A., Max C. Keilbach, and Erik E. Lehmann. 2006. 《倉 lj 業精 神與' 經濟 i 曾長》 Entrepreneurs hip and 
Economic Growth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Baily, Martin, and Diana Farrell. 2006a. < 喚 醒歐洲 > "Waking up Europe," 《 Milken 研究所 評論》 Institute Review 
(first quarter): 8-15. 

. 2006b. < 打 破增長 的障礙 > "Breaking Down Barriers to Growth," 《金 融與 發展》 Finance and Development 

(March). 

Baily, Martin Neil, and Jacob Funk Kirkegaard. 2005. 《改 變歐? 州的' 經濟》 Transforming the European Economy 
(Washington, D.C.: 國 際經濟 硏究所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September. 

Baker, Raymond. 2005. 《資本 主義的 致命傷 : 黑錢 和如何 更新自 由巿場 體制》 Capitalism's Achilles Heel: Dirty Money 
and How to Renew the Free-Market System (Hoboken, N.J.: Wiley). 

Barone, Michael. 2005. 《硬 美國 , 軟 美國》 Hard America, Soft America (New York: Three Rivers Press). 

Barr, Michael S. 2005 〈小 額貸款 與金融 發展〉 "Microfinance and Financial Development," 《 Michigan 國 際法期 刊》 

Michig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26: 271-96. 

Barr, Michael S., Anjali Kumar, and Robert E. Litan, eds. 2007. 《取 得融資 : 建立包 容的金 融制度 : 取得 融資的 框架》 
Access to Finance: Building Inclusive Financial Systems: A Framework for Access to Finance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and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forthcoming. 

Barro, Robert J., and Xavier Sala-i-Martin. 2004. 《經濟 增長》 Economic Growth, 2nd ed. (Cambridge: MIT Press). 
Barth, JamesA., Gerard Caprio, Jr., and Ross Levine. 2006. 《銀行 監管再 思考: 直到 由天使 管理爲 止〉〉 Ref 嫩 /ngSan/c 
Regulation: Till Angels Govern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簡譯 ) 《反 思银行 监管》 黄毅, 张 晓朴译 , 
中 国金融 出版社 , 2008 年 

Baumol, William J. 1 952. 《福禾 'J 經濟學 與國家 理論》 H/e/fere Economics and the Theory of the State (London: Longmans 
Press). 

■ 1986. 〈生產 力增長 , 會聚 和福利 : 長期數 據說明 什麼〉 "Productivity Growth, Convergence, and Welfare: What 

the Long-Run Data Show," 《美 國經濟 評論》 Amsricsn Economic Review 76, no. 5 (December): 1 072-85. 

. 2002. The Free Market innovation Machin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簡譯 ) 《自 由巿 场创 新机 

器》 郭梅 军等译 , 中信 出版社 , 2004 年 

. 2005. 《創 業精神 與創新 : 邁向 兩者的 個體經 濟價値 理論》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Toward Their 

Microeconomic Value Theory," AE 卜 Brookings Joint Center for Regulatory Studies, Related Publication 05-38. 

. 2006. < 隱形人 回來了 : 投資 者和創 業者的 個體經 濟價値 理論〉 "Return of the Invisible Man: The Microeconomic 

Value Theory of Investors and Entrepreneurs." 2006 年美 國經濟 學會發 表論文 ( 可在 www.aei-brookings.org 網 站取得 ) 
Paper presented at the 2006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also available at 
www.aei-brookings.org). 

Baumol, William J. (with Klaus Knorr). 1 961 . 《經濟 增長有 何代價 ? 》 What Price Economic Growth?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 

Baumol, William J., and Ralph Gomory. 2005. 《外 國生產 力增長 , 外 包和對 本國經 濟的利 與害》 "Foreign Productivity 
Growth, Outsourcing, and the Benefit or Damage to the Domestic Economy." 

Becker, Gary S. 1 976. Approach to Human Behavior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人 類行爲 的經濟 分析》 

王業宇 、 陳琪譯 , 上 海人民 出版社 , 1995 年 



. 2005. 〈給 我們你 的熟練 工人〉 "Give Us Your Skilled Masses," 《華 爾街 日報》 Wa// Street Journal, November 

30, A18. 

Berle, Adolph, and Gardiner C. Means. 1 932. The Modern Corporation and Private Property (New York: Commerce 

Clearing House). (繁譯 ) 《現 代股 份公司 與私有 財產》 陸年青 、 許 冀湯譯 , 台 灣銀行 , 1981 年 

Bhagwati, Jagdish. 2004. In Defense of Globaliza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繁 譯;) 《全 球化 浪潮》 張君 

玫譯 , 台北 : 群 學出版 , 2001 年 

Bhalla, Surjit S. 2002. 《假 設沒 有國家 : 全球 化時代 的貧富 、 不 平等和 增長》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y: Poverty, 
Inequality, and Growth in the Era of Globalization (Washington, D.C.: 國 際經濟 研究所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Bhide, Amar. 2006. 〈 規避創 意如何 影響融 資方案 〉 "How Novelty Aversion Affects Financing Options," 《資 本主 義與社 
會》 Capitalism and Society 1 , no. 1 (Berkeley Electronic Press). 
Blustein, Paul. 2001. 《懲 戒〉〉 The Chastening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 2004. 《金錢 滾滾來 (去) : 華爾街 , 國際 貨幣基 金組織 和阿根 庭破產 、 the Money Kept Rolling In (and Out): 

Wall Street, the IMF, and the Bankrupting of Argentina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Bogle, John C. 2005. 《資 本主 義靈魂 之戰》 The Battle for the Soul of Capitalism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Bok, Derek. 2003. Universities in the Marketplac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繁 譯;) 《大 學何價 • 高等 

教 育商業 化?》 楊 振富譯 , 天下遠 見出版 , 2004 年 

Bosworth, Barry P., and Susan M. Collins. 2003. <t 曾長白 勺主觀 : 更新 版〉 "The Empirics of Growth: An Update," 
(Brookings 經 濟活動 論文》 Brookings Papers on Economic Activity 12: 113-78. 

Bowen, William G. 2005. 〈擴 大高等 教育的 機會〉 "Extending Opportunity in Higher Education." 紐約大 學演辭 Speech 
delivered at New York University, December 8. 

Brainard, Lael, Robert E. Litan, and Nicholas Warren. 2005. 〈在 外判新 時代保 障美國 工人〉 "Insuring America's 
Workers in a New Era of Offshoring," 《 Brookings 政策簡 幸^》 Brookings Policy Brief, no.1 43. 

Branscomb, Lewis. 2004. 〈 高科 技商 業倉衞 從何 而來 ? > "Where Do High Tech Commercial Innovations Come From?" 
《Duke 法律與 科技 評論》 Duke Law and Technology Review, no. 0005. 

Breznitz, Dan. 2006 《倉 [J 新與 國家》 Innovation and the Stat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Bromwich, Michael, et al. 2002. 《跟 著錢走 : 安龍 之後企 業財務 披露》 Following The Money: Corporate Financial 

Disclosure after Enron (Washington, D.C.: AE 卜 Brookings Joint Center for Regulatory Studies). 

Bruce, Donald, and Tami Gurley-Calvez. 2006. 〈 聯 邦政府 稅務 政策和 小企業 〉 "Federal Tax Policy and Small 

Business." 在 Hudson 研究 戶斤發 表論文 Paper presented at a Hudson Institute Seminar, March. 

Bruns, Barbara, Alain Mingat, and Ramahatra Rakotomalala. 2003. 《到 201 5 年 達致全 民小學 教育 : 給每 個孩子 機會》 
Achieving Universal Primary Education by 2015: A Chance for Every Child (Washington, D.C.: 世 界銀行 World Bank). 
Bueno de Mesquita, Bruce, and George W. Downs. 2005. 〈 發展 與民主 > "Development and Democracy," 《夕 f 交 政策》 
Foreign Affairs 84 (5): 77-86. 

Burtless, Gary, and Holger Schaefer. 2002. 〈德 國的 收入保 險〉 "Earnings Insurance for Germany," 《Brookings 政策 
簡報》 Brookings Policy Brief, no. 104, July. 

Bush, Jason. 2006. < 購物 者瘋狂 、 "Shoppers Gone Wild," 《商業 周刊》 Business Week, February 20, pp. 46-47. 
〈 捐贈 的營生 : 財富 與行善 的調查 〉 "The Business of Giving: A Survey on Wealth and Philanthropy." 2006. 《經 濟學 



人〉〉 Economist, February 25. 

Cantillion, Richard. 1931 . 《論一 般商業 本質》 Essai Sur la nature de Commerce en General (He\N York: Sentry Press). 
Caprio, Gerard, et al., eds. 2004. 《國有 金額機 構的未 來〉〉 The Future of State-Own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Cheesebrough, Henry. 2003. Open Innovation: The New Imperative for Creating and Profiting from Technology 
(Cambridge: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简译 ) 《开放 式创新 : 进 行技术 创新并 从中臝 利的新 规则》 金马译 , 

清华 大学出 版社, 2005 年 

CHI Research, Inc. 2003. 《小 而持續 的創新 : 小企業 對技術 改變的 貢獻》 Small Serial Innovators: The Small Firm 
Contribution to Technical Change. Prepared for the 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s Office of Advocacy, February 27. 
Christiansen, Clayton. 1997. The Innovator's Dilemma: When New Technologies Cause Great Firms to Fail (New York: 
HarperCollins). (繁譯 ) 《創 新的 兩難》 吳 凱淋譯 (2000) , 台 北商周 出版社 ; (簡譯 ) 《创 新者的 窘境》 吴 潜龙譯 , 江 
苏人民 出版社 , 2001 年。 

Christensen, Clayton M., and Michael E. Raynor. 2003. The Innovator's Solution: Creating and Sustaining Successful 
Growth (Bost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繁譯 ) 《創 新者的 解答》 李田樹 、 李芳齡 I 譯 , 天 下雜誌 (2004) 
蔡美兒 Chua, Amy. 2003. 《燃燒 的世界 : 向外國 輸出自 由巿場 民主如 何導致 種族仇 恨和全 球不穩 定〉〉 World on Fire: How 
Exporting Free Market Democracy Breeds Ethnic Hatred and Global Instability (New York: Doubleday). ( 中文 書評參 

Coase, Ronald H. 1988. 《企業 、 巿 場禾口 法律》 The Firm, the Market, and the /.aw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歐盟 委員會 Commission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2003. 《綠 皮書 : 倉 [J 業精神 在歐洲 》 Gresn Paper: 
Entrepreneurship in Europe (Brussels: European Commission). 

美國 國會財 政預算 辦公室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2003. 《財 政預 算長期 展望》 Long-Term Budget Outlook. 可取 
白 http://www.cbo.gov/ftpdocs/49xx/doc4916/LongTermBudqetoutlook. 

競爭 力議會 Council on Competitiveness. 2004. 《倉衞 美國》 Innovate America (Washington, D.C.: Council on 
Competitiveness). 

Cox, W. Michael, and Jahyeong Koo. 2006. < 從奇跡 到倦怠 : 日本 會如何 ? > "Miracle to Malaise: What's Next for 
Japan?" 〈〈, 經濟 信函 : Dallas f#^H 諸 備銀行 觀點》 Economic Letter: insights from the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 1 , 
no. 1 (January). 

Dam, Kenneth. 2006. 《法律 與增長 的關係 : 法治與 經濟 發展》 The Law-Growth Nexus: The Rule of Law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Danzon, Patricia, Andrew J. Epstein, and Scott J. Johnson. 2004. 〈醫 療事故 保險的 「危 機」〉 "The 'Crisis' in Medical 
Malpractice Insurance," 《 Brookings-Wharton 金鬲贴 艮矛务 論文》 Brookings-Whsrton Papers in Financial Services, pp. 
55-96. 

DeLamarter, Richard Thomas. 1986. 《大 藍字 : IBM 禾 用禾 口濫用 權力》 Big Blue: 國 1 s Use and Abuse of Power (New 
York: Dodd, Mead). 

DeLong, 丄 Bradford. 2000. 《豐饒 : 二十 世紀經 濟增長 歩伐》 "Cornucopia: The Pace of Economic Growth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美國 國家經 濟硏究 局論文 NBER Working Paper 7602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 2005. 〈西西 弗斯是 社會民 主派〉 "Sisyphus as Social Democrat," 《外交 事務》 Foreign Affairs (May/June): 

126-30. (西 西弗斯 , 希 臘神話 的古希 臘國王 , 因觸 犯天神 宙斯被 罰將巨 石滚到 陡峭的 山頂上 ; 每 次快到 山頂時 , 石頭 

會 滾下去 , 西 西弗斯 又要重 新開始 。 ) 

Denison, Edward F. 1 962. 《美國 經濟增 長的源 頭和我 們眼前 的其他 方案》 Sourcss of Economic Growth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Alternatives Before Us (New York: Committee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 1967. 《爲 何增長 率不同 ? 》 l/Vhy Growth Rates Differ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 1 974. 《解 釋經濟 增長》 Accounting for Economic Growth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De Soto, Hernando. 1989. 《另 一道路 : 第 三世界 的隱形 革命》 The Other Path: The Invisible Revolution in the Third 
LVor/d (New York: Harper & Row). 

. 2000. 《資 本的 奧秘》 The Mystery of Capital (New York: Basic Books). 

Dew-Becker, Ian, and Robert Gordon. 2005. 〈 生產力 增長去 了那裡 ? 通 脹的動 態和收 入分配 〉 "Where Did the 
Productivity Growth Go? Inflation Dynamics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Income," 美國 國家, 經濟 研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 1842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Di Telia, Rafael, and Robert MacCulloch. 2006. 〈 幸福數 據在' 經濟 學的一 些用途 > "Some Uses of Happiness Data in 
Economics," 《經 濟觀 點期干 [J》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0, no. 1 (winter): 25-46. 
Dixit, Avinash. 2004. 《目無 法律與 經濟學 : 管治 的其他 模式》 Lswlsssnsss snd Economics: Altsmativs Modss of 
Governanc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Djankov, Simeon, et al. 2005. 〈誰 是俄羅 斯的創 業家? 〉 "Who Are Russia's Entrepreneurs?" 《歐 洲經 濟協會 期刊》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Economic Association 3 (April-May): 587-97. 

Dollar, David. 2005. 〈中國 (和 我們) 的經濟 問題〉 "China's Economic Problems (and Ours)," 《 Milken 硏究所 評論》 
Milken Institute Review (third quarter): 48-58. 

Dollar, David, and Art Kraay. 2002 〈 增長 對窮人 是好事 〉 "Growth Is Good for the Poor," 《經 濟增長 期刊》 Journal of 
Economic Growth 1 (3): 195-225. 

. 2003. 〈制度 、 貿易和 增長〉 "Institutions, Trade, and Growth," 《貨幣 經濟學 期刊》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50 (1): 133-62. 

Drucker, Peter R 1985. 《倉 【J 新與倉 Ij 業 f 青神: 實踐禾 口原貝 【J》/nnov^f/ona/7cyEn^epreneurs/?/la-Pracf/tea/icyPn>7c/)D/es (New 
York: Harper & Row). 

Easterbrook, Gregg. 2003. 《進 步的 1 孛論》 The Progress Paradox (New York: Random House). 

Easterly, William. 2001 . 《追求 增長難 以捉摸 : 經 濟學家 在熱帶 地帶的 冒險和 犯難》 The Elusive Quest for Growth: 

Economists' Adventures and Misadventures in the Tropics (Cambridge: MIT Press). 

. 2006a. 〈 似曾 相識的 大推動 : Jeffrey Sachs 《終結 貧窮》 書評〉 "The Big Push Deja vu: A Review of Jeffrey 

Sachs's The End of Poverty," 《經 濟文 獻期干 D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44 (1): 96—105. 

. 2006b. 《 白人 的負擔 : 爲何西 方社會 援助其 他人做 成這麼 多反感 那麼少 好事》 The White Man's Burden: Why the 

West's Efforts to Aid the Rest Have Done So Much III and So Little Good (New York: Penguin Press). 

Easterly, William, and Ross Levine. 2001 . 〈 不是要 素積累 : 特徵事 實和增 長模式 〉 "It's Not Factor Accumulation: 

Stylized Facts and Growth Models," 《世 界銀 行經濟 評論》 World Bank Economic Review 1 5 (2). 

. 2003. 〈 熱帶 , 病菌 和作物 : 天 賦如何 影響經 濟發展 〉 "Tropics, Germs and Crops: How Endowments Influence 

Economic Development," 《貨幣 經濟學 期刊》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50 (1): 3-39. 



Elliott, KimberlyA., Gary C. Hufbauer, and Jeffrey J. Schott. 1990. 〈 〈再思 經濟 制裁》 £conom/b Sanctions Reconsidered 
(Washington, D.C.: 國 際經濟 硏究所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Engardio, Pete. 2006. 〈外 包的 未來〉 "The Future of Outsourcing," 《商業 周刊》 Sus/ness l/l/ee/c (January 30): 50— 58. 
區 X 盟 委員會 European Commission. 2003. 《綠 皮書 : 歐洲 的倉 [J 業 精神》 Grssn Paper: Entrepreneurship in Europe 
(Brussels: Commission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January 21 . 

歐洲 議會 European Council. 2002. < i 曾力口 勞動人 口禾口 促進積 極老年 ) "Increasing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and 
Promoting Active Aging." 議 會文件 Council document, August 3. 

美國 聯邦政 府貿易 委員會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2003. 《促 進創新 : 競爭與 專利情 及法律 的適當 均衡》 To Promote 
innovation: The Proper Balance of Competition and Patent Law and Policy. 網 頁取閱 Available at 
www.ftc.gov/opa/2003/10/cpreport.htm. 

Fischer, Stanley. 2003. < 全 球化及 其挑戰 > "Globalization and Its Challenges," 《美 國經 濟評 論〉〉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3, no. 2 (May): 1-30. 

Fisher, Franklin M., John J. McGowan, and Joen E. Greenwood. 1983. 《摺、 轉、 切: 經 濟分析 與美國 〔訴〕 IBM) 
Folded, Spindled and Multilated: Economic Analysis and U.S. v. IBM (Cambridge: MIT Press). 
Florida, Richard. 2005. 〈壞 脾氣的 世界〉 "The World Is Spiky," 《大 西洋月 刊》 Atlantic Monthly (October). 
Frank, Robert H. 2004 〈如 何不買 入幸福 > "How Not to Buy Happiness," Daedalus 133, no. 2 (spring): 69-79. 
Frankel, Jeffrey. 1997. 《世界 經濟系 統的區 域貿易 集團》 Regional Trading Blocs in the World Economic System 
(Washington, D.C.: 國 際經濟 硏究所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 2003. < Bosworth and Collins 文 章評論 >"Comments on Bosworth and Collins," Brookings Papers on Economic 

Activity 2: 189-99. 

Freeman, Richard B., Emily Jin, and Chia-Yu Shen. 2004. 〈 美國 培訓的 科學和 工程博 士從那 處來的 ? 〉"Where Do New 
U.S.-Trained Science-Engineering PhDs Come From?" 美國國 家經濟 研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 0554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Friedman, Benjamin M. 2005. 《'經 濟: t 曾長 的道德 後果》 The Moral Consequences of Economic Growth (New York: 
Knopf). 

Friedman, Thomas. 2005. The World Is Flat (New York: Farrar, Strauss & Giroux). ( 網上 簡述 ) (繁譯 ) 《世 界是 平的》 
楊振富 / 潘勛譯 , 雅 言文化 , 2007 年; (簡譯 ) 《世 界是 平的》 何帆 , 肖莹莹 , 郝 正非译 , 湖 南科技 出版社 , 2006 年 

. 2006. < 石 油政治 第一律 > "The First Law of Petropolitics," 《外交 政策》 Foreign Policy (May/June): 28-35. 

Friel, Brian. 2006. 〈科 學的嚇 唬〉 "The Science Scare," 《國 家期干 'J》 Nations! Journal (January 14): 36-41. 

深 尾光洋 Fukao, Mitsuhiro. 2004. < 日本失 去的十 年及其 金融系 統〉" Japan's Lost Decade and Its Financial System," 於 

Gary R. Saxenhouse and Robert M. Stern, 編輯 《日 本失去 的十年 : 源起 , 後果和 復蘇的 展望》 Japan's Lost Decade: 

Origins, Consequences and Prospects for Recovery (Maiden, Mass.: Blackwell Publishing), 99-118. 

Fukuyama, Francis. 1996. Trust: The Social Virtues and the Creation of Prosperity (New York: Free Press). (繁譯 X 誠 

信 : 社會 德性與 繁榮的 創造》 李 宛蓉譯 , 台北 立緒文 化事業 , 2004 年 

Galbraith, John Kenneth. 1967. The New Industrial State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繁譯 ) 《新 工業國 _ 企業 經營者 

如何左 右經濟 與政治 大局》 譚天譯 , 臺北智 庫文化 。 

Gentry, William M., and R. Glenn Hubbard. 2004. 〈成 功稅, 倉【』 造? g 動 禾口倉 [J 新〉 "Success Taxes,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 
and Innovation," 美國國 家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0551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Glaeser, Edward L, Rafael La Porta, Florencio Lopez-de-Silane, and Andrei Shleifer. 2004. 〈制 度是 否導致 增長 ? > 
"Do Institutions Cause Growth?" 美國 國家, 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 0568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Goldstein, Morris. 2000. 〈 國 際貨幣 基金組 織的附 帶條件 : 幾多才 是太多 ? 》 IMF Structural Conditionality: How Much 
Is Too Much? (Washington, D.C: 國 際經濟 硏究所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Gompers, Paul, and Josh Lerner. 1999. 《風 投資本 周期》 The Venture Capital Cycle (Cambridge: MIT Press). 

. 2001 . 《創新 的金錢 : 風投 資本如 何創造 財富》 The Money of Invention: How Venture Capital Creates New 

Wealth (Bost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Graham, Carol, and Stefano Pettinato. 2002. 《幸福 與艱苦 : 新 巿場經 濟體系 的機會 和沒有 保障》 Happiness and 
Hardship: Opportunity and Insecurity in New Market Economies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Haass, Richard. 2005. 《機 會》 The Opportunity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Hall, Peter A., and David Soskice, eds. 2001 . 《形 形式式 的資本 主義: 比 較優勢 的制度 基礎》 \/a/7'ef/'es of Capitalism: The 
Institutional Foundations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all, Robert E., and Charles I. Jones. 1999. 〈爲 何一些 國家的 勞工人 均產出 多於其 他國家 很多? 〉 "Why Do Some 
Countries Produce So Much More Output Per Worker Than Others?" 《經 濟季干 U》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4 
(1): 83-116. 

Halperin, Morton, Joseph T. Siegle, and Michael Weinstein. 2005. 《民 主優勢 : 民主 體制如 何促進 繁榮與 和平》 The 

Democracy Advantage: How Democracies Promote Prosperity and Peace (New York: Routledge). 

Hanson, James A. 2004. 〈 改造國 有銀行 >"The Transformation of State-Owned Banks," 《國有 銀行的 未來》 The Future 

of State-Owned Banks, Gerard Caprio et al. 編輯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Hargadon, Andrew. 2003. 《突 破如 何發生 : 企業如 何創新 的驚人 真相》 How Breakthroughs Happen: 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How Companies Innovate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 2005. < 理角 军倉' J 新過程 : 社 交網絡 S 勺力量 > "Understanding the Innovation Process: The Power of Social 

Networks," 《Kauffma 基 金會思 維集》 Ksuffmsn Foundation Thoughtbook, 117-122. 

Helpman, Elhanan. 2004. 《經 濟增 長的奧 秘》 The Mystery of Economic Growth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Henrekson, M., and N. Rosenberg. 2001. 〈爲 以科學 爲基礎 的創業 設計有 效機制 : 美國和 瑞典的 經驗〉 "Designing 
Efficient Institutions for Science-Based Entrepreneurship: Lesson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Sweden," 《科 技聿 專移期 
刊》 Joumsl of Technology Transfer 26 (3). 

Heston, Alan, Robert Summers, and Bettina Aten. 2002. Penn World Table Version 6. 1.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CICUP), October. 

Hicks, J. R. 1969. 《經 濟史 理論》 fK Theory of Economic History (Oxford: Clarendon Press). 

Hoshi, Takeo, and Anil K. Kashyap. 2001. 《 曰本的 企業鬲 ^資禾 口管、 冶》 Corporate Financing and Governance in Japan: 
The Road to the Future (Cambridge: MIT Press). 

■ 2004. 〈 日本的 金融危 機和經 濟停滯 〉 "Japan's Financial Crisis and Economic Stagnation," 《經 濟觀點 期刊》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8 (1 ): 3-26. 

Huber, Peter W., and Mark Mills. 2005. 《無 底洞 : 燃料 的黃昏 , 浪費 的美德 , 以及爲 何我們 永遠不 會耗盡 能源》 The 
Bottomless Well: The Twilight of Fuel, The Virtue of Waste, and Why We Will Never Run Out of Energy (New York: 
Basic Books). 



Hufbauer, Gary, ed. 1990. 《歐洲 1992 年》 Europe 1992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Hurst, E., and A. Lusardi. 2004. 〈 流動性 的局限 : 家庭財 富和創 業精神 〉 "Liquidity Constraints, Household Wealth, and 

Entrepreneurship," 《政 治經 濟期干 U》 Joumsl of Political Economy 1 1 2: 319-47. 

Independent Expert Group on R&D and Innovation. 2006. 〈 建立倉 [J 造型 歐洲 > "Creating an Innovative Europe." 報告 
可取 閱網頁 http://europa.eu.int/invest-in-research. 

國際貨 幣基金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04. 《世 界經 濟展望 : 人口的 過渡》 World Economic Outlook: The 
Demographic Transition (Washington, D.C.: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Jaffe, Adam B., and Josh Lerner. 2004. 《創 新及其 異議者 : 我 們失修 的專利 制度如 何危及 創新和 進歩以 及如何 補救》 
Innov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How Our Broken Patent System Is Endangering Innovation and Progres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Johnson, Chalmers. 1 982. MIT I and the Japanese Miracle: The Growth of Industrial Policy, 1925-1975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繁譯 ) 《推 動日本 奇蹟的 手一通 產省》 姜雪影 、 李 定遠譯 ; 台北 : 經濟 與生活 , 1985 年。 
Jorgenson, Dale W., Mun S. Ho, and Kevin J. Stiroh. 2002. 〈預 測生產 力增長 : 美 國增長 復現的 經驗〉 "Projecting 
Productivity Growth: Lessons from the U.S. Growth Resurgence." 「未 來白勺 資源」 討 論文件 Resources for the Future 
Discussion Paper 02-42 (July). 

Kahneman, Daniel, and Alan B. Krueger. 2006. < 言十 量主觀 幸福中 的發展 > "Developments in the Measurement of 
Subjective Weil-Being," 《'經 濟觀 點期干 [J〉〉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0, no. 1 (winter): 3-24. 
Kamara, Ehud, Pinar Karaca-Mandic, and Eric Talley. 2005. 〈 決定私 有化 禾口 2002 年 Sarbanes-Oxley 法案 > 
"Going-Private Decisions and the Sarbanes-Oxley Act of 2002,"Kauffman-Rand 硏究小 企業監 管中心 Kauffman-Rand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Small Business Regulation, September. 

Kauffman, Daniel, and Shang-Jin Wei. 1999. 〈"潤 滑金」 是否 推快商 業輪? > "Does 'Grease Money' Speed Up the 
Wheels of Commerce?" 美國國 家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7093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Keynes, John Maynard. 1 965. 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 (New York: Harcourt Press). 
(繁譯 ) 凱恩斯 《就業 、 利息 與貨幣 理論》 宋 韻聲譯 , 華廈 出版社 ; (簡譯 ) 高 鴻業譯 , 商務 印書館 , 1999 年 
Khalil, Elias L 1967. 〈紅 心女皇 ; 流 行遊戲 的專有 名詞》 "The Red Queen Paradox: A Proper Name for a Popular 
Game," 《制度 及理論 經濟學 期刊》 Journal of Institutional and Theoretical Economics 153, no. 2 (June): 411-15. 
Klapper, Leora, Luc Laevan, and Raghuram Rajan. 2004. 〈營 商環 境和企 業進場 : 國際 數據的 證據〉 "Business 
Environment and Firm Entry: Evidence from International Data. Unpub. 未發 表文稿 manuscript (June). 
Klemens, Ben. 2006. 《你 看不見 的數學 : 專利 , 版權和 軟件》 Math You Can't Use: Patents, Copyright and Software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Kletzer, Lori, and Robert E. Litan. 2001 . < 勞 工憂慮 症白 勺處方 > "A Prescription for Worker Anxiety," Brookings Policy 
Brief, no.73, March. 

Kneese, Alan, and Charles L Schultze. 1 975. 《污 染, 價格禾 口公共 政策》 Po//"f/.on, Prices and Public Policy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Krueger, Anne. 2005. < Srinivasan 新作 評論 ) "Comment on Srinivasan," Brookings Trade Forum, 232-36. 
Kuczynski, Pedro-Pablo, and John Williamson. 2003. 《華 盛頓共 識之後 : 拉丁美 洲重啓 增長和 改革》 After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Restarting Growth and Reform in Latin America (Washington, D.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Landes, David. 1 999. The Wealth and Poverty of Nations: Why Some Are So Rich And Some So Poor (New York: 
W.W. Norton). (繁譯 ) 《新 國富論 : 人類窮 與富的 命運》 汪仲譯 , 時 報文化 , 1999 年。 (簡譯 ) 《國富 國窮》 門 洪華等 
譯 , 新華 出版社 , 2001 年。 

Lawless, Robert M., and Elizabeth Warren. 2005. 〈不 見營商 破產的 迷思〉 "The Myth of the Disappearing Business 
Bankruptcy," 《力 口州 法律 fp 論》 California Law Review 93: 743-47. 

Lazear, Edward. 2006. 〈美 國經濟 狀況 和勞工 巿場〉 "The State of the U.S. Economy and Labor Market." 未發 表評論 
Remarks before the Hudson Institute, May 2. Unpub., on file with the authors. 

Lemonick, Michael D. 2006. < 我們 是否優 勢消逝 ? 〉 "Are We Losing Our Edge?" 《時代 周刊》 Time, February 5. 
Levine, Ross. 2004. 〈 金融 與增長 : 理論 和實證 〉 "Finance and Growth: Theory and Evidence," 美國國 家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 0766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Levine, Ross, and David Renelt. 1 992. 〈 跨 國增長 回歸的 敏感 度分析 > "A Sensitivity Analysis of Cross-Country Growth 
Regressions," 《美 國經濟 評論》 Amsn'csn Economic Review 82 (4): 942-63. 

林肯 Lincoln, Abraham. 1858. 〈論 發現禾 口發明 講座〉 "Lecture on Discoveries and Inventions," 《林肯 全集》 Collsctsd 
Works of Abraham Lincoln, ed. Roy P. Basler. 原 文可參 閱網頁 
http://showcase.netins.net/web/creative/lincoln/speeches/discoveries.htm. 

Lincoln, Edward J. 2001. 《關 節炎 的日本 : '經濟 改革' | 曼吞 吞》 Arthritic Japan: The Slow Pace of Economic Reform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Litan, Robert E., and Alice M. Rivlin. 2000. 《互 聯網 公司之 後〉〉 Beyond the Dotcoms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 漫長 的散歩 : 沙 特阿拉 伯調查 〉 "A Long Walk: A Survey of Saudi Arabia." 2006.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January 7. 
Maddison, Angus. 1982. 《資 本主義 發展階 段〉〉 Phases of Capitalist Developme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Mandel, Michael J. 2004. 《理性 的繁榮 : 讓增長 的敵人 噤聲》 Rstionsl Exuberance: Silencing the Enemies of Growth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Mansfield, Edwin. 1 990. < fp 論 Zvi Grilliches and Jacques Mairesse ) "Comment on Zvi Grilliches and Jacques 
Mairesse," 《 日本和 美國的 生產力 增長: 收入和 財富的 硏究》 Prao^cf/V/'fy Growth in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Studies 
in Income and Wealth, vol. 53, ed. Charles R. Hulte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341 -46. 
Mansfield, Edwin, Mark Schwartz, and Samuel Wagner. 1981. 〈仿 製的成 本禾 口專禾 : 實證 研究〉 "Imitation Costs and 
Patents: An Empirical Study," 《經 濟期干 [[》 Econom/bJou 厂 ra/ (December): 907-19. 

〈 意念 的巿場 : 專 利和科 技調查 〉 "A Market for Ideas: A Survey of Patents and Technology." 2005.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October 22. 

Matthews, R. C. 〇■, C. H. Feinstein, andJ. C. Odling-Smee. 1982. 《西 方世界 增長較 慢〉〉 S/ower G/wD? Western 
World (London: Heinemann). 

McKibbin, Warwick J., and Peter Wilcoxen. 2002. 《京都 之後的 氣候變 化政策 : 現 實方案 的藍圖 》Climate Change Policy 
after Kyoto: Blueprint for a Realistic Approach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Merrill, Stephen A., Richard C. Levin, and Mark M. Meyers, eds. 2004. 〈〈 廿一世 '紀 的專禾 IJ 芾' J 度〉〉 >A Patent System for the 
21st Century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Micklethwait, John, and Adrian Wooldridge. 2003. 〈 〈公司 : 一個革 命性意 念的簡 史〉〉 The Company: A Short History of 
a Revolutionary Idea (New York: Modern Library). 



Mohiuddin, Shamarukh, and Julie Hutto. 2006. 〈與 窮人 連繫〉 "Connecting the Poor," 《進 步政策 研究所 政策簡 報〉〉 
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 Policy Brief, March. 

Moore, Gordon, and Kevin Davis. 2004. < 學習砂 谷方法 〉 "Learning the Silicon Valley Way," 《建 立高科 技群集 : 砍谷 
及 之後》 Building High- Tech Clusters: Silicon Valley and Beyond, ed. Timothy 巳 resnahan and Alfonso Gambardell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owrey, David C. 2005. < Bayh-Dole 法案和 美國大 學的高 科技創 業精神 :雞、 蛋、 或其他 ? 〉 "The Bayh-Dole Act and 
High-Technology Entrepreneurship in U.S. Universities: Chicken, Egg, or Something Else?" 《大 學倉 (J 業精 神禾口 高科技 
轉移》 Univsrsity Entrepreneurship and Technology Transfers, ed. Gary Libecap (Amsterdam: Elsevier), 38-68, 
Nairn, Moises. 2005a. 〈在夕 f 國土地 的阿拉 伯人〉 "Arabs in Foreign Lands," 《外交 ft^》 Foreign Po//cy (May/June): 
94-95. 

. 2005b. illicit: How Smugglers, Traffickers, and Copycats are Hijacking the Global Economy (New York: 

Doubleday). (繁譯 ) 《誰 劫走 了全球 經濟》 吳 國卿譯 , 時 報文化 , 2006 年 

美 國國家 科學院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05. 《在 風暴 中崛起 : 爲 了美國 更輝煌 的經濟 未來》 Rising Above the 
Gathering Storm: Energizing and Employing America for a Brighter Economic Future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原文 ) ( 2007 年第二 份報告 ) ( 中 文參考 )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001. 《先 進科 技項目 , 評估 後果》 The Advanced Technology Program, Assessing 
Outcome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美國 國家科 學委員 National Science Board. 《科學 及工程 指數》 不 同年份 Various year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Indicators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國家 競爭力 III 拳會 National Summit on Competitiveness. 2005. 《投 資於 美國倉 lj 新》 Irwssting in U.S. Innovation 
(Washington, D.C.:), December 6. 

< 新組織 > "The New Organization." 2006. 《經濟 學人》 Economist, January 21 . 

Nordhaus, William. 2004. 〈 美國經 濟中的 熊彼德 式利潤 : 理論和 計量》 "Schumpeterian Profits in the American Economy: 
Theory and Measurement," 美國國 家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0433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Nordhaus, William D., and James Tobin. 1972. 〈增 長是 否過時 ? 》 "Is Growth Obsolete?" in 美國國 家經濟 研究局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經濟 增長》 Economic Growth, General Series #96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North, Douglass C. 1981 . Structure and Change in Economic History (New York: W. W. Norton). ( 繁譯) 《經濟 史的結 

構與 變遷》 劉 瑞華譯 , 台北 : 時 報文化 , 1995 年 

. 1 990. Institutions, Institutional Change,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繁譯 ) 《制度 、 制 度變遷 與經濟 成就》 劉 瑞華譯 , 台北 : 時報文 化出版 , 1994 年 

. 2005. Understanding the Process of Economic Chang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簡譯 ) 1 . 《理 

解經 濟變遷 過程》 鐘正生 [等] 譯 , 人 民大學 出版社 。 2. 楊瑞龍 、 鄭江 淮校譯 , 中國人 民大學 出版社 , 2008 年 
North, Douglass C, and Robert Paul Thomas. 1 973. The Rise of the Western World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簡譯 ) 《西方 世界的 興起》 , 厲以平 、 蔡磊譯 , 北京 華夏出 版社, 1999 年 

Okun, Arthur M. 1976. 《平 等與效 率〉〉 Equity and Efficiency: The Big Tradeoff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Oliner, Stephen D., and Daniel E. Sichel. 2002. 〈 資訊 科技和 生產力 : 我們 現處何 方和前 路如何 ?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Productivity: Where Are We Now and Where Are We Going?" 《Atlanta 聯邦 儲備銀 行經濟 評論》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Atlanta Economic Review, pp. 1 5-44. 

Olson, Mancur. 1982. 《國家 興衰》 The Rise and Fall of Nation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Ordover, Januscz. 1991. 〈 擴 散和排 斥的專 利制度 〉 "A Patent System for Both Diffusion and Exclusion," 《經 濟觀點 

期干 [[》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5, no. 1 (winter): 43-60. 

Orey, Michael. 2006. 〈專 利之流 行病〉 "The Patent Epidemic," 《商業 周刊》 Business H/ee/c, January 9, pp. 60-62. 
經 合組織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2003. 《經合 組織國 家經濟 增長的 源頭》 
The Sources of Economic Growth in the OECD Countries (Paris: OECD). 
. 2006. 〈〈 爭取 增長》 Going for Growth (Paris: OECD). 

Patel, Urjit R. 2004. 〈印度 國有金 融機構 的作用 :政府 應「 實作」 或「 領導」 ? >"Role of State-Own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India: Should the Government 'Do' or 'Lead,'" 《國有 金鬲^ 機構的 未來》 The Future of State-Own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ed. Gerald Caprio et al.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Perez, Carlota. 2002. 《科 技革 命和金 融資本 : 泡 沬和黃 金年代 的動力 》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s and Financial Capital: 
The Dynamics of Bubbles and Golden Ages (Cheltenham, U.K.: Edward Elgar). 

Persson, Torsten, and Guido Tabellini. 2006. < 民主 的資本 : 政 治和經 濟改變 的關係 〉 "Democratic Capital: The Nexus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hange," 美國國 家經濟 硏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2175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Phelps, Edmund S. 2006. 〈 各國經 濟表現 : 繁榮皆 因動力 , 動力皆 因制度 〉 "The Economic Performance of Nations: 
Prosperity Depends on Dynamism, Dynamism on Institutions," 《自由 企業, 經濟體 系的倉 【J 新 、 倉 【J 新程 i 曾長機 0J》 
Entrepreneurship, Innovation, and the Growth Mechanism of the Free-Enterprise Economies, ed. William Baumol, 
Eytan Sheshinski, and Robert J. Strom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ahalad, C. K. 2005. 《金字 塔底部 的財富 : 以利潤 滅貧》 The Fortune at the Bottom of the Pyramid: Eradicating 
Poverty through Profits (Philadelphia: Wharton School Publishing). 

Prestowitz, Clyde V., Jr. 1988. 《交換 位置: 我 們如何 讓日本 領頭? 、 Trading Places: How We AllowedJapan to Take the 
Lead (New York: Basic Books). 

Rajan, Raghuram G. and Arvind Subramanian. 2005. 〈援助 和增長 :跨國 實證實 際說明 什麼? > "Aid and Growth: What 
Does the Cross-Country Evidence Really Show?" 世 界貨幣 基金工 作文件 IMF Working Paper WP/05/1 27. 

. 2006. < 什麼決 定援助 對增長 的作用 ? 〉 "What Undermines Aid's Impact on Growth?" 美國國 家經濟 研究局 

NBER Working Paper 11657 (Cambridge, Mas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Rauch, James E. 2005 〈 讓 產權保 障產權 : Dixit 的 Lawlessness and Economics > "Getting the Properties Right to 
Secure Property Rights: Dixit's Lawlessness and Economics," 《'經 、? 齊文 獻期干 [J 〉〉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63, no. 
2 (June): 480-87. 

Rauch, Jonathan. 1 994. 《民主 硬化症 :美 國政府 的無聲 殺手》 Demosc/eras/s: The Silent Killer of American Government 
(New York: Crown). 

Ricardo, David. 1821. 《論 政、 冶經濟 禾口稅 的原貝 【J》 On the Principles of the Political Economy and Taxation (London: 
John Murray). 

Rivlin, Alice M. 1971. 《社 會行 動白 勺系統 ,思 維》 Systematic Thinking for Social Action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Rivlin, Alice M., and Isabel Sawhill. 2005. 《恢 復財 政理 性》 Restoring Fiscal Sanity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Rodrik, Dani. 2003. 《增長 策略》 Growth Strategies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Roe, Mark J. 2002. 〈企 業法的 局限〉 "Corporate Law's Limits," 《法律 研究期 刊》 Journal of Legal Studies 31 (June): 
233-71. 

Romer, Paul M. 1986. 〈 t 曾力 口回幸 g 禾口 長期 t 曾長〉 "Increasing Returns and Long Run Growth," 《政治 '經 濟期干 lj》 Joumsl 
of Political Economy 94, nO. 5 (October): 1002-37. 

. 1994. 〈內生 成長的 源頭〉 "The Origins of Endogenous Growth," 《'經 濟觀點 期干 【J〉〉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8, no. 1 (winter): 3-22. 

Sachs, Jeffrey D. 2005. The End of Poverty: How We Can Make It Happen In Our Lifetime (New York: Penguin Press). 

(繁譯 ) 《終 結貧窮 : 如何在 我們有 生之年 做到》 鐵 人雍譯 , 面譜 出版社 , 2007 年 

Samuelson, Paul A. 2004. < Mill 和 Ricardo 對支持 全球化 的主流 經濟學 家有什 麼反, 駁 和證明 的論點 〉 "Where Mill and 
Ricardo Rebut and Confirm Arguments of Mainstream Economists Supporting Globalization," 《'經 濟觀 點期干 iJ》Jouma/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8 (3): 135-46. 

Saxenian, AnnaLee. 1999. 《石夕 谷的新 移民倉 lj 業家》 Silicon Valley's New Immigrant Entrepreneurs (San Francisco: 
Calif.: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of California). 

. 2006. 《新 洶金者 : 全 球經濟 的區域 優勢》 The New Argonauts: Regional Advantage in a Global Econom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Say, Jean-Baptiste. 1834. 《論 政治經 濟學》 A Treatise on Political Economy (Philadelphia: Grigg & Elliot). 
Scarpetta, Stefano, Philip Hemmings, Tressel Thierry, and Jaujoon Woo. 2002. 〈 政 策禾口 0J 度對 生產 力禾口 企業動 力的作 
用 > "The Role of Policy and Institutions for Productivity and Firm Dynamics: Evidence from the Micro and Industry 
Data," 經合組 織經 濟咅 |5 工作 文件 〇 EC D Economics Department Working Paper, no. 329. 

Schaffer, Jonathan. 2003. 〈 千 禧年挑 戰計畫 (J : 全 球發展 新協定 〉 "Millennium Challenge Account: A New Compact for 
Global Development." 美國國 務院電 子期刊 An electronic journal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 原文 ) 
Schramm, Carl. 2004. 〈建立 倉【』 業型 經濟〉 "Building Entrepreneurial Economies," 《夕 f 交 事務》 Foreign Affairs (July/ 
August): 104. 

Schramm, Carl, and Robert Litan. 2005. 〈 爲 何民主 是美國 第二最 有價値 的出口 ? > "Why Democracy Is America's 
Second Most Valuable Export," 《企業 雜誌》 Inc. Magazine (October). 

Schultz, Theodore. 1961. 〈投 資於 人力 資本〉 "Investment in Human Capital," 《美 國經 濟評 論〉〉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51 (March): 1-17. 

Schultze, Charles L. 1977. 《私 人禾 [J 益用 於公 聚》 Public Use of the Private Interest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貪旨 彼得 Schumpeter, Joseph A. 1911. The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繁譯 ) 

《經 濟發展 理論》 陸 年青, 許 冀湯譯 , 台灣銀 行經濟 硏究室 , 1975 年。 《經 濟發 展理論 : 對於 利潤、 資本、 信貸、 利息 
和景氣 循環的 考察》 何畏 、 易家 詳等譯 , 左岸文 化出版 , 2005 年 

.1942. Capitalism, Socialism, and Democracy (New York: Harper). (繁譯 ) 《資 本主義 , 社會 主義與 民主》 朱決 

/ 孫 鴻敞譯 , 左岸文 化出版 , 2003 年 

Schweitzer, Mark, and Saeed Zaman. 2006. < 我們是 否把本 身從製 造業職 位擠走 ? > "Are We Engineering Ourselves 



Out of Manufacturing Jobs?" Cleveland i 转!^ 諸備銀 i 十研究 音!^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Cleveland, Research 
Department, January 1 . 

Segal, Adam. 2005. 《數位 之育置 : 中國的 高科技 企業》 Digital Dragon: High-Technology Enterprises in China (fi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Servan-Schreiber, Jean Jacques. 1968. The American Challenge (London: H. Hamilton). (繁譯 ) 《美國 人的挑 戰》 林 

錦勝 , 何 清欽譯 ; 臺北協 志出版 , 1972 年 

Shane, Scott. 2004. 《學術 型 倉難》 Acadsmic Entrepreneurship (Cheltenham, U.K.: Edward Elgar). 
Sheshinski, Eytan. 1967. 〈邊 做邊學 的最優 < 匕 積累〉 "Optimal Accumulation with Learning by Doing," 《論最 優化' 經、 濟 
增長 理論》 Esssys on the Theory of Optimal Economic Growth, ed. Karl Shell (Cambridge: MIT Press), 31-52. 
Slater, Martin. 1980. Foreword to Edith T. Penrose, 《企業 增長理 論〉〉 The Theory of the Growth of The Firm, 2nd ed. 
(White Plains, N.Y.: M. E. Sharpe). 

亞當 • 斯密 Smith, Adam. 1976. 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繁譯 ) 《國 富論》 謝 宗林譯 , 先覺 出版社 , 2000 年 

Solow, Robert. 1 956. < 對 經濟增 長理論 的貢獻 〉 "A Contribution to the Theory of Economic Growth," 《經 濟季刊 》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70: 65-94. 

. 1 957. < 技術 變化程 總生 產函數 > "Technical Change and the Aggregate Production Function," 《經濟 學及統 

計學 評論》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39: 312-20. 

. 1 994. < 成 長理論 的觀點 〉 "Perspectives on Growth Theory," 《經 濟觀點 期刊》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8, no. 1 (winter): 45-54. ( 中 譯本 ) 

Sperling, Gene. 2005. 《促 進增 長的進 歩政策 : 分 享繁榮 的經濟 策略》 The Pro-Growth Progressive: An Economic 
Strategy for Shared Prosperity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Spindle, Bill, and Yasmine El-Rashidi. 2006. < 追求建 立金鬲 电中心 : 杜拜 的障礙 > "In Quest to Build a Financial Center, 
Hurdles for Dubai," 《華 爾街日 幸艮》 Wall Street Journal, March 2, p. A1. 

Srinivasan, T. N. 2005. < 資震幵 科技 促成的 務禾口 印度的 t 曾長 前景 > "Information-Technology-Enabled Services and 
India's Growth Prospects," 《Brookings 貿易 論壇》 Brookings Trade Forum, 203-31. 

Stiroh, Kevin J. 2002. < 資訊科 技程美 國生產 力復甦 : 工業 數據透 露什麼 ?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the U.S. 
Productivity Revival: What Do the Industry Data Say," 《美 國經濟 評論》 Amsricsn Economic Review 92, no. 5 
(December): 1 559-76. 

Summers, Robert, and Alan Heston. 1991. 〈賓 大世 界列表 第五版 : 各 國比較 的擴大 數據集 , 1950~88 年〉 "The Penn 
World Table (Mark 5): An Expanded Set of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 1 950-88," 《經 濟季干 U》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06 (May): 327-68. 

Surowiecki, James. 2005. "All Together Now," New Yorker, April 1 1 , p. 26. 

Svensson, Jakob. 2006. 〈貪 污八問 > "Eight Questions about Corruption," 《'經 濟觀點 期干 [J》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9, no. 3 (summer): 19-42. ( 原文 ) 

Swan, Trevor W. 1956. 〈, 經濟 i 曾長禾 口資本 積累〉 "Economic Growth and Capital Accumulation," 《, 經濟 記錄》 Economic 
Record 32 (November): 334-61 . 

Swanson, Daniel G., and William Baumol. 2005. 〈合理 和非歧 視的專 利費, 選擇標 準和控 制巿場 力量〉 "Reasonable and 
Nondiscriminatory (RAND) Royalties, Standards Selection, and Control of Market Power," 《反 壟斷法 律期刊 ;)〉 Antitrust 
Law Journal 73 (1): 1-58. 



Tanzi, Vito. 2000. 〈過 去十 年拉丁 美洲的 稅制〉 "Taxation in Latin America in the Last Decade," 經濟發 展和政 策改革 
硏究中 心工 作文件 Center for Research on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Policy Reform, Working Paper no. 76. 
Thurow, Lester C. 1980. The Zero Sum Society: Distribution and the Possibilities for Economic Change (New York: 
Basic Books). (繁譯 ) 《零 合的 社會》 陳 時奮譯 、 林富 松校訂 ; 臺 北長河 出版社 , 1982 年 

. 1992. Head to Head: The Coming Battle among Japan, Europe, and America (New York: Morrow). (繁譯 ) 《世 

紀之爭 : 競逐 全球新 霸主》 賴 淑馨譯 。 台北 : 天 下文化 , 1992 年 

Thursby, Jerry, and Marie Thursby. 2006. 〈 這裡 或那裡 ? 跨 國研發 取址因 素調查 > "Here or There? A Survey on the 
Factors in Multinational R&D Location." 未發 表論文 Unpub. report prepared for the Ewing Marion Kauffman 
Foundation. 可自網 頁取閲 Available at www.kauffman.org. 

聯合國 United Nations. 《跟進 第二屆 世界老 齡大會 : 2004 年祕 書長報 告〉〉 2004. Follow-Up to the Second World Assembly 
on Aging: Report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聯合 國開發 計畫曙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03 年人類 發展幸 艮告》 2003.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f# 合國 教科文 糸且織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2005 全球全 民教育 
監測幸 艮告》 2005. Education for All, Global Monitoring Report 2005— The Quality Imperative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 2006. Education for All, Global Monitoring Report 2006— Literacy for Life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全 民教 

育: 掃 盲至關 重要》 ( 中 譯本 ) 

美 國勞工 統計局 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2006 年工 業生產 力禾口 成本》 2006. Industry Productivity and Costs. 
原 文可參 閲網頁 http://www.bls.gov 

傅高義 Vogel, Ezra. 1979. Japan as Number One: Lessons for America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繁 

譯) 《 日 本第一 : 對 美國的 啓示》 蕭 長風譯 , 台北 巿名遠 出版社 , 1983 年 

Walker, Marcus. 2006a. 〈 失業 對丹麥 人是學 習體驗 〉 "For the Danish, a Job Loss Can Be Learning Experience," 《華 
爾街日 幸0〉 Wall Street Journal, March 21, p. A1 . 

. 2006b. < 德國 Merkel 總 理背棄 承諾換 取好感 >"Germany's Merkel Gains Favor by Backing Away fom Pledges," 

《華 爾街 日報》 Wall Street Journal, May 2, p. A1. 

Warsh, David. 2006. Knowledge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 A Story of Economic Discovery (New York: W. W. Norton). 

(繁譯 ) 《知 識與國 富論》 周 曉琪譯 , 時 報文化 出版社 , 2008 年 

Weber, Luc E., and James J. Duderstadt, eds. 2006. 《大 學與 商界 : 知識形 社會的 夥伴》 Universities and Business: 
Partnering for the Knowledge Society (London: Economica). 

魏尙進 Wei, Shang Jin. 2000. 〈地 方腐 敗與全 球資本 流向〉 "Local Corruption and Global Capital Flows," Brookings 
Papers on Economic Activity 2: 303-46. 

. 2001. 〈腐 敗與全 球化〉 "Corruption and Globalization," Brookings Policy Brief, no. 79, April. 原文參 閱網頁 

http://www.brookinqs.edu/comm/policybriefs/pb79.pdf 

Williamson, John, ed. 1994. 《政 策改 革的政 治經 濟學》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Policy Reform (Washington, D.C.: 國 
際經濟 硏究所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 2004. 〈華盛 頓共識 作爲 發展的 政策 良方〉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as Policy Prescription for Development. 

世 界銀行 講座 Lecture given at the World Bank, January 13. Available through the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inston, Clifford D. 1993. 〈'經 濟^— 監管化 : 個體 經濟酉 星覺的 日子〉 "Economic Deregulation: Days of Reckoning for 

Microeconomists," 《經 濟文獻 期刊》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31 : 1263-89. 

Wolf, Martin. 2004. 《全 球化爲 什麼 可行》 Why Globalization Work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世 界銀行 World Bank. 1993. The East Asian Miracle: Economic Growth and Public Polic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簡譯 ) 《东 亚奇迹 : 经 济增长 与公共 政策》 中 國财政 部世界 银行业 务司譯 , 中国财 政经济 出版社 , 1998 年 

. 2005. 《2005 年經 商指南 : 掃 除發展 障礙》 " Doing Business in 2005: Removing Obstacles to Growth 

(Washington, D.C.: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World Bank Group). 

. 2006. 《2005 年經 商指南 : 創 造工作 機會》 Doing Business in 2006: Creating Jobs (Washington, D.C.: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World Bank Group). 



節譯本 

不 要期望 梨樹長 出蘋果 : 墨 西哥的 外國直 接投資 與創新 

Don't Expect Apples From a Pear Tree: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nd Innovation in Mexico 
Enrique Dussel Peters 
2009 年 11 月 

國家 對外國 直接投 資開放 , 最想的 是外國 直接投 資產生 "知 識溢出 效應" , 積極 拉動整 個經濟 , 從 
「不 發達」 中 走出來 。 其中 最珍貴 的效果 是創新 。 如外 國公司 參與該 國的創 新活動 ' 希望 這種活 
動 能推動 國內經 濟的類 似努力 , 幫助 國家攀 登發展 的階梯 。 

文章 分析了 在何種 程度上 , 墨西哥 能夠吸 引刺激 創新夕 f 國直 接投資 。 研究結 果發現 , 許多 外國企 
業的技 術創新 貢獻非 常有限 , 需 要更有 針對性 的政策 。 這是令 人關切 , 因爲 墨西哥 的競爭 力已經 
不 是優越 。 此外 , 外國直 接投資 在創新 方面表 現不佳 , 可能會 加劇墨 西哥經 濟本來 的不平 等和兩 
極化。 

就 外國直 接投資 和創新 的過程 , 文章 有以下 的結論 : 

■ 2008 年之前 , 沒 有執行 目前法 律對外 國直接 投資的 一套評 價標準 ' 包 括其技 術貢獻 。 

■ 2008 年之前 , 各 省沒有 充份評 價外國 直接投 資項目 , 彼 此也沒 有一致 的政策 , 造成 割喉式 

° 

■ 各省的 統計數 字也沒 有協調 , 與 聯邦政 府的數 據有重 大分歧 。 

■ 與 國際和 拉美國 家相比 , 墨西哥 的硏發 水平自 1990 年代 以來一 直下降 , 也是 因爲私 人硏發 

份額少 。 

■ 不同硏 發和科 技指數 都揭示 在企業 , 行 業和省 的層面 越來越 兩極化 。 

令 人驚訝 , 也是相 當意外 , 硏 究發現 在外國 直接投 資佔社 會資本 份額約 50% 的行業 , 科技 係數是 
明 顯低落 。 這 見諸行 業和省 份層面 , 汽車配 件一汽 車製造 業和電 子業也 是如此 。 與大規 模製^ 
業相比 , 沒有 外國直 接投資 的行業 有較高 的科技 / 國內生 産總値 係數以 及就業 ■ ; 但貿 易額較 
低 , 特 別是出 口方面 。 



計量 經濟模 型也弓 I 證這 些關連 , 因 爲投資 , 工資 和進口 是科技 最重要 的可解 釋變量 。 對於 那些有 
效 地進行 科技支 出的行 業的較 小樣本 , 生 產力的 相關性 有提高 , 其 彈性爲 0.34 。 在 那些進 口和出 
口有顯 著統計 重要性 的全部 案例中 , 工資一 般不能 顯著解 釋科技 的支出 。 



這些 結果以 及外國 直接投 資對科 技支出 只有極 少影響 , 一定程 度上可 歸因於 與進口 和出口 有高度 
關連 , 而這過 程是大 規«口 零部件 , 然後再 轉出口 。 這些過 程很少 建立上 下游的 連繫和 升級進 



程 , 由於硏 發和科 技進程 是在整 個供應 鏈的其 他部門 , 一般 不會在 墨西哥 。 

(譯註 : 《好 好壞 壞資本 主義》 多次 提到外 國直接 投資可 以帶動 創新。 〈不要 期望梨 樹長出 蘋果〉 
這 篇文章 剛好帶 出相反 的情景 。 原文有 四十頁 , 大多 是羅列 數據和 說明硏 究方法 。 節譯本 只選取 
文 章總結 的部份 ° ) 



網 上中文 參考難 



《創 業管理 期刊》 台 灣網站 (推薦 ) 
創 業圓夢 (台灣 網站) 
創 業專欄 (台灣 網站) 
創 業香港 (香港 網站) 
香港 創業網 

全球创 业型经 济论坛 (漂亮 的網站 , 宏大 的規模 , 好期待 起碼看 到大會 的報告 。 可 惜連結 全是死 
的 。 典型 的…) 

槪論 

王智鴻 〈創業 者與創 業伙伴 心智模 式差異 之硏究 : 適配度 景觀的 觀點〉 國立 中山大 學企業 管理學 

系硏 究所碩 士論文 ' 2006 年 

劉美蓉 〈成功 創業家 生長背 景與創 業歷程 之研究 : 以青 創楷模 爲例〉 國立中 山大學 人力資 源管理 

研 究所碩 士論文 , 2005 年 

王志錚 〈 推動 青少年 自 僱/ 創 業的工 作技巧 ) 

邱佳發 〈創 業管理 : 從專 業經理 到創業 家的角 色轉換 探討〉 國 立中央 大學管 理學院 高階主 管企管 
碩士 班論文 , 2004 年 

刘明兴 、陶 然、 章奇: 制度 、 技术和 内生经 济增长 
林毅夫 : 發 展戰略 、 自生能 力和經 濟收斂 , 2001 
世 界银行 《2007 年 世界发 展报告 : 发 展与下 一代》 
彭文平 〈金融 自由化 批判〉 
实践 型教授 与创业 型大学 
(美) 法雷尔 : 创 业时代 一 唤醒 你的创 业精神 
李政 、 李玉玲 : 创业型 经济的 构成元 素与发 展途径 

李政 , 邓丰 : 面 向创业 型经济 的创业 政策模 式与结 构硏究 (南开 大学商 学院) 
世 界银行 (2005 年世 界发展 报告》 B 文善投 资环境 , 促使人 人受益 

東亞 

王振寰 : 全球 化下後 進國家 的抉擇 : 以 東亞的 發展路 徑爲例 , 2003 年 
林毅夫 、 任若恩 〈关于 东亚经 济增长 模式争 论的再 探讨〉 2006 年 
李实 罗楚亮 〈增 长型 式与就 业和收 入差距 : 东亚经 验与对 中国的 启示〉 
王德文 〈人 口转 变与东 亚奇迹 : 经验与 启示〉 2006 年 

台灣 

洪紹洋 〈戰後 新興工 業化國 家的技 術移轉 : 以 臺灣造 船公司 爲個案 分析〉 《臺 灣史 硏究》 第十六 
卷 第一期 ,頁 131-167 ' 2009 年 

謝銘元 〈 政府 、 企 業及銀 行之間 的關係 : 亞 洲金融 風暴後 的台灣 與南韓 〉 國 立成功 大學碩 士論文 , 



2002 年 

詹孟樵 〈台灣 國家機 關與產 業發展 之關係 : 以液晶 顯示器 LCD 爲例〉 (國立 中山大 學政治 學研究 
所碩 士論文 , 2004 年) 

湯京平 、 廖坤榮 〈科技 攻策與 民主化 : 台灣發 展電動 機車經 驗的政 治經濟 分析〉 《公 共行政 學報》 
第 11 期, 2004 年―國 家指導 , 政 策失誤 的個案 

中 國大陸 

林毅夫 〈 李约 瑟之谜 、 韦 伯疑问 和中国 的奇迹 : 自宋 以来的 长期经 济发展 ) 2006 年 
林文斌 〈經濟 發展後 的中國 大陸信 貸分配 : 發展型 國家的 觀點〉 

世 界银行 《中 国政 府治理 、投 资环 境与和 谐社会 :中国 120 个 城市竞 争力的 提高》 2006 年 10 月 

8 日 (减 贫与 经济管 理部、 金融和 私营发 展部、 东亚和 太平洋 地区) 

中文 智库网 〈中 国经济 增长十 年内可 能面临 瓶颈〉 2009-07-09 

厲以寧 : 企 業盈利 率比經 濟增長 更重要 《廣州 日報》 2009-05-14 

经济 正增长 、 发电量 负增长 , 矛盾 ? 2009-05-26 

中国经 济增长 放缓原 因何在 

李方 : 2009 年 12 大 创业经 济板块 《 职业 》 2009 年第 03 期 

劉常勇 : 創 業型社 會是中 國富強 的根基 (中山 大學企 管系) 
陕西 : 投放 8 亿元小 额担保 贷款促 进创业 2009-02-18 
中 國創業 環境不 容樂觀 在 37 個 國家中 排名第 23 

鶴 

〔 香港 〕 中文大 學發表 創業硏 究報告 顯示本 地創業 活動增 長三倍 
香港 青年創 業計劃 
香港 創業板 

香 港貿易 發展局 : 中國 自主創 新之路 與香港 創業板 的發展 
香港 创业板 : 从 "宠 儿" 到 "鸡 肋" 

《 香 港创业 板对香 港经济 的影晌 与启示 》 
從 「全 球創 業觀察 , 的結 果探討 香港的 私募融 資情況 

美國 

美國 新聞處 《創業 指南》 

美國創 業資本 市場的 發展及 其啓示 , 2008-09-19 (北 京市經 濟信息 中心) 
美國大 學創業 教育的 六個成 功要素 2009-06-15 

李巍 〈霸 权国与 国际公 共物品 :美 国在地 区金融 危机中 的选择 性援助 行为〉 《国 际政治 硏究》 2007 
年第 3 期 

周春彦 、 利 • 埃茨 科威兹 : 美国 创业型 大学的 历史演 化及主 要特征 

对 美国国 家创新 体系演 进的几 点认识 突 出特征 、 决策 过程和 创新战 略动态 



其他 

許振明 , 林雅玲 : 金 融發展 在經濟 成長中 所扮演 的角色 : 台灣 、 韓國 及日本 的經驗 (1980-2001 
年) 2006 年 

張淑華 : 金融 發展與 經濟成 長之因 果關係 一日本 、 臺 灣與韓 國之實 證硏究 《真 理財經 學報》 
14(2006). 1-40 

江时学 〈韩 国与 巴西工 业化道 路比较 〉 

陈 宗胜、 黎德福 : 内生 农业技 术进歩 的二元 经济增 长模型 一一 "中国 及东亚 奇迹" 再解释 , 2003 

¥ 

黃仁德 , 林進煌 〈亞洲 金融危 機與國 際貨幣 基金的 角色〉 

鍾富國 〈交 易成 本對經 濟表現 之影響 : 兩岸 三地之 比較〉 ( 國立中 山大學 大陸研 究所碩 士論文 , 
2003 年) 

吳玉山 〈金 融風 暴衝擊 下的經 濟轉型 : 俄 羅斯的 例子〉 政治科 學論叢 /第 十期/ 1999 年 

江时学 〈拉美 国家的 收入分 配为什 么如此 不公〉 2006 年 

陈汉辉 〈个人 创业乃 经济增 长之源 动力〉 《中 外企 业家》 2009 年第 01 期 

当 前全球 创业经 济发展 的成因 、 态 势及主 要特征 

刘美佟 : 日 本不良 债权问 题硏究 

葉怡君 : 國 際體系 轉型下 中國與 歐盟外 交關係 之發展 與磨合 (國立 中山大 學大陸 硏究所 博士論 
文 , 2005 年) 

Byeong-Ho Gong : 经 济进歩 与民主 的冲突 : 韩 国个案 (秋 风译)